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三百二十七章,黑夜已终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洛天和摄天者一战的胜负之数在三七之数,很不乐观,酒桌上的三人沉默不语,良久之后大虫才先开口道:“老大,你修炼那么多年,境界上怎么说也和摄天者平起平坐,难不成胜算还是这么低?”

    点一支烟,青烟和面前火锅里飘出来的蒸汽交融在一起,洛天吐出烟圈后说道:“我和摄天者之间的差距,就像是我手上这支烟冒出的青烟以及火锅内飘出的蒸汽之间的差距,更何况我对摄天者其实没有那么了解,在这百年时间里,他更多的时候隐没在意识世界的深处,说来可笑,我对自己最大的敌人却所知甚少,甚至我连他的道都不知晓,而我现在的修为,我的道,我的境界,他却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在情报层面上我和他也没办法比,甚至此时此刻我所说的每句话他都能听的很清楚。”

    古语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摄天者对洛天太了解,而洛天却对他太不了解,甚至洛天有今时今日的成就也可以说是摄天者一手打造,不夸张地说,今日的洛天就像是曾经的道母,都是摄天者创造的。

    “但摄天者也不是战无不胜,他不是也输给道母了吗?”罗璧问道。

    “这便是我觉得我还有三成胜算的原因。”洛天抿了口酒说,“因为摄天者曾经和道母两败俱伤甚至可以说是败给了道母,所以他也不是战无不胜,我才认为自己还有机会,不说这些丧气事儿了,喝酒吧。”

    酒桌上的四人再次沉默,饶是平日里没心没肺的大虫此刻也完全说不出话来,洛天默默饮尽了杯子里的酒后站起身来,酒宴终究还是在压抑的气氛中散了,洛天背着手叼着烟从偏厅走了出来,光影在他脸上明暗交汇,忽然驻足,心里像是想起了什么地方非要去看看,片刻后在血樱精心打理的花圃内,在法术搭建的棚子下,洛天坐在了血樱过去休息时候会坐的躺椅上,他闭上眼睛就好像血樱还在身边,就仿佛时光并未晃眼过去百年。

    花圃外面传来声音,南宫蝶走进了花圃中,在血樱离开之后的这些年里,一直都是她在打理花圃。

    “你怎么在这里?”南宫蝶有些意外地看见坐在躺椅上的洛天。

    洛天睁开眼睛笑道:“没地方可去,想来坐坐。”

    南宫蝶点了点头居然也没搭理洛天,自顾自地忙活起来,洛天问道:“花圃交给鬼纹教的弟子打理就是了,你怎么亲自动手?”

    “我不放心,再说这花圃是姐姐的心血,我可不想等姐姐回来之后看见一地残花败柳。”南宫蝶头也没抬一边亲自动手打理花卉一边回答道。

    “哦……那你继续吧。”洛天站起身来正打算往外走。

    “喂,等等。”南宫蝶叫住了洛天问道,“你会将姐姐安全带回来的对吗?”

    洛天一顿,风起,花瓣纷纷扬扬而起,他笑着说道:“会的。”

    风停,花瓣落下,洛天已从南宫蝶面前消失,南宫蝶低下头轻声说道:“你也要安全归来,我……我们都不想你出事。”

    日食之日每时每刻在逼近,本该是一片大战的紧张气息,可洛天却出奇地平静,他提着酒去拜会南宫華老前辈,爷俩喝了一个下午后老爷子倦了才散场,再去灵阁拜访了诸位老师,无论是九重天内还是九重天外,关于日食之日的消息早已传开,那些故人或多或少都会为洛天打气,有些也会为洛天想些法子,整个诸元宇宙,从异族到人类,从天外到天内都一片紧张,罗焱前辈更是拉着端木森等逆天一脉的高手开了好几次会,想帮洛天多想点对抗摄天者的方法。

    第二天的深夜,人间云山国大王城,洛家的大宅如今已被当做文物故居保护了起来,但此刻故居外却站满了卫兵,宅子前后的街道也都被封锁了起来,一辆奢华的马车在卫兵的层层保护下驶来,停在了洛家大宅的门口,随后大量宫人打扮的仆从围了上来,马车黄金打造的大门开启,一个满头白发面容的老人从马车内走了下来。

    曾经的云山国小公主,如今云山帝国的女皇,也是在位云山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已经非常苍老的姬月灵在大量仆从和宫人的簇拥下走到了云山国的门口,虽然已经是超过百岁的高龄,但她看起来依然非常健康,面容虽然已经苍老,可依然红光满面精神奕奕,老百姓都说姬月灵还能继续在位数十年。

    她示意身边的护卫和宫人停下脚步,接着自己推开了洛家大宅的大门走了进去,打扫的非常干净的宅子内空无一人,百年时光过去了,这里却没有太多变化,月光将宅子大堂前的空地照的非常亮堂,此时的姬月灵并未穿着龙袍,而是换了一件寻常款式的华服,当她往宅子内看去的一刻,一眼便瞧见了坐在空地上的洛天,月光照亮了洛天的面容,还是年少时候的清秀模样。

    “我知道你会来,过来坐。”洛天笑着对姬月灵说道,身边多出了一张木椅。

    姬月灵笑着走过去,当她缓步走到洛天身边坐下后却似乎有些拘谨地说道:“天哥,你还是十八岁时候的模样,而朕……我……已经是个百岁老妪了,若不是你让鬼纹教送来的丹药,我或许早就入土了。”

    这些年罗璧一直命人给姬月灵送去延年益寿的丹药,这才让姬月灵活到百岁高龄依然非常健康。

    “我让罗璧给你送来保持美貌的丹药你怎么不要,还有以如今鬼纹教中诸多高手的实力,想为你提升修为并非难事,你也不要,这是为何?”洛天笑着问道。

    姬月灵正想回答,可坐在洛天身边的时候却看见自己的容貌以及身体迅速变回了十来岁的年轻状态,这让姬月灵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她轻轻抚摸自己脸上年轻光滑的皮肤,愣了良久后才摇头道:“我是云山国的女皇,要总是一张不谙世事的年轻容貌怎么服众,再说我已经活了那么久,身边熟悉的人除了天哥你之外都已离我而去,与其将来寂寞孤独地做云山国的女皇倒不如早点归西,我已经打算好了,再过几年等帝国局势更稳定一些后就打算停止服用鬼纹教给的丹药。”

    “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活够了想死的,你啊……还和小时候一样古灵精怪的。”洛天轻轻揉了揉姬月灵的头发,变回年少模样的姬月灵就像是乖巧的妹妹靠在洛天的手边,此时在洛家大宅内没有人间的帝王也没有天外的绝世强者,对他们二人来说,彼此之间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妹。

    “天哥,你是想在这里度过日食之日吗?”姬月灵小声地问。

    洛天笑了笑道:“是啊,反正也不知道去哪里不如回家,怎么,如今的云山帝国女皇不欢迎我吗?”

    “你就别笑话我了,云山国能在这百年之间成为人间帝国还不是靠你和鬼纹教的帮助,我这个女皇实际上作用不大。”姬月灵摇头道,黑夜正一点点过去,当日出来临的时候便是日食之日降临之时,也是洛天即将面对摄天者之时,或许那便是他这一生最后的时刻。

    洛天开口道:“是我该谢谢你,是你和姬渊给了我一个不那么黑暗的童年时代。”

    两人再无多言,姬月灵陪伴着洛天,在洛家大宅之内等待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