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位面审判者

第五一二章 永久裂隙

    变化发生得太快,以至于伯尔妖男也惊讶的看着罗成,完全想不出罗成是如何做到的。

    嘭……面容苍老的寄生魔物软软栽倒,幸存下来的那四个寄生魔物这才醒悟过来发生了什么,齐齐发出了怒吼,扑向罗成,罗成的意志属性虽然在瞬间清零,但其他属性还在,剑光闪烁中,那四个寄生魔物也很快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我可以动了?”伯尔妖男看到罗成自如的在洞窟里穿梭,心中羡慕不已,但还是站在原地不敢动。

    “可以了。”罗成看着四周仍然在沉睡的各个种族,微微皱起眉,寄生魔物没有把这些种族吃掉,而是让他们陷入沉睡,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

    一个精灵的身体这时突然动了一下,缓缓睁开了双眼,瞳孔竟然是血红色的,洞窟里四处都散落着残破的肢体,血腥味道浓烈得令人欲呕,然而这个精灵却仿佛嗅到了什么甘美的气息,嘶吼一声跳起身,抓起一支断臂就塞到嘴里,不过咀嚼了几下之后,便察觉到不对,瞪着血色双眼看向罗成和伯尔妖男。

    罗成立即明白了,原来这些沉睡的家伙都被寄生魔物当成了宿主,可新的疑问又出现了,寄生魔物们即使独自进入堕落深渊,也很难不被熔岩精灵发现,更何况还要携带上一具或是几具沉重的身体?这样做对寄生魔物有什么好处?他们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寄生?

    刚刚苏醒的精灵张口嘴,牙齿迅速生长,变化成锋利的獠牙,头顶上冒出一根根骨刺,身体上肌肤也转化成坚硬骨甲,不过还没等他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罗成手中的审判之剑便已从他颈间掠过。

    伯尔妖男也意识到了其中的蹊跷,扫视一周:“这些寄生魔物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连熔岩精灵都敢抓?”

    “他们有什么不敢的?如果实力足够,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向这个世界发起攻击。”罗成淡淡的说道。走到洞窟尽头的裂隙前面,最开始的时候罗成以为看到的是外面透进来的光线,但现在却发现了不对,因为阳光不可能会这样耀眼。

    这究竟是什么?罗成和伯尔妖男心中同时升起了疑问。

    突然,一股邪恶至极的能量波动从裂隙中涌出。罗成和伯尔妖男齐齐后退。对未知的事物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况且两人都想知道从裂隙中涌出的是什么,所以在后退一段距离后,两人都没有出手。而是静静的观察着。

    那股邪恶的能量波动一出现在洞中,立时发出了愉悦的欢呼,当然,是精神层面上的,这道能量波动只是略微盘旋了一下。便笔直冲向一个沉睡的黑暗种族,瞬间没入了黑暗种族的身体。

    沉睡中的黑暗种族似乎非常痛苦,眉头紧紧皱着,身体在不停的搐动,但处于沉睡中的他显然无力对抗这股邪恶能量的侵袭。

    罗成的神情严峻起来,他终究知道这道邪恶的能量波动是什么了,这竟然是刚刚渗入这个世界的寄生魔物!在进入正物质世界时,寄生魔物都是处于灵魂形态,必须在一定时间内找到宿主才能够存活下来。

    不过在灵魂形态下。寄生魔物通常都是无比的脆弱,罗成只是释放出了一道算不上强大的精神波动,感知中立刻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尖叫,然后那个沉睡中的黑暗种族便安静了下来,眉眼间再也看不到痛楚。

    罗成抬头。看向散发着光芒的裂缝,这竟然是空间裂隙!不是说空间裂隙只能存在很短暂的时间,然后便会消失么?为什么这道裂隙却一直在这里,并且看上去应该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个问题。我无法给你答案。”智脑显然也被震惊到了,不等罗成询问便主动开口:“不过我们不能排除有这种存在的可能。”

    “你觉得还需要排除么……”罗成苦笑。有了时空裂隙的存在,那岂不是说寄生魔物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高魔位面?!虽然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寄生魔物陨落在时空乱流当中,但这种程度的损失,寄生魔物是绝对不会在乎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伯尔妖男忍不住问道,在得知了答案后,表情立即陷入呆滞状态,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找祖先的足迹,可却莫名其妙的找到了一个供寄生魔物通过的时空裂隙,这算什么?伯尔妖男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先祖和寄生魔物来自同一个地方。

    身侧传来一声呻吟,罗成和伯尔妖男一起转头,目光盯着正在做起来的熔岩精灵,只要对方显露出一丝被寄生的迹象,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吗的……”熔岩精灵一边起身,一边敲着自己的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然后他突然怔住了,目光呆滞的看着四周:“我这是在哪?”

    很快熔岩精灵就发现有两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表情更加迷茫:“你们是谁?”

    罗成和伯尔妖男对视了一眼,点点头,还好,反应比较正常,看样子这家伙没被寄生。

    在熔岩精灵的追问下,罗成和伯尔妖男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这个年轻的熔岩精灵顿时暴跳如雷:“这些该死的寄生魔物,竟然连我都敢抓!我一定要把他们都撕成碎片!”

    “你可以去再撕上一遍。”伯尔妖男撇撇嘴,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家伙既然能被寄生魔物抓到,显然实力也不怎么样。

    熔岩精灵狠狠盯着地上的尸体:“从今以后,寄生魔物就是我们熔岩精灵一族的死敌,哪怕远隔千山万水,我们也一定要让这些该死的家伙付出代价!”

    伯尔妖男笑了:“难道你不知道现在许多地方都有寄生魔物了么?听说连精灵的领地里都出现过,你要不要去看看?”

    “你以为我不敢?!”熔岩精灵感觉受到了侮辱,用力拍着胸膛:“没有我亚里瑟办不到的事情!”

    “你说你叫亚里瑟?!”伯尔妖男惊讶的看着年轻的熔岩精灵:“别告诉我你父亲是熔岩王拉米尔。”

    熔岩精灵惭愧的低下头:“如果我有父王一半的实力,就不会被他们抓住了。”

    “谢谢你们。”亚里瑟诚挚的看着罗成和伯尔妖男:“如果不是你们救了我,恐怕我现在也已经变成了一个丑陋的寄生魔物,我们熔岩精灵一族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

    罗成看了看亚里瑟,心说你也没漂亮到哪里去吧?脸上却是露出微笑:“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对你们来说可能是这样,但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亚里瑟很认真的说道。

    罗成和伯尔妖男笑了笑,都没有太在意,罗成把目光落到时空裂隙上面,缓缓伸出手,剧烈的能量波动顿时充斥了整座洞窟。

    “你要做什么?”伯尔妖男奇怪的问道。

    “当然是毁掉这个通道,否则今后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寄生魔物通过这里来到这个世界。”罗成不知道凭借自己力量能否毁掉神秘的时空裂隙,但终归是要试一试的。

    “可惜我不是巫妖,否则我就从这个裂隙进去,看看另一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伯尔妖男惋惜的说道。

    罗成怔住,为什么自己就没想到呢?为什么一定要等着寄生魔物来渗透,来攻击,来永无休止的骚扰?为什么就不能冲到反物质世界里大开杀戒?!

    当然,这只是一个设想而已,罗成并不知道是否能够实现,毕竟就连之前那段历史当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例子。

    “这个课题,我们当年也曾经深入研究过,理论上来说,既然寄生魔物的灵魂能够通过时空裂隙来到我们的世界,那么我们的灵魂也同样可以抵达他们的世界,当时最大的难题是开启时空裂隙,我们已经找到了开启时空裂隙的方法,但所需要耗费的能量却是整个联邦都承担不起的,所以这个计划搁浅了。”

    “真的可以?”罗成有些不敢置信。

    “我说的是理论上!”智脑强调着:“也就是说并没有包括时空穿梭中潜在的风险,毕竟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我们无法做出准确的判定。”

    罗成怦然心动,他一直都在思考着一件事情,以前是因为为时过早,而现在,似乎真的要仔细想想了,追根溯源,这场战争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反物质的贪婪,如果能从源头上斩断反物质的贪念,那么一切问题便都可以迎刃而解。

    如果斩断?只有一个字,杀!无论是渗入科技位面,还是抵达高魔位面的反物质生命,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都不过是一些炮灰而已,那些大魔神在战局没有确定之前,是不会贸然通过时空裂隙来到这个世界的,如果真的有人能够通过时空裂隙抵达反物质世界,把那些大魔神们一一击杀,这场战争自然便会结束。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便再也无法抑制,罗成紧紧的盯着时空裂隙,在脑海中询问智脑:“我要怎样做,才能够穿过时空裂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