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行舟万界

第424章 闹剧

    家乐去那边收拾行尸的时候,云涯也将随身的物品放了下来。他的东西也不多,只有自己的道袍,符纸,以及九叔给的罗盘还有倚天剑。除了这些也就没有什么了。

    那边正洗练的四目这时候说道:“师弟啊,要是不介意,就将你的法剑放在祖师灵位前,享几天香火,对它也有好处。”

    云涯微微一愣,道:“多谢师兄。”

    诚心的敬奉,的确会产生许多香火,增强法器的力量。而他的倚天虽然威力强大,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坏处。而四目道长除了赶尸炼制法器之外,他的请神术也很出色,

    “咱们师兄弟还用得着客气啊,反正我每天参拜祖师爷,顺带着的事儿。”

    “哈哈……那我就不和师兄你客气了。”说着,云涯便解下了背上的长剑,走向了房间一侧的祖师灵位,拜道:“茅山弟子云涯,参见祖师爷!”

    虽然茅山各支各脉,分支甚多,但是四目这里供奉的灵位正是茅山开派祖师,三茅真君。

    恭恭敬敬的行完礼,云涯便双手捧着自己的倚天剑,将它放在了祖师灵位之前。这样一来,法器经熏陶之后,威力便会提升许多。至于云涯的这倚天剑,也会受到蕴养。

    就在这时,将行尸将安置好了的家乐经过了大门,向着里面的两人喊道:“哎……对了,师傅,我忘了告诉你,隔壁大师回来了。”

    四目冷哼一声,不爽的道:“回来了又怎样,我还得给他请安啊?对了,你小子干什么去?”

    “师傅师叔,我给你们准备早点去。”

    四目一脸惊奇的看着他的背影:“嘿,这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有眼力劲儿了?”“算了算了,不管他了。云师弟,来来,忙了好几天了,咱们先坐下来歇会儿。”

    “好嘞,师兄。”

    两人坐了下来,四目沏了两杯茶,便聊起了道法上的事情。主要还是云涯在请教,大多是关于一些法器制作的方法。他只有一把倚天剑以及一块九叔送的罗盘,剩下的,就是一些符纸了,装备还是有些不足。

    而像其他的,三清铃,镇魂铃,招魂幡等等,他手中可是一样没有。这僵尸叔叔的剧情是一回事,可他还想要趁着这段时间,把装备凑齐呢。至少,也得一套不是。

    也许是多了一个人吧,家乐准备早餐的时间也有些长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厨房内才飘出了一些香味。

    “家乐。”

    “大师,箐箐。来来,进来坐。”

    “家乐,今天早上听见你师傅哎呀哎呀的,没什么事儿吧?”

    “哦,没什么。”

    就在云涯向四目请教招魂铃的制作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几声对话的声音。云涯微微一愣,假做疑惑的看向了四目。

    “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讨厌的人。”说到这里,四目难得严肃了一下,回答道:“是个和尚,不过说良心话,是个还算不错的和尚。不过,很烦人。”

    云涯了然,能得四目一句不错,看起来他和那一休和尚还真是一对老顽童呢。

    正说着呢,便见到一个身着白色僧衣,慈眉善目的老者和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如果所料不差,应该正是一休和尚和他的徒弟箐箐了。

    看到坐在桌子旁边的两人,一休大师愣了一下,惊讶的道:“咦?道兄,你这里有客人啊?”

    一休和四目虽然平日里一个不服一个,火药味十足。但是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并没有那么过分。

    “和尚,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同门小师弟,姓云。”四目站了起来,向一休说道:“云师弟,这就是一休和尚,你叫一声和尚就行了。”

    “师兄,别开玩笑了。”说着,云涯便起身行了个道家礼:“一休大师,在下云涯。”

    一休双手合十还了一礼:“阿弥陀佛,云道长。”“来,箐箐,快见过两位道长。”

    “道长!”那小姑娘向两人行了一礼。

    几人说话的时候,家乐也跟了进来:“师傅,你跟师叔还有大师先喝杯茶,我去给你们准备早点,你看好不好?”

    “行了,赶紧去吧。”四目随口说了一句,毕竟有着云涯在场,他可没有功夫和一休斗气。而一休和尚见状也说道:“箐箐,去帮忙。”

    “哦,好的师傅。”

    ……

    坐下来之后,这两个老顽童终于是暴露了本性,手压着手,一人端着一盏茶杯,如同喝交杯酒一样比品起了力气。

    云涯无语的摇了下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直接将这一幕视若无睹。在外面跑了将近一个多月,风餐露宿,他也确实是有些累了。

    突然间,两人又同时换了一下手,拿过了手中的茶杯饮了下去。

    “好茶好茶!”一休大师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茶杯。

    四目冷笑一声,突然间双手一顶桌子,向着一休一推,顿时便顶住了他的胸口。一休手疾眼快,立刻反手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但即使如此,桌子还是向着一休移了一截。

    几乎是在他们对上的一瞬间,云涯便脚下一点地面,连人带着凳子向后退了一些。

    “两位自便,不用管我。”云涯端着茶杯,慢慢的品道。

    四目见状,嘿嘿一笑:“师弟你先等会儿,看我怎么教训这个和尚!”“和尚,这么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去了西方极乐了呢!”

    一休毫不示弱的反推桌子,顶在了四目胸口:“我是去过了,不过他们让我把你也带过去!”

    推着推着,两人突然换了一下方向。而这个时候,一休一扫四目身后,突然发现了那盆栽种在墙角的仙人掌。

    “啊~哈哈哈哈……”一休顿时大笑了一声,双臂一用力,顿时顶着四目便向着那盆仙人掌冲了过去。

    “嗯?”云涯皱了下眉,毫无征兆的挥起了衣袖。

    他此时的身上,穿着的是一身宽袖长袍,与四目的一同,都是粗布麻衣,没有了往日的华丽,但是仍旧显得风度翩翩。

    随着云涯的动作,衣袖的一角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那桌子正中。

    哗啦……

    竹片打造的桌子一瞬间便四分五裂了开来。

    ……

    房间外,端着早点目睹这一幕的家乐不由得锁了下脑袋,有些无奈的道:“本以为多了个师叔,这两个老顽童能够收敛一些。可没想到,竟然还是这样。”

    “什么啊?”箐箐好奇的问道。

    家乐摇了下头:“别说了,赶快跟我来,换张桌子吧。”

    ……

    房间内,一休和尚一愣,诧异的看向了云涯:“袈裟伏魔功?”

    “什么?”四目也站直了身子,满脸惊愕的看向了一休和尚。

    一休皱了下眉,解释道:“我曾经云游的时候,在少林挂过单。见过少林方丈大师出过手,与云道长刚才一手一模一样。如果我没有认错,这应该就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袈裟伏魔功了。”

    云涯惊讶的看了看一休和尚,毫不避讳的承认道:“大师好眼力,在下所使用的,的确是袈裟伏魔功。”

    “哎?师弟,你……”

    “师兄,你也知道我是带艺投师。在拜入茅山之前,涉猎很多。道佛儒,都有涉及。不过,主修道家功夫。”

    云涯也没有说错,道家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佛家的金刚不坏神功他都有修炼。只不过,他所修炼的内功,正是道家的长春功罢了。而少林的七十二绝技,他不过是以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以小无相功之法催动,和那鸠摩智一模一样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四目也没在乎,反正现在是茅山弟子就是了。再说了,云涯的身份,他也没办法管。

    反倒是一休脸上更加的和善了:“原来如此。道兄,若是有暇,倒是要多请教请教。”

    “大师客气,相互交流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