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修真就听收音机

第二百二十七章 傅绮罗

    ps:母亲去英国了,最近都在忙这事,心情有点低落。真心对不起,不知道还有没有看的书友,请到书评区回复一下可好,我给你的书评打赏,所有订阅的钱全额返还,这是我对本书后期断更的道歉。请看到的一定写个书评,师母打赏送上,以酬谢大家支持我走到这里!

    那个世界似乎破碎不堪,除了青山绿水,边缘处的天空大地还出现了无数道裂缝,天上掉落着陨石,地上翻滚着岩浆。

    安澜心中一动,这么远远望去,却勾动了心中的记忆。

    “这一方世界,似乎和当初龙墓所见的很像啊!”

    “轰轰!”不待细思,远处又是一片魔族涌出,手中的法宝脱手而出,有千般变化,冲着人类修士扑来。

    一个魔族身躯迎风涨大,眨眼间就超过十丈,一眼看去,几乎顶天立地,大口张开,竟然就像一个山洞,黑漆幽深冒出血腥气息,他的大牙如门板,开合间,血肉尚夹杂牙缝中,唾液如同水波动荡。

    “嘎嘣!”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修者的法器被大牙咬住,瞬间化为碎片,就连他的法宝都是光芒闪烁,勉强支撑。

    此魔血盆大口几乎遮蔽天空,不断有法器法宝被其巨口擒住,其口中唾液翻滚,血色就染在法器法宝之上,使其污秽而威能大失。

    “杀!”几个修者联手,祭出称手法宝。总算堪堪抵住这个横冲直撞破坏阵型的巨魔。

    “祭剑之力。”一个主持小阵眼的修者一声令下,众人齐齐发力。元气波动着在空中凝聚出一柄光剑。

    光剑流光溢彩,其上有许多符篆漂浮,甫一出现,奔着巨魔就去了,众多修者的法宝也跟在其后。

    安澜的一柄钩子也悄然掩映在光芒之中。

    “嗤!”光剑刺上了巨魔身躯,其鳞甲上亮起光芒,一道道血脉纹路如同小溪流汇聚。

    两种光芒在空中街,随着众修士发力一声呐喊。光剑终于在集合了多人之力,并经过阵法增幅的情况下,突破了巨魔的护体光罩和鳞甲。

    甲叶纷飞,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出,激射了数丈有余,漫天都下起了血雨。

    “昂!”巨魔怒吼之下,抬起一只手掌。冲着伤口一拍,光剑便被生生拍散,但其手掌也被炸得碎肉漫天。

    此时,众修者的法宝也都就位,各色光华纵横,锋锐的气息弥漫出百丈开外。这方圆之地,奇景频出,都是法宝的威能所致。

    巨魔身边虽然也跟着一些魔族,但同阶位的魔族面对人类修士的法宝本就处于弱势,因此。只能勉强抵抗,不一会儿就败退了。

    “走。”前方带路的修者一声呼唤。漫天修士跟上。

    前方,隐约可见数道剑气如虹,照耀天际,那是元婴修者的无上威能,所向披靡,这里似乎并没有多少同等级的魔族高手?

    “看这阵仗,深渊界的魔族所图非小,可是一切又似乎进展的过于顺利了。”不少修者都有这个疑问,但进入地球的修者尽在此地,已是退不得的局势,只能进去一探究竟。

    一路腥风血雨,也不知道死了多少魔族,阵亡了多少人族修士,损毁了多少法器法宝。

    他们终于堪堪跟上了元婴修者的脚步,倒不是元婴修士飞得慢,而是他们停了下来。

    前方鼓动如生命的黑雾消散,能见到一方世界就在眼前飘动。

    这世界仿佛广阔无边,因为一眼望去,便能见到高山大河,陨石空降,但又似乎渺小,精神恍惚间脱离世界,便能见其大小。

    这片世界前,正有十余位浑身黝黑的奇异魔族凌风而立,他们气势内敛,但自有威压散发,使得周围的天地压抑。

    元婴修者正与他们对峙。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闯到这里来。”这时,一位魔族看到后方源源不绝涌出的人类修士,眼中红光一闪,幽幽地开了口。

    另一个魔族上前一步,手轻轻一挥,追击的魔族便纷纷止步。

    一时间,战斗都停止,天地逐渐恢复清净。

    “哼!你们这些家伙,入侵此地,又有什么阴谋。”一个元婴期修士脸色凝重,不断打量着那一方世界。

    “这似乎,真是一个世界!”他们暗地里也在不断地交流,心中之惊骇,根本不敢表现在脸上。

    “这怎么可能?”

    “哈哈,怎么?看到我们身后的世界,畏惧了?”一个魔族不屑冷笑,顿时引来人类修士怒目而视,但他们也不敢贸然开口,那波动的破碎世界一般的物什,实在是让人忌惮。

    真是一个世界破碎了?所有人都有这个疑问。

    “是不是在畏惧那个能够抓取,毁灭世界的大能。”魔族挑明了话,而人族修士则是一片沉默。

    这说中了事实,一个世界被抓取到这里,可是非同小可,这绝对不是一般大能能够做到,其实力可令神鬼哭泣了。

    另一边,安澜则是一肚子的疑惑,这破碎的世界怎么越看越像龙墓中的世界。

    天地间,此时寂静无声,但满天密密麻麻的人魔两族却是遮蔽了半个天空。

    黑雾在周围流动,逸散向不知名的神秘之处,然而天并没有因此放亮,阴沉成为这里的基调。

    对峙的双方,维持着一定的气势威压,一时看来,人类修士略落于下风。

    安澜谨慎地躲在人群之中,眼神在双方之间梭巡,一点点奇异的心灵联系似乎在满天黑雾消失后出现,他内心有点触动,似乎空中出现了一些自己关心的东西。

    接着,他便看到了一张脸逐渐浮现。

    高空有罡风呼啸,这张脸也跟着波动不休,时隐时现。

    但这脸,安澜是再熟悉不过。

    “绮罗姐?”安澜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处于莫名状态的人影。

    其余人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只有安澜能看到那个身形。

    姣好美丽的脸庞风情依旧,眼波流转,饱含温情,即使如梦似幻一般的幻影,也都难掩美好的身姿,摇曳如花。

    两人隔空对视,安澜险些失态,直到那人影消失,他才如梦初醒。

    “既然闯到这里,你们就不要想着回去。”此时,对峙的双方早已进行多次语言交锋,魔族终于不耐的开口:“人类就留在这里,充当主上的祭品吧!”

    人类修士听闻此言,都是浑身一紧,做出戒备姿态。

    然而,魔族并没有动作,只是冷眼相望。

    片刻后,就在众人都摸不着头脑时,一声长叹响起。

    明明是一声轻叹,在众人耳中却如洪钟大吕,响动不已,充斥于整个天空。

    接着,那整片世界都在轻轻摇动,似乎有着什么要从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