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位面审判者

第五一零章 地洞

    罗成和伯尔妖男仔细讨论了一番,觉得还是不要冒险的好,毕竟他们对这里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最关键的是盛宴,在没有确定盛宴的危险程度之前,贸然进入洞穴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看着四周蒸腾的热气,感受着洞中流出的清凉,越发凸显出这个洞穴的特殊之处,堕落深渊里遍布大大小小的火山,地下全是沸腾的岩浆,而这个洞穴却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仿佛是一个完全**的存在。

    进是一定要进的,但要在盛宴之后,那样无疑会更安全一些。

    终于,罗成和伯尔妖男见到了传说中的盛宴。

    罗成和伯尔妖男首先感受到的,不是视觉上的震撼,而是脚下整座大地的颤抖,地面仿佛沸腾的开水,不断起伏着,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在地表,喷出一股股滚烫的岩浆,放眼望去,就像是绽放了无数颗烟花,把堕落深渊灰蒙蒙的天空点缀得色彩斑斓。

    但这只是一个前奏而已,罗成和伯尔妖男都有些担心的看向洞口,意外的是,在这种剧烈的震动下,洞口依然是安然无恙,清凉的气息依旧在源源不断的涌出,罗成和伯尔妖男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逐渐的,大地的震动越来越猛烈,堕落深渊本就凹凸不平的地表上面出现了无数道纵横交错的巨大鸿沟,然后便是轰的一声震天巨响,远处,升起一片巨大的火云,笔直冲上近千米的高空,铅灰色的云层立即被染得通红一片,四周的气温骤然提升至无法想象的高度,以罗成和伯尔妖男的实力,都有些难以忍受扑面而来的热浪。

    可怕的还在后面,无数燃烧着的石块从空中坠落,仿佛一颗颗从天外飞来的陨石。雨点般不断撞击着地面,转眼的功夫整座大地就化成了一片火海,这些炙热的石块和地底喷出的岩浆混合在一起,逐渐的化成了一道熊熊燃烧的狂潮。

    看着这场覆盖了整座天地的火雨,罗成和伯尔妖男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从天而降的石块虽然携着庞然巨力。但他们暂时还可以应付,问题是这场盛宴究竟会持续多久?对罗成而言,真正可怕的不是猛烈的撞击和炙热的高温,而是四周迅速变得稀薄的空气。

    伯尔妖男自然不懂。但直觉告诉他,再停留在这里,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罗成和伯尔妖男的目光同时看向洞口,之前他们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进去,可现在看来。这个洞口才是唯一的生路。

    留给罗成和伯尔妖男选择的时间并不多,四周的空气都被炙热的火焰焚烧殆尽,眼前的景象都开始扭曲起来,火雨不断落下,地面上的火海随之不停升高,一个新的难题摆在了罗成和伯尔妖男面前,如果进入洞穴的话,的确可以避开这足以让人窒息的酷热,可万一地面上的岩浆灌入洞口。该怎么办?

    似乎只能碰运气了,如果洞穴足够大足够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伯尔妖男最先忍不住,冲进了洞口。罗成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洞内一片漆黑,但遍体的清凉却让两人舒服得呻吟出声。

    伯尔妖男大口呼吸着清凉的空气。好一会才平复下来,心有余悸的望着外面的火海:“我发现和你在一起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如果不是你发现了这个洞口,恐怕我们两个谁都逃不出去。”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进了洞口,罗成和伯尔妖男定下心,开始向洞内行去,值得庆幸的是洞穴很深,深到了极点,罗成把感知提升到极致都无法探察到洞穴的尽头,这个发现让两人放心了不少,至少这样就不担心会被灌入洞内的岩浆淹没。

    洞穴中没有光线,四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不过对罗成和伯尔妖男来说,这构不成障碍,他们很轻易就能够看清洞内的情景。

    粗略看上去,洞穴应该是天然形成的,没有人工挖掘的痕迹,不过洞内的地面上,却依稀能够看到某个物种爬行过的印迹,这无疑坚定了罗成和伯尔妖男的信心,或许洞穴的出口,会是一个安全的所在。

    随着罗成和伯尔妖男的不断深入,那股清凉的感觉已经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寒冷,似乎在洞穴的深处,有一块无比巨大的万年寒冰,正在不停的散发着寒气。

    洞穴中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分,罗成和伯尔妖男也不清楚究竟走了多久,但却还是没有走到洞穴的尽头,唯一的感觉就是越向深处走,寒冷的感觉就越明显。

    前方忽然传来了极轻微的窸窣声,罗成和伯尔妖男停下脚步,屏住了呼吸,心跳全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变得极为缓慢,窸窣声也变得越来越清晰,到了后来,罗成和伯尔妖男已经可以确定,这是生物在爬行时身体摩擦地面才会发出的声音。

    终于,在通道的拐角处,一只怪物从黑暗中爬行出来,头顶遍布着密密麻麻的骨刺,四肢着地,但怪物的体力似乎已经消耗殆尽,只能勉强用爪子扒着地面来拖动身体前行,等到再近一些,罗成和伯尔妖男才看清怪物的身体上遍布着细碎的伤口,原本应该覆盖全身的鳞片所剩无几,仿佛把成千上万柄小刀切割过一般,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有些伤口处的血液已经凝固、结疤,而有些伤口还显露着翻卷的皮肉,在怪物身后,是一条布满了斑斑血迹的拖痕,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支撑这个怪物,竟然能够在伤势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一路爬到这里。

    “这是……寄生魔物?!”伯尔妖男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仍然在艰难爬行的怪物。

    洞穴的空间有限,伯尔妖男一开口,声音立即引起了一道道空洞的回声,在洞穴中回荡着远去。

    寄生魔物听到声音,奋力仰起头,然后便看到了罗成和伯尔妖男,眼中立时流露出毫不抑制的嗜血光芒,口中呵呵有声,作势欲扑。

    寄生魔物的身体越是虚弱,就越是渴望得到血肉的滋补,罗成很了解这一点,缓缓走过去,伸出一只脚踏在寄生魔物的头上:“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或许我能够让你活下去。”

    那寄生魔物努力把嘴张大,却无法咬到罗成,疯狂的舞动双爪向罗成发起了攻击,但却被罗成轻而易举的用审判之剑接连斩断。

    寄生魔物似乎对痛楚已经麻木了,双臂的断口处,鲜血汩汩流出,却还是在奋力扭动着脖颈,试图在罗成身上咬一口。

    罗成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问问罢了,事先就有了不会得到答案的心理准备,脚下用力,噗的一声,寄生魔物的头部直接被罗成踩爆,数颗婴儿拳头大小的能量结晶滚落出来。

    罗成微微有些诧异,如果按照能量结晶的数量来衡量,这个寄生魔物的实力至少也是精英级别以上的,甚至很可能是魔将级,但表现出的实力却相当不符,难道是伤势的原因?

    “你不是说这些家伙只能依靠寄生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吗?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伯尔妖男疑惑的看着寄生魔物的尸体。

    “可你也说过,第一个寄生魔物,就是从堕落深渊走出来的,所以我现在是真的有点相信这里有一条通道了。”罗成看着漆黑的洞穴深处,心底升起一片火热,再怎么努力的防御寄生魔物的入侵,终究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如果这里真有一条连接着反物质世界的通道,那么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最好的防御,莫过于进攻,凭什么人类就只能被动的防守?

    继续向深处走,罗成和伯尔妖男又发现了一具寄生魔物的尸体,由于洞穴内的温度极低,所以尸体并没有腐烂,和第一个遇到的寄生魔物一样,尸体的表面上也是遍布着细碎的伤痕。

    然后是第三具、第四具,这些尸体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显然遭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罗成就这个现象和智脑多次交谈,根据智脑的分析,根本不可能存在直通反物质世界的通道,如果说是一座传送门,或许还有几分可能,但想要穿梭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之间,这要比位面传送困难得多。

    以灵魂形态穿过时空屏障都很容易遭到灭顶之灾,把整个**传送过来的危险自然更大。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一点光亮,对于罗成和伯尔妖男而言,这点微弱的光芒完全不亚于初升的旭日,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耀眼,他们在黑暗的环境中太久了,以至于都有些不适应光明的存在。

    答案,应该很快就会揭晓,罗成和伯尔妖男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这个道理他们都懂,所以他们在利用这个时间调节自己的心态,毕竟前方对于他们而言,是未知的地域,或许还有潜在的危险,他们必须让自己的身体处于巅峰状态,这样才能面对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