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位面审判者

第五零七章 转道

    一道巨大的身影飞离了大海中央的龙岛,向海岸的方向飞了过来,高魔位面的巨龙和罗成想象得不太一样,这是一种谈不上任何美感的生物,就像是一只被放大了数十倍的巨型蜥蜴,光是身后的四张羽翼伸展开来,就遮挡住了小半个天空。

    罗成这才知道智脑为什么要等到开启了六级审判之翼后,才让自己来到高魔位面,如果是在精灵位面的时候,他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空旷的草地上用不知名的涂料绘出一座巨大的五芒星魔法阵,罗成就坐在魔法阵的正中央,这当然是伯尔妖男的手笔,也不知道伯尔妖男和亚伯之间是什么关系,总之伯尔妖男肯定,这座魔法阵完成之后,亚伯一定会出现。

    魔法阵的原理似乎比红月位面的阵图要复杂得多,这种魔法阵可以用能量结晶来驱动,罗成在伯尔妖男离开后的第三天,把一颗能量结晶嵌入魔法阵,整座魔法阵立即开始运转起来。

    这是伯尔妖男对罗成的唯一要求,他可以帮罗成,但却不想和龙族成为死地,这点罗成能理解,事实上如果有可能的话,罗成也不想和龙族为敌。

    “伯尔妖男在哪?”亚伯浑厚的声音响起,如同黄钟大吕,在空气中荡起了一丝丝波纹,硕大的头部四下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伯尔妖男的身影。

    罗成站起身,飞向空中,一直飞到和亚伯头部平齐的位置。

    亚伯这才把目光停留在罗成身上,似乎和罗成平视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身后四张羽翼轻轻一振,便又拔高了少许,继续俯视着罗成:“你是谁?”

    罗成没有回答亚伯的问题,反问道:“你就是亚伯?”

    “人类,回答我的问题!”亚伯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他认为面前这个人类很可能和伯尔妖男有着某些联系的话。光是罗成说话的语气,便足以让他发火了。

    罗成笑了笑,突然出剑,淡淡的剑光流星般掠起,直刺亚伯的下颌。

    亚伯愕然。这里距离龙岛很近。从来没有哪个种族的强者敢于在这里对一只巨龙发起攻击,即使暗黑天幕和银色飞马也不会这样做,因为那势必会引起两大种族之间的战争。

    亚伯的愕然很快变成惊诧,因为罗成这一剑的速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他甚至已经嗅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前一刻他才看到罗成拔出了长剑,而下一刻,他的肌肤上便由于剑气的刺激而泛起了一层战栗。

    亚伯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击,狂吼一声。用尽全力向一侧扭动躯体。

    哧……剑锋入肉,血光四射,亚伯坚韧的肌肤似乎变成了纸片,完全无法抵挡剑锋的侵袭。

    亚伯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四周瞬间化为一片火海,一道道足以把钢铁融化的炙热乱流从亚伯口中喷出,其实亚伯受的伤并不重,毕竟他的身躯太过庞大了,罗成手中的审判之剑与之相比。就像是一支牙签,亚伯之所以毫不犹豫的动用了天赋能力,是因为他在恐惧,没有为什么,只是直觉在告诉他。如果他方才躲避得稍微慢一些,很可能会落入死亡的深渊。

    同时亚伯也是在用这种方式通知龙岛,自己在这里遇到了袭击。

    罗成当然清楚这一点,所以罗成根本就没有躲。任由炽热的火海将自己包围,开启了六级防御的审判战衣完全能够抵御这种程度的伤害。至少可以为罗成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罗成手中的审判之剑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光芒迅速膨胀,把罗成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然后光团以无与伦比的速度飞射,挟着风雷之声,笔直射向亚伯。

    审判之奔雷!这是威力超出飞星夺月数十倍的高级体术,一旦释放,哪怕是一座高山挡在罗成面前,也会被从中截断!

    “不!!”亚伯凄厉惨嘶,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烈焰吐息竟然没能对罗成造成半点阻碍,这怎么可能?!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罗成出剑,亚伯紧接着喷出吐息,然后下一刻罗成便释放了审判之奔雷,整个过程加在一起也只不过是短暂的刹那,亚伯连逃跑都没有任何机会。

    其实以亚伯的实力,本不该这么快就落败的,但他实在是过于相信龙岛对其他种族的威慑力,的确,高魔位面没有哪个强者敢于在这里对巨龙发起攻击,但罗成显然是个例外,既然已经决定杀死对方,当然要选择更加省力的方式,有心算无心之下,罗成的得手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轰然巨响声中,无数能量乱流向四周溅射,空中仿佛爆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火团,嫩绿的青草在能量乱流的席卷下瞬间化成灰烬,无数泥土沙石翻卷着飞上半空,仿佛肆虐的沙尘暴。

    亚伯巨大的躯体从空中坠落,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整个头部已然不翼而飞,大股鲜血喷泉般向外涌出。

    遥远的大海中央,直耸如云的龙岛上传来几声惊怒交加的咆哮,几个黑点从龙岛上飞出,迅速飞向海岸,然而等他们赶到时,哪里还能找到罗成的身影,留在原地的,只有亚伯无头的躯体,并且伯尔妖男绘出的魔法阵也在方才那场爆炸中化为乌有,半点有用的痕迹都没留下。

    几头巨龙不约而同的释放出了自己的感知,然而却没有任何发现,巨龙们的眼神顿时变得迷茫起来,这不可能!他们从龙岛飞到事发现场,也不过是几息的时间而已,再强大的敌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逃出他们的感知范围。

    而这时,事件的始作俑者罗成,正在密林中穿行,四周郁郁苍苍的树木可以为他提供极好的掩护,这只是视觉方面的,感知方面,拥有世界树树叶力量的罗成,可以让自己和四周的植物融为一体,至少如果不用肉眼去判断的话,是绝不会被发现的。

    风中,似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罗成停下脚步,望向远方的大峡谷,默默的说道:“请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

    高魔位面的植被很茂盛,罗成这一路都没有离开茂密的森林,对于他而言,四周的树木便是最好的屏障,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罗成已经离开海岸三天了,还是没有看到任何追上来的巨龙。

    “生命精华转化得怎么样了?”罗成在脑海中问智脑。

    “其中蕴含的能量超出了我的预计,至少还需要一百二十天到一百四十天才能够完全转化。”

    罗成有点发晕,已经计算不出那究竟是多少能量了,只是转化就需要这么长的时间,那吸收呢?看来高魔位面的资源远不是低维位面所能比拟的。

    罗成的眉头突然轻轻一皱,偏过头望着自己的左侧肩膀,审判战衣上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淡淡的五芒星印记,此刻正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这个五芒星印记之前一直都没有显现出来,否则早就被罗成发现了,罗成立刻释放出感知,在密林中,他的感知范围被成倍扩大,每一颗大树、每一株绿草,都可以随时变成罗成的耳目。

    很快罗成就找到了目标,远处的密林中,一个光头大汉正在急速飞掠,罗成微微一笑,没想到伯尔妖男还有这种手段,竟然能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记并且不被自己发现。

    罗成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伯尔妖男没有选择在天空中飞行,显然对自己没有恶意。

    片刻之后,伯尔妖男出现在罗成面前,看到罗成悠闲的坐在草地上,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你不快点跑,留在这里等死?”

    罗成挥挥手,散去了肩头处的五芒星印记:“胆子很大嘛,敢跟踪我?”

    “我有什么不敢的?”伯尔妖男撇撇嘴,上下打量着罗成:“你真把亚伯杀了?”

    “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最多也就是打他一顿呢。”伯尔妖男叹气:“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头巨龙在找你?听说连龙皇都被惊动了。”

    “谁能证明是我干的?”罗成摊摊手。

    伯尔妖男心悦诚服的点头:“我就佩服你这点,胆子够大,脸皮也够厚。”

    罗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别忘了你也出了力的,我被抓到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所以我才来找你啊。”伯尔妖男凑到罗成身边:“我建议你找个地方躲一躲,等风声过去就没事了。”

    “只要我在森林里,就没谁能找到我。”罗成不以为然。

    “那可未必。”伯尔妖男意味深长的说道:“如果龙皇请出银色飞马,你这个冒牌精灵很快就会暴露,银色飞马可不像战争古树那么好骗。”

    罗成皱眉:“不至于吧?死了一个亚伯而已,会有这么多强者出动?”罗成的确不太担心龙皇,因为有密林这座天然屏障在,但罗成可没信心和精灵族的至强者银色飞马争夺对植物的控制权,结局注定不会成功。

    “但你无法否认有这个可能,对吧?所以这里也算不上最安全的地方。”伯尔妖男不遗余力的劝说着。

    罗成看着伯尔妖男,忽然笑了:“直说吧,想让我跟你去哪?”

    被罗成说破心思,伯尔妖男略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光头:“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嘛,我也是为了你好,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地方,堕落深渊,你应该听说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