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四百六十四章,因祸得福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洛天有些僵硬,脑袋里突然想着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混乱大约在他的脑海中吃了几秒钟的时间,接着他内心的情绪突然平复下来,平复的不仅仅是刚刚那一刹那心中的五味杂陈,更是平复了他心里突如其来对美好爱情的幻想。

    有时候洛天甚至会将自己评价为有些冷酷,仿佛骨子里是个对感情没那么多感触的人,除了太大的精神冲击之外,他对很多事情的反应都不会像正常人那么激烈,尤其是爱情。

    然而,这只是他自己的评价,小辣椒曾这样说洛天,她称洛天是一个很会自我保护而不自知的人,当他发现有些事会伤到自己的时候,他会本能地将这些事挡在自己外面,然后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而这样的习惯其实洛天自己都没有察觉。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小辣椒也许真的说中了洛天。

    他在发现血樱也许会伤到自己的刹那让自己强行平复了下来,当他想在两个人关系中跨出一步,迈入恋人位置的时候,突然看见了眼前的一幕,其实没什么,只是年轻漂亮的姑娘和一个外形比洛天更英俊的翩翩美少年坐在一起而已,仅仅只是这样,但洛天似乎接收到了可能会伤到自己的信号,于是他毫不留情地将自己刚刚兴奋的情绪关上了,迈出去的那一步也退回了原位。

    “血樱。”洛天走过去轻声说道。

    血樱明显一怔,肩膀微微抖了抖,接着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身边的男子急忙伸手搀扶她,看见这一幕的洛天将自己正打算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

    转过身,血樱的脸上蒙着纱布,但却依然给了洛天一个大大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似乎没有洛天想看见的东西,仿佛两个人之间有某种距离感,有一种洛天说不上来的疏远,难道是因为两年半没见了吗,还是因为她身边终于有人陪伴了呢?

    “欢迎回来,我的眼睛快好了,到时候就能看见你了。”血樱笑着说道,洛天本以为阔别接近三年的时间,当两个人再见面的时候血樱会和自己一样激动,会给自己一个拥抱,然而只是微笑,只是朋友间的对话,洛天眼里藏着深深的失望,但他掩饰的很好,那扇情感的大门正在一点点关闭。

    “我带来了尸毒的解药,你不该瞒着我的,我相信你会痊愈,到时候一起去看烟火啊。”洛天同样笑着说道,虽然明知道血樱看不见,只是堂堂玄关境七层的高手此时却显得那么不自在,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和眼前的姑娘说话。

    “好啊,不过就怕我的毒没那么容易解……”血樱笑着说道,还是有距离的感觉,突然拉开了她和洛天之间的位置。

    却听见她身边的男子说道:“烟火吗,到时候我可以一起来看吗,血樱喜欢的应该是红色的烟火吧,在夜空中应该绽放的很漂亮。”

    洛天微微皱了皱眉头,他讨厌眼前这个男人,希望他在下一秒消失,但他没有发火这点气度他还是有的,笑了笑问:“这位是?”

    血樱正要介绍的时候,男子却忽然自己开口道:“我叫杜奚,怪医是我舅舅,我来他这里玩玩,没想到遇上了血樱姑娘,聊了聊挺投机的。”

    怪医的侄子,只怕这厮对血樱是有所企图的,至少洛天并不是看不懂此人望着血樱的眼神,血樱此刻笑道:“杜奚也是个医术很高明的大夫,而且修为也很不错,在大陆西边被称为天才,有机会你们也可以做朋友,然后互相请教,应该对洛天你的修为也有好处哦。”

    “是啊,我也久闻洛兄是大陆上非常有名的天才,今日一见果然非凡,相比之下我就相形见绌了太多,可能唯有样貌上能胜过洛兄一丝吧。”这最后一句话说的洛天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当着血樱的面洛天也不能发火。

    “那我不打扰二位赏鸟了,我身上还有伤,疗伤去了。”洛天说完便走,血樱听见洛天身上有伤明显有些紧张,刚想追上去却被一边的杜奚拉住了,杜奚在血樱耳朵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话,让血樱完全停下了脚步。

    洛天出了花园,坐在怪医准备的房间内,这心里倒是没有太生气,反而很平静,血樱身边有男孩出现也不足为奇,自己如果没有打定主意要做血樱的唯一,那也不该妨碍血樱身边的追求者,爱情有时候只是一瞬间的冲动,当冲动过后像洛天这样谨慎的人会退回原位,洛天在尸海鬼蜮的时候也会想,也许那些女孩不在自己身边是好事,比如南宫蝶也许就是因为和自己走的太近了,身上才会发生那么多不幸,如果她们距离自己远一点,是不是就能保护住自己呢,比如端木紫和自己的关系就刚刚好。

    血樱曾经那么靠近自己,结果却如此不幸,那她的余生如果一直和洛天在一起,是否会接连遭遇不幸呢?

    自己那么多仇家,将来有一天还要上三重天,甚至是去天外,难道就留下血樱一个人住在人间吗,这样对血樱公平吗?

    一系列的问题在洛天的脑海中冒出来,当幻想和现实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现实往往会战胜幻想,至少在洛天这个经历了江湖中大风大浪的人面前是如此,不能不负责任,他已经过了冲动不计后果的年纪,甚至于他觉得如果那个叫杜奚的男子是真心对血樱,那洛天可以退出竞争。

    一个男人如果生活漂泊,居无定所,仇家满世界,那他有资格谈爱情吗,在这个江湖中,如果有一天你的仇家杀上家门,你的妻子或许可以毫无惧色地去面对,可你呢,你能保护的了她吗,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你作为一个男人必须在乎她,也许这样的想法有些太大男子主义,可这便是洛天要面对的现实。

    一时冲动的快乐,也许会给血樱带来更多的苦难,那既然如此洛天愿意退出,至少余生这个为自己付出那么多的姑娘不会因为自己而受到牵连。

    怪医给南宫華做了检查后来找洛天,告知洛天,南宫華目前的情况非但没有事,反而可能会因为这些尸虫而得到好处。

    “我不明白您这话的意思?”洛天狐疑地问。

    “南宫華现在的状况是活死人状态,说白了就是脑子受损严重,意识受创过甚而无法醒来,尸虫分泌出的液体不仅可以帮助他活化肌肉还可以修复他脑部的伤势,脑部如果完全康复就能进一步影响到他的意识,所以看起来大元天成府拿他炼殭是一件坏事,实际上却间接帮了南宫華,可以加速南宫華的苏醒,反而是好事一件。”

    这大概是洛天今天听见唯一的好消息了,他立刻向怪医道谢,怪医摆了摆手道:“虽然是这么说,但他什么时候苏醒还是未知数,所以还要具体看情况,另外血樱的解毒药我已经在配了,配好后就会给她服用。”

    提到血樱,洛天便问道:“对了,今日我遇见您的侄子了。”

    “哦,杜奚那小子啊,呵呵,是不是又在缠着血樱啊,这小子可不是个好货色,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我回头去警告他一下,让他离血樱远一点,好姑娘不能被这小子给糟践了。”怪医立刻说道。

    洛天闻言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如果杜奚是个好男子,那洛天放手也就放了,可如果这厮是个花花公子,那洛天绝不可能将血樱交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