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六百三十章,我是来宣战的(2)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灰色烟雾似瀑布一般洒落而下,转眼间便充满了整个魔族的营地,那些正在狂化的魔族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洛天的能量包围,只是觉得头顶上为什么会出现一头巨大的古龙而觉得奇怪。

    几个会飞行的魔族振动翅膀或是施法到达空中,冲着魂心咆哮起来,同时魔族营地中锁着的黑龙此刻也不安分地冲着空中低吼。

    “来者何人?”此时有魔族冲着天空大喊起来,站在魂心龙头上的洛天冷漠地开口道:“我是洛天,此行只为宣战。”

    “宣战?此人便是洛天?”

    “洛天不就是鬼纹教的头目吗,难不成就是他?”

    魔族窃窃私语,魔帝使者也缓缓从黑色帐篷内走了出来,此刻营地内已经遍布灰色烟雾,但洛天还没发动攻击因此这些烟雾看起来就像是纯粹的雾气一般。

    魔帝使者走到了魂心下方抬头喊道:“你就是洛天啊,剑魔之死和你有关,你惹上了我们魔族,你和鬼纹教在劫难逃,之前那个叫罗璧的凡人应该已经告诉你下场了吧。”

    他提到了罗璧,这让洛天的杀意更浓了几分。

    魔帝使者感觉到了洛天的杀气冷冷一笑道:“看来你已经见到他的下场了,呵呵,魔帝大人也并非不通情理,会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在六重天江湖之人面前自尽,那今日的事情便算了。”

    “自尽?”洛天的声音越发冷了几分。

    “是的,血债血偿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你区区一个凡人,能用自己的命换剑魔的命也算是死得其所。”

    万物一旦变成魔族就仿佛一夜之间忘记了过去自己的样子,好似刹那间就变成了另一种存在,失去的不是记忆而是身为一个人类时候的感觉。

    “血债血偿,这句话说的好,今日我便是来这里讨还所谓的血债血偿的。”抬起手,所有的灰色烟雾在地面上迅速升起,接着所有灰色的烟雾都变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周围的魔族都觉得奇怪的时候,烟雾形成的人形怪物突然开始爆炸。

    第一声爆炸响起的时候,三个魔族被灰色烟雾炸成了粉碎,接着第二声爆炸随之而来,紧随其后的是越来越多爆炸声,整个魔族营地就像是被丢进了一串连续爆炸的炮仗,一时间爆炸声接连不断。

    当然,灰色烟雾爆炸的威力可比炮仗大了无数倍。

    洛天现在虽然修为没有变化,但体内的能量却多的无法估量,他对付这些营地内的魔族无异于抬脚碾死地上的虫子,整个魔族除了极少数的几位强者之外,像这些魔族在他面前根本连一招都挡不下来。

    魔帝使者立即冲回了营帐之中,拿出了一张古老卷轴,正是它用来释放暗雷对付晓月山庄和鬼纹教的法宝,一个巨大的暗雷被其召唤而来,但这颗暗雷却没能像过去那样绽放出强大的力量,在其升到半空中的一刹那被洛天一把抓住,然后直接将暗雷抓在了手心之中,当着魔帝使者的面将暗雷一把捏碎。

    破裂的乌色闪电迅速落在了地面上,洛天居高临下地看着魔帝使者,就像是他当初操控黑龙出现在晓月山庄和鬼纹教天空中的时候一样。

    魔族营地被洛天完全摧毁,地面上到处都是可怕的大坑,魔族的尸体散落的到处都是,那个之前被虐待的奴隶抱着脑袋生怕自己会死,结果在爆炸过后他慢慢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还活着。

    惊恐中转过头来,看见魔帝使者正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身上的黑色袍子已经被炸碎,露出了畸形的身体。

    魂心载着洛天落在地上,幸存的奴隶蜷缩起来盯着洛天,而洛天对他们视若无睹径直来到了魔帝使者的面前。

    他看着魔帝使者,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原来黑色袍子底下是这样一张可怜的脸。”洛天说道。

    “呵呵,你大可以尽情嘲笑我,但你别忘了,过几日当魔帝大人亲临之时,当魔族的三大祭司齐聚之日,便是你的死期。”

    “至少你看不见那一天了。”洛天拔出狂刀,连腰都没弯,狂刀直接刺进了这厮的身体中,魔族之血喷溅出来,狂刀吸收了其狂暴的魔魂之后微微散发亮光。

    见魔族全被杀光后,奴隶们疯狂地向外逃窜,但也有受了重伤没办法逃跑的,比如之前那个九死一生已经重伤的奴隶。

    洛天走到其面前,对方奄奄一息地抬头看着洛天说道:“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实力,那我就不会落到今日这步田地,但还是谢谢你杀光了它们。”

    “这便是命运,安息吧。”洛天轻声说道,蹲下来伸手将对方的眼睛轻轻合上。

    之前洛天动手的时候故意没有对奴隶们下手,只是干掉了魔族但此时放眼看去,此地依然有很多奴隶的尸体,都是被魔族玩乐所杀。

    明面上魔族似乎管理并不算混乱,从上到下其实都是一级压着一级,好像对六重天没有危害,但事实上,这些本来就心术不正或者心存邪念的家伙最终成为了魔族,那魔族能好到哪里去,像洛天这样介于魔道和变异之间的又有几个。

    或许三大魔族祭司和高高在上的魔帝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行为,那下面的魔族呢,这些本来就是为了为所欲为而修炼魔道的家伙怎么可能控制的住自己的行为?

    两天后,远处另一个魔族营地内,众多魔族正在传送法阵外围等候,今日便是魔帝以及三位魔族祭司降临的日子。

    魔族异常安静,这群平时聚在一起不是打架就是狂啸的怪物们现在却像是受过训练的士兵一般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传送法阵发出光芒,接着便看见三个人前后从法阵中走了出来,紫色宽大的长袍,头戴金色的宝冠,被称为魔族最伟大也最古老的三位祭司出现在了众魔族的面前。

    据说这三位祭司是如今整个魔族年纪最大最古老的存在,它们见证了魔族的兴起和衰落,其中两位在六重天最为出名,被称为红黑祭司,起这个名字便是因为它们头顶上的宝冠有着不同的颜色,一个为红一个为黑,而第三位祭司据说已经沉睡了千年,在近十年内被唤醒,所以在近百年的江湖中并没有此人的名号,但据说其实力还在红黑两位祭司之上。

    三位祭司几乎可以说是如今魔族最强大的存在,但当它们走出了传送法阵之后却也退到了两旁,弯下腰正在迎接某位尊贵至极的人物出现。

    暗金色的盔甲,高大挺拔的身材,面容像是尘封千年的寒冰雕刻而成,那张脸或许并不能称为脸应该称为面具。

    身后飘浮着一个巨大的十字形黑金色木箱,木箱上有着远古妖族的文字,从其文字的古老成都可以看出,这个木箱至少有万年历史。

    “恭迎魔帝降临。”桀骜不驯的魔族齐声大喊。

    魔帝目光直直地看向前方,伴随着它的将领,远处天空中乌云密布而来,恐怖的狂风肆虐过每一个魔族的面庞。

    六重天至强的存在,无论是一盘散沙的妖族还是软弱无能的人类长老会都被压在这一个人的脚下,甚至不夸张的说,它代表的就是整个六重天。

    两百年前魔帝到达化神境八层,如今传说它的修为已经到达渡劫的关卡,已经有不止一个人认为它会是下一位无殇,甚至是超越无殇的存在。

    “大人,已经备好坐骑,但左使者那边……”另一位魔帝使者凑上前来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