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刘备的日常

1.94 长城边患

    今日无朝。

    百官皆各司其职,不在王都。唯肱股重臣在列。伴驾入宫不提。

    蓟国东西千里,南北六百里。且王都偏北。距方城县,不过十里。方城县北界,便是蓟国北界。虽说北疆无战事,然却不可不防。尤其高车南下,收拢草原零散部族,日益强盛。又因长城外线丝路兴盛,近年塞北常有马贼出没。今汉毕竟不比前汉。长城多有破损,且无大军守备。马贼熟知地形,出没无常,防不胜防。

    居延外道商贾,先前多择五阮关入境,东进蓟国。如今自北地郡,便早早入关。长城内外,马贼为祸日烈。所幸有奢延鲜卑属国,守备上郡。内线商道畅通无阻。唯一不便,需绕行洛阳,再北上蓟国。

    蓟王南征前,便已下令,远来商贾可先入住函园客堡。自阳港乘船,分批驶往蓟国。如此既省时又省力。

    许多商贾遂择阳港双市,将所携西域商品售出。轻装出行,待抵蓟国,再大肆贩卖名产,僦船洛阳,而后车队西行。丝路北线商贾,过奢延属国,仍走居延外道。南线丝路商贾,则走内线河西走廊。

    于是乎,阳港双市,商贾云集。蓟王未雨绸缪,先行兴建之交易所。遂成大宗商品最佳贸易地。

    仿市舶寺,蓟商会。蓟王又在阳港双市,另起“外商会”。凡入会胡商,皆可享有类比蓟商的诸多便利。如买卖宅邸,开设户头,诸如此类。而后便可入交易所,以担保转账的方式,交割货款。

    久而久之。交易所中,类市侩之“新中贩”,应运而生。新中贩,便是中间商。藩商可按市价,将所携货物卖与中贩。中贩再转手卖出,赚取不菲利润。

    交易所也已先行拟定《中贩共约》。再加账户资金担保,足可确保双方利益,不受侵害。

    此不足为奇。

    然令蓟王意外的是。竟有蓟国豪商,先行预订来年高昌蒲桃酒千瓮。并足额支付货款。双方约定,除去天灾人祸等不可抗力,来年胡商需按时日,足量贩来。不可逾期。

    此乃,期货雏形。

    对胡商而言,提前一年获得足额货款,便可返回高昌,安排酒户生产。如此反复,平衡供需。“丰则贵取,饥则贱与”。避免丰年多禾,谷贱伤农。供需有量,买卖各方,皆有利可图。

    奈何长城沿线,马贼猖獗。

    这还了得。

    蓟王南征始归,便马不停蹄,着手处理长城边患。

    拜见母亲,二位义母,刘备专开朝议。

    “长城沿线,乃大汉与北疆各部之边界。‘北有蓟,莫纵缰’。高车十二部,不敢轻易南下。十四部鲜卑属国,亦不敢提兵北上。乃至马贼坐大。”王傅黄忠言道。

    “且长城沿线,横贯东西。万里之遥。马贼来去如风,居无定所。亦难追讨。”左相崔钧,起身奏报。

    “命‘北人’各部使节,入宫相见。”刘备已有计较。

    “喏。”中书令赵娥,遂传王命。

    北人,便是北胡。蓟国去汉胡,只称向化。北胡亦改北人。入籍便是蓟人。北人使节,俗称“北使”。与之对应。亦有“南人”及“南使”。倭人亦改成“瀛人”。

    少顷。三郡乌桓使、四郡亡胡使、十二姓高车使、十四部鲜卑使、南匈奴使,齐聚灵辉正殿。

    “下臣等,拜见王上。”诸使冠服行礼,举手投足,已与汉人无异。

    “免礼,赐座。”蓟王和颜悦色。

    蓟王南征归来之日,便召唤众北使入殿。一众使节,皆受宠若惊。

    “长城内外,马贼猖獗。常袭扰往来商队,阻断互市。孤欲兴兵灭之。诸位以为如何。”蓟王开门见山。

    “臣等,愿效犬马之劳。”北使异口同声。

    “孤心甚慰。”言罢,蓟王环视群臣“诸君可有良策。”

    六大谋主齐聚,岂无良策。

    “当如主公破海贼王之战。”戏志才笑答。言下之意,亦下饵诱之。

    刘备轻轻颔首“谁人为将。”

    “当以漠北都护府为主。”贾诩言道“(漠北都护府)将兵长史,没鹿回部大人子窦宾,并将兵从事,‘五子三明’之田畴,正当其用。”

    门下祭酒司马徽,起身奏报“既是代主征伐,门下宜当同往。”

    蓟王门下,代行王事。亦不可或缺。

    蓟王欣然应允,遂看向侧席“何人愿往。”

    “臣,愿往。”不等门下督郑泰、门下主簿孙乾奏对,便有人长身而起。

    正是西曹掾,徐庶。

    东孝西直。何必多言。

    司马徽笑道“元直既去,万事无忧矣。”

    见满朝文武,皆含笑点头。郭嘉之智,直追贾诩。徐庶既与其并称,自有珠玑。

    蓟王遂笑问“何其急也?”

    徐庶大声答曰“臣,亦想二千及冠。求主公成全。”郭嘉拦路之言,国人皆知。徐庶亦不甘其后。

    徐庶之心,蓟王焉能不知“若能一战讨平,定边郡十年无乱。待班师回朝,当与奉孝同领二千石俸。”

    “臣,遵命。”徐庶再拜归位。一战讨平,何其易耳。十年无乱,才是关键。蓟王之意,不言自明斩草除根。

    “中书令拟诏,着令漠北都护府将兵长史窦宾,将兵从事田畴,并门下西曹掾徐庶,统帅各部兵马,讨平长城贼乱。一切用度,皆由都护府支取。凡有所获,五五之数。”

    “喏。”中书令当殿拟诏。确认无误,蓟王遂用国玺。传檄天下。

    蓟王出钱,各部出力。战争得利,二一添作五。北使各个喜不自禁。

    俗语谓“搂草打兔子”,捎带练练手。闲着也是闲着。

    蓟王此举,自有深意。

    待此战罢。漠北都护府,遂为各部所听命。再组漠北联军,水到渠成。正如岭南都护府一般无二。

    北使下朝,轻骑四处。奔赴各部,传达王命。

    四方都护府,乃辅汉幕府所辖。

    幕府三丞,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何必劳蓟王烦神。

    洗漱更衣,蓟王入后宫与王妃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