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五百二十七章,互不干预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这头邪魔误打误撞闯入了冥府,结果自然是遭到冥府众亡魂的围追堵截,并且已经被抓住了一次,结果当时看守的正好是止言,止言因为疏忽被邪魔逃了出去,邪魔虽然在逃亡过程中受了伤,却借着一支从冥府出发走这条线路的亡魂商队逃入了这个洞府世界内,为了弥补这个过失止言必须拼命将它抓回去,否则以后它在冥府内务部的日子可没那么好过。

    洛天虽然不知道这一层,但说的话其实已经切中了止言心里的要害,它想了想后说道:“好,你把它交给我,我放你们走,咱们就当没见过。”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可别反悔。”洛天说道。

    “我犯不着和你们计较,只要抓住了邪魔,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止言说的倒是挺爽快,洛天听后笑了笑,伽罗之门微微放光,神器形成的结界将邪魔包裹了起来,接着将其往止言的方向拖拽。

    到了近前,止言拿出了一个古怪的宝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陶罐上面有封条,打开后对准了邪魔,第二重结界锁定住了邪魔,洛天收起伽罗之门后,陶罐释放出的结界将邪魔锁住,随后便见邪魔的身体化作了一道黑绿色的气息卷入了陶罐之中,止言将封条盖了起来,陶罐内的邪魔剧烈挣扎了一会儿后动静渐渐变小了。

    “这法器倒是不错,居然连邪魔一族都可以封印。”洛天说道。

    “你们走吧。”止言倒是信守承诺,同意让洛天他们离开,天藏如蒙大赦连连向止言道谢,倭索则和狼群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止言将三头冥犬招了回来,它打量了一下洛天后说道:“你是个聪明人,但我劝你最好别进冥府,要不然只怕没命出来。”

    说完它带着三头冥犬转身远去,走的时候还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倭索,这两个人之间只怕是有什么渊源的。

    但不管如何一场危机总算是化解了,天藏是最开心的,本来看见自己的货物里昂着邪魔它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因为此事天藏对洛天越发殷勤,对洛天又是鞠躬又是道谢,洛天抽着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你不用谢我,以后在冥府我还等着你多帮帮我的忙。”

    没了阻碍,洛天它们一路朝着山顶进发,在天黑之时终于到了山顶上,天藏指着山顶上远处一座如同巨大石碑般的东西说道:“那就是结界的大门,以那扇大门为中心,整个结界是向外散开的并且将整个山顶都包围了起来,但我们亡魂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是这个结界上的一个薄弱点,从这个薄弱点可以穿过大门进入结界中,然后以我们亡魂的特殊体质便可无视这些结界直接进入洞府内部,在洞府内部所有的宝物都被血脉结界笼罩,穿过宝库后就可到达进入冥府的大门。”

    洛天微微点头朝四周的远方眺望,他还要等钟胥和乌日集合,但看样子他们还没赶到这里。

    “我们先在这里等等吧,我还有两个同伴没来。”洛天说道。

    并不让洛天担心的两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这一等就是好几天。

    “你的两个同伴什么时候来,这都等了好几天了,会不会出事了?”天藏问道。

    但洛天却始终没有出发去寻找,在听见天藏的问题后他笑了笑道:“我们三个人里或许我是最有可能出事的。”

    这话让天藏误解了好一段时间,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天藏都认为洛天可能是他们三个人里最弱的。

    不过终究还是等来了该来的人,等待的第三日下午,乌日出现在了雪山之巅,它在洛天之前进入洞府,然后直接被传颂到了洞府的另一个角落中,期间也遭遇了不少事情,也遭遇了另外一支冥犬的搜查,一开始双方自然是互相试探,照道理说如果冥犬还是活着的状态,看见乌日自然会让路甚至是臣服,毕竟妖族之中等级限制森严,可冥犬都是已经死了的亡魂,活着时候受到的森严等级在死了之后便不再限制这些冥犬。

    再连续和冥犬打了好几场,利用特殊妖法干掉了几头冥犬之后,乌日才到达了山顶。

    接下去便只剩下钟胥了,再过了两日,一个裹着厚重兽皮,步履微微有些蹒跚的人出现在了雪山之巅,正是终于赶到此地的钟胥。

    三人重聚,本以为钟胥最后到达此地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头,毕竟三人之中他的修为是最弱的,可钟胥却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就是脚力不行,雪地比较难走,我一路上没遇到什么事儿,就是一个人走路挺寂寞的,对了,我还在路上发现了一具死尸,看起来应该是过去在这座洞府中死掉的修士留下的遗物,其中有几样看上去好像还不错,你看这把剑,就掉在雪地上少说几百年了都没腐朽应该是个宝具吧,还有这身盔甲,寒光闪闪肯定也是宝贝……”

    洛天无奈地摇摇头,他和乌日虽然都是有惊无险地来到了雪山山顶,但好歹也是遇到了麻烦的,再说这洞府外层看样子已经被孔雀一族搜刮干净了,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钟胥还能捡到宝贝,这种概率之小或许也只有钟胥这样的幸运儿才能遇上。

    但不管如何,三个人终于聚在了一起,接下去便是通过大门进入结界,然后想办法通过结界到达凤羽妖王的洞府内层,最终洛天将进入冥府,在天藏的帮助下寻找自己双亲和大哥的亡魂,去见他们也不是为了什么特殊的理由,或许只是为了和他们好好说一声再见。

    巨大的石门,覆盖在冰雪之下,洛天以火焰将石门上的积雪融化后才看清了它真正的模样,古老的妖族文字刻在石门的表面,洛天能读懂一些但想要知道全部意思还得问一旁的乌日。

    “凤凰的尾巴扫过天空,太阳便有了温度,当太阳的火焰坠落山谷,冰冷的凤凰将获得重生……呵呵,这一族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自大。”乌日说道。

    “怎么?在九重天这一族很骄傲吗?”一旁的钟胥问道。

    “三大神兽种族都是一个德行,龙族的势力是三大种族里最大的,所以做事经常不听指挥,三百年前被母后给灭了一支最不听话的部族后才算是乖了一些,凤凰一族最为骄傲,当然数量也是最少的,纯血的凤和凰都很少见了,一群亚种天天自诩纯血种族简直可笑,即便是最低调的麒麟一族也没什么好炫耀的,成天自称祥瑞之兽,也不去人间普度众生,就在九重天到处抛头露面,九重天都是大能谁需要它们带来祥瑞啊?”

    这一连串的话让洛天和钟胥都目瞪口呆,三大神兽种族在乌日的口中被喷的一文不值,旁边听热闹的天藏问了一句:“洛公子,这位说话的兄弟什么来头啊?”

    “哦,也不算什么大人物,它娘亲是至尊妖后。”洛天云淡风轻地说道。

    天藏以及旁边听到这句话的倭索都是一愣,几秒钟后天藏还傻乎乎地问道:“至尊妖后?六重天有这号人物吗,我只听说过九重天有一位超级至尊叫至尊妖后……不会吧,它是至尊妖后的儿子,那就是九重天妖族的皇子!”

    洛天笑着点了点头,自顾自走到了石门前,留下天藏和倭索这俩货盯着乌日,如同看见了怪物一般。

    拿出日月宫之主给的钥匙,洛天看向了石门正中间的凹槽,那便是打开石门的“钥匙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