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行舟万界

第426章 斗法

    昨天来到四目这里,被四目和一休两人饭桌上的一场争斗勾起了心中思念的云漄饮了很多的酒,因此睡得也很晚了,直到丑时左右才睡下。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被一阵诵经的声音给吵了起来。

    云漄有些烦躁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房门的方向。特喵的,他还以为四目师兄说的有些不真实,可实际上,这老和尚的念经声真就好像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啊,一个字儿——烦!

    而且,这和尚的声音偏偏蕴含着法力,根本就没有办法用一般的方法隔绝。

    “受不了啦!”就在云涯打算暂时封闭自己听觉的时候,一声怒吼传入了他的耳中。

    “椰壳,没用!小碗,没用!棉花,没用!就连灯芯也挡不住你!”

    是四目师兄?看来,他也是被惹毛了啊。稍微的愣了一下之后,云漄便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起了床走出了房间。

    刚走出房间,云涯便看到四目抱着个小箱子急匆匆的冲了出去。

    “家乐。”云漄向着那边正收拾的家乐喊了一声。

    家乐扭头一看:“师叔,早安。”

    “你也早,这外边天还没亮,你师傅这是干嘛去了?”

    “哦,这个啊,我也不怎么清楚,师傅说他要去买房子。”家乐挠了挠头:“这方圆百里,就我们两座房子,也不知道师傅是要去买什么。”

    话刚说到这里,家乐便是一愣,连忙向外面跑了出去。

    云漄一看,得,这两个老顽童,又要掐架了,看样子是也没办法再睡个回笼觉了,还是出去练会儿功吧。想着,他便转身又回了房内,要知道他刚才只是穿了件中衣。

    穿好衣服,云漄便看到了四目揣着个箱子,手中拿了个泥娃娃边向房里走,边向着对面儿和尚的房子恶狠狠的道:“看我这次不玩儿死你!”

    “师兄,你这是……”

    “师弟?你怎么这么早也起来了?怎么,也被那和尚给吵醒了?”

    四目昨天晚上临睡前可是看到云涯在院子里独自饮酒了,可那神情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所以他也没有去打扰。但是,看他昨晚的样子,应该到了很晚才睡的。所以,四目便询问了起来。

    云涯满脸无奈的点了下头:“反正也被吵起来了,我还是出去练会儿功吧。”

    “哎……别啊,等会儿等会儿。”四目连忙放下了怀中的箱子拦住了他,然后晃了晃手中的泥娃娃:“看看这是什么。”

    那是一个和尚样子的泥娃娃,看起来和一休和尚还真是差不多。

    “家乐,准备起坛。”四目吩咐了一声自己的徒弟。

    “啊?现在啊?”

    “废话,难不成还要挑时辰啊?”四目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他,然后向云涯说道:“走,看我怎么整治这和尚。”

    看来,还是躲不过去啊。本来,他还不愿意夹在师兄和一休和尚之间为难,想要出去躲一劫。可没想到,还是被这个师兄给拦了下来。

    “师兄,你这是打算用厌胜之术吗?”走到那法坛跟前,云涯看了一眼上面放着的那个草人,便忍不住问了出来。

    “厌胜之术”又称魇镇之术,意思为“以诅咒厌伏其人”,是一种流传已久的巫术行为,无论是宫廷或是民间,都有人利用它来加害他人。如果哪一户人家被用了“厌胜之术”,轻则家宅不宁,时有损伤或惹上官非;重则患上恶疾,遇上灾劫,孩童夭折,甚至会家破人亡,是一种非常恶毒的诅咒。当然“厌胜之术”有恶也有吉,因人而异,因事而异。

    传说“厌胜之术”始于姜太公。《太公金匮》中说:周武王伐纣,天下归服,只有丁侯不肯朝见,姜太公就画了一张丁侯的像,向这张像射箭,丁侯于是生起病来。当他知道是姜太公捣的鬼,便赶紧派使臣去向武王表示臣服。姜太公在甲乙日拔掉了射在画像上的箭,丙丁日拔掉了画像眼睛上的箭,庚辛日拔掉了画像脚上的箭,丁侯的病就好了。

    但俗话说,法无正邪,因人而异。这茅山术也是如此,其中包罗万象,别说这厌胜之术,就是更为凶险的养尸养鬼的术法也不是没有。云涯虽然并未使用过,但一眼就看出了四目所使用的术法。

    厌胜之术有一种重要的道具,那便是厌胜物,令牌,草人,布娃娃,塑像,甚至是一张画像都可以。而四目所用的,就是草人。

    “放心,只是整那和尚一下,不会闹出事儿来的。”

    云涯抱着胳膊靠在一旁的门柱之上摇了摇头:“说真的,和尚念经没什么。不过,的确有些扰民了。”

    四目一边准备,一边问道:“哎,对了。我看你昨天晚上,怎么,有心事啊?”

    云涯一愣,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让师兄见笑了。”

    他并不打算在这个世界多留,而且也并不想带什么人离开。所以,有些事情能够不说,那便不说吧。

    四目也没在意,嘿嘿一笑:“好了。”

    云涯也并不打算阻止四目的胡闹,虽然四目和一休大师相互看不顺眼,但并非生死仇敌,反而有种类似于欢喜冤家的样子。所以,真正的恶毒的厌胜之术,四目也是不会用的。况且,这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果然,随着四目不断地施法,隔壁不远处一休大师的房子便传来了一阵厅里哐啷的翻倒声,随后便是一休的痛呼和箐箐不断地惊呼。

    只是,一休大师毕竟也是修行中人,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有人在对他施术。

    很快,就听一声砰的声音,四目法坛上的那草人一下便着了起来,随即倒在了桌上,一动不动。

    云涯眼睛一凝,直起了身子,走到了法坛跟前,一本正经的说道:“师兄,差不多就可以了。一休大师虽然念经很烦人,很是扰民,没有一点儿的公德心,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说话之时,云涯的眼神不住地向着窗户外使着眼色:“但是,毕竟也是邻居不是?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理解理解啦。”

    四目看到他的眼神,也很快反应了过来,扔掉了手中的草人:“好吧好吧,今天也就是师弟你劝我了。要不然,非得让那和尚好看不可!”

    “就是嘛,理解理解啊。”

    说着,两人便勾肩搭背的向着房内走了进去。

    ……

    窗外,本打算想要小小的报复一把四目的一休和尚却皱了皱眉,停了下来。

    “师傅啊,果然是这个坏道士。我们怎么办啊?”

    “算了,箐箐,这件事的确是我欠考虑了。这回,就让四目得逞一回吧。”一休沉思了一下,回答道。

    “啊?为什么啊?”

    一休摇了摇头:“箐箐,我们念经吵到人家了吗。算了吧,这几天你和我辛苦一下,咱们建一个静室好了。”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一休自衬自己和四目比起来也不过是棋逢对手,但是如今再加上一个四目的师弟,那可就不好说了。而且,他当然明白,刚才云涯所说的话,正是在提醒他呢。

    这件事,毕竟是他理亏,还是暂时让四目赢一局罢了。

    ……

    四目耳朵紧贴在墙上,听着外面的动静,一双小眼睛之中满是得意的神色。好不容易整了一次那个讨人嫌的和尚,他心里可是爽就一个字儿。

    “师兄,别听了,一休大师已经回去了。”

    “嘿嘿,这回多亏师弟你了。要不然,非得被这和尚烦透不可。”

    “大清早天还没亮的念经声,是挺烦人的。还是不理他了,师兄,昨天三清铃的制作,你还没给我讲完呢。”

    小小的化解了四目本来会有的尴尬之后,云涯便又拽住了四目求教起了法器制作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