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

第七百三十五章:天启战争(十一)浪漫主义

    最快更新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最新章节!

    入城之后的最初一段时间中,洛夫卡拉夫特与卢博福结伴而行,希望在这座万城之王冠中遇上属于自己的奇遇。

    很快卢博福就遇上了,虽然难以启齿,他凭借着一身好皮囊,在一次宴会中被一位贵妇看重,很快便搬出了狭小的房屋,住进阳光充足的小楼内,不过卢博福也没忘记洛夫卡拉夫特,他即便是走了也仍旧支付原本自己的一半租金,算是减轻洛夫卡拉夫特的负担。

    而洛夫卡拉夫特就没这么幸运了,面容阴郁的他不怎么讨人喜欢,而身为一名贵族也没法去做那些下等人做的重体力活,兜兜转转数个月,带进来的盘缠都快花光时,洛夫卡拉夫特才找到了自己的一条生路——写文章。

    由于悉伯识字率日益增长,培育出一批识字且有富裕资产的市民阶级,市民阶级有看报、看文章的消遣需求,这刺激了悉伯印刷业的发展,而不久前悉伯通过印刷自由法案,因此如今不管是官办的还是民办的,都在蓬勃成长之中,这便成了洛夫卡拉夫特谋生的手段。

    作为一名贵族,能选择的职业不多,对于破落贵族来说就更是如此,所以动笔写作便成了洛夫卡拉夫特的经济来源。

    洛夫卡拉夫特还偏偏有这份天赋,在家乡被轻视的写作才能,到了巴蒂罗斯以后却放出不小的光彩,洛夫卡拉夫特在第七次投稿时终于通过了他的第一篇文章,是诗歌,一个评论员点评说洛夫卡拉夫特的文章具有高贵的忧郁气质,充斥着浪漫气息。

    发售了诗歌,很快洛夫卡拉夫特还接到一些读者来信,接着是邀请信,当地著名浪漫主义的路埃尔俱乐部的邀请,这让洛夫卡拉夫特感到了被认可的喜悦。

    浪漫主义的源头,要追溯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2692年由启蒙运动倡导者阿鲁埃在雅世艺召开的“理性运动裁断会议”上。

    在“理性运动裁断会议”中,本来就分歧日益加大的启蒙主义者彻底被分裂成4派,原教旨主义、管控主义、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

    随后一百多年中,认为不要扯上政见,只需要遵从启蒙主义推行最初的目的,进行理性启蒙和扫清愚昧就好了,保持这个观点的原教旨主义在阿鲁埃那一代人死后日益衰微,等到洛夫卡拉夫特时代,已经没有俱乐部会再挂上原教旨主义的匾牌了。

    管控主义在一百多年前就是支持力度最小的一批,如今也依旧差不多,当然这是因为在市民阶级中影响力小,可是在工人、农民这些穷人群体中,管控主义的支持者越来越多,他们都要求国家通过管控减小贫富差距。

    至于自由主义,乃是如今最盛行的派系,帕尔森王朝虽然没有明确说自己支持这个主义,但是如今总统莱曼二世可是在学院时代就是自由主义的信徒,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如今悉伯许许多多俱乐部都是自由主义的牌子。

    自由主义的牌子虽然多,但是并没有完全将其他派系给挤死,能与自由主义打擂台的,就是保守主义。

    不过发展到洛夫卡拉夫特时代,保守主义已经自身也发生了分化,只愿意进行些许改良而不愿意做太大动作的,仍旧被称为保守主义,而剩下保守主义者一部分流入管控主义,另一部分成为事实上的新原教旨主义,还有一部分则是分化为反动主义。

    那反动主义的观点是什么呢?反动主义认为,现代文明的发展是罪恶的,给广大人民造成了无数的苦难,而与之俱来的新制度也充斥着肮脏与龌龊,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罪恶的血液。

    因此想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就要绝圣弃智,废除掉婆利古以来的发展,回复到古老的黄金时代,贵族有贵族的样子,平民有平民的样子,大家居住在原始的庄园中,恢复到田园牧歌的美好时光中。

    而反动主义内部还有两个派系,一个派系要求恢复到田园牧歌的浪漫主义,又称田园派,人人依靠原始手工业安居乐业,这个派系被称为浪漫主义派系,也就是给洛夫卡拉夫特发来邀请信的派系。

    另一个派系则主要是批判当前社会的丑恶,道德堕落、污染严重、残酷压榨,并写了很多反应当前社会的现状,比如洛夫卡拉夫特就知道一个叫巴扎克的大作家,写了《悉伯喜剧》这一类,所以这个派系又被称作现实主义派系。

    大多数情况下,两个派系是可以相提并论的,因为现实主义派系在批判完当前社会以后给出的解决方案,基本上都是回到田园牧歌时代,恢复高尚的旧道德以取代腐朽堕落的新道德。

    但是之所以还要把两个派系分开,是因为有少部分现实主义派系的作家并非保守主义,他们很容易转向管控主义,要求国家下场干涉社会问题。

    所以给现实主义再加一个标签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消极现实主义基本都是浪漫主义的一体两面,可以归为反动主义,而积极现实主义则是管控主义的一体两面。

    进入了路埃尔俱乐部以后,洛夫卡拉夫特颇是找寻到了一些同路人,往日大家在一起抨击现实,倒也说的痛快,路埃尔俱乐部还时常与兄弟单位的消极现实主义举行联动,聚在一起说的内容,大体就是悉伯这样下去药丸。

    可是悉伯并没有药丸,相反还一年胜过一年,至于每隔十余年就爆发的经济灾难,都过了这么多轮,悉伯人倒也习惯了。

    很快,一个浪漫主义杂志又刊登了洛夫卡拉夫特的第二篇文章,这篇文章再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让洛夫卡拉夫特得到不少稿费。

    这篇文章叫做《我的童年》,讲述的是洛夫卡拉夫特的童年经历,侧重点是他怎么走上浪漫主义道路的,并且其中带有吉利拉西行省的异域风情,也是引人注目的一点。

    《我的童年》以“我出生在一个死气沉沉的阴天”作为开头,这其实是艺术化描写,洛夫卡拉夫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生在阴天,只不过为了和整体文章风格嵌套,就姑且这么写了,反正也没人会无聊的去查。

    不过《我的童年》中,虽然有些地方加了艺术化处理,但是大体内容还是真的,洛夫卡拉夫特所经历的。

    在洛夫卡拉夫特童年的时候,家里条件还不像现在这么糟糕,对面山里仍然是德雷克家族的林场,而洛夫卡拉夫特小时候最大的快乐,就是与朋友——主要是卢博福,在仆人的陪伴下,一同去林场游玩。

    因此那片林场是洛夫卡拉夫特童年美好记忆的具象化,一直到如今,每当洛夫卡拉夫特结束一天的应酬,洗完澡后疲惫的躺在床上时,总会回想起林间的香气,还有悠长不断的鸟鸣。

    而在当地农奴的称呼中,洛夫卡拉夫特是“好心肠”的,因为洛夫卡拉夫特游玩的时候,偶尔会看到摸进林场试图找吃的农奴。

    根据法律,林场是德雷克家族的私有财产,而农奴没有经过允许,不可以在林场中打柴,不可以狩猎,如果这样被抓住的话,就算洛夫卡拉夫特直接将农奴打死,“农奴权利保护委员会”一句话都不会说。

    可是洛夫卡拉夫特是“好心肠的”,他知道农奴只有实在饿得受不了,或者冻的受不了的时候,才会闯林场、闯河流,去“盗窃”贵族的私有财产,因此洛夫卡拉夫特都无视农奴对贵族权益的侵犯,这让洛夫卡拉夫特挨了好几次打骂。

    要知道如今能压榨农奴的机会不多了,而农奴闯林场,无疑是很好的合法压榨机会,按照洛夫卡拉夫特父亲咆哮的说法,洛夫卡拉夫特每无视一次农奴,就是丢家里的财去施舍穷鬼,那是千不该万不该。

    而这片承载了洛夫卡拉夫特童年记忆的林场,在洛夫卡拉夫特上中学的时候,伴随着轰鸣的机器声,再也消失不见了。

    中学时代,家里为了维持贵族的体面而越发贫困,成天能做的只有拆东墙补西墙,结果就是林场最终被典押了出去。

    当时洛夫卡拉夫特还在上学,等得知林场被典押出去而不得不急匆匆回来的时候,见到的是寂静的林场中充斥着机器声,往常夏日避暑时遮蔽天幕的林荫,随着古树一座座倒下而再也不见,只留下一座座光秃秃的树木。

    另一侧,是林场中生活着魔兽,他们的尸体堆积如山,被叠在一侧的空地上,再也听不到蛙鸣鸟啼,洛夫卡拉夫特的童年再也没有了凭依,彻底成为心中仅存的记忆。

    “望着幽静的树林被嘈杂的工厂取代,闲庭信步的梅花鹿被汗流浃背的工人取代,那一刻,我的童年真正结束了,化作了天际的清风。”

    《我的童年》带给了洛夫卡拉夫特更大的名声,成为路埃尔俱乐部一度谈论的话题,不少绅士拿着《我的童年》痛心疾首的说道:“罪恶的工厂制度让绿水青山不复存在,而我们要知道,工厂是随时可以建起来并且越建越多的,而绿水青山被毁了,就再也没有了。”

    随后洛夫卡拉夫特也找准了自己的定为,再接再厉写出了不少浪漫主义文章,大体都是怀念自己童年的美好风景,比如林间小路,比如池塘,然后与如今被工厂、房屋覆盖的现实做对比,凭借文章中吉利拉西行省的特色,也算是在巴蒂罗斯有了一席之地。

    如果事情就这样下去,或许洛夫卡拉夫特终其一生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文学家,可是随着他遇上一个自称来自法尔达的暴发富,因而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