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七十九章,记忆大盗

    豹驷瞧着正慢慢走过来的历画,一年前在内外两层的交界处两个人都受到了冲击,但相比之下历画受到的冲击要小的多,当时豹驷就担心历画会趁机偷袭自己,但意外的是历画居然没有动手,可却很快就露出了真实面目,一年之中的追杀始终不断,豹驷一直都在选择逃跑,可今天他已经逃够了。



    “小师弟,你这一年来对我穷追不舍,看来是必杀我无疑了吧。”豹驷冷笑着说道。



    历画走到了豹驷面前,相比豹驷这一年来东躲西藏身上的伤势也始终没有恢复的窘境,历画身上的伤早就好了,并且一年来在眉情和易犲的帮助下通过了不少考验,得了不少好处,修为和手段的增长让历画更有信心能够拿下豹驷。



    “大师兄,师父安排你们几个和我一起进入鹿泉堡,其目的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你是一众师兄弟中唯一修为达到圣道级别的,而我现在已经站在了圣道的门槛上,你若是可以成全我,对门派甚至对整个诸元宇宙都是大功一件。”历画说道。



    豹驷闻言脸上的冷笑更盛了几分,开口问道:“这么说来,过去门派中那些和你接触过后突然失去天赋的弟子实际上都是被你夺走了天资,是吗?”



    “要成就大事就必须有所牺牲,他们的牺牲是为了诸元宇宙的重生,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而我取走了他们的天赋后必然能将发挥出十倍甚至百倍于这些人的贡献,因而他们应该为自己能成为被我吞噬的人儿感到骄傲。”历画所说的话病态而狂妄。



    “呋大人知道你的这些勾当吗?”豹驷问道。



    “我能有今日的修为,你认为师尊会不知道吗,不妨告诉你,师尊在这件事上帮了不少忙,这一次一共七人,师尊的意思是我可以找机会都吞噬了,但在我看来其他人的天赋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但你的天赋却是必须的,吞噬一个圣道强者的天赋,便等同于将你这么多年苦心修炼的道也提供给了我,我会在吞噬你之后得到大量好处。”



    “你觉得我会乖乖就范吗,还是你认为自己有本事和我一战?”豹驷虚张声势般地河道。



    历画脸色突然严肃起来,撩开衣服,能看见薪火双刀插在腰间,豹驷的威胁并没有吓住历画,正想再度开口并且为自己找个机会脱身,没曾想地面忽然开始震动起来,接着豹驷看见四周的长廊好像也跟着发生了剧烈变化,墙壁,脚下的地面,头上的天花板都变成了类似镜面的状态。



    “镜之世界,这不是伍英的独门秘法吗,你怎么会……难不成伍英已经被你吞了?”豹驷说着脸上浮现出震惊。



    伍英在很早之前就开始怀疑历画,一年前摆脱了历画的队伍投靠了豹驷,没想到出了后面那档子事儿,伍英之后不得不跟着历画,一年以后,伍英已经死在了历画手中,而他的秘法和天赋全都变成了历画的本事。



    “几个月前他才刚刚被我干掉,死的时候还拼命逃跑以为自己能摆脱的了我,可惜不过是徒劳,但我杀他的时候已经向他保证,很快便会送你去见他。”



    豹驷对历画越来越看不透,他自己修炼的是劫掠之道,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明抢别人的能量,但也只是抢夺能量而已,对方学会的秘法自己是抢不来的,可历画似乎不仅能够吞噬别人的天资甚至还可以学会别人的看家本领。



    伍英不可能在死之前将镜之世界这么高深的法术传授给历画,而据豹驷所知,镜之世界在师兄弟中也只有伍英一个人会而已,历画是怎么学会的,难道他真的可以将对方学会的法术也一起变成自己的吗?



    豹驷心中有太多问题,但镜之世界已经发动,四周完全变成了镜子所组成的空间,历画缓步走进了其中一面镜子内,身体转眼间消失不见。



    虽然豹驷不会镜之世界,但他毕竟和伍英是同门,对镜之世界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门高深的法术非常玄奥,镜之世界发动之后,空间会变成完全被镜子组成,伍英可以随便在这里的任何一块镜子中穿行,当你看见他出现在某一块镜子中并且出手破坏那面镜子之后,镜子碎裂但伍英却安然无恙,只要此地还有镜子存在,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一小块,都可以保证他的安全,可是外面的人无法攻击到镜子中的伍英,但伍英却可以攻击外面的人,甚至一个法术施展出来后经过四周镜子的加持和分类,会变成好几道相似的法术,纵然威力下降但却出其不意,往往会达到让人想象不到的效果。



    历画已经走进了镜子之中,如今能破解这门法术的唯一方法便是想办法将此地所有的镜子摧毁,不能留下任何一块,甚至不能留下一点点痕迹。



    豹驷手腕上灵力环释放出来,先将自己周身保护起来,接着放出黑色灵力环笼罩住整个镜之世界,但这样依然感觉不够安全,豹驷向左右不断张望,此刻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历画会从什么地方什么角度攻击自己。



    黑色灵力环慢慢压迫下来,镜之世界开始破碎,然而撕裂后的镜之世界比完整的镜之世界还要更可怕数倍,因为原来一块镜子在破碎后可能会变成数十块,也就等于给历画提供了数十种攻击自己的可能性以及藏身之处。



    一道寒光从镜之世界内射出,豹驷早有准备,释放出的灵力环挡住了射来的寒光,可是当豹驷看清楚那道寒光的真面目时,脸色立马一变,因为此刻插在自己灵力环上的正是薪火双刀的其中一把。



    不及豹驷出手,另一道寒光从豹驷的另一侧飞了过来,同样刺中了灵力环,薪火双刀分别命中,蓝红两色的不灭火焰在豹驷的灵力环上迅速燃烧起来。



    灵力环一声巨响后爆炸,火焰径直朝豹驷的身体烧了过来,豹驷迅速后退,余光瞥见历画的身影不断出现在四周的镜子中,时隐时现让人捉摸不透。



    薪火双刀燃起的火焰转眼即至,豹驷圣道修为外放暂时抵抗住不灭火焰,同时黑色灵力环不断降落,镜之世界加速破碎,碎裂的玻璃掉在地面上,历画的声音也从破碎的镜子中传了出来。



    “大师兄,你怎么还不明白,你所修炼的劫掠之道本来就是为我准备的,当年师尊发现我的时候如获至宝,他说我与生俱来的天赋是可以改变这个诸元宇宙的,还说已经为我准备好了足够的祭品,这些祭品之中就包括你。”历画说道,豹驷一掌将他出现的镜子打成粉末,但很快历画的身影又在另一面镜子中出现了。



    “你可知道天赋是什么,天赋就是记忆,是我们身体的记忆也是大脑的记忆,修炼的法术,积累的战斗经验都是记忆,所谓天赋好的人不过是更加擅长记住那些复杂的事物,记住破解之道并且能融会贯通,而我的道……我与生俱来的唯一天赋便是夺走别人的记忆,这便是我能够夺取别人天赋的真正原因,那些被我夺走记忆的人失去了所有的根基,修炼数千年的积累消失不见,自然会变成凡人,但我的这个天赋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也是阻挠我修炼变强的最重要障碍,那就是我的身体并不适合修炼灵力,我虽然有诸元宇宙罕见的天资,但命运却给了我一个平凡至极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