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创始道纪

第八百七十四章,掌控魂之烙印

    最快更新创始道纪最新章节!

    所谓的测试不过是个借口,断情人真正想要的是和洛天偷来的那一丝摄天者之力过过招。

    “前辈,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既然如此,那我便如你所愿。”洛天看穿了断情人的意图,那一丝摄天者之力在洛天手中凝聚,烟雾状的摄天者之力很不起眼,但那就是断情人想要的,在这位旧时代桀骜不驯的强者心中,天上天下断情人从未惧怕过谁,一个人可以被打败但绝对不能失去斗志。

    即便面对的是一丝摄天者之力,但断情人的脸上也无比烟雾,黑白规则在其身后汇聚成阴阳之状,他已不是圣人实力也比当年差了许多,但只要他还叫断情人,只要他还能看清眼前这片宇宙,他便有一颗永远燃烧的心,冰冷面具隐藏不住那藏在心中的战魂。

    “天下不忘,我今日便要见识见识摄天者的手段,哪怕只是一丝而已。”

    黑白规则旋转着飞了出去,摄天者之力是无法估计的能量,而断情人现在施展的手段也一定是旧时代圣人级别的。

    天地寂静,摄天者之力融入了黑白规则之中,两股非比寻常的能量刚一接触便在洛天和断情人之间撕开了一个可怕的空间缺口,大量的规则被吸入了这个可怕的缺口中,甚至连洛天都站立不住开始不由自主地朝缺口方向移动。

    飞沙走石,树木房屋全部都被吸入空间缺口中,缺口里是什么地方洛天并不知道,或许是深渊也可能是某种特殊的异次元。

    眼看就要被吸入空间缺口之时,洛天出手定住了空间,但即便空间已经被定格,可缺口的吸力还在继续吞噬周遭的事物,洛天开口喊道:“前辈,你我切磋真要弄到无法收拾的局面吗?”

    但没听见断情人的回应,他抬起头看见断情人站在空间缺口的对面,黑白两色的头发飘扬着,脸上的面具已经碎了大半,那冷若冰霜的脸上好像充满了心事。

    “洛天,你知道这世上什么是最不公平的吗?”断情人开口道,却见洛天摇了摇头,他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和断情人这样的大能曾经经历的事情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便是生下来的一刻便被注定了一切,从我诞生并且降临到人间的一刻开始,我的未来便是注定的,我曾努力想突破那些枷锁,走了一步让我踏上了圣道,但更绝望的是我有一颗想与苍天对抗的心,但我的命运却始终在命运手中,今日我成全你,他日,你要做到我没做到的事情,魂之烙印给你了。”断情人伸手一挥,黑白规则撤出了空间缺口,失去了对抗目标的摄天者之力也很快飞回了洛天身体内,空间缺口迅速自动修复,一场本可能会爆发的灾难弹指间便平息了。

    断情人的身影逐渐在洛天眼前消失,同时他感觉到体内的魂之烙印和自己的亲和度瞬间成倍提升,他有一种可以完全掌控魂之烙印的感觉。

    但洛天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每掌控一个烙印就代表有一位旧时代的前辈陨落,主动也好被动也罢,他们曾经是在诸元宇宙叱咤风云,在百世浩劫中奋战过的前辈,而现在他们将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了自己。

    这让洛天觉得自己肩上的胆子很重,断情人消失前说的那番话更是直戳洛天的内心深处。

    他的梦想便是有朝一日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人们觉得自己生下来是自由的,但实际上人们的生老病死都被无形的手操控着。

    有人因此低下了头,而洛天是那个想挣脱命运的人,千千万万人中也出不了一个洛天,诸元宇宙无数轮回中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异类。

    第一次,洛天有了一种自己是被选择之人的感觉,是那些百世浩劫中奋不顾身放弃一切去战斗的强者选择了自己。

    “今日,我掌控魂之烙印,他日待我能拥有摄天者一般的力量时,必然会重开朗朗乾坤。”洛天说道。

    朝着南边走去,以他的修为,半个时辰后便看见了大道,再沿着大道朝远处大城镇走去,半日后就到了比较大的城镇内,此地倒是在最高档的地形图内有记载,从地形图上可以看出此地是人类无极道人控制的地盘外围边境小镇,在镇子的北边不远处就是蛮族的一块地盘,只不过两边有和平协议所以很多年来都相安无事。

    像这样的镇子注定不会成为大城市,但经济不会很差,蛮族擅长狩猎但不擅长编织和种植农作物,而这两点正好是人类擅长的,于是两边经常会做一些生意,而有了生意也就有了消息。

    洛天肯定是不能回神木园了,时间上来看神木园盛会早就结束了,本来还指望着这一次可以在神木园盛会上弄出点大动静来,然后善良登场昭告天下自己登上九重天了,结果却是自己差点死在深渊,说是阴沟里翻船也不为过。

    当务之急有几件事,第一是想办法联系上大虫他们,确定大虫他们没有死,第二是想办法拿回伽罗之门,夜寒前辈应该还在深渊边界呢,同时还要想办法兑现给夜寒前辈的承诺,第三是调查一下到底烛龙一族中是哪位大能在和无极道人合作,在洛天看来最有可能的人是如今烛龙一族内的老妖王,它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妖帝烛龙之下,将来还有可能被乌日取代,为了以后考虑而和无极道人偷偷合作然后取代妖帝烛龙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现在的洛天还不知道乌日的近况,也不知道神木园发生的事情。

    “听说了吗,神木园出事了。”客栈总是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一些小道消息总会不间断地在人群中传颂。

    “那怎么能没听说呢,神木园其实这些年都在暗中和烛龙一族为伍,说白了就是妖帝烛龙的走狗,那些寄存在神木园的宝贝实际上都落在烛龙一族口袋里了,那些大人物都气愤了,傻乎乎地给人家占了便宜,而且这一次妖帝烛龙的化身还在神木园中修炼呢。”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洛天皱了皱眉头,看来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江湖上发生了不少事,神木园盛会也不太平的样子。

    入夜后,洛天找了无人之处拿出了司马天以及白骨前辈给的法器,顺利取得了联系,在子夜时分两位前辈到了镇子上。

    “神木园这档子事儿就是这么回事,如今神木园的名声毁了,烛龙一族被一片声讨,但那头小龙毕竟有些实力,九重天这些门派势力还不敢对它怎么样,倒是端木紫那丫头这一回追捕离洛并不顺利,好像出了纰漏,如今正带着你那些朋友休整养伤呢。”白骨将知道的关于神木园的事儿都告诉了洛天。

    而司马天前辈则一言不发,等白骨说完之后他才看着洛天开口问道:“你的修为是不是又提高了?”

    白骨也用余光扫了一眼洛天,洛天点了点头道:“如今勉强能看出一些您的实力了。”

    劫道境八层,圣道的手段,接近天君级法术的规则操控力,洛天说的这句话已经相当谦虚,虽然现在他的实力还比不上司马天,但却不像过去那般连看都看不透司马天。

    白骨一怔惊异地问道:“我就说我怎么看不穿你小子,你小子是不是修为提升后又故意将修为隐藏起来了,所以我看不透你啊,你现在什么境界了?”

    洛天说道:“境界应该是劫道境八层吧。”

    “我去,那不是和老子差不多了?”白骨惊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