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行舟万界

第423章 僵尸叔叔

    丁铃铃铃~~丁铃铃铃……

    幽暗的大山,诡秘的森林,若隐若现的微弱火光,再加上那断断续续的铃声,一切都是那么的阴森诡谲。

    “阴人上路,生人回避!阴人上路,生人回避……”

    随着一阵阵镇魂铃的响声,阴森的林间山路之上突然间掠过了一道迅捷的残影。紧随其后,十几道身着清朝官服的行尸一跃十几米之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跟着前面的人。

    这些行尸们一个的手搭在前一个的肩膀上,而一个身着杏黄色道袍,带着眼镜的人影正坐在这“人车”之上,双手抱着行尸的胳膊,一手挡着迎面而来的劲风。

    “师弟,师弟,你慢点儿行不?!我的天呐,吹得我眼镜都快掉了!”四目忍不住向前面喊道,可是嘴刚张开,便被灌了一嘴的风。

    因为在任家镇耽搁了好一段时间,四目赶尸的日子便有些紧了。不过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上路,还有着云涯陪伴。四目本来还想着两人相互交换着来,应该能在时限之前将这些行尸给送到地方。

    可是,打死四目也想不到,师弟赶尸的风格竟然这么的彪悍!脚踩凌波微步,顶着一个半圆形的罡气罩,那速度简直不是人啊。也得亏跟着的是行尸,这要是换个活人,非得被活活累死不可。

    这一晚上的功夫,就至少赶了上百里的路。只是这么一来,快倒是快了,但问题是四目就苦逼了。他的身体素质比起普通人来,也强不了多少啊。虽然有着行尸们组成的人车,可这玩意儿一跳一跳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缓冲力量,颠的四目都快吐了。

    听到背后四目师兄的叫喊,前方的云涯嘴角一勾,再一次一手摇晃镇魂铃,一手紧抱长明灯,轻轻一跃,便跨过了十几米的距离。

    “妈呀,又来了!”四目惊叫一声,连忙抱紧了身下的行尸。顿时如同土飞机起飞了一样,冲天而起。

    扫了眼底下那被行尸们跳了过去的倒塌的竹子,四目心中非但没有任何的庆幸,还满是惊恐,心里顿时便有了一个决定以后,决不让师弟帮忙赶尸!

    ……

    有着云涯这个武道高手在,一路上的速度无疑是快了不少。当然了,两个道士通路而行,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本来云涯还期待那个偷盗尸体的狐狸精呢,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跑的太快了,竟然没有遇到。

    一路上平安无事,等到他们将所有的行尸交付给他们的家人下葬之后,四目又接了几个单子。但是这一次,就不怎么着急了。所以,四目便带着云涯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又赶了三天路之后,他们总算是到达了地方。

    “这次没有师弟你帮忙,可就误了事儿了。前面就是我住的地方了,这一次一定要在我这儿多留几天。”

    云涯微微一笑“那就叨扰师兄了。”

    说着,云涯便看向了远处。因为干的是赶尸的活,四目并未居住在镇子等人烟很多的地方,反而是居住在了大山里面。放眼望去,两座小院周围青翠环绕,倒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

    “嘿嘿,寒舍简陋,师弟不要介意啊。”

    云涯瞥了眼四目嘴角的得意,笑道“有句古诗讲得好,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何陋之有?我看师兄这里山清水秀,倒是不失为一处静心修道的好地方。师兄,真是好兴致啊。”

    “哈哈哈哈……师弟说话,果然和常人不同啊。不过,这地方还真是我特意挑的。可惜,地方是个好地方,人就不一定了。”说到这里,四目满脸晦气的道“住的时间长了,师弟你就知道了。隔壁可是有一个很烦人的家伙。”

    烦人的家伙?云涯挑了挑眉,一下便明白他指的是谁了。如果所料不差,应该就是那个住在隔壁的和尚,一休大师了。

    “哎……不说了不说了,走走走,赶了几天的路,到我那儿歇歇脚。”

    “好。不过师兄,你一个人住吗?”

    “没有。我还有一个徒弟,叫家乐。”

    云涯微微一勾,果然,再不用怀疑了,这一定就是僵尸叔叔的剧情了。

    说话间,两人便已经沿着那山间小道,走入了四目的院子之中。

    走近了云涯才发现,这里果然不愧是四目挑选的地方。虽然四目一脉没有传承风水之术,但是云涯能够看得出来,这里是一处风水上佳之所,单单是周围的灵气,便要澄净不少。莫说修士,就是普通人居住在这样的地方,也会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家乐,开门啊!”说话间,两人便已经走到了那房门之前。四目敲了两下,里面却没有任何反应。

    “师兄啊,如果你说里面那个小伙子就是家乐的话。那么,他应该睡着了。”

    “什么?”四目叫了一声,然后狞笑一声,双手便穿过那纸糊的房门上戳了两个洞,便看了进去“好啊,叫你看门,你居然在这儿梦周公?”

    “来,师弟,帮我拿一下,我今儿非得教训这臭小子一顿!”说着,四目便狞笑着挽起了袖子。

    云涯呵呵一笑,便接过了四目手中的长明灯。赶了好长时间路了,有热闹看,干嘛拒绝?

    将长明灯交给云涯之后,四目便放下了身上的东西,脱下了身上的道袍,到房檐底下抱起了一捆子裁的很整齐的毛竹,将竹子一一分给了那些行尸。

    “天灵灵,地灵灵!行尸有灵,行尸有性!忘掉铃声,听哎就打,听呀就揍!哎呀为令!”

    施完咒,四目还有些不放心,看了看四周拿起了一个水缸盖子,又拿出了一个陶缸,顶着走到了那些行尸跟前,低声道“哎呀!”

    几乎是在声音教出来的一瞬间,那十几个行尸立刻便挥舞起了手中的竹棍,一瞬间便将那一个陶缸砸成了粉碎。

    四目得意的一笑,便站了起来“嘿嘿,师弟你就瞧好吧!”说着,四目便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云涯笑了一下,好心的提醒道“师兄,轻点儿打,可别真闹出事儿来。”

    “放心,看我今儿不教训死他!”四目狞笑一声,便带着行尸们围成了一圈,举起了手中的竹棍。

    只见四目拿起竹棍在家乐的屁股上比划了两下,然后狠狠地向下一抽。

    “唔……”一瞬间,那家乐便捂住了嘴巴,死死的不让自己痛叫出声来。

    四目一下就惊讶了,下意识的撸了一下袖子“哎呀?!师傅打你,你居然不叫哎呀?”

    独自惊叹的四目并未发现,那些行尸已经向着他举起了竹棍,狠狠地打了下来。

    顿时,四目吃痛,哎呀哎呀的便叫了起来。

    “哎呀?!哎呀哎呀别打!”

    “师弟,师弟救命,救命啊!”

    门外的云涯看着里面那乱成一片的两人,心中不由大笑,这师兄,还真是坑了自己啊。

    不过,四目既然已经求救了,他可不能再继续看戏了。当下,只见云涯运起灵力,摇了摇手中的镇魂铃。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立刻便压制了那些行尸的行动,那些竹棍也停在了空中。

    四目后怕的看了看头上的竹棍,躺在了地上长出了一口气。

    云涯摇了摇头,步入了房内,走进去蹲下来将四目拉了起来“师兄,没事吧?”

    然后,他也将家乐拉了起来。

    “谢谢啊小兄弟。”

    家乐一句话刚刚说完,四目跳起来便是一个暴栗,砸的他哎呀一声,便抱着头蹲了下来“小什么兄弟,没大没小,这是你师叔!”

    “哎呦,疼死我了。”说着,四目便摸了摸自己有些青紫的嘴角。

    云涯笑了笑,将手中的镇魂铃交给了家乐“家乐是吧?你好。”

    家乐赶忙行了一礼“师叔。”

    四目嗯了一声,眼神有些冷厉。吓得家乐那举在身前的手势连忙抬到了头顶。

    “行了,不必多礼。”说着,云涯便从怀中拿出了一枚羊脂白玉制成的项坠护符,递给了家乐。

    家乐吃了一惊,脸上露出了一些犹豫的神色,看向了自己的师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相比起秋生文才,家乐强了可不止一星半点。

    四目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长者赐不可辞,你师叔给你,你就接着吧。”

    “谢谢师叔。”

    四目一边摸着自己的嘴角,一边说道“去把这些大哥们安置好,然后给你师叔收拾收拾,他会在这里住上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