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修真就听收音机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劫

    一声轻叹后,那片世界犹如镜花水月产生波动,似乎极为虚幻,随时都能从这个世界消失。

    接着,整个世界的裂缝更加巨大,安澜曾经见过类似的情景赫然出现。

    一根天柱捅破天,然后是两根、三根,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这哪里是什么天柱,而是一个遮天的巨手。

    “有怪物要从里面爬出来。”有见识的修士最先回过神,目瞪口呆地说出这个结论。

    一股威压如海如山涌出,瞬间充斥了整片天地,十几个围绕着世界挺立着的魔族都温顺地在空中跪了下来,如同绵羊。

    人类修士则是手脚冰冷,连动一动都极为艰难。

    天地间寂静无声,唯有那越来越大的喘气声,那一方世界里的怪物似乎爬的极为艰难,伸出一只手后,不断地摸索,却不得其门而出。

    “主上!”十几个魔族齐齐张口历呼,在为怪物定位。

    巨手的手指缓缓撑开,越长越大,最后遮蔽了方圆数里。

    要说元婴修士,施为之下,也有这种变化,但却不能如这只巨手一样,让人觉得无处可逃之压抑。

    “动手,阻止他们!”其实这些元婴修士也满头雾水,但这时只能找上那些魔族

    随着这一声令下,人类修士纷纷喷吐出法宝,光华映满天空,寒气火焰连成一片,法宝如雨冲着前方直去。

    出乎预料的是魔族们对这些令风云色变的情景无动于衷,他们的手依旧笼罩在长长的黑袍里。冷冷直视,似乎连目光都不曾移动。

    “呼!”虚空中又是一声喘息。无形的裂缝扩大,巨手再次伸出几分,猛地一搅,狂风顿起,遮天蔽日。

    无数法宝形成的异像光华瞬间就被这阵风雨打乱!吹出的风甚至激起下方数丈风浪,许多修士在风中立足不稳,遁光摇椅晃。

    而奇怪的是,这恶风似乎只对他们有效。对于魔族却是完全没有影响。

    安澜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心中不断涌起不好的预感,这只巨手总是让他想起龙墓最后看到的那一幕。

    撕裂空间的巨手在虚空中决斗,产生空间裂缝。

    他无暇细思傅绮罗的事,小心地御使着法宝和一些修士一起急退。

    果然,不详的预感才刚刚出现。

    原本充满了强大排斥力的狂风突地转变为吸力,众人顿时如身处漩涡。身不由己地开始晃动,被拉往巨手所在处。

    所有修士皆不能幸免,安澜赫然看见,那被万人景仰的、气势无边的元婴修士都是在其中,无法挣扎。

    “啊!”眼前一黑,再是一亮。四壁都是蒙蒙红光。

    “没事吧?”修士们倒是没有走散,依旧聚在一起,虚空中漂浮着一团团颜色各异的光球,这是所谓的护罩了。

    安澜也和同门师兄弟们汇合,观察四周。

    “不会又把我们送到哪里去吧。”安澜想起上次遇到过类似的情景。结果自己被打入了异世界,不知这次会不会又遭到相同境地。

    “咕咚。咕咚。”周围有着奇怪的声响。

    “这是什么?”人们看着周围红蒙蒙一片,于是好奇地运转元气,勉强看了个究竟。

    四壁都是凹凸不平,而下方犹如深渊蒙着一层薄雾。

    元婴修士们遭此一劫,毫无反抗之力,这时戾气极重,其中一位老者,一剑横天,便是剑气万道四射而出。

    然而,这些犀利的剑光,固然威压极盛,落入周围却毫无动静。

    只是发出“噗噗!”的沉闷声响。

    “这似乎是肉?”安澜观察片刻,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再一看人群,众修士也都露出骇然之意。

    “这是那怪物体内。”元婴修士见多识广,这时神识一番探查,得出了结论。

    “咕咚咕咚!”周围的肉壁轻轻鼓动,接着,下方涌起一股波浪。

    绿色波浪滔天而起,高达数十丈。

    “啊!啊!”几个躲避不及的修士,光球在绿色波浪中,如同初雪一般,眨眼就融化,连肉体元婴都消失在其中。

    “小心,这是胃液?”修士们脸色煞白,四处乱窜。

    绿色波浪一波波涌起,突高突低,而修士们往上飞了一段距离,却发现有无形屏障隔绝,任是法宝再犀利,也无能为力,都像是斩在虚空里。

    安澜等人只能回头,在绿色波浪中劈斩,不让其沾染自身。

    “哗啦啦。”波浪如有智慧,灵蛇一样乱舞。

    躲闪不知道少次,陆续有修士被波浪卷中,化为虚无,元婴修士都为之色变,看待绿色波浪,如见鬼魅,狼狈躲避。

    “轰!”波浪一次次涌动,最后终于掀起滔天大浪,一举扑中所有人。

    安澜脸色大变,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看见自己护罩不断消散。

    一切尽皆化为虚无,包括自己的肉体在内。

    “母亲!沫沫。”安澜心中惊恐,急的几乎晕过去,伸出手想要捞住腰间的储物袋,那里面还放着母亲的冰棺和手机。

    然而,却发现手也在逐步消失。

    青烟冒起,消失的部位火灼烧一般痛苦。

    安澜试图鼓动体内元气冲击,但绿色波浪不为所动,淹了上来。

    “安澜!”这时,耳边轻轻传来声响,香风一动,安澜就觉得自己被用力扯动,灵魂离开了肉体。

    “绮罗姐?”数息之后,安澜看清了眼前人。

    姣好的面容比之前清晰,吐气如兰,粉面红唇近在眼前。

    好一会儿,他弄清楚两人都是灵魂状态,处于一个神奇的护罩内,绿色波浪遇到这护罩,便自动分开。

    安澜的目光渐渐聚焦,继而又是一阵悲伤。

    “母亲她……”即使身为灵体,悲怆感依旧真实。

    “不要哭,不要急。”傅绮罗再靠近,将安澜拥入怀里。

    灵体相拥,感觉却十分真实,和肉体无异,凹凸起伏,都能感受到,但安澜此时完全无心。

    傅绮罗低声安慰,但这无法驱出安澜的痛苦,安澜甚至连傅绮罗现今的处境都不想去问,满脑袋乱糟糟的。

    几次三番,傅绮罗都无法使得安澜镇定下来,他犹自在周围波动的绿浪中徒劳地寻找。

    这时,傅绮罗目光又瞥见了安澜的魂体开始波动,似乎有着崩溃的迹象。

    她不由得一惊,实际上若非机缘得到秘法,她也无法以灵体在这个世界坚持,而安澜并没有修炼秘法,傅绮罗加持在其身上的效力无法持久。

    长叹一声,傅绮罗目光复杂,看着眼前惶急颓废的男人,便递上朱唇,轻轻覆盖在安澜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