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三百三十四章,血雨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阴冥代替后土尝试突破结界,但洛天布置的结界能量巨大,即便是修为远高于后土的阴冥出手也没办法立即突破,结界强大的力量将阴冥的身躯打的虚实不定,阴冥在多次尝试都没办法突破进结界后被迫停下手来,其身后的后土开口道:“你能突破结界吗?”

    “洛天的实力超过我太多,他布置的结界我一时半会儿还没办法完全打开,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你等我一下。”阴冥似乎有了主意,拿出数块高纯度的灵石放在了脚边,接着狠狠一踏地面,围绕在周围的灵石忽然爆裂开来,阴冥也猛地出手,一把将灵石释放出的能量聚集起来,大量的灵力在阴冥双手之间,因为难以控制的关系,阴冥的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变形,似乎因为难以控制的关系就连阴冥的身体也变的快要支离破碎。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我这么做不仅会得罪摄天者还会受重伤,而所有我付出的都必须得到足够的回报。”阴冥回头冲后土喊道,下一刻突然将手中操控的灵力吞入了口中,整个身体贴在了结界之上,紧接着灵力和阴冥的身体同时炸开,如此强大的能量爆炸才将结界炸开了一个缺口,缺口形成的同时便见阴冥的身体如同黑烟般散去,在消失之前他深深地看了后土一眼。

    结界上的缺口正在快速愈合,后土迅速穿过了缺口站在了洛天身边,此时的洛天已经看上去有三分像摄天者,眉宇在不经意间改变了许多。

    后土静静地走到洛天身边,缓缓蹲下,看着如同熟睡过去的洛天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真正的模样,但我会唤醒你,而你要做的是抓住一切机会摆脱摄天者并且彻底醒来。”

    说完后土闭上眼睛,嘴里似乎念念有词,但这些自言自语说的很轻就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片刻后她睁开眼睛,目光更坚定了许多,缓缓将手按在了胸口,一股红光透过胸膛向外渗透,下一秒后土的胸口红光大作,如同心脏般跳动的某样东西正慢慢从其身体内脱离出来。

    后土作为地母也是旧时代的远古神明,她的心脏和寻常人类不同,此刻从其身体内脱离出来的竟然是一颗看起来如同红宝石般的心脏,这是古神的心也是古神力量的源泉,同时也是古神所有精血储存的地方。

    当然对于现在的洛天来说地母的精血也好,神力也罢都没有多大作用,后土也不是依靠这些东西来帮助洛天,她之所以能帮助洛天是依靠古神血脉之中的一种特殊规则,存在于母亲和孩子之间,任何一方都能为对方献出生命,以此来将自己的精血短时间内强化数倍,这些被强化的精血会对洛天自己的意识产生强烈冲击,后土是想用这种方法来帮助洛天觉醒。

    可洛天和摄天者的修为境界实在是太高,即便是后土献出生命也没有把握就能帮助洛天醒来,但这是后土能为洛天所做也是为自己所做的最后的事,她无论如何也要放手尝试一下。

    心脏脱离了身体,后土的状况急转直下,她看起来异常的虚弱,但还是努力将红宝石般的心脏送到了洛天的嘴边,她咬着牙用力,然后一点点将手里捏着的红宝石心脏捏碎,血液顺着红宝石心脏流了出来洒在了洛天的嘴边,血液从洛天嘴唇的缝隙往里面流,最终划入了洛天的身体内。

    “古老的规则,由你我血脉而发动,我的精血在你体内会得到数十倍的强化,虽然这份力量对你而言微乎其微,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你说我是自私自利的母亲也好,说我没照顾过你不配得到你的原谅也罢,我能补偿你的也就这么多了……”伴随着后土的话语,红宝石般的心脏在她手中完全碎裂,最后一滴血流进了洛天口中。

    伴随着血液进入洛天体内,远古神明的精血在洛天身体内得到古怪规则的强化,这股神力最终消失在了洛天身体内的经脉之间,但很快一股强烈的灵能照入了洛天的意识世界中,意识世界逐渐笼罩在了一层红光之内,摄天者抬头看去露出了一丝冷笑道:“徒劳而已,他醒不过来了,就算醒过来也无济于事。”

    此刻在梦境之中的洛天正坐在酒席内,推杯换盏,不断有人来敬酒还都是自己熟悉的老朋友,可洛天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明明自己已经拯救了诸元宇宙,而且还复活了死去的家人朋友,可为什么内心总有一种放不下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还没完成。

    “想什么呢?”血樱勾着洛天的胳膊笑盈盈地问。

    洛天开口道:“不知道,只是觉得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没做,很重要的事情,可我想不起来了,但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就是太紧张了,多年的江湖生活让你变的有些神经质,放松下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已经天下无敌,再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你了。”血樱笑着说道,随后将一杯酒送到了洛天的手边,但这一次洛天却犹豫着没有喝这杯酒,而就在此时天空中映出红色的光芒,洛天抬头看见了那红光从层层叠叠的云朵后透出来,然而他发现四周的其他人仿佛都没看见那红光,他们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依然在酒宴中狂欢。

    “那红光你看见了吗?天象为何如此奇怪?”洛天指着天空说道。

    “红光?没有啊……”血樱摇头道。

    洛天正觉得奇怪还想开口的时候,忽然感觉脸上落到了什么东西,湿漉漉的像是水滴,他用手指摸了摸居然看见落在自己脸上的是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就像是血液一般,接着天上开始下起血雨,雨势并不大但却将洛天的身体和衣服染成了红色,但周围的其他人却依旧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们仿佛看不见血色的雨水,洛天低头看向血樱,发现血樱的身上也没有任何红色的血液,此时此刻的宴会上除了洛天自己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身上有红色的血液。

    为什么这么大的血雨他们看不见,为什么只有自己会被血雨打湿?

    心中充满疑问,洛天站起身飞到空中想看看奇怪的天象究竟是怎么回事,耳边却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在冥冥之中对他低语,他听不真切便往更高处飞去,可当他飞到云端之中的时候却再也无法向更高处飞行,因为有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碍了他的去路。

    自己已经打败了道母成为了始源道主可为什么连这层天空都突破不了?

    洛天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就在这时候他听见了红色血雨中的声音,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听的更清楚,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对他呼唤了一句:“该醒来了。”

    这句话就像是刺痛了洛天大脑的针,瞬间让洛天的记忆开始混乱起来,原本的记忆不断破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打败道母也没有成为始源道主,接着他发现自己甚至还没有打败摄天者,这一切都是骗局是假象,是摄天者为了让他消失而制造出来的梦境,洛天终于醒过来了,记忆恢复过来的同时他头顶上的屏障也跟着消失,此刻在意识世界内已经瘫倒在地上的洛天自身意识终于缓缓清醒过来,从地上爬起来后冲摄天者喊道:“想这么容易就让我消失,没那么便宜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