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修真就听收音机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处死

    “你……”

    丁戈娜和苏小静瞪圆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一对错愕的表情出现在这样如花似玉额两个大美人身上,叫人看花了眼。

    不过,安澜现在只有欣喜和激动,他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不由自主地走上了几步。

    几乎同时,丁戈娜汇合苏小静都奔了上来,苏小静看到日思夜想男人出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他早就忍不住,一头扎进了安澜的怀抱。

    丁戈娜步子迈到一半,却是神色一暗,停了下来。

    “哥!是你,真的是你啊!”苏小静紧紧拥着男人结实的身体,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就知道你不会有事!”她呢喃着,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嗯,是我!”安澜嗅了嗅苏小静秀发上淡淡的清香,心底也升起一股满足感。

    他看了看丁戈娜,神色同样复杂。

    下一刻,安澜松开了苏小静,又走到了丁戈娜面前。

    “好久不见!”安澜故作轻松,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三人来不及多做交流,下一刻,苏小静就脸色一变。

    原来,此时三人热情相拥,失去了元气输出的玉镯玉簪法器被蜂灵鬼刃逼得节节败退。

    “你是什么人?”刘玉良脸色难看,死死盯着这个突如其来男人的背影,手上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方才他一心操纵法器,要一举击溃对方,得尝夙愿,没有注意到安澜与两女的对话。

    “刘公子,好久不见了啊!”安澜悠悠然转过头,望着一身煞气的刘玉良,似笑非笑。

    “你哪里来的野修,啊!你……”刘玉良先是不耐,继而脸色大变,好像见了鬼似的,指着安澜,满脸的不可思议。

    “安澜?!你没死?”

    “刘公子说笑了,你活的好好的,我又为何要死呢!”安澜嘴角一撇,露出冷笑。

    “没想到他也成了修者。”刘玉良心中瞬息万变,不过除了惊讶之外,并不慌张。

    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而且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修炼魔道功法,可能是末世前一些残余的修真门派余孽。

    刘玉良当然想不到安澜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元界下界讨伐,许多地方尚未察觉。

    “似乎也是开光后期的修为。”刘玉良见安澜长身而立,气度不凡,眼中仿佛有冷电闪烁,透出隐隐的威压。

    “不过,如果其他两个女的实力完好无损的话,我还忌惮几分。现在,她们隐患发作,又受了伤,还能有几分战力。”

    “何况,这里是我的主场。”刘玉良内心暗忖,神态也越来越轻松,

    此时,丁戈娜和苏小静的脸色开始由白转红,似乎是在好转,但几个呼吸间,脸色就潮红一片,显然并非好事。

    她们只觉得体内逐渐无力,玉镯、玉簪法器也被*纵着飞回,仅作防守姿态。

    “安澜,你小心,我们可能帮不了你,要小心对方那件蜂灵鬼刃,这是他身上最厉害的法器了,似乎还有一些诡异的能力没有使出。”丁戈娜悄然传音,和苏小静互相扶持着站立。

    “哈哈,安澜,是你!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美好的日子啊!”刘玉良得意出声,憋了多年的气,看到本以为死亡,再也无法报仇的正主,他突然想唠叨几句,以发内心的那股邪火。

    “聒噪!”安澜冷冷一笑,直接堵住他的嘴,接着漫步上前,宛如闲庭信步一般。

    “你们放心,我早已晋入金丹。”安澜看也不看后面,早就知道自己这般漫不经心的样子势必会引起两女担忧,先一步传音爆出这颗重磅炸弹。

    此话一出,仅有的两个女听众顿时忍不住掩嘴惊呼,脸上潮红更甚,都觉得不可思议。

    知道的人,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是一道鸿沟!

    “怎么?想用这件破法器对付我?”安澜方才见到刘玉良对两女的咄咄相逼,又想起以前对方的劣迹,实际上内心早已升起杀机。

    不过,他现在实力非同凡响,内心倒是多了几份戏谑的心思,也想借此替两女出口气。

    “破法器?”刘玉良一愣,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去!‘心底的暴戾让他无暇多言,法诀一掐,魔气喷涌。

    一口口蜂灵鬼刃被血丝牵引,再度化为鬼面蜂形状,其背后幽幽的黑光发亮,随着法诀牵引,那张鬼面也波动不已。

    “呼哧!”鬼面蜂一闪数丈,带起一阵猛烈的腥风,它庞大的躯体凹凸起伏,束缚在法器中的许多亡魂怨灵都挣扎着爬出,铺满了全身。

    “雕虫小计,也就污秽下一般法器。”安澜不屑一顾,自己便要以力破法,他没有动用法宝的想法。

    心念一动,银亮剑光如龙,随心变化,呼吸间变成长达十余丈的飞剑。

    这雷鸣剑一变,就好似平地里出现一只摇头摆尾的蛟龙,嗞啦作响的电光,寒光闪闪的剑身,银亮浑然一体,夺人眼球。

    在场的几人都来不及惊讶,只见那道剑光在安澜的指挥下,一闪而逝。

    庞大的剑身下一刻出现在刘玉良身前,几道电光劈下,黄土地顿时焦黑一片。

    “哇!”刘玉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喉咙一甜,才发现自己的鬼面蜂原本连成一团的躯体已经破了个大洞,前后通透。

    “啪啦啪啦”这还没完,下一刻,一口口蜂灵鬼刃被电光缠绕,血色光丝被击散,落到了地上。

    “你……你……金丹!”刘玉良满脸骇然,终于察觉到这个慢慢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身上如海洋一样波动的力量。

    安澜没有回答,空中的剑光一敛,剑身变小,剑光却更加凝练,乘着刘玉良心神失守,剑光一落,一颗斗大的头颅飞起。

    血液刚刚喷出,怕血腥场面唐突了佳人的安澜手间就冒出一大团火,将刘玉良尸首包裹住,烧为灰烬。

    “没事了。”安澜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回身一笑。

    “嗯!安澜……”“哥……”

    “你们怎么了?”安澜脸色一变,发现丁戈娜和苏小静竟然瘫坐在地上,满脸红晕,眼神迷离。

    他身形一闪,来到近前。

    两女身上滚烫,体温高的吓人,意识也渐渐模糊。

    犹为怪异的是,她们身上还涌出一阵一阵奇异的香味和粉红雾气,安澜鼻子一抽,发现其中没有什么害处。

    他赶紧弯腰,顾不得许多,一手一个,抱着两女柔软肉感的娇躯,冲入了院子内。

    这时,远处剧烈的战斗声也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显然,元界的许多金丹修者正在对此地魔族动手。(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