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三百二十二章,由死向生(1)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豁出性命去,明明没有血缘关系,明明当年签下契约的时候自己连灵智都未开,明明有点讨厌这个自大但实力总是超过自己的人类。

    可就是不想让他出事,因为在乌日的眼中洛天便是他的天空,是他向往并且想一直陪伴的天空。

    万雷轰击,匕首穿胸,乌日纵然有混沌之力护体可这条命也去了大半条。

    梦食拔出了匕首开口道:“不管你的身体是什么构成,就算你的身体有九成是混沌气息组成,但只要一成是肉体,那我的这把匕首就能要了你的命,其上的毒液是诸元宇宙中为数不多可以杀死道佛之路强者的剧毒。”

    梦食使用的匕首乃是神器但却不是这个轮回的神器,但其最厉害的并不在匕首的外表而在于匕首内部的器灵,此器灵是曾经在前几个轮回中出现冲入圣道的一条蛇妖的妖灵所化,其踏入圣道之后体内毒液游走遍全身甚至伴随其修炼而汇聚到了其灵魂之中,在被杀死后,其灵魂在数个轮回之前被工匠留下来打造成了这把神器。

    用其毒牙作为匕首的锋刃,而其妖灵则成为了匕首的器灵,没想到的是因为妖灵带有剧毒的关系,居然可以杀死圣道以上的强者。

    乌日被刺了这一下后伤势越发严重,加上体内剧毒迅速在身体中游走,瞬间便虚弱地倒在了地上,梦食也没管它,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将洛天控制在自己手里,便立即转身走向洛天,普先生见状也立即冲向洛天。

    可当二人距离洛天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混沌之力化作的羽翼却缠住了二人的身体,普先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恶狠狠地说道:“真难缠,松开。”

    可当他和梦食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此刻的乌日正跪在地上,双手垂在胸口,虚弱地连话都说不出来,唯一能做的便是凭借强大的意志催动最后的混沌之力来抓住二人,同时也将最后的混沌气息笼罩在洛天的身上。

    “只要……我不死……你们就别想碰他……”

    这句话不断在乌日的脑海中盘旋,虽然已经无法开口,可这句话却成了它唯一的意志。

    普先生面前的书本再次翻页,又一张书页飞了起来,普先生伸手抓住书页的一刻,一把金色的巨剑从空中刺下,瞬间穿透了乌日的胸膛,乌日最后的力量也因此失去。

    它本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奈何还要对抗七块灵石所组成的可怕灵力波动,出发之前它从未想到过会在今日,会在这里,为了那个它口口声声说讨厌的人类献上生命。

    梦食趁着普先生出手的时候伸手抓向洛天,另一只手已经准备好了特殊的宝具锁链,这是专门针对圣道以上境界的修士准备的锁链,锁链只要给洛天戴上,洛天的灵觉便会被封印,同时针对洛天这个级别的超级强者,梦食还准备了另一件宝物,一个黑色的精铁眼罩,此眼罩蒙住洛天的眼睛后,洛天便会陷入黑暗中不断沉眠,即便洛天的精神力量非常强大,可也至少能保证在五天内不会醒过来。

    有了这两样宝物的保证,梦食才敢来抓洛天,当然还是因为知道洛天现在的状况肯定不好才有这么大的胆子。

    事实上,梦食和普先生一直在跟踪洛天并且在暗中观察,傀儡不过是他们两个派出去的探子,如果傀儡是被洛天干掉的那他们两个根本就不会现身找死,可如果傀儡是乌日干掉的,就说明洛天很可能昏迷过去了,那时候两个人才敢下手。

    特制的灵觉枷锁正要给洛天戴上,另一边普先生发现梦食先下手后急忙从书本里抽出一页,这一页化作了一道强大的封印法术,虽然比不上道母当时使出的血棺,可也是混沌级的封印法术,两个人眼看就要抓住洛天。

    忽然从背后传来剧烈的能量冲击,还未等两人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强大的能量冲击就将两人给打飞了出去,两人虽然没有受伤可都被击退了很长一段距离,这时候才回过头看去,发现刚刚强大的能量冲击还是来自于乌日。

    用最后剩下的那一丝清醒意志引爆了体内仅剩下的混沌之力,之后乌日便彻底昏死过去。

    “一而再,再而三地坏我等大事,等抓住洛天后就将这家伙给干掉。”普先生喝道。

    “倒是没那个必要,此子据说是这个轮回中唯一一个能操控混沌之力的变异妖族,将它也抓回去,或许对道母大人有用。”梦食说道。

    此刻阻挡在二人和洛天之间的最后障碍也消失了,两人正准备冲向洛天的时候,却看见刚刚洛天所在的星球碎片已经在爆炸中化作了粉末,现在却不见了洛天的踪影。

    “洛天呢?难不成伴随那块星球碎片一起被炸碎了吗?”普先生惊讶地问道。

    “不可能,以他的实力,即便昏迷过去身体也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被炸碎,一定是因为刚刚的爆炸被震飞了,快找找。”梦食分析道。

    眼看就要到手的功劳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走,而此刻的洛天其实并没有被震飞太远,但因为乌日留在他身上的那一团混沌气息而隐藏在了虚空中,没那么容易被发现。

    此时的洛天还没醒来,精神世界一团糟,鸿元和许佛两位守护者试图唤醒他可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这小子擅自冒险操控死之规则,现在是死之规则的反噬,我当时就不赞同这小子这么冒险,现在好了,这小子万一醒不过来了咋办?”许佛气恼地说道。

    “当时的情况操控死之规则对洛天而言是最好也最有效的出路,当然老夫也没料到死之规则居然反噬的如此厉害,连洛天如今的修为都无法操控死之规则,看来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只有完全领悟道之本源并且掌控道海之后才可以完全操控生死规则。”鸿元说道。

    “现在商量这些都没用,快想想办法怎么把这小子弄醒吧,外面那两个家伙迟早会发现洛天,到时候洛天难不成要被抓回去吗?”许佛问道,“现在的洛天到底在什么状态,能不能让摄天者想办法把他唤醒?”

    “我想这一次肯定不能找摄天者帮忙,因为洛天擅自操控死之规则,这回连摄天者也被牵连了进去。”鸿元说道。

    “什么意思?难不成摄天者也陷入昏迷了?”许佛吃惊地问。

    “我想应该是的,因为我从意识世界的深处感觉不到任何波动,而在过去每当我试图探索洛天的意识深处的时候都会感觉到摄天者庞大的压迫力,可现在这股压迫力已经完全消失,我想摄天者应该是受到了洛天的牵连,也陷入了昏迷中。”鸿元说道。

    “那完蛋了,这俩人都昏死过去了,能咋办?”许佛懊恼地说道。

    “不过这倒可能是好事,因为两个人都昏死过去的缘故,所以摄天者现在应该和洛天在同样的状态中,或许摄天者正帮助洛天醒来,也有可能两个人虽然都没清醒,但彼此之间能量的作用或许会帮助二人清醒的速度加快,总之具体的老夫也说不上来,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鸿元说道。

    这一次他说的的确没错,洛天和摄天者的确在同样的状态中,准确点来说摄天者是被洛天拖下水了,两个人陷入了昏迷后的世界里。

    一间漆黑的屋子,一张桌子,面对面放着的两把椅子,以及桌子上点燃的红色火焰。

    此时,洛天和摄天者正面对面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