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位面审判者

第五一一章 判决

    向前走出不远,罗成突然察觉到有很多杂乱的能量波动从前方传来,两人不由得更小心了一些,悄无声息的开始在通道里飞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随着距离的接近,罗成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感受到的能量波动中,有的平和悠长,似乎正在沉睡,有的却显得暴躁无比,这种情形太诡异了。

    转过一个拐角,罗成和伯尔妖男眼前豁然开朗,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处宽阔的洞穴,在洞穴的尽头,有一道狭窄的裂缝,光亮就是从裂缝中传出的,更让他们震撼的是,洞内竟然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身体,有人族、有精灵、有和伯尔妖男一样的黑暗种族,甚至还躺着一个通体火红的熔岩精灵!

    除了这些躺着的家伙以外,还有十几个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寄生魔物守在四周,看到罗成和伯尔妖男出现,这些寄生魔物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一个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突然张开嘴,发出刺耳的尖叫,洞穴内的空间本就有限,尖叫声在四周的洞壁上碰撞回荡,威力无形中增加了数倍,罗成都被震得耳鼓阵阵刺痛。

    伯尔妖男的反应更加不堪,就像是被无数根锋利的尖针刺入耳膜,耳中立时流淌出了两道细细的血线,罗成一挥手,在自己和伯尔妖男身前布下了一道能量屏障,把令人心烦意乱的尖叫声隔绝在了外面,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个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对方的精神攻击竟然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这是罗成之前所没想到的。

    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遥遥伸出手指,指向罗成,噼噼啪啪……能量屏障上面突然发出细密的声响,荡起一道道波纹,罗成的脸色顿时一变,这时其他寄生魔物也向罗成和伯尔妖男发起了攻击,罗成目光一扫。发现这里的寄生魔物实力最低的竟然也是魔将级别。

    如果只是一群魔将级别的寄生魔物,以罗成和伯尔妖男的实力并不需要过于担心,罗成真正警惕的是那个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因为罗成居然看不透对方的实力,如果罗成没有猜错的话。对方的精神力量。很可能要强过自己。

    能量屏障很快便宣告崩溃,十几个寄生魔物携着呼啸的劲风凌空扑至,罗成目光一凝,一道巨大的精神浪潮自罗成身周狂涌而出。那十几个寄生魔物的冲势立即被遏止住了。

    下一刻,剑光如同盛开的花瓣,层层绽放,洞内溅起凄艳的血光,伯尔妖男也紧跟着冲了上去。双翼上的淡金色符文一一亮起,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绚烂的轨迹。

    罗成和伯尔妖男的战斗经验都极其丰富,没有第一时间对那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发起攻击,因为他们两个都没有把握能够在短时间内击毙对方,那么就只能先清除掉对方的爪牙。

    面对破空袭至的利爪,罗成没有丝毫躲避,只是极为的冷静刺出手中的审判之剑,多杀死一个敌人,在接下来的对决中就会多占据一分优势。

    转眼间罗成就击杀了四个寄生魔物。伯尔妖男的战果略差,但也成功的杀死了两个,代价是左手小臂处被撕下了一大块皮肉,伯尔妖男随意的在伤口上一抹,鲜血奇迹般的停止了流淌。然后便继续向下一个目标冲了过去。

    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本已在自己身周布下了肉眼不可见的禁制,但却没想到罗成和伯尔妖男根本没有攻击他的意思,只是向其他寄生魔物下手,顿时又惊又怒。十根锋利的爪尖痉挛般抖动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一道又一道纵横交错的透明丝线出现在洞穴当中。

    一个正在躲避伯尔妖男追击的寄生魔物恰好在这时后退,宽厚的背部撞上了丝线,身形几乎没有停顿的从丝线上穿过,然后那寄生魔物的表情立即变得僵硬无比,一道细细的血线在他胸膛上出现,继而上半身缓缓向下倒去,露出一个被切割得平滑无比的创口,只是撞了一下,那寄生魔物竟然就被这道细细的丝线切成了两段!

    伯尔妖男紧跟着冲了过来,由于身高和姿势的原因,伯尔妖男只是身后的左翼撞到了那根丝线,伯尔妖男的身形戈然而止,不可思议的扭过头,看着正从空中向地面坠落的小半个翅膀,然后才感到了刺骨的疼痛,不由发出了一声痛吼。

    愤怒到极点的伯尔妖男再次举步,却不小心又碰到了一根丝线,最初丝线切割进肌肉时伯尔妖男根本就感觉不到,直到触及骨骼的时候,才感觉到痛楚,幸好伯尔妖男的速度并不快,所以才来得及感觉到痛楚,猛的退了一步,但眼前依旧是空无一物,那一道道丝线用肉眼根本无法观察得到,伯尔妖男神色剧变,再也不敢胡乱动作。

    罗成那边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但却要比伯尔妖男幸运的多,罗成举剑下劈,眼看就要劈中一个寄生魔物的头顶,忽然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叮的一声轻响,审判之剑竟然被弹起,但那个寄生魔物就没罗成这么好运了,趁着罗成发愣的功夫,跳起来想要攻击罗成,结果一头撞在丝线上面,整张脸都被削落下来,血肉模糊一片,惨叫着倒在地上。

    这种攻击根本就是不分敌我的,伯尔妖男撞到了会受伤,寄生魔物也不例外。

    罗成吸了口冷气,魔将级寄生魔物的身体坚韧到了极点,即便罗成也不敢保证一剑下去就能把对方斩成两段,那些看不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活下来的寄生魔物只剩下了四个,但他们也同样不敢动了。

    罗成忽然闭上了眼睛,既然看不到,那么就索性不看,瞬间进入了无尽之伤状态,四周的伯尔妖男以及寄生魔物在罗成的感知中变成一个个或大或小的能量团,而在这些能量团中间,有一些纵横交错的线条在其中忽隐忽现。

    罗成心头大定,既然能感知到,那么就无法对他构成威胁,罗成正准备再次飞身跃起,脑海中突然传来智脑急促的声音:“快阻止他!这是魔王级的寄生魔物,如果让他把这个空间封闭起来,你们都会死!”

    什么?罗成怔住,这时他才注意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丝线的数量竟然在不断的增加着,几乎是每隔一秒钟的时间,空中就会出现一根新的丝线,但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有那么夸张吧?难道逃还逃不出去么?罗成刚刚冒出这个想法,对方便似乎已经洞悉到了,入口处出现了三根丝线,交叉在一起,以罗成和伯尔妖男的体型,想要不触碰丝线离开,根本不可能。

    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发出桀桀怪笑,双爪抖动得愈发剧烈,在罗成犹豫的时间里,空中的丝线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如果罗成在进入无尽之伤状态后,立即发动攻势,或许还有可能冲到对方的身前,但经过这么一耽搁,却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你必须要做出选择了。”智脑的声音平静了下来。

    罗成清楚智脑话中的含义,可是,真的要释放判决么?一旦失败,那种后果是罗成所承担不起的,在这之前,罗成从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奇怪的攻击方式,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囚笼了,那些透明的丝线竟然连审判之剑都无法斩断。

    丝线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着,罗成长长吸了一口气,退出了无尽之伤状态,睁开双眼看着不远处那张狰狞苍老的面孔,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在伐木人小镇和那力大无穷的寄生魔物拼命时,好像从未想过得失的问题,那时自己考虑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活下去。

    看来拥有力量的时间久了,心态也随之发生了变化,考虑得太多,未必是件好事。

    罗成脸庞上浮上一抹笑容,缓缓举起手中的审判之剑,那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看着这一幕,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危险的感觉,但他想不出罗成怎样才能攻击到自己,这些在空中纵横交错的丝线便是一道坚固的屏障,可以为他抵御一切可能到来的攻击,当他把这座空间完全封闭时,即便是大魔神亲至,也同样拿他束手无策。

    所以那苍老的寄生魔物在短暂的犹豫过后,便不再理会罗成,继续着手中的工作,他对罗成和伯尔妖男的躯体有着很大的兴趣,原因很简单,宿主的实力强弱也会直接影响到寄生魔物,否则的话,他完全可以让丝线直接从罗成和伯尔妖男的身体中穿过,当然,他此刻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一道巨型剑光横空出世,映亮了整座洞窟,没有人看到这剑光是如何出现的,因为剑光太过耀眼,仿佛是一轮初升的旭日,刹那间便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瞬息之后,剑光悄然散去,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洞窟里一切如常,罗成和伯尔妖男依然静静的站在原地,幸存下来的四个寄生魔物也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而那个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怔怔的看向罗成,他的胸口处,是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巨大血洞。

    罗成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失败。

    <<位面审判者>>文字,欢迎读者登录.阅读全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