正在看:弱渣的逆袭人生

第713章 飞凤山脉3

    黑爵翻了一个身,带这笨蛋去闯清华宫?以它现在的修为,着实有点难,如果是自己全盛时期,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有李华那家伙在,那自然是如入无人之地,想怎么做做就可以怎么做做,那些个看门兽还得毕恭毕敬的伺候着,那可是人家的家。

    虽然有点难,但猫大爷会自揭其短吗?

    逼格已经装出来了,怎么样也要给自己圆过去,在李华他们面前丢脸就算了,谁叫他们那么熟呢!

    在陆云面前,绝对要逼格装到最高,既要犀利又要高冷。

    高高的抬着猫头,只留一条眼缝看人,声音威严又带着一丝寒意。

    “你还是说说,你那镇元子前辈有什么打算吧!咱们再做计较,若能捡便宜自然是好的,毕竟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傻子学着点。”

    黑爵眼神闪了一下。

    “当然了,若不能捡便宜,能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该有的防备绝对不能少傻子懂?喵呜!”

    陆云不疑有他,只以为黑爵酝酿着更高妙的计划,自然是激动不已的,将后面的所知一一道来,当然还要接着洗白心中的偶像。

    “镇元子前辈再怎么说也是元婴后期的大能,只差一部便能进入化神,怎么可能看得上小辈们的试炼之地,师父你多虑了,这位前辈不但对宗门后辈照顾有加,我们这些散修也多得他提携。”

    陆云见身边这位祖宗又拿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了,镇元子前辈的确不错,然其他人就不好说了,他也不是个四六不懂的,忙补救道。

    “当然其他门派的大佬有没有看的上那地方,那也就见仁见智了,这种金丹修士以下的试炼之地,却也是很难得的,我想那些个大佬该是会动心的。”

    黑爵就不喜欢陆云这一点,说什么直接说就可以了,这弯弯绕绕给他绕的,比山路十八弯还长。

    这不都简明扼要的事情吗,长脑子的人都猜的出来,镇元子大概是个圣父之类的人,具体是真圣父是假圣父,这要它见过之后才知道。

    最主要的事情,那也是重点,大能不止镇元子一个,还有其他门派的大闸蟹们想来分一杯羹。

    可叫一个乱字了得。

    黑爵就不是个怕事儿的,越乱越好,乱起来它才可以趁乱捞鱼。

    相比起要得到的好处,猫大爷更期待这苍南界修士攻打清华宫的盛况,打得越精彩越好,最好把这清华宫一把火给烧了。

    清华那巫婆到底在不在呢?会不会气背过气去,她到底是受伤了还是失联了,别人都要掀她的老巢了,这家伙还不出现吗?

    黑爵眼中露出了皎洁的目光,它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也许清华巫婆嗝屁了也说不定,不然这说不过去呀!周政跟李华这种天道宠儿都活不下来,只能魂魄转世。

    那种天道所弃的人,还能活得这么好。

    最好别嗝屁了,半死不活的最好,猫大爷很想看到死对头被群起而攻的场面,想想都很带感。

    ————————

    一人一猫之间,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清华道君是相当护短的,黑爵又嘴贱手贱,没少欺负她坐下的兽,而且群主还隔三差五来撩拨她的师妹,

    清华怎么可能忍?

    周政是个能忍的,也善于隐藏自己,上蹿下跳的黑爵,自然被清华打得很惨。

    别人遇到打不死的东西,肯定会选择躲避,或者是置之不理,清华却是个例外,非常执拗。

    打不死吧?杀不掉是吧?

    神器在手天下我有,借着实力不弱于斩神的乾坤扇,她见黑爵一次就杀一次,而且是砍成碎块那一种,她就不相信不能死,难道还会没有痛觉?

    而且清华有一套专门的定位方式,不管黑爵跑到哪个角落里躲着,清华一定能将它找出来。

    一次都没有失手过。

    一人一猫的仇怨便是这样你躲我杀的结下的,二者矛盾之大,比之斩神的待遇是同等的。

    这会儿知道清华宫飞来了,仇人也有可能在苍南界,有可能受伤,就算没有受伤,清华宫也不可能是空的,有护宫神兽,仇人坐下的小兽兽们一个都不可能少。

    这回绝对要遭殃了,黑爵怎么想怎么高兴,兴奋的尾巴甩来甩去。

    “喵呜喵呜喵呜……”

    黑爵太兴奋了,眯着眼睛狂叫了起来,可见之心情有多愉悦。

    陆云完全get不到对方的想法,为什么这师父这么开心?听到有更多的修士要去分宝,居然是开心。

    陆云开始阴谋化了,最近他也看了一本打怪升级流的,名为《阵道祖师》那里面的阵法大师,要开启一座上古阵法,居然要用生灵的鲜血来血祭,莫不是这个便宜师父也想这么干?

    要说阵法大师,谁有这位厉害?比之镇元子前辈一点都不弱。

    陆云动了动干涩的嘴唇,脸色有些发白。

    “那个,那个师……师父,咱……咱们还是……还是跟前辈们一起去寻宝吧?用生灵血祭阵法,实在是太残忍了,有伤天合啊!再说那也只是个试炼之地,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宝物,不值得你这样费心啊!”

    黑爵先是愣神,听明白了对方的话之后,毛都竖起来了。

    “喵嗷嗷嗷嗷嗷……”

    “哎呀,师父你老人家轻一点,别抓徒儿的脸啊!”

    “特木的,劳资偏要抓你的脸,劳资叫你血祭,血祭你个大头鬼,劳资先血祭了你再说,留这你这个蠢物,每天气劳资。”

    “师父,师父,师父!你老人家得冷静冷静啊!徒弟我要毁容了,徒弟,我还没有双修道侣呢?”

    “喵嗷嗷嗷嗷……”

    猫叫声,陆云被打的好嗷声,以及瓦被掀下来的声音,还有布料被撕裂的声音。

    半个小时之后。

    整个小院一片狼藉,瓦什么的,那是个啥玩意儿?只剩下院子中破碎的瓦片,连房屋的横梁都给掀翻了下来。

    一人一猫才停手,当然主要战力是黑爵,陆云只是被动防御而已,不管是进攻的一方,还是防御的一方,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院子变成了这样子的,二人要负很大的责任,如果只是租住的房屋还好,他们随便能给点钱完事。弱渣的逆袭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