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一百九十八章,龙王印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黑甲怪人的力量极大,将灵气护照保护下的兆奂一步步往自己这里拉,与此同时,黑色的盔甲慢慢打开,其盔甲之下竟然是空的,而在盔甲的只有黑色的虚空,但那虚空让人心生畏惧。

    兆奂感觉到了黑色盔甲漆黑虚空的可怕,他施放出两条金龙攻击黑甲,却见黑甲的锁链飞出,拉住了喷吐龙息的金龙,随后一下将金龙拉入了黑甲内。

    强大的金龙这样被黑甲内的虚空吞噬,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邪神之法早在数百年前已被列为禁招,即便是如今的邪道大派也不敢修炼,你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兆奂高声问道。

    邪神是曾经邪道所追求的极致,据说他们是远古时代的邪魔,被邪修奉为神明,远古时代落幕之后,邪魔的身躯不复存在,可后人却将它们的法术学来,以邪气召唤邪魔意志施法,这种法术威力强大,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被邪修们奉为最强之力。

    但数百年前,邪神之法的问题却不断爆发,最主要的问题便是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力,则无法承受邪神强大的精神攻击,时间一长,则邪神意志反噬,邪修自身意识将不复存在。

    当越来越多的邪修变成白痴傻子之后,人们开始恐惧邪神之法,这种修炼之法也渐渐没落下来。

    黑木乃是数百年前的邪修,在他的那个时代,邪神之法已经衰落,但还不是禁招还可以修炼。

    他很清楚邪神之法的弊端所以不会轻易使用,只有到了危急关头,这招便是他保命的底牌。

    兆奂被锁链越拉越近,他感觉到那邪神的强大力量。

    黑甲怪人,在远古时代的名字被称为邪神庵康,传说庵康终年穿着黑色的盔甲,从不让人看见自己身任何的部位,他以锁链为武器,用锁链困住自己的敌人,然后一步步地将敌人拖到自己面前,吞噬杀戮,人们将之称为亡者和束缚的化身。

    数百年前,黑木修邪神之法,在古代遗迹找到庵康神像,以神像打坐,冥冥之竟然感觉到庵康之灵,遂将之收入体内,以自己的邪气滋养。

    黑甲之下无一物,只有虚空和黑暗。

    兆奂已经被拖到了黑甲前五步之处,面对黑暗兆奂露出惊惧之色。

    危急关头,却见兆奂胸口有龙爪模样的印记闪闪发光,在那印记之下,拉住兆奂的锁链开始剧烈颤抖,龙爪从其胸前探了出来,和黑甲的虚空碰撞,竟然如水火般难容。

    “龙王印。”黑木见多识广,一语道出了这龙爪的来历。

    龙王印,乃是兆奂从玄风门得来的护体印记,此印封有龙王之力,是不可多得的高等护体法术,当初兆奂入玄风门,此印便是其师父送出的拜师礼。

    龙王不邪神弱,甚至更强一些,加兆奂修为本来黑木要强,情形很快便逆转过来,黑甲释放出的锁链颤抖开始断裂,惊慌的兆奂镇定下来,身金光外放,开始主动压迫黑木的邪气。

    “师父所赐的龙王印,今日救了我,你没想到吧,我也有更强的法术。”

    黑木冷冷说道:“怎么会没想到,但你可别忘了,我们是两个人。”

    兆奂一怔,不知不觉间藏宝库内风暴已起,狂风之,兆奂已经被一片黑影笼罩,在他的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兽爪。

    黑木为洛天赢得了充足的时间,荒魂兽爪呼啸间砸下,整个地下藏宝库发出巨响,古修洞府也在不停震动。

    “快走,这厮有龙王印护体,你的法术未必杀的了他,在他脱困之前我们得先走。”黑木拉着洛天便冲进了传送法阵。

    他们离开不久,兆奂便从地下蹿了出来,全身见血却未伤的太重,胸口龙爪印记闪闪发光,脸色阴沉,用手擦去了眼睛滴下来的血水后喝道:“这一下,你们彻底惹怒我了。”

    洛天和黑木跑出传送阵,外面山龙邦的人还不知道里面发生的情况,见洛天出来后也没阻拦。

    大虫他们正坐在马车等着,见洛天他们出来后急忙招手。

    “快车,我们先离开这里。”罗璧喊道。

    马车疾驰而去,没多久,兆奂便从洞府走了出来,山龙邦的人一看首领之子居然浑身是血都傻了眼,兆奂冷眼扫视四周喝道:“通天会的人呢?”

    “在那边呢,有几个在马车整理货物,其他的在那边休息。”

    珠子他们没有走,兆奂当即气势汹汹地跑了过来喝道:“洛天混在你们的队伍里,你知道吗,还是你帮助他进入山龙邦,想掳走我的弟弟?”

    珠子却一辆惊讶地说:“洛天,哪个洛天?”

    “你少给我装糊涂,洛天奴役了我弟弟,刚刚还和我动了手,我差一点能抓住他,告诉我你们到底有什么计划,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不说你们别想活着离开。”

    兆奂动怒后,虽然身边的人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一见自己主子发怒,当即对着通天会一行人刀剑相向。

    珠子点了根烟笑着说:“大陆的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行脚商人属于大陆商会成员之一,受商会联盟保护,如果你杀了我们,等于惹怒了通天会,也等于激怒了大陆商会联盟,而到了那时候你这小小的山龙邦怕是承受不起后果,贸易断绝,物资缺,我记得你们山龙邦的铁矿石都是从外面买来的吧,那你看看如果你动了我,大陆商会封锁了你们山龙邦进口铁矿石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兆奂咬了咬牙,一把抓住珠子的衣领,将其从地拽了起来喝道:“你有那么大的能量?”

    珠子示意身边的同伴不要激动,随后炒年糕兆奂笑了笑道:“通天会一向是大陆最团结的组织,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看。”

    兆奂捏了捏拳头,片刻后松开手,大声说道:“立刻通知我父亲,封锁山龙邦,绝不能让洛天跑出边境。”

    马车疾驰,洛天从调息醒来,开口道:“好多了,是气还有些不顺,这位灵阁历史最厉害的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将来你会他强。”黑木低声道。

    “老大,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想办法离开大舜才是,但山龙邦肯定不能久留,想从山龙邦离开边境难度太大,我估计他们已经将边境封锁了。”

    “嗯,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我们不走山龙邦的边境,想办法穿到其他分邦,然后从其他分邦离开大舜。”

    分邦与分邦之间也有往来,有的是敌对有的则是盟友,山龙邦算是较强的分邦之一,盟友自然不少,从地形图来看,围绕着山龙邦的其他分邦大部分都是山龙邦的盟友,只有个别几个强力的分邦和山龙邦关系不佳。

    “走东南方向,进入巨人邦,然后从巨人邦的边境大城离开大舜,这样最妥帖,巨人邦这几年和山龙邦打的很凶,发生的小规模战斗有十多次,大舜皇族试图调停但不起作用,我们到了巨人邦等于进入了安全地带,不过巨人邦和山龙邦互相封锁,我们直接从山龙邦是去不了巨人邦的,得绕一段路,东南方向有大舜九河之一的谷琅河,谷琅河流域是立地带,也是贸易较繁华的地带,我们进入谷琅河然后从谷琅河进入巨人邦。”

    罗璧出来后看来已经研究过地形图了,很快便将计划和盘托出。

    “行,那咱们立刻出发前往谷琅河。”

    与此同时,从洞府内出来的锦尤看着身落下的奴印,炁眼之掠过杀意,冲兆奂说道:“哥,我也要加入追捕洛天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