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七百九十章,万年遗祸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这种永生之法应该是初代古神们最大的秘密了,地母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以此赢得了雾喾一族的信任,接着便在雾喾一族内开始一步步竖立自己的地位,一步步将自己抬上了被整个雾喾一族膜拜的高位上。

    其中用了多少手段做了多少事情洛天不想知道也猜不出来,但结果便是洛天在金叶子的幻境中看见的那一幕幕。

    她成了雾喾一族膜拜的神明,但看如今的结果,雾喾一族只有这个怪人活了下来,联想到这种换血重塑金身的法子要求严格而且实施困难,恐怕最后成功活下来的就只有眼前这个怪人吧。

    “最后只有你成功了吧?”洛天问道。

    “我并非初代古神所以并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加上我大限将至之际为了能活下去而故意废了自己的部分修为,将自己的实力从劫道境七层接近八层强行压制到了劫道境六层,这样我换血重塑金身的条件才勉强达到,我也才能活了下来。”

    怪人没说具体是什么条件,但洛天看整个雾喾族到如今就只剩下了它一个,可想而知这个所谓的条件只怕充斥着血腥和黑暗。

    “我们雾喾一族当年结仇实在是太多了,虽然有地母大人的帮助,也得到了许多旧时代的法术帮助,可我们还是没能支撑太久,地盘被抢族人遭到屠杀,最终我们三位头领带着剩下的族人退守到了这最后的秘境之中,数万年来族人中的弱者不断自我奉献而让我们三位头领活下去,可到了如今真正活下来的人也只剩下了我一个,大约三十多年前,地母大人突然离开,出去了大约一年多时间之后以残魂的状态返回了此地,自那以后我便开始筹划地母大人的换血和再塑金身之事,我将两张秘境的地图送出秘境,这三十多年来不断吸引外来者到秘境探索,但始终没有人来过,直到这一次……”

    原来这个被混鹍和鱼沆盯着的“聚宝盆”实际上是人家挖的一个陷阱就等着你往里面跳呢。

    “那为什么你有这份修为不出去直接抓人呢?”洛天问道。

    “数万年过去了,烛龙一族这个害的我族跌落神坛的族群越来越强大,而我们族群却只剩下我这么一个残破之躯,如果我踏出秘境一旦引来了烛龙一族的话,谁来保护地母大人,万一地母大人出了事,那我族复活振兴的大计就全完了,所以我不能离开秘境。”

    这个解释让洛天心里好笑,这老怪物将最后的希望全压在了一个在洛天看来不负责任自私自利的古神身上,还指望着能复活族群再造辉煌,这老怪物也是个不开窍而且迂腐之极的老家伙。

    当然转念一想,只怕数万年过去,事已至此这老家伙早就醒了,但就算醒了恐怕也不愿意去承认自己和整个族群当年错信了地母后土。

    对它来说,现在一旦承认了自己的过去错误,那只怕会后悔死,倒不如一直错下去至少内心好过一些。

    “所以她想换血然后重塑金身,不仅需要我的血还需要妖族的血,那金身又如何重塑呢?”洛天问道。

    “这和你没关系,你刚刚问的我已经回答了,如果你再废话我也不会再吐露一个字。”怪人突然恶狠狠地冲洛天说道,似乎是觉得自己之前失言太多了。

    洛天也不再多问什么,这个怪人也是个可怜人,整个雾喾一族都是被地母利用的棋子,而自己这个“亲生儿子”也是她的工具罢了,在内心中洛天对自己这位生母的好感度又下降了不少。

    转过头来,洛天看了看手上的地图,那两个绑定在一起的光点距离他们还比较远,洛天心里猜测这个被灰砝抓住的人是谁,首先他第一个排除的便是钟胥,虽然钟胥的修为是自己带来的这一行人中最弱的,可钟胥的强运不是吹的。

    再看了看地图上所有黯淡的光点,他带来的这群人,其中大虫和小霜的修为算是差不多,钟胥的修为低一些,最高的反而是獐目,所以从这几个光点发光的程度便可大致判断出这个被抓住的人是谁。

    “不是大虫就是小霜……”洛天暗道。

    “停下。”怪人忽然伸手制止了洛天前进的步伐,接着洛天看了看地图,在他们前方没有光点,可为什么怪人停下脚步了呢?

    这时候前方的道路突然扭动起来,如同幻象一般改变,与此同时洛天发现自己手上的地图也跟着改变了起来,原先的线路变化成了另一条,同时原本距离洛天比较遥远的三个光点突然出现在了洛天的前方,这三个光点是在一起的,而且从亮度来看这三个光点应该代表的是那三个远古巫族族长之魂。

    “这地图和地形怎么都变了?”洛天问道。

    “这是当初我族另一个头目制造这座秘境时候施加的一个法术,一开始是根据我们几个头目的心意改变秘境内的道路,防止有外敌打进来后摸清路线,但后来因为时间太漫长了,这些施加的法术开始出现错乱的情况,当初凭借我们心意改变道路的方法已经失控,经常会遇到秘境之中的道路自己变化,所以我炼制的地图也加上了这个功能,会根据秘境内的道路情况适时调整。”

    怪人刚说完在幽光照耀下,三个远古巫族的族长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照例洛天退到后方,还没恢复实力的情况下战斗的事儿还是交给怪人来对付。

    退到后面的洛天心中盘算起来,按照之前吞噬两个妖族的魂魄便能恢复五成实力的速度来计算,或许只要自己吞噬了眼前这三个远古巫族族长的魂魄就能够将自己的修为完全恢复,到时候也就不用再跟着这家伙了。

    修为恢复,也弄清楚了地母的目的,洛天的计划也就算成功了。

    三个远古巫族族长之魂并没有恢复灵智,风暴发难之前灰砝老妖来不及将它们镇压回收,风暴袭来也就将它们一起带入了秘境中,现在的它们完全是凭借本能在行动也就是说它们目前还是一心一意打算干掉洛天。

    看见洛天之后立马就扑了上来,怪人冷哼一声,三个无形牢笼罩住了三位远古巫族族长之魂,这一招实在是对付修为比它低之人的利器,本以为三个远古巫族族长之魂被无形的牢笼罩住之后也就没戏唱了,却没想到之前无往不利的法术对这三个家伙竟然一点用都没有,三个远古巫族族长之魂居然径直穿过了无形牢笼继续朝洛天他们袭来。

    怪人喝道:“原来只剩下灵体了,那就更好办了,小子你过来。”

    这老怪冲洛天喊道,洛天正躲后面看戏呢,突然听见怪人喊自己名字也是一愣没敢迈步过去开口问道:“我这修为,你喊我有什么用?”

    “它们是灵体,你意识世界内的金叶子可以直接吞噬吸收,另外它们也不是仪式所需要的,所以我懒得和它们动手,你直接吞了它们恢复修为。”

    说完也不管洛天乐不乐意就往旁边挪了一步,洛天算看出来了,这老怪物绝对没安好心,就算金叶子可以吞噬意识魂魄转化成能量,也不可能直接吞噬这三个远古巫族族长之魂,想必是这老怪物记恨先前洛天的咄咄逼问,所以故意让洛天吃点苦头,洛天现在恢复了五成实力自保应该还是可以的,等洛天苦头吃的差不多了老怪物再出手,权当是给洛天的一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