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三百四十四章,父与女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道母大军出乎意料地撤退,其实明明可以继续打下去的大战却没曾想就这样结束了,道母麾下的傀儡放弃了进攻九重天,巨大的黑凤朝远处飞去,万林看着远去的王座若有所思,回过头看了一眼正飘浮在空中的洛天,似乎明白了什么。

    九重天内,一众前辈正在疗伤,端木森前辈伤势比较严重。

    端木森前辈的房间内,一众前辈在简单的疗伤后聚在了一起,洛天的肉身也坐在一旁,只是低着头看起来就像是个木偶。

    “道母此番退兵并非惧怕我们,恐怕是因为道母体内的血樱和道母达成了某种协议,以此换取了九重天暂时的和平,但只要道母回到道渊,完全觉醒之后肯定会卷土重来,到时候道海核心碎片我们未必保得住,九重天我们也守护不了。”万林开口道,情况比想象中还要严峻的多。

    “如果我们能想办法破坏道母的完全觉醒……”司马天前辈在一旁低声说道,其实不仅是他,在场的众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可这么危险的事情谁能保证做到?

    “如果想阻止道母觉醒,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劝说血樱自己的意识不要被道母利用,但只怕我们这里所有人说的话都不可能打动血樱,除非洛天苏醒过来,否则恐怕我们都没办法劝血樱回头。”罗焱前辈摇头道。

    “或许我可以。”可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众人回头看去,却瞧见一名女子站在门口,居然是南宫蝶。

    “你说什么?”罗焱前辈问道。

    南宫蝶走进了屋子内,站在一群高手前辈的面前,她深吸一口气后说道:“我说,我或许可以劝血樱回头,虽然在血樱心中洛天的位子是最高的,但我和血樱姐妹相称多年,我的话多多少少她都会听进去一些,如果能让我和血樱的意识魂魄直接对话,也许我能够劝血樱回心转意。”

    众前辈沉默下来,几位大能彼此看了看,蒋天心前辈开口道:“你能成功劝说血樱的可能性有多大,估算一下高速我们。”

    “四成左右。”南宫蝶作为人间的杀手,她说的话可都是实打实的,也就是说她的确认为自己有四成把握能够说服血樱。

    “你先出去等着,我们商量一下。”蒋天心前辈让南宫蝶出去等着。

    站在门口,背靠着墙壁的南宫蝶看着头顶上有些褪色的灯笼,她仿佛还能想起当年洛天和血樱成亲时候的热闹场景,而如今这对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夫妻却落了如此下场,一个痴傻,一个即将消失,南宫蝶不禁在心中问道:命运真就如此不公吗?

    片刻后南宫蝶身边的房门打开,蒋天心前辈唤其进去,房间内似乎经过了非常激烈的讨论,而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我们会组成一个小队,目前由我们逆天一脉带上你前往道渊,偷偷潜伏下来,等到道母尝试完全觉醒并且发动仪式的时候,一定会将血樱的意识放出来,那时候我们会想办法暂时制住道母,而你要趁着这个时候劝说血樱不要答应道母的要求,让血樱拒绝道母的任何要求,不过我们能控制住道母的时间很短,而且机会只有一次,你如果劝说不了血樱的话,我们就会彻底失败,你可明白?”万林说道。

    南宫蝶点了点头,她在来之前就已经猜到了这些,正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她看起来才如此镇定自若,接着其目光看向了洛天问道:“洛天呢,他和我们一起去吗?”

    万林想了想后说道:“我们不会带上他,这一次行动不能出任何纰漏,必须万无一失,带上洛天只是拖累。”

    南宫蝶理解地点头道:“好,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们准备一下,等我师父伤势再恢复一些,应该会在五天后出发。”万林说道。

    南宫蝶在和几位前辈磋商了一些细节之后退出了房间,她走过长长的走廊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外,此时南宫華老头正坐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小憩,手边放了好几壶酒,南宫蝶摇了摇头走过去将酒壶收了起来,正为南宫華盖毯子的时候,南宫華忽然开口道:“想好了就去做,别害怕但更别后悔,我们爷孙都是凡夫俗子比不得那些大能长生不老,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出无限的精彩比什么都重要。”

    说完南宫華侧过头去,南宫蝶则愣了片刻后低声道:“知道了,爷爷。”

    几位前辈在疗伤和制定详细计划中度过了五天时间,在逆天一脉几乎全员出动的情况下,九重天的守卫重任便落在了端木紫的身上,虽然种子并不能对付道母,可在逆天一脉众高手离开后,九重天实力最强的反而是端木紫。

    自从洛天和摄天者几乎同归于尽之后,端木紫也忽然变的沉默,经常不说话,总是在闭关修炼,在逆天一脉出发前往道渊之前,端木森才和端木紫见了一面。

    站在端木紫的练功房内,香炉内飘出淡淡的香味,端木森咳嗽了一声后说道:“我们几个老家伙准备出发了,此行若是能归来便是万幸,若是回不来的话……九重天便只剩下你一个,你恐怕要担起重任。”

    端木紫点了点头,想了想后问道:“我有两个问题,还请前辈解惑,其一,洛天真的不可能醒来了吗,其二……我和前辈到底是什么关系?”

    “洛天是否能够醒过来目前我也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但他醒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即便醒来也很可能是摄天者的魂魄,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

    看的出来端木紫似乎更想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一直以来这个问题一直都让她困惑,并非是她和端木森有一样的姓氏,而是在她跟随端木森修炼的这么多年中,她隐约间发现自己或许和端木森之间存在某种更亲密的联系,甚至可能是血脉上的联系。

    “你认为你和我之间是什么关系?”端木森反过来问道。

    端木紫想了想后说道:“我猜测我的前世或许是您的亲人,是这样吗?”

    端木森笑了笑道:“这个答案,还是由你自己来看吧。”

    说话间他拿出一块水晶,是一块过去血樱从未看见过,散发出奇妙光芒的水晶,端木紫将水晶接了过来,捏碎之后水晶中的光芒迅速笼罩在了端木紫的身上,端木森看见百世浩劫之前,在旧时代的辉煌时代中,她出现在一座庞大而古老的门派中,那时候的她似乎只是这座古老门派的普通弟子,接着画面继续推进,她看见旧时代早期,在万林还未登上天道之位前,一个坚毅而美丽的女子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诞下了一名女婴,当端木紫看见那名女婴的刹那便感觉到了强烈的联系,那名女婴就是自己,或者说那是自己的前世。

    “我的前世是您的女儿,我的姓和您的姓才会是一样的,百世浩劫之中我的前世陨落,您将我前世的残魂收集起来,并且以莫大的法力想办法保证我转世为人,但您也没想到我会成为种子,或许是因为我体内流着您的血,所以命运选择了我,选择我成为种子,安排我和您再次相逢,可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您都不和我相认,这是为什么?”端木紫从幻境之中惊醒,端木森给她看的就是她的前世。

    而当她醒来的时候端木森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回过头微笑着对端木紫说道:“因为我注定无法成为一名好父亲,而我却希望你能如寻常女孩儿那般快乐地生活,不愿你如我这般踏入江湖,身陷厮杀之中,你若和我相认便会被江湖卷入其中,可我没想到,即便我选择让你在人间投胎转世,你却还是被选中成为了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