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位面审判者

第一章 转变

    “罗成,又在想小慧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上天台,他的神色有些紧张,走上天台后便一动不动,似乎生怕惊吓到坐在天台边的朋友。

    “没有。”坐在天台上的年轻人回头望向对方:“就是心里闷得慌,到这里坐一坐。”

    此罗成非彼罗成,他不是隋唐演义中人气指数很高的那个少年英雄,而只是天海大学一个普普通通的应届毕业生,这座大学的名字听起来好像很大气,可实际上只是一座二流大学,而且现在的大学已不同以往了,刚刚毕业的学生大都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

    上来找人的叫陈凡,是罗成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陈凡白天奔波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和朋友合租的小屋,发现十几天来一直处于自闭状态的朋友不见了,又猛然想起那件事情,当即紧张起来,也因为罗成有喜欢居高远眺的习惯,所以第一个要寻找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其实……”陈凡犹豫了一下:“罗成,你不能再这样颓废了,应该振作起来!如果小慧还在,看到你这样子,一定会很伤心的。”

    罗成保持沉默,没有回答,他们所说的小慧,是罗成的女朋友,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玩伴,两个月前,天海大学的几个导师带着一批学生去北洲做学术交流,结果飞机莫名失事,一头栽入大海,时至今日已经过了六十多天,海事局一直在搜索残骸,可一百多名乘客,到现在也只找到了十多具尸体。

    没找到尸体并不代表有机会活着,飞机失事的生还率已经很低很低了,六十个日夜过去,就算真的有幸存的乘客,也会被活活渴死、饿死,小慧生还的希望无限接近于零。

    其实罗成和陈凡心里都很清楚,唯一的区别只在于,罗成一直拒绝接受这个信息。

    片刻,罗成低声说道:“你白天已经忙了一整天,早点去休息吧,我还想继续在这里坐一会。”说到这里,罗成顿了一下:“怎么?你不会是担心我想从这里跳下去吧?”

    “哈,怎么会呢……”陈凡有些尴尬,打了个哈哈,实际上他就是在担心罗成会做傻事,从小一起长大,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罗成与小慧了。

    “你想多了。”罗成咧了咧嘴角:“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就算要死,也得想办法拽几个有仇的家伙垫背,自己悄悄从这里跳下去……拿我当白痴啊你?!”

    “你能这么想就好。”陈凡笑了,这一次他笑得很真心:“饿了吧?我去玩会游戏,等你下来再做点夜宵。”

    “嗯。”罗成点了点头。

    当陈凡离开后,罗成的眼神逐渐发生了变化,由柔软变得冷冽如刀,而在冷冽中又夹杂着几分痛楚与绝望,十几年的岁月,从青梅竹马到两情相悦,水滴尚且能穿石,何况是朝朝暮暮积累下的感情?又怎么可能不伤心?!那种让整个身体空荡荡的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

    更何况,他们活得不容易,非常非常不容易!

    拿到天海大学的入取通知书、搬出福利院之后,他们就要自己养活自己了,可都是孤儿,得不到来自亲人的帮助;没有本钱,根本做不了生意;想找工作,连毕业的大学生都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当时刚刚踏入大学的罗成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又能做什么?打更、守夜人,赚那么点钱,无法保证他和小慧的生活最低消费,做保安、当服务生,还是处于社会的底层。

    唯一的希望就是混社会了,罗成敢打敢拼,为人又很机灵,极得帮会老人的赏识,四年大学下来,他已经成了帮中的头号红棍,也就在他积攒下一笔钱,准备向慧儿正式求婚的时候,命运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罗成的意志很坚韧,他属于外柔内刚型,闲暇时总和帮里的小弟兄嘻嘻哈哈的,在帮里的老人面前又很能搞怪,一点不象做大事的人,可是在和别的帮派发生冲突时,他的狠辣却又让人触目惊心。

    但,他无法承受这种打击,用自己的努力营建一个家,和小慧长相厮守,让自己孩子生活安定、幸福,不再重蹈自己的悲剧,这是他全部的理想。

    老天爷从他身边夺走了慧儿,等于摧毁了他的一切!罗成已心如死灰,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过去的总归要过去,他还有自己的生活,如果小慧在天有灵,一定会对他破罐子破摔而伤心。

    可是,没有小慧的未来,对他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过来良久,罗成露出了自嘲的笑容,慢慢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向楼口走去。

    就在这时,星球另一端的西洲,街道上的行人们突然感觉天空暗了一下,似乎阳光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当他们抬起头,茫然的向空中张望时,世界已恢复了正常。

    一颗极小的亮点进入了星球的轨道,呈弧线向下方飞行,眨眼间,它已经投入到东洲的黑暗中。

    罗成懒洋洋的向楼口的铁门走去,而那不明飞行物继续向下方飞行,在罗成的指尖探到把手上时,不明飞行物也以极快的速度静悄悄飞临,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成拉开铁门,门内没有楼梯,只有一片璀璨的星光,而罗成一直在想着慧儿,等他察觉不对时,身体已经陷入到星光中。

    下一刻,铁门缓缓合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两个小时后,陈凡推开铁门,再一次冲上天台,他一边呼喊罗成的名字,一边四处寻找着,跑了一圈,没能找到罗成,他又冲回来拉开铁门,铁门内是逐阶向下的楼梯,还有昏暗的灯光,至于罗成,已彻底消失了。

    而此时此刻的罗成,正漂浮在浩瀚无尽的星海当中,万千道星光竟然有自己的形质,象一缕缕丝线,从四面八方向罗成的身体缠绕过去。

    罗成看起来很痛苦,他的身体一直在不停挣扎着、扭动着,间歇从凝结成一团的光茧中传出凄厉的嘶叫声。

    对整个世界来说,人类的存在很渺小,犹如生活在鸡蛋上的细菌,其中单独的个体,更是微不足道,罗成的失踪,并没有给外界造成影响,昼夜交替,时间一直在飞快流逝着,除了少数几个人,再没有谁记得罗成了,就象他从没存在过一样。

    在原来的世界,无数个日夜过去了,而在奇异的星空中,围绕在罗成周围的光茧越来越稀薄,并且以一种极慢的速度向下方飘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罗成的身影逐渐从光茧中显露出来,他双眼紧闭,神态安详,似乎正处于一种深度睡眠当中。

    罗成的穿着和失踪时大不一样,一袭黑色的半大衣,材质非常奇特,随着他的动作,散发出粼粼星光,裤子和鞋子的材质也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神秘感,不过,他的黑色半大衣很懒散的敞开了,里面的衬衫扣子也解开了一多半,露出胸膛,他胸膛上有一块黑色的半拳大小的宝石,不是悬挂着,而是镶嵌在胸膛正中央。

    但罗成的相貌还是和以前一样,鼻子、耳朵、脸的轮廓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在光茧散去的一瞬间,罗汉蓦然睁开眼睛,他的眼神亮得惊人,浩瀚的星空也在同时震荡起来。

    罗成慢慢直起身体,似乎身下有一张看不见的床,他扫视一圈,后方有一个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大型靠椅,就那么静悄悄漂浮在太空中。

    罗成迈开腿向前走去,他脚下明明什么都没有,但走的非常平稳,等走到靠椅前,一屁股坐在上面,随后长长舒了口气。

    在靠椅的正对面,是一扇洁白无暇的门,他所处的这个神奇空间内的设施显得异常简洁,一张座椅,一扇门,再无他物。

    门的上方有一行字:距离第一次入侵还剩2144天。

    看到那行字,罗汉突然笑了:“我说……能不能换一个标题?这东西让我想起了高考前不堪回首的日子,知道么?让我的心情变得很不好!”

    “反对。”一个毫无感**彩的声音突兀的出现了:“这只是在提醒你,千万不要懈怠。”

    “好吧……随你。”罗成似乎知道对方很难被说服,很快便主动放弃了:“我到这里多久了?”

    “两年。”那个声音回答道:“一共七百四十四天。”

    “两年了啊……”罗成的声音和眼神都显得格外复杂:“你总算舍得放过我了?!”

    罗成的叹息是有深意的,他永远无法忘记这两年的煎熬!刚开始被光茧包裹在里面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停的被一股巨力碾成齑粉,然后又不停的重生,从体内每一个细胞传来的撕裂感,汇集在一起疯狂冲荡着他的灵魂,那种滋味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如果可以崩溃,罗成早就崩溃了,但他的神智始终保持清醒,知道那个声音的存在后,罗成求过饶,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哪怕休息一分钟也好,可那个声音屡屡拒绝了他的哀求。

    幸好,后来可能是适应了痛苦,或者是其他原因,碾压着身体的巨力逐渐消失,否则罗成真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现在。

    他能平心静气的和对方说话,只因为他了解到了一些事。

    被粉碎,然后重生,是在改造他的身体,不仅如此,他还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在这片奇异的星空中,似乎每一线星光都包含着一个世界,每一个世界里都有一个他,他可以清清楚楚、毫无困难的看到并接收无数画面,有的他象军人一样接受训练,有的他正在与各种各样的怪物拼死搏杀着,有的他在看书,当然,不是所有的他都在努力做着什么,很多时候,他也会无所事事的消磨时光。

    短短两年,对罗成来说,恍若度过了千百世,这也是罗成能保持平心静气的另一个原因,换成两年前的他,恢复自由之后,可能早就跳脚吼起来了。

    只是,罗成始终知道自己是个观众,他的心态固然比以前老练了一些,了解的东西多了一些,城府也深了一些,但都有自己的限度。一个认真看过上百部侦探片的人,可能会了解到很多破案解谜的要素,但未必能做一个合格的侦探,同理,罗成看到自己在画面里和一群胸前挂着将星的大人物们开会,甚至有时候指手画脚的下达命令,但把真正的他扔进去,也许他会立即变得噤若寒蝉。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