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一百三十四章,冰族人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无边之境内,洛天叼着烟,看着天上的月亮,余澤站在夜寒阁主旁边有些拘谨,而洛天多少已经习惯了。

    “你和夜寒阁主待了半年多,学到什么了吗?”余澤问道。

    洛天挑了挑眉毛说道:“如果被折磨也算学习的话,那我的确天天在学习。”

    “夜寒阁主是邪道大能,你也修邪道,应该能从他的身上学到不少本事,你可别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余澤提醒道。

    见洛天点了点头后余澤继续说道:“还有,一旦出去了,你和黑川的人交手,最重要的不是获胜而是保住自己的小命,他培养出来的都是怪物,你可切莫逞能。”

    虽然有些被小看的意思,但洛天知道余澤是为了自己好,当下笑了笑道:“放心吧,我最惜命了,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没做,怎么能死呢?”

    灵阁擂台上,官逡和冰宁的大战还在继续,过了十几招后官逡看起来有些着急了,对方根本就不还击,就依靠那层防御力惊人的寒冰抵挡官逡所有的法术。

    “天剑诀第六式,剑意化龙。”

    官逡手中短剑剑光再度亮起,剑身上刻着的咒文配合官逡的施法变作巨龙之影,官逡欺身而上,转眼间杀到了冰宁的面前,短剑刺出,龙影咆哮着要吞噬冰宁。

    那让官逡讨厌的坚固寒冰终于破碎了,官逡将口中浊气呼出,大声说道:“现在可以一战了吧。”

    冰宁无言,脸上的皮肤出现冰蓝色的花纹,宝石般的蓝色眼睛内闪烁强烈的灵光,寒冷的风暴在擂台结界中刮起,气温骤然下降,不过片刻时间,擂台表面就开始结冰。

    “我有灵力护体,你这点手段怕是伤不了我。”

    “风雪林海。”

    冰宁抬起手,结冰的地面上生出一根根可怕的寒冰凝聚而成的枝干,偌大的擂台很快便被冰雪森林所覆盖。

    “天剑诀,剑行八方。”官逡身子如同流星般在冰雪森林中穿行,所过之处,结冰的枝干纷纷破碎。

    “喝。”官逡加快速度,身法已到常人看不清的速度,很快便贴近了冰宁的身体,短剑刺出,冰宁也不躲避,只是释放出灵气护罩护,短剑刺中了他的灵气护罩当下被挡住。

    “呵……”官逡冷笑道,“薄薄一层灵气护罩就想挡住我?”

    短剑上的咒文泛出光芒,带出的剑光破坏力倍增,冰宁的灵气护罩不断破碎,短剑终于刺穿了冰宁的灵气护罩,一下刺进了他的肩头。

    “好,干的好。”廉広骄傲地喊道。

    学员们也振奋起来,一个个欢呼鼓掌,即便平时互相看不惯,但在大敌当前,被人压着打,脸面都丢光的情况下,这些年轻人还是愿意给自己的同学一分鼓励。

    “今日,我便是灵阁的救星!”官逡拔出剑,带出一片血花,身子向后一跃,站在冰雪风暴中骄傲地高声说道。

    “只要有我官逡在,灵阁永不会败。”

    公认为灵阁最强的学员,此刻展现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力量,更是王者之风。

    “喂,冰族人,你已经输了,不想死的话就投降吧。”官逡回头冲冰宁喝道。

    然而即便受了伤,冰宁也一声不吭,慢慢站直了身子,任凭身上的血往地上流,他竟然没有运功疗伤,甚至没有用灵气将血止住。

    这时候秦楚冷冷一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冰宁的血流的太多了,甚至在地上流动起来,同时这些血也开始从红色变成蓝色,蓝色的血液也不是无规则的流动,而是慢慢汇聚成了一个法阵的模样,在法阵中央,风雪之下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凝结。

    “那是什么?”人们惊讶地看去。

    “关于冰族人有两件事是外人很少知道的,第一他们永远不能自己伤害自己,第二他们最强的武器是他们的血液,他们的血液能召唤出命中守护他们的冰雪兽魂。”秦楚冷笑着说道。

    “因为不能自己伤害自己,所以他们在战斗时总是一味防守,知道被对方打伤后,反击才会开始。”

    伴随着秦楚阴沉可怕的声音,一头巨大的冰龙在擂台上展开了翅膀。

    血脉越是纯净则冰雪兽魂就越强,冰宁乃是冰族人的皇室,守护他的是头远古冰龙的兽魂。

    冰龙虎视眈眈地看着官逡,下一刻,冰龙仰起头,冰雪龙息在口中酝酿。

    “天剑诀,帝剑灭世。”

    官逡急忙施法,一把散发金色光芒的巨大天剑划破天空,从空中落下,刺中了冰龙的背部,下一刻,冰龙对着天剑喷出了龙息,龙息和天剑一撞,天剑在冰雪龙息下被碾成了粉末。

    冰龙兽魂从空中俯冲下来,一下将官逡拍飞出去,从结界上落下来的时候已经受了伤,然而刚想站起来,冰雪森林却蔓延过来,冰封住了官逡的双脚,眼看冰龙就在眼前,官逡脸色大变,一下咬破手指,将指尖的血液抹在了自己额头的细缝上。

    “祖先神灵庇佑,后代子孙遇到生死危机,开祖眼,以解危机。”

    冰龙已到面前,冰雪龙息喷出的一刻,官逡的灵气护罩被轻易击碎,接着眼看灵气护罩就要打在自己身上,他额头上的细缝微微张开,化作一个巨大的红色法印,法印挡住了冰雪龙息,竟然保住了官逡。

    但打开细缝似乎非常消耗灵力,没多久官逡便坚持不住,灵力渐渐耗尽的刹那法印也跟着消失,冰龙兽魂一爪子拍在了官逡的身上,官逡口喷鲜血昏死了过去。

    冰宁收起了冰龙兽魂,与此同时他身上的伤口也已愈合。

    四周一片寂静,绝望在灵阁学员的心里滋生,最强的学员也败了,那灵阁还有谁能打赢眼前的六个黑袍人。

    贵宾和大陆的高手们也都窃窃私语起来,副校长捏了捏鼻梁,低声说道:“完了,我们败了。”

    “副校长,阁主大人,我想出战。”端木紫提着战刀走来。

    “不行,你不能有事。”副校长断然拒绝,大通银号可是灵阁最大的金主之一,如果他们的千金大小姐受了重伤,那无异于断了灵阁的财路。

    “阁主大人,我还有机会一战,一年生还有机会获胜的。”端木紫说道。

    莫良却看着前方,他在等那两个早该回来的人,莫良第一次迟疑,如果他们赶不上了呢?

    秦楚重新走上擂台,望着莫良笑道:“灵阁没人了吗,不如让我把门槛放低一点,我允许你们同时上来几个人对付我们一个人,以多打少,总给你们一些勇气了吧。”

    副校长怒从心起,喝道:“你别欺人太甚。”

    “那就证明你们有什么资格不让我欺负呢?”秦楚傲慢地说道。

    没想到,这时候端木紫竟然一跃跳到了擂台上,将长刀拔了出来,喊道:“我来应战。”

    “端木紫你干什么,快回来,廉広老师,你立刻去把你的学员带上来。”副校长焦急地说道。

    “呵呵,没想到灵阁最有胆量的学员竟然是个女娃娃,我看你天赋不错,不过你一个人怕是连一招都撑不住。”秦楚对端木紫说话的方式就像是对一只路边的小猫似的。

    “加上我们呢?”

    没想到,这时候,鹿侉和霩寺竟然从另外两边走上了擂台,新人三巨头站在了一条战线上,居然准备联手对付强敌。

    “哈哈,有意思了,三对一,那还行,上来吧。”秦楚挥了挥手,六个黑袍人中个头最矮的一人走了上来,站在了擂台中央。

    “三对一,成何体统,我们灵阁脸面都丢尽了。”副校长气急败坏地喊道,接着抓住廉広说道,“但必须优先保护学员,这三个学员一个都不能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