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十七章,主祭祀的葬魂箱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妖族联合施法的情况洛天还是头一次见着,强大的妖气在空气中震动,双妖的妖力互相融合,四周的葬魂箱居然被全部打飞,一个巨大的暗色结界从双魂妖的身体四周扩散开来。

    强大的法术往往是多段变化的,施术者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会在施放攻击类法术之前,先以巨大的能量设置保护性法术,作为成功施展法术的前提,洛天过去有多次施展荒魂法咒结果被破,就是因为他没有法术变化的手段,不知道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这两头魂妖显然在手段上比过去的洛天高明的多,结界成型的同时洛天也提剑杀了过去,一剑刺中了结界正面,结界剧烈震动但并未破碎,其强度不低。

    “血染狂剑,邪吞万魔,再来!”洛天战意高昂,再提手中狂剑,第二次刺了过去,红色的狂剑在这昏暗的深渊内如此明亮,那漂浮在他四周的邪气带着吞噬世间一切的气魄杀向结界,第二剑的威力要比第一剑强的多,收效也好的多,这一剑将结界刺穿,邪气在结界内爆炸,将整个保护结界击碎。

    但也就在此时双魂妖的联合施法已经完成,就在结界爆炸的一刻,两股妖力汇合于一处,变化出可怕妖口,浩荡的妖气仿佛要侵吞世间万物,巨大的妖口如毁灭世界一般吞噬洛天。

    海龙团的女子和怀绛也都大吃一惊,急忙退后躲的更远了。

    怀绛脸色不怎么好看,双魂妖的联合施法威力远超他的预料,看法术的威力恐怕在黑级高阶等级,洛天未必能在双魂妖联合施法下幸存,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和一个人类合作,还将万涛馆的秘法都传给了此人,以为指着他就能让万涛馆重回辉巅峰,结果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洛天就算在这招联合施法下不死,估计也得重伤,眼看海神大赛再过段时间就要开始了,洛天恐怕是参加不了了。

    “就不该多管闲事,现在将自己搭进去了,也坏了我们的计划。”怀绛没好气地说道。

    海龙团的女子躲在葬魂箱后面,想着如果这道法术打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后果,只怕到时候自己的这身盔甲也未必能挡的住。

    肆虐的妖气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上百个沉重的葬魂箱被打碎和击飞,散落一地的骸骨被抛的到处都是,待风波渐渐平静下来后,怀绛和女子才探出头去,法术的威力过于强大,将面前一大片地方清理成了空地,昏暗的幽光中尘埃飞扬,两个人同时看见一个身影站在尘埃之中,手中握着一面大盾。

    “怎么了,难道洛天还没死?”怀绛何止是吃惊,而是不敢相信,在如此恐怖的法术轰炸下,洛天居然安然无恙。

    海龙团的女子也觉得不可思议,能轻易将她杀死的法术却伤不了洛天,那面如同烂木板一样的盾牌上环绕着奇异但凶狠的神力,双魂妖虽然看不出眼睛,但此时应该也很莫名其妙。

    在场的无论是人还是妖,都并不清楚洛天到底有多少实力,更不知道洛天手上有多少底牌。

    刑天之盾,虽然看起来是烂木板的模样,但却有着惊人的防御力,别说是双魂妖联合施法后的威力,就算是这道法术再强十倍也伤不了洛天,只要这面盾牌在手,放眼整个海神一族也未必能找出一个能伤到洛天的人。

    提着盾朝双魂妖走去,双魂妖再度放出了保护结界,很明显是想再度联合施法。

    “你们觉得我还会给你们机会吗?”

    未出狂剑,这一次恐怖的风暴在原本不该有任何风流动的海洋深渊,却刮起了恐怖的风暴,怀绛和海龙团的女子震惊地看着四周,风暴中充斥着暴虐的灵力,双魂妖也在风暴中感觉到了什么,两头海妖瑟瑟发抖,吓的不轻。

    巨大的黑影在风暴中穿行,双魂妖仰起头,原本光线就不好的海洋深渊此时更是昏天黑地,那在风暴中穿行的巨大黑影更是看不真切,荒魂兽爪在双魂妖的头上凝聚,真切的死亡,无与伦比的力量,似群山万海般的压力,洛天举起手,十指慢慢收紧,天空中的荒魂兽爪重重落下。

    风中传来剧烈的轰鸣,双魂妖发出尖锐的惨叫,但很快这两个家伙就在重压下毁灭,甚至没能撑过第一下荒魂兽爪,洛天收回手,风暴骤然间停止,怀绛和海龙团的女子还是躲在葬魂箱后面不敢露头,经历过不少大阵仗的两个人此时竟然有些瑟瑟发抖,作为海神一族,他们心里的骄傲却在此时荡然无存,被那道黑影,那碾压双魂妖的可怕兽爪击碎,他们害怕了是打从心灵深处的恐惧。

    怀绛第一次觉得自己遇见的这个人类也许很不平凡,不仅仅是个天才这么简单,甚至于他有种预感,自己是命运安排的一枚棋子,为的是给这个叫洛天的人类少年开启某些巨大造化的钥匙。

    洛天收起了宝具,走了过来,望了一眼怀绛后却对海龙团的女子说道:“三头魂妖都被干掉了,出来吧。”

    女子犹豫了一下,保持着和洛天之间的距离慢慢从葬魂箱后面走了出来,开口道:“你不是他的仆从,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洛天笑道:“你的记性不错,我们的确不是主人和仆从的关系,之前的说法是为了免得引起你们的怀疑,我们是合作关系,来海洋深渊是为了修炼一种特殊秘法,为的是能参加海神大赛,太多的情况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这些话却没骗你。”

    女子看了一眼怀绛,后者冲她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为什么会被魂妖追杀,我记得一个月前你们还是四个人一起的,你的同伴呢?”洛天说道。

    听见同伴这两个字,女子的神色明显变的忧伤,轻声说道:“他们都死了。”

    这名女子叫吉邾,海龙团第十战斗组的成员之一,原本他们只是四人一组定期进入海洋深渊搜刮陪葬品,完成这个月的指标,但没想到临时接到了一个任务,说最近有一位中域很有名的祭祀去世,中域神殿为他举行了非常隆重的葬礼,然后将他送回南域安葬,听说这名祭祀的陪葬品价值连城,其中更有不少非常珍贵的宝物,所以如海龙团这样的很多专门搜刮陪葬品的船队都盯上了这笔大单子,海龙团派出了不少人手进入南域搜索。

    吉邾所在的战斗组有几十号人,他们四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就一起行动,偶尔遇到落单的魂妖都会干掉,没想到魂妖一反常态,竟然开始联手攻击海龙团的人,而且开始有预谋的设下伏击,吉邾他们就遭到了魂妖多次攻击,四个人接二连三地受伤死亡,最后只剩下了她一人逃了出来,却被三头魂妖追杀,如果没有遇到洛天他们,她今天也活不成了。

    “你是说中域有一位重量级的祭祀死了?我想想哦。”怀绛低着头思索起来,吉邾又捏碎了一枚气石,保证周围的呼吸和说话通顺。

    “不会是亥老吧?”怀绛问。

    吉邾说道:“不知道,但听说是一位出生在南域的祭祀,年龄很大了,由于神性很强而且很受海神瞩目,所以被调往中域神殿任职,在中域的地位很高,可以直接向两位神使大人汇报,据说是仅次于中域大祭司的十二位重要祭祀之一。”

    “那应该就是亥老了,今年早些时候我就听说了亥老的身体出现问题,为此中域大祭司还和南域大祭司见过一面,似乎是想施展什么神术来延长亥老的寿命,但如今看来神术失败了。”

    洛天在旁边听的云里雾里,此时插嘴问道:“那位亥老是谁,还有祭祀死后也会葬入海洋深渊的吗?”

    怀绛点头道:“是的,除了五位大祭司死后的遗体送入海神宫殿之外,其他祭祀和海神一族一样,死后也会葬入葬魂箱,然后沉入海洋深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