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三百二十三章,由死向生(2)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黑暗的空间中一切都很简单,而洛天正和摄天者面对面坐着,但这一切并不是洛天安排的,他被困在了此地无法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洛天问道,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么强的精神力还会陷入昏迷那绝对和摄天者有关系,所以他直接质问摄天者。

    “你觉得这一切都和我有关系是吗?”摄天者看着洛天问道。

    “难道不是吗,我的精神力是诸元宇宙至尊层次,就算动用了死之规则受到反噬,也不可能直接让我昏迷不醒,而且我多次尝试冲出这个黑暗空间可却失败,诸元宇宙中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困住我?”洛天这话可不是自以为是,作为如今诸元宇宙中的前三强者,他的确有资本说这个话。

    “看来你对死之规则了解的还不够,如果你将死之规则仅仅看成是一种规则,那便是大错特错,生死规则乃是命运规则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你冒险动用了死之规则便等于是不自量力地操纵命运规则,你直接审判了禹都的死,并不是命中注定禹都必死,而是由你代替命运做了决定,你还觉得自己的精神能承受的住吗?”摄天者问道。

    如今的洛天已经知道即便是摄天者和道母也没有操控命运规则的能力,唯一自己诞生的规则便是命运规则,同时也是至高规则。

    “你是说我现在昏迷是因为命运规则对我的惩罚?”洛天问道。

    “不全是,命运从不惩罚任何一个人,是你还没有足够承受命运规则,你听见的那些声音来自诸元宇宙中的亡者。”摄天者说道。

    “亡者?魂魄吗,游荡的魂魄不可能试图靠近我,也不可能在我耳边轻语,就算其中有极个别强大的亡魂能做到,我一个念头也应该可以屏蔽这些声音才对,但在我昏迷前我确实曾经想这么做过,但却没能做到,亡魂对我的影响出乎意料地大。”

    “它们不是亡魂,而是你发动过一次死之规则后才能听见的已经死去并且连魂魄都已经被混沌吞噬的生命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声音。”摄天者说道。

    “什么意思,魂魄被混沌吞噬之后不是应该已经完全消失了吗?”洛天问道。

    “生命在消失之前会在人间留下痕迹又或者可以被称为执念,古往今来只要曾经诞生在诸元宇宙并且存在于这个道纪中的所有生命都会留下执念,纵然是刚出生便死去的婴儿,只要哭泣了哪怕一声便会在这个道纪内永远留下痕迹,哪怕他们连残魂都已经消失了,这些痕迹都不会消失,但没有使用过死之规则的人是不可能听见或者感觉到这些痕迹的存在,而你使用了死之规则,所以便可听见他们曾经的声音,万物之声,数之不尽的轮回,无尽的岁月中万灵的声音一瞬间全都涌入你的大脑中,你觉得你承受的住吗?”

    摄天者解释了洛天昏迷的主要原因,所谓死之规则的反噬实际上便是洛天承受不住无数生灵的执念。

    “这就是传说中的死亡之声吗?”洛天问道。

    早在道海的幻象中修炼的时候,洛天便从道海管家的口中听说过关于道之本源境界的事情,万物有两种声音,一为生之音,一为死之声,所谓的死亡之声便是任何生命死前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声音。

    “对,曾经来过人间一遭,便会留下声音,死前的声音回荡在诸元宇宙之中,若有朝一日能听见,便代表至少拥有了触摸道之本源的修为境界,天下间无数人穷极一生追求道佛之路,而在道佛之路上的高手又在追求道之本源,可这个道纪由始至终只有三人听见过死亡之声。”摄天者的声音不疾不徐。

    洛天很清楚他所说的三个人是谁便开口道:“那我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生死相对又相伴而生,你既然因为承受不住死亡之声而昏迷过去,那便需要另一种规则将你唤醒,死对生,你需要听见生命之音。”摄天者说出了方法,但却让洛天迷惑了。

    “什么是生命之音?”洛天问。

    “生命之音乃世上诸多生灵诞生之后发出的第一个声音,千奇百怪,但这第一个声音里蕴含着整个诸元宇宙的澎湃生机,你若能听见,便可重焕生命力,想清醒过来也是易如反掌,生之规则会抵消掉死之规则带来的副作用,甚至还可能帮你完全领悟生死之道,彻底踏上道之本源境界,到那时候你距离成为始源道主就真的只是一步之遥。”摄天者出乎意料地为洛天详细解释起来。

    “你会这么好心?呵呵,我要是能踏上的道之本源境界,便等于你将来如果成功夺舍了我的肉身后也可享有这样的境界修为,对你也是好事吧。”洛天似乎看穿了摄天者。

    摄天者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却没办法帮你领悟生之规则。”

    “我既然能领悟并且运用死之规则,那我自然就能参透生之规则,生死相对,如水火之道,我对规则已经了解透彻,这难不倒我。”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实际上你可以试试看,水火之道与生死之道看似雷同,但实际上却完全不一样,你既然觉得你能靠自己参透那边参透给我看吧。”摄天者颇有几分瞧不上洛天的意思,随后想到了什么说道,“顺便一提,外面好像出了大事,你要是不快点醒过来,只怕会有难收拾的烂摊子,对了,虽然你对自己很有信心,不过我还是提醒一下你,这里是死之规则形成的空间,但死之极为生,生之终为死,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是能让领悟到生之规则的。”

    “外面出大事了?你难道一点都不着急吗,为何你也会被困在这里?”洛天追问起来,但摄天者却闭上双眼坐在洛天对面的椅子上一动不动,似乎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洛天也不再理会他,目光看向四周,周围的黑暗空间什么都没有,他站起身走入黑暗内但没过多久就又回到了原来的老地方,尝试了多次也没办法脱离此地,在这个黑暗的空间中唯一有些异样的便是面前的这盏灯。

    是一盏造型非常普通的油灯,只是油灯里的火焰是红色的,看起来很古怪,洛天回到桌子边尝试触碰油灯,本以为会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状况,但没想到他的手轻而易举便碰到了油灯,接着轻轻松松便将油灯外的罩子取了下来,没有了罩子的阻隔,洛天眼中的火焰看起来似乎更红了几分。

    摄天者说生之规则可能就隐藏在这片黑暗包围的空间中,而这团红色的火焰是最有可能与生之规则有关系的存在,火焰代表创造,远古人类茹毛饮血直到学会生火才开始逐渐进步,火焰在某些时候的确代表了生机。

    难道这团红色的火焰便是生之规则?

    洛天虽然不确定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伸出手去,他的手指触碰到了红色的火焰,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意识状态的手指在火焰中甚至感觉不到被灼烧的疼痛,眼前没有幻象,耳边也没有传来任何奇怪的声音。

    难道自己猜错了?洛天心里犯嘀咕,抬头瞥了一眼摄天者,难不成要再低下头请摄天者多透露一些关于生之规则的事情吗?

    还有更让洛天担心的是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摄天者开口提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