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三百九十六章,棋圣反水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大陆棋圣,大陆三大宗师,棋盘之上的王者。

    或许这是大陆上唯一不走修炼之路也能得到尊敬和认可的路了,五岁学棋,十岁便在小国之内有了少年棋圣的名声,十五岁那年便已在大陆上名声鹊起成为了有名的高手,二十岁时候成为大陆上公认的大师之一,四十岁那年被封大陆棋圣。

    可以说这位棋圣这一路走来也不容易,成为大陆棋圣后的确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外人的尊敬,然而即便如此在修士门派面前还是一样无能,他全家被大元天成府所抓,为的就是逼他替鹿天泽对弈棋局,其实严格来说他的棋艺应该是三位大陆棋圣中最好的,因为他年轻,对弈是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时间一长如果身体不好或者比较体弱就会分散注意力,无法集中注意力自然下的棋也会落败。

    在三位棋圣之中,他最年轻,棋力上也最强,之前和真佛之影对决之所以落败一方面是太紧张了,二方面是真佛之影的突然变招打了个一个措手不及,在棋盘之上只要一步错就可能满盘皆输,这一次他有了准备,心理压力没那么大的情况下,在第二阶段更是超常发挥,这一次真正的胜利曙光笼罩在了洛天他们这边。

    “我们快赢了,能赢的,加油啊。”洛天回头说道,虽然他已经在斗法之中渐渐吃不消了,真佛之影施放出的法术不仅变化多端而且还在逐渐提高法术的强度,他知道自己支撑不下去是迟早的事,但只要拖延到对弈胜利那即便受了伤又如何。

    鹿天泽和苍古道人等一众大佬也紧张起来,都是懂棋的行家怎么能看不出来,洛天这一局还真有可能获胜。

    “如果我不下错的话,一旦进入计目阶段,我应该可以胜过对方半目。”大陆棋圣兴奋地说道。

    真佛之影也发现了不对劲之处立即低喝一声,一面三佛之术使出,棋盘强度陡然增强,正面的攻势铺天盖地般袭来,之前苍古道人就是在这样的攻势下败下阵来,然而大陆棋圣却并不是苍古道人,苍古道人是利用观世之眼才逼出了真佛之影的一面三佛,他本身的棋力没那么强,所以在一面三佛之下挡不住正面的攻势而迅速败下阵来。

    可大陆棋圣却并非如此,他是大陆上最会下棋的人,代表的是人间最高的棋艺水平,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棋界的苍古道人,如果他这一次还败了就说明人间再无一人在棋艺上能超越真佛。

    “不行,正面攻势太猛烈了,我的优势快没了,现在连防守都很困难……”大陆棋圣开始抵挡不住攻势而发慌,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话,眼神里那种慌张之色又浮现出来。

    就在这一刻,一直在抵挡汹涌佛力攻击的洛天突然回头喊道:“如果守不住那就进攻,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输了不可耻,赢了是我们的光荣,你是千年来大陆最会下棋的人,只有你能胜佛半子。”

    这句话一下子在大陆棋圣的脑海中炸开,千年第一人,他从小便不是修炼的胚子,同龄人小时候做梦当官或者成为修炼高手,唯有他整日看棋谱下棋,虽然他下棋很有天赋小小年纪就有了很高的造诣,但还是被人嘲笑,因为棋手在这个大陆上没有很高的地位,那些教他下棋的师父一个个都节衣缩食,有些为了糊口会专门去有钱人家教那些富家子弟下棋,也有一些比较清高孤傲的不愿低声下气地教人下棋甚至会活活饿死。

    他能走到今天这步不容易,即便他被尊为棋圣可还不是被修士轻而易举地抓了起来。

    作为一个棋手,一个真正的宗师必须是有脾气的,他的脾气被现实的残酷快磨平了,一把年纪的他只想保护好后代家人,因此他的棋风从最初的凶狠变成了现在的防守,也不知道是不是洛天的那句话点燃了他心中的一丝火气,在快要守不住真佛之影的攻势时他突然一改棋风,发动了和真佛之影的正面对抗,在角,在边,整个棋盘上打的硝烟弥漫。

    “你们修士天赋异禀又如何,实力超群又怎样,今日只有我能击败真佛,你说的对我定要胜佛半子。”一枚枚棋子落下,大片地厮杀让整个棋盘发了疯。

    洛天却笑了笑道:“老人家还是有脾气的啊。”

    正面拼杀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但如果精确计目后依然是大陆棋圣胜了半子,地面上鹿天泽露出了一丝阴冷的表情,如果让洛天和南宫華先破局成功,得到了真佛赐下的造化那也许南宫華的修为会更进一步,他虽然和月影会没有瓜葛,但他可是一直盘算着干掉洛天,甚至是吞并月影会然后让大元天成府能够成长为玄风门级别的超级门派,为此他也不能让南宫華得到造化。

    向前走了一步,他开口朝天空中喊道:“你的家人,性命可在我手上呢。”

    这句话准确地传入了大陆棋圣的耳朵里,他全身一颤,接着转头看向了下方,鹿天泽正用毒蛇一般的目光望着他。

    “别怕,我承诺过你,你家人的性命我们来救,我们月影会言出必行。”洛天见大陆棋圣有所动摇立刻发话,这种关键时刻怎么能让自己这边的主力出现状况。

    鹿天泽却打定了主意要破坏月影会的破局,拿出了一张灵符说道:“此符和你一家十六口人的命魂连在一起,只要我发力撕碎此符,你全家十六口人的命魂会在一炷香内消陨,我倒要看看月影会如何在一炷香内找到你的家人,如何能救的了他们,我的要求很简单,弃子投降,我可以放过你和你家人的性命。”

    南宫華一言不发地朝鹿天泽走了过去,就在鹿天泽说完这句话的刹那,南宫華身形一晃出现在了鹿天泽的面前,下一刻直接出手抢夺命符,但鹿天泽也是有备而来,就在南宫華出手的一刻他的手一掌拍向南宫華,一掌一抓刹那间交错,两个人的灵气互相碰撞将两位高手震开。

    “南宫華你敢对我动手?”鹿天泽喝道。

    “命符给我,你我之间没有恩怨,若不给,今日你我怕是要刀兵相见。”南宫華冰冷地开口,以老头子的脾气若是换成旁人他这话都不会说早就动手宰了,对方是鹿天泽,乃是和南宫華并列天下第三的高手,因此南宫華才会先礼后兵。

    “你真以为我怕你不成,想要命符来取便是,你要有本事的话可以将我的脑袋一起摘了,不过只怕你没这本事最后赔了自己的性命。”鹿天泽毫不示弱地喝道。

    大陆棋圣看着棋子,低着头一言不发也迟迟没有动作,他可以赢但赢的代价便是全家人的性命,他犹豫了准确来说那种才消退的恐惧和无力感又重新涌上心头,他为的是家人的安全,如果赢了棋局却没了家人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别害怕,我们月影会言出必行,我洛天绝不会食言,我说了会保你家人安全就不会失信。”洛天看出了大陆棋圣的动摇,他大声地喊着想要让大陆棋圣坚定信念,但似乎这位大陆的棋艺宗师已经做出了选择。

    “我……我……认输。”他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

    所有的佛力攻击顷刻间消散,棋盘上的光芒开始消退,地面上的南宫華用杀人般的目光看了鹿天泽一眼,洛天回过头想责怪大陆棋圣,可看见大陆棋圣跪在地上羞愧到流泪的模样,到了嘴边恶毒的话没再说出口。

    “我对不起你啊,可我不能让家里人有事,对不起啊……”他大声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