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二百零四章,十个宇宙力量的爆发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洛天竟然毫发连续两次都在鸿元的攻击下毫发未损,鸿元以及周围所有人此刻都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看见了不止一道混沌级的法术打中了洛天,但却穿过洛天的身体后消失无踪。

    端木紫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洛天的道海核心碎片之中,魂字烙印拥有很特殊的作用,发动魂字烙印后洛天会进入特殊的魂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既不能伤人也无法被别人伤害,我想洛天现在可能是使用了魂字烙印保命。”

    端木紫的猜测虽然没说到点子上,但也算是对了一部分,洛天此刻的状态并非发动魂字烙印后的状态,但很相似,因为这是许心琉璃镜被吞噬后,道海核心碎片以一种特殊回馈的方式将器灵进化后的某种力量还给了洛天,当洛天的意志足够强大,当他许下愿望之后,意志会促使洛天身体中这部分特殊的能量做出反应。

    当洛天说出不想死在这里的话语后,身体内的这部分能量实现了他的愿望,但对于这种特殊的状况,洛天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一切都在摄天者的算计之内,今夜的计划其实已经成功了。

    洛天朝鸿元飞去,鸿元居然下意识地后退,他没摸清现在洛天是什么状况,便更不敢让洛天靠近,如此便出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自称已经凌驾于万物之上,成为诸元宇宙最强者,并且自称已经完全掌控摄天者之力的鸿元,此时成了逃跑的那一方,而只剩下魂体,看着弱不禁风的洛天却成了追击的一边。

    “你往哪里跑?呵呵,传说中伟大的鸿元就这点能耐吗,你多次算计我,甚至几次想杀我,现如今就只会逃跑吗?”洛天大声喝道。

    “你这小子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安然无恙地逃出了许心琉璃镜,为何我的法术对你毫无作用,难不成是摄天者还隐藏了什么手段吗?”鸿元高声说道,他心里不由地担心起来,毕竟那可是万物之初的存在,会不会藏了什么厉害的手段没使出来,甚至是一些鸿元都想象不到的手段。

    “你若是想知道就别跑了,我会告诉你答案,当然是在我夺回自己的肉身之后。”洛天和鸿元之间的距离始终无法靠近,可在后退逃窜的过程中,鸿元瞥见了四周人群的鄙夷之色,那些他随手就可以毁灭的家伙,此时脸上却都是窃笑,他们将鸿元当成了小丑。

    “什么诸元宇宙的至尊,机关算尽结果还不是被区区一个魂体追的到处跑。”

    “听说他总将众生当成是自己的棋子,但在我看来,他不够格,现如今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那些讥笑的声音传来的同时,鸿元猛然间停下了身子,终于不再继续后退,并且一挥手,天地棋盘上的数颗棋子化作灵光冲进了四方的人群中,那些讥笑鸿元说风凉话的家伙很快便被灵光轰成了碎末。

    洛天赶了上来,鸿元用充满杀意的目光看着洛天,天地棋盘再度出现在洛天的头上,不仅如此,此刻的棋盘上能看见数个宇宙重叠交互的影子,鸿元动用摄天者之力将天地棋盘再度强化,现在的天地棋盘上蕴含了接近四个宇宙的全部力量。

    这是实打实地第三域甚至是无限接近第三域极限之外,距离传说中万物之初和初代天道的力量,不夸张地说,四个宇宙融合之后的力量爆发,加上天地棋盘本身巨大的格局,这个天地棋盘足以摧毁十个以上的诸元宇宙。

    在这个层面的力量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同时这也是鸿元到目前为止能使出最强的法术,他要结束这一切,不仅仅是彻底毁灭眼前的洛天,他要将这里所有的生命全都摧毁,包括眼中看见的一切异族。

    逆天一脉迅速聚拢在了端木紫的身边,端木森看着头顶上力量不断提升的天地棋盘脸色严峻地说道:“此招我也未必能完全抵挡下来,若是阻止不了我会想办法撕裂空间尽可能想办法逃走。”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端木森心里清楚,此地已经被天地棋盘安全笼罩,空间遭到了封锁,想要撕裂空间离开这里谈何容易。

    “邪魔老祖,你我若是再不联手,就算你未必会死在鸿元这一招下,但也要付出代价,若是受伤的话你要如何再与鸿元一战,而且如果你受伤力量必然大幅流失,这难道是你想看见的吗?”端木森继续劝说邪魔老祖联手。

    邪魔老祖一言不发,到了第三域后,这个道纪之中只有两个人能够干掉第三域的强者,便是摄天者和初代天道,在这个绝对规则之下,即便现在鸿元施展出了如此强大的法术,也最多只能打伤端木森和邪魔老祖却无法毁灭他们,可受伤这个词对邪魔老祖而言却并非好事。

    登临天道之位并且没有重开诸元宇宙之前,万林就是这个轮回的天道,他也不会死在鸿元手里,加上天道本源之力的保护,甚至未必会受伤,可如果邪魔老祖受伤,那此消彼长天道的力量就会大幅度提升,这对邪魔老祖而言将是巨大的威胁。

    “端木森,你我可以联手,但只此一次。”邪魔老祖终于让步了。

    两位第三域的强者迅速出击分别到达鸿元的身体两侧,端木森眼中破碎宇宙之力完全爆发,一整个破碎宇宙的能量化作一道规则缠绕住了鸿元的身体,用这种方法在尽可能地拖延鸿元的施法时间。

    另一边邪魔老祖降临在了鸿元的另一侧,手掌摊开,掌心中冒出了一只黑色的眼睛,邪魔老祖将手心的眼睛对准了鸿元,鸿元立即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受到了强烈冲击,甚至无法集中注意力进行高强度的施法动作。

    在两位强者的干扰下天地棋盘开始越来越不稳定,不断凝聚起来的能量此刻居然有了一种要溃散开来的感觉。

    “你们休想阻止我,以为凭借这点手段就能干扰我吗,愚蠢!”鸿元咆哮中强行凝聚自己的精神,天地棋盘上灵光纵横交错,一般法术会在修士施展之后迅速到达最强状态,接着在打中对方的过程中缓慢减弱,可鸿元此时施展的法术却有些不同,天地棋盘还在不断变强甚至自身形成了能量的回路,在这个回路的作用下,即便鸿元不插手,这个法术也会自己不断增强,而鸿元的作用只是让其变强的过程加快一些。

    虽然有两位第三域高手的帮忙,让鸿元施法受到了影响,但想完全阻止鸿元施法是不可能的。

    “不行,阻止不了这家伙发疯,我等还是寻找机会撕裂空间,想办法逃出去要紧。”端木森传音给了万林,他发现自己和邪魔老祖联手都无法阻止此刻倾尽一切要毁灭众生的鸿元,或者准确点说是他们联手也无法对抗已经可以操控部分摄天者之力的鸿元。

    “前辈,为我争取一点时间。”洛天冲端木森喊道,后者惊讶地看着洛天。

    “您为我争取一点时间,想办法阻止天地棋盘的落下,我想我有办法夺回自己的肉身,然后阻止这一切。”洛天再开口喊道。

    端木森看了看身后的众人,他必须做出选择,如果相信洛天的话而延误了逃走的时机,导致了端木紫和众人的身亡那将是一场灾难,可如果洛天真能做到的话,那他为洛天拖延时间的举动便可扭转现在不利的局面。

    可就在这个生死关头,邪魔老祖却突然撤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