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五百八十一章,暗流涌动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鹿野之在两人的攻击下没几招就露了怯,这家伙别看有化神境的修为实际上没有化神境的法术和手段,沽名这厮这些年对门下弟子其实都防了一手,只传功法不传法术,所以即便是鹿野之即便有化神境的修为但手段却停留在化虚境,一些非常精深的法术他压根就不会。

    平时对付一些小辈未必有事,可一旦对付同级别的高手,就高下立判,这也是为什么鹿野之不敢和两位杀手交锋的原因,这厮手上的底牌实在是太少了。

    过了十几招后,鹿野之已经渐渐支撑不住,且战且退被逼的距离传送通道越来越远,他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必会死在这里,情急之下他急忙对两个杀手说道:“二位且慢,是不是我真的答应帮你们去偷古王之心,你们就放过我?”

    高个子杀手停下手回头看了一眼矮个子的黑袍杀手,矮个子的黑袍杀手用那只古怪的眼睛盯着鹿野之看了看后说道:“他没有说谎。”

    高个子杀手点点头,走到鹿野之近前,鹿野之做出了防御的态势生怕对方会乱来,接着便看见对方拿出了一份契约摊开放在了鹿野之面前,鹿野之低头看去,登时大惊喊道:“你们想让我将灵魂卖给你们,这不可能,这样一来我的命岂不是就完全攥在你们晓月山庄手上了,我如同成了你们晓月山庄的奴隶。”

    此时此刻高个子杀手拿出来的契约是一份要鹿野之将灵魂卖给他们的契约,如同奴隶市场里使用的卖身契,鹿野之自然是不愿意的,但高个子杀手的短刀在其面前晃了几下,即便不开口这其中的意思也就明白了,他犹豫着割开了自己的手指,看着血液从指间流出来,他犹豫起来,这时候矮个子的杀手走了过来低声道:“我家主人有句话让我告诉你,他说你一定会犹豫,而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他说你即便没有卖身给沽名,但你实际上也是他的奴隶,你离不开他而他却给不了你任何好处,你修炼数百年不过空有修为而已,但你签下契约成为我们晓月山庄的奴隶之后,你得到的将是在沽名门下得到的数十倍,即便你是奴隶,但也可以成为有地位的的奴隶。”

    有些话你不说,别人即便知道也未必明白,而有些话点穿之后,明白了也就彻底想通了。

    鹿野之在听完这番话后迅速将手指按在了契约上,契约立即达成,鹿野之的一部分灵魂分离了出去包裹在了契约中被高个杀手收入芥子戒指内。

    “主人说了,他给你十天时间,十天之后你要将古王之心交给我们,地点在盘天神锁。”高个子杀手说完之后转身走了,鹿野之背后是渐渐升起来的太阳,几个小妖摇摇晃晃地来开启法阵,它们喝了一夜的酒此刻还不完全清醒。

    鬼纹教总部,洛天正在筹划和晓月山庄合作的事情,他还不知道晓月山庄在暗中做的手脚,在答应了和晓月山庄合作的事情之后,看起来要绊倒沽名这样一个连门派都没有,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靠山的老家伙并不难,但洛天还是让人查了查他的底细,这一查,顿时知道了这厮为什么能在长老会做那么长时间的头目,甚至连晓月山庄和幻海门两大门派都在明面上做了许多时间的长老会成员,要知道从明面上来说沽名是长老会的头目,也就是说他在长老会的职位比他们两大门派都要高。

    晓月山庄低调惯了也就算了,但幻海门可是高调的很,怎么可能会那么长时间屈居人下。

    根据调查来的情报,沽名不仅是老怪,而且这些年来,他在六重天做了不少事,冥府老妖供出来的只不过是一部分,他从长老会外围的小人物,一直到长老会头目,这其中杀了多少人根本就统计不出来,但上一代长老会头目一定是死在他的手里。

    同时,晓月山庄那边也给了一份情报,意思是这厮不仅在六重天培植了一些势力,在九重天还有靠山,幻海门之所以没动他也是因为知道了他在九重天是有关系的,而他在九重天的这层关系是一个叫做无极真人的九重天强者,而且在此人背后则是九重天外的某位强者,换句话说,冥府老妖给的情报也没有错,沽名的背后的确有九重天外的势力撑腰。

    再者便是他所修炼的九幽转生之道,这种道想依靠自己领悟出来是不可能的,属于特别特殊的道,需要从头开始修炼某种特殊的功法,在达到化虚境后才能领悟出九幽转生之道,而他是从哪里得到这种功法,谁教他修炼这种道的到目前还是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能传授给他这种道的绝对是强者,而九幽转生之道究竟有多厉害到目前为止也没人知道,因为沽名已经很多年没有亲自动手了。

    作为长老会的头目,一个低调而且像是墙头草一般的人物,他在近百年的时间里居然没有和人交过手,在这江湖中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此近百年的时间,没人知道他的实力有多强,更没人知道九幽转生之道在他手里能施展出怎样可怕的法术。

    而在其背后,还有一大片受过他恩惠,或者是被他抓住把柄的手下,这些人都会在他受难的时候出来站在他身边。

    所以,有时候如同幻海门这样嚣张的大门派固然可怕,但那些躲藏在暗中,缓慢培养自己的力量并且渐渐变成怪物的家伙才更加可怕。

    在和顾伊力约定之后三天,晓月山庄第二封密信送到了洛天的面前,而这一次是更进一步的洽谈,晓月山庄的庄主要和洛天见上一面,两位准备颠覆六重天格局的大佬准备私下见面。

    而在另一边,沽名也在布置自己的后手,他派的密使在三天前到达幻海门拜见了幻海门门主纪凡,而这一次拜会表面上是关于长老会一些公事的询问,实际上却是想请纪凡和沽名私下见面,纪凡起先是不答应的,结果在看过沽名给他的亲笔信后却突然转变了态度。

    幻海门一处秘境中,纪凡单独前来,一进入秘境便看见了等待着的沽名,沽名穿着一件灰色的斗篷遮住了脸,看起来是不想被人发现真面貌。

    “沽名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纪凡问道,他对沽名没什么好感,一直以来都看不起沽名,若不是他知道沽名背后有九重天的一些势力撑腰,他早就想将沽名从头目的位置上拉下来了。

    沽名回过头冲纪凡抱拳笑了笑,随后开口道:“多谢你能前来,这一次密会是对你我都将有巨大的好处。”

    “有话直说有屁快放。”纪凡没好气地说道。

    “数日之后的品剑大会,我想请你参加,到时候我会安排比武,想请你在擂台上干掉洛天。”沽名笑着说道,只字未提剑魔的事情,似乎是故意隐瞒纪凡,他要为杀掉洛天做双重保险,落实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做法。

    纪凡皱了皱眉头道:“我看你是疯了吧,你不知道洛天背后是什么人吗,我要是干掉了他,九重天烛龙一族能放过我吗?”

    沽名并不动气反而笑了笑说道:“这一点我岂会想不到,九重天烛龙一族那边我有办法可以搞定。”

    正说话呢,从秘境的树荫下走出来一个人,而在此人现身之前,强如纪凡这样的高手居然都没能察觉到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