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二百三十章,天妖山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天妖山,星辰教,这两个名字代表的并非地名,而是强大的组织,滔天的权力和在三重天内的霸主地位。

    连着行了多日,几乎横跨了整个南方部族,才到达天妖山,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天妖山位于妖族四大部族的中央,四大部族就像是守卫在天妖山四面的强大壁垒,天妖山日月宫矗立在中央,高高在上统领全局。

    对于天妖山的传闻很多,但真正去过天妖山的人实际上非常少,因为天妖山和星辰教总部是为数不多禁止外来人员探访的地方,天妖山不是开放的口岸,也不是发达的城市,它是权力的象徵,是力量的代表,所有到达天妖山的外来者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核,以确保天妖山绝对的安全,即便是计蒙这样在天妖山有职务的妖将,到了此地也一样要经过检查。

    荒兽和魂心降落在了天妖山的驿站,还没落地便见天妖山的守卫飞了过来,洛天坐在龙背上朝下看去,只能看见巨大的云雾却看不见地面,整个天妖山所在的大型破碎大陆都被布置了天象结界,因此在天妖山内朝空中看去,所见的场景就和在人间相似,同时外围保护天妖山的结界就有多重,而守卫的数量更是惊人,且都是经验老道实力高强的精锐妖族战士。

    洛天拍了拍魂心的背示意魂心安静下来,接着向前看去,守卫们正依次检查计蒙的人马,检查的很仔细,身边的冠骷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们每一次都要检查,即便是熟悉面孔也这样,浪费时间。”

    第一轮检查完毕后,守卫队的队长公事公办地开始询问计蒙来访天妖山的目的,在折腾了好一会儿后才算放行,穿过多层防御结界之后,经过层层云雾,洛天终于看见了下方的天妖山。

    有人曾经这样形容过天妖山,你以为自己将看见一个绝世美女,结果看见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不免失望,但当你身处其中你才发现这个平凡女孩的魅力不在于外表的美丽,而在于其无法言明的气质。

    这句话说给很多人听都会付之一笑,因为江湖从来都是看脸的时代,长的好看的男人被称为丰神如玉,长的漂亮的女子被称为沉鱼落雁,而气质好的往往只会被说上一句,挺有范儿的,仅此而已,洞天福地也是如此,金碧辉煌的地方似乎总会比那些平平无奇的地方要出名的多,但天妖山是个例外。

    这座大型破碎大陆被日月宫之主打造成了完全的原始森林模样,简单来说十万年前这里什么样,十万年后这里还是什么样,除了中央巨大高山上的日月宫外,所有的地方都被植物树木覆盖,妖族将自己的家建造在森林里,从高处看你所能看见的只有树木,而进入了森林你才会发现到处都是妖族的房屋,这里没有坊市,能看见的却是一座座兵营堡垒,哨塔箭楼以及控制无处不在法阵的机关中枢。

    据说这里的每一棵大树都是树精,这里的每一条游鱼都是精怪所化,为了维持这里纯天然的生态格局,每年花的钱都是天文数字。

    而在森林中央的高山之巅,建造了巨大的宫殿,那座宫殿便是日月宫。

    “说实话,要是没有中间那座高山,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日月宫之主。”天童子指着远处的高山说道。

    一旁的冠骷却摇了摇头道:“高山?呵呵,那是一棵远古扶桑木。”

    此话一出,洛天也吃了一惊,指着那座直插云霄,高度至少上千米甚至可能更高的大山说:“那是扶桑木,你的意思是,那是一棵树?”

    “是啊,不过不是活的已经枯死了,因此外表已经角质化,看起来就和岩石一样,所以很多人和你们一样来到这里还以为看见了高山,传说中扶桑木乃是神木,据说是曾经太阳金乌居住的地方,我听很多老妖说在六重天上依然有太阳金乌的存在,它们是伟大的远古妖兽,也是传说中妖帝的宠物,而我们眼前这棵扶桑木是宫主从天外带回来的,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但神力和灵性还在,所以将宫殿建造在了它的顶端,为了建造宫殿和竖起扶桑木,当时可花了不少功夫,前后用了数十年时间才完成。”冠骷介绍道。

    神木为基座,宫殿建造在枯萎的神木之上,日月宫之主当真非常霸气。

    魂心被留在了驿站,洛天他们坐在守卫专用的荒兽背上朝森林里走去,一进入森林就进入了潮湿闷热的环境,妖族穿着很少,甚至有一些只穿了兜裆裤,各种妖族都有,但大多非常强大,洛天一眼看去守卫之中最弱的也有地丹境的修为,而队长级别的都是玄关境的高手。

    这还只是负责在森林里守卫的其中一支队伍,真正的强者都在天妖山的扶桑木上,亦或者是像计蒙老妖那样被派出去管理一方地盘。

    “北方部族的老大,包括其他各方面的大佬来这里也和我们一样,天妖山禁飞,进来也不允许骑乘自己的坐骑,所以都要和我们一样坐这种荒兽穿过森林,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在天妖山绝对安全。”冠骷笑着说道,他作为计蒙宠爱的子嗣肯定也不是第一次来天妖山了,所以可以在洛天他们面前侃侃而谈。

    “听说历史上星辰教曾经攻打过天妖山是吗?”午飞问道。

    冠骷笑了笑说:“是啊,这段历史我也知道,不过星辰教那边的历史和我们这边的记载不同,星辰教记载的历史中称天妖山多次进犯星辰教的地盘,星辰教为了自保发动反击,结果旗开得胜,之后星辰教高手不断攻城拔寨,最终一路打到了天妖山,在天妖山外和妖族握手言和才返回了人类那边,但在我们妖族这里的记载却是另一回事,我们妖族记载当时日月宫之主刚刚降临,还在建造扶桑木上的宫殿,虽然她已经成为三重天妖族之主但星辰教那边却并不知晓,便派出一支所谓的精英部队攻打天妖山,想趁天妖山更换主人之际捞到好处,结果被我们的宫主以一掌之力打退,所谓精英全灭,从此以后星辰教再也没出现在天妖山外。”

    历史的真相从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洛天倒是更倾向于妖族这边的说法,因为现如今星辰教在三重天就被天妖山压的抬不起头来。

    穿过一片森林后进入了传送法阵,等从另一端的传送法阵走出来的时候,洛天已经站在了巨大的扶桑木下,从近处观看这座巨大的扶桑木,更加让人惊叹,天下间还有这么巨大的树木,一旁的冠骷笑道:“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是你们这个表情,不过这可不是完整的扶桑木,据说只是宫主截取的一段扶桑木,真正的扶桑木高逾万丈,连通天地,即便以宫主的修为也不可能将完整的扶桑木带到三重天来。”

    “我们怎么上去?”洛天问道,既然这里禁飞,那他猜测应该是利用类似传送法阵或者升降台的东西。

    “那边有升降台。”冠骷指着前方说道,而此时带头的计蒙老妖已经站在了升降台旁边,他身边的手下抬着一口精致的原木担架,担架上躺着的便是还处于昏迷状态的蛊血妖王,他看起来非常照顾和担心蛊血妖王,当然这不过是做给日月宫之主看的表面功夫。

    上了升降台,计蒙老妖凑过来低声道:“洛公子,咱们之间的事,您可别出差错了。”

    他说的很含糊,其实是在提醒洛天不要说漏嘴害了他,洛天笑着点头道:“放心吧。”

    升降台缓缓升到顶端,一个魁武的妖将带着一群气势强大的妖族站在升降台外,他穿着一身黑甲,散发出不弱于计蒙的修为,对计蒙老妖微微一点头后说道:“计蒙妖将,你的奏章宫主已经看过了,命我前来带路,但只有你和叫洛天的人类被允许拜见宫主,其他人在此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