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法武封圣

第1517章 归靖的藏书馆(上)

    “师祖为什么让我掌控你的魔法塔十年?”

    丁馗耸了耸肩,答道:“我怎么知道,你得问他,不过你来得正好。”

    他指指书架:“我想找点书看,嗯,不,是抄录,你知道的,这里的书太多,我不知道从哪看起。”

    “哦,那三排书架是记录魔法材料的,你先随便看看,我拜见完师祖再来。”

    最了解的丁馗还是阮星竹,知道他的短板是什么,马上给出合理的建议。

    “嗯,等你。”

    丁馗目送阮星竹离开才转身走向那三排书架。

    普通的魔法材料书在任意一个魔法公会都有,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我得找最久的或最新的书来看。

    他清楚来这里的机会不多,要找外面没有的书来看,最久的是珍贵的古籍,最新的代表刚发现的材料,与原有的材料不同才会收录进来。

    首先进入眼帘的书架散发着油墨的味道,应该存放了新书,他随手抽出一本。

    “果然!新型水火兼容材料。”

    他迫不及待地翻开封面。

    第一张内页上印着“酒精”二字。

    “日,我的东西。”他合上封面就想把书塞回书架。

    “唔,看看魔法大师是怎么分析酒精的,或许有我尚未发现的秘密。”想了想他继续翻看内页。

    前面没什么新意,只是详细描述了酒精的特性和功用,还不如他了解的多。

    这种材料不存在于天地之间,而是通过人工提取获得,非但兼具水元素和火元素两种相互冲突的元素特性,经归归靖大师观察,该材料还能转化成气系分子……

    归靖大师提出一个思路,可以结合空间压缩和激活火元素分子,采集一定量的酒精气来改良真空爆,改良后的魔法威力接近六级,由于存在多元素伤害可视为准六级魔法。

    “咦?”最后这两段话引起丁馗极大的兴趣。

    “还能这样啊,空间压缩再用明火点燃,结合真空爆,哇,不愧是最接近神的男人,脑洞真大。”

    “不过改良一个魔法没那么简单,书上没有记录新魔法的名字,说明归大师还没有完成改良。”

    “同样的材料在不同的人手里有不同的功用,我小看了这里的藏书。”

    他将手里的书放回原位,随手又抽出一本。

    没看多久,阮星竹就回来了。

    “怎么样?”

    阮星竹与丁馗对视一眼,羞答答地回答:“吕国那边又来人了,听说还拿出价值不菲的聘礼,现在师祖回复他们,你送我一座魔法塔当定情信物。”

    “啊!大师为何不明说?因为这事让我怎么配合都行!”这完全出乎丁馗的意料。

    阮星竹抿了抿嘴,其实还有些话她没说出来,这里有归靖试探丁馗对她的心意……

    不过丁馗对她没有保留,原来那魔法塔就是郦菲和她轮流掌控,完全用不着归靖来试探。

    “他哪里知道,这种事你叫我怎么说嘛。”阮星竹满脸通红。

    “额,不说这事了,这里的书你能复制一份吗?”丁馗满怀希望地问。

    “怎么可能!”阮星竹被丁馗的想法吓到,“玉符能复制储存的文字有限,要不你试试。”

    “呵呵,我不是不方便嘛。”

    丁馗挠挠头。

    “师祖感悟规则去了,控制水晶暂时认我为主,你现在可以查看书架的玉符了,顺便试试复制储存。”

    阮星竹摸出一个空的玉符。

    “是吗?”丁馗毫不客气地接过玉符,“你师祖不会突然醒来吧?”

    “我能感应到,放心。”

    阮星竹继续从空间戒子里拿东西,这次是一些纸和笔,放到离书架最近的小桌上。

    “你空手怎么来抄录?装也要装得像一点嘛。”

    “我第一次来这里,不熟悉环境,有你在我就省事多了。”丁馗走到书架边拿起玉符。

    一股魔力从百会穴冒出,在精神力引导下钻进玉符,激活符内的微型法阵。

    他的神识海里马上蹦出大量书名,莲座上的小丁馗张开嘴巴,用力一吸,那一个个书名像被什么拉拽,挨个冲进那张小嘴里。

    一个玉符里的信息就这样变成丁馗的记忆。

    看着丁馗放下玉符,阮星竹惊讶地问:“你看完了?”

    魔法师的记忆力比普通人或其他职业者都强,等级越高越强,不过丁馗的记忆力比同级魔法师更强,起码比得上中期元素魔法师。

    他自己也没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大概知道跟神识海里的小人有关。

    “呵呵,厉害吧,可惜书都是纸质、皮质的,不能跟读玉符比,要看完这里的书得几个月吧。”丁馗走向第二个书架。

    看书和读玉符不同,得一个字一个字看,一页一页翻,一本一本来,虽然看一遍能记住,但总要花时间看。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想,你到底是不是人类?”阮星竹的眼神十分复杂。

    “哦?什么生物的记忆力比我强?”丁馗扭头做了个鬼脸。

    “也对。”阮星竹莫名地松了口气。

    她干脆就坐在小桌旁,看着丁馗扫过一个个书架。

    “在已知的生物中,没有哪一种的智慧比人类高,唔,人类的天才,也有很多人类比不过魔兽……”

    “你提醒了我,这个世界上应该有记忆力比我更强的人。”丁馗忽然想到朱可,“我们没必要在此坐井观天。”

    “难得你这么谦虚,嘻嘻。”

    “……”

    丁馗花了将近一小时读取所有书架的玉符,然后坐在阮星竹对面发呆。

    “唔,今天先不看了,回去理理思路,列一张适合我近期看的书单。”他一下子获取了大量信息,需要消化消化。

    “还需要我吗?”

    丁馗摆摆手:“不用,看你就够了,哪还有心情看书,你回去吧。”

    “讨厌!这你不怕师祖听见吗?对了。”阮星竹想起一件事。

    她拉着丁馗走到藏书馆深处,来到一面墙前,用手在墙面上摸索,然后用力按了一下。

    啪,一块墙砖凸出来。

    阮星竹抽出墙砖,露出里面一个洞,洞口有灰蒙蒙的光。

    “把师祖给你的玉牌放进去。”

    丁馗这才看到洞口下方有个坑,正是放玉牌的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