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四百六十六章,血樱的计划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等待解毒的日子,江湖上烽烟四起,大元天成府被灭让大陆上的门派人人自危,本来已经被打到奄奄一息的月影会忽然间拥有了一口咬死强敌的实力,这让那些曾经参加过联军或者在月影会落难时踩过一脚的门派组织从心里惶恐起来,玄风门每日登门的大小门派多达数十个,很多人都希望玄风门苍古道人本尊出面可以干掉洛天,然而苍古道人本尊却始终避而不见,对于洛天说出的挑战宣言也不做出任何回答。

    玄风门罕见的沉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苍古道人的两位化身都是被月影会干掉的,此时的沉默难不成是玄风门怕了洛天不成?

    而在怪医这里的情况同样不比外面的江湖平静,距离怪医完成解药配置完成的日子越来越近,洛天盘算着等血樱解毒后就去玄风门挑战苍古道人本尊,他既然承诺了要娶血樱为妻就一定要活着回来,等他成为人间最强之日便娶了血樱到时候血樱身为人间至强的妻子,在他踏足天外后在人间至少没几个人敢动,而如果他没能活着回来,那至少血樱还没嫁给他,将来还能寻个好人家。

    这几日血樱几乎天天陪着洛天,用南宫蝶的话来说,这俩人好的就快黏在一起了,倒是杜奚因为见追求血樱不成反而将目光盯上了南宫蝶,小辣椒可不比血樱,看杜奚不顺眼就直接骂,被骂了几次后杜奚老实了不少。

    “这几日我去镇上一次,有什么要帮你带的吗?要不然帮你带点胭脂水粉回来?”洛天站在庄园外问道。

    血樱调皮地笑着,摇头道:“不用,呵呵,你只要把自己安全带回来就好,还有不许去镇子上的花坊,你要是敢和过去一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洛天哈哈笑道:“有了你,我还会去看世间的庸脂俗粉吗,你等我回来。”

    望着洛天远去的身影,血樱回头走到怪医房间前说道:“先生,请您在今日为我解毒。”

    怪医出了房门也是一愣问道:“我的解药是配置的差不多了,但为何这么着急,不等洛天回来吗?”

    血樱摇头道:“不等了,今日就请您为我解毒,我去准备一下,妹妹,你能跟我来一下房间吗?”

    南宫蝶狐疑地跟着血樱进了房间,南宫蝶刚要开口问,血樱却先说道:“妹妹,你们月影会可有外人不知道,能够藏身的地方,时间不多只需要藏身一两年的时间。”

    南宫蝶是越听越不对劲,急忙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血樱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妹妹,如果我解毒失败,可能需要去你那里躲起来,一直躲到我死为止。”

    南宫蝶更加疑惑了追问道:“姐姐,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躲起来,你解毒就算失败了,我和洛天一起想办法帮你再找办法解毒,天下天材地宝那么多,总有办法解开你身体内的尸毒,我相信洛天是真心对你的,他不会因为你中毒了而抛下你,我也相信他会想尽天下所有的方法救你。”

    血樱笑着摇头道:“可如果最后我还是死了呢,他是不是会很伤心,也许因为我的死会耽误他的一生,我希望如果我解毒失败后就从他的生活中消失,然后过几年他会忘记我的存在,那样的话他还能拥有幸福,而不会因为我死了而抱憾终身甚至一生都不去喜欢和爱别人,我希望他过的幸福而不是因为我变的不幸。”

    南宫蝶冰雪聪明,仿佛已经从血樱的话中听出了什么,走过去抓住血樱的手问道:“姐姐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瞒着我,若不然我也不会帮你。”

    “你要先答应无论我做什么你都站在我这边,你得答应我,无论如何都支持我,都会按照我说的做。”血樱说道。

    南宫蝶犹豫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血樱这才开口道:“我想过了,如果我解毒成功,那就嫁给洛天,我不会拖他的后腿,也会努力修炼跟上他的脚步,可如果有一天他有了去传说中天外的实力,而我还能力不足的话我也不会留他,我会留在人间做一个好妻子等他回来,可如果我解毒失败,那我准备设计一个局让洛天对我死心,然后你将我藏起来,从此以后我们不再相见。”

    南宫蝶看着血樱严肃认真的脸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想出这些的?”

    “已经计划了一段时间,只是一直不敢告诉你,因为不知道解毒的结果所以我也一直没想好是否要这么做,但洛天去镇上的这几日恐怕是我最后的机会,妹妹,我需要你帮我,我不能让他因为我而浪费了一生青春。”

    南宫蝶想到第一次遇见血樱的时候,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血樱那句:“我如果爱一个人,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他而且不求回报。”

    “姐姐,这对你太不公平了,何必呢,你为他做了那么多这是他欠你的,他就该记住你一辈子,他就该用他的一生青春赔给你,他就该爱你而一生不娶,你太苦了,姐姐。”南宫蝶紧紧攥着血樱的手,心疼的眼圈都红了。

    血樱笑着摇头说道:“这世上没有谁欠谁的,我喜欢他所以我对他好,从我喜欢上他的一刻我就注定输了,但我输的心甘情愿,没什么比人生中能遇见一个爱人更幸福的了,妹妹,你应该懂我的,我生来就是这个性格,呵呵……”

    说到这里的血樱笑了起来,南宫蝶却心疼的抓着血樱的手。

    “再说解毒也未必会失败,不是有接近六成的机会吗?没事的,我只是找你来安排一下万一会出现的最坏情况。”

    “他能遇见你,是他一生的福气。”

    傍晚,血樱在瞒着洛天的情况下接受了解毒治疗,而此时的洛天刚刚到镇子上,准备办事,一方面是要收集江湖上的情报为之后挑战苍古道人做准备,另一方面是准备采购一些结婚时候用的东西,主要是他想找间好一些的金铺打一对龙凤镯送给他将来的新娘。

    酒馆内,打听完消息的洛天刚要走,却被一个人叫住了,一个黑袍神秘人坐在了洛天对面,洛天定睛一看才发现此人居然是官翁之。

    “前辈,您找我?”洛天问道。

    “找你可费了我不少工夫,听说你要挑战苍古?”官翁之问道。

    洛天笑道:“大概整个江湖都知道了,没错,我要挑战苍古,战胜他后登上人间之巅。”

    “你对苍古了解的太少了,你真以为你这点手段就能对付的了他,他和鹿天泽之流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若真想胜他还需要更多手段,还要了解关于他的更多情报。”官翁之对洛天的盲目有些嗤之以鼻。

    “呵呵,这么看来您是给我送情报来了?”洛天笑着问。

    “等你在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后回云山国四海武阁找我,到时候我们再谈,记住,在你找我之前千万不要去挑战苍古否则你必死无疑,另外,此物你拿着,这段时间你有空可以看看此物,若是能参详出其中的玄机对你大有好处,你一定要来四海武阁找我。”官翁之说完便走,留下了一张纸给洛天,打开后纸上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看起来虽然神秘但洛天一眼没看出有什么玄机,便将此物放入了芥子戒指中。

    金铺定做镯子等了几日,取了镯子后的洛天立即马不停蹄地返程,等到了庄园前却看见庄园内外张灯结彩,门口挂着大大的红色灯笼,大门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字。

    洛天好奇地上前问门卫:“谁要办喜事啊?”

    门卫一怔,看见是洛天后有些胆怯的模样,没敢说什么,洛天觉得有异便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喝道:“干什么遮遮掩掩的,说!”

    门卫吓的双腿打颤这才说道:“是……是血樱小姐和杜奚公子大婚。”

    刹那间,洛天如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