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天师饶命

398 瘦猴的仓库

    说到抓贵妇,眼镜男一边捂着手一边说道:“这,这是有人告诉我们云梦市的富豪来了,我们得到消息就以除恶灵的借口抓她,然后把他绑了,先敲诈钱,等钱到账了,再卖了她的器官,最后再把她的身体制作成假羊肉卖到烧烤摊……”



    眼镜男全招了,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们倒还真会利用,把人家身体全都利用的一空了,眼镜男说完,一群人要打死他们,陆离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只管鬼,这些事交给警长吧,给李警长打个电话!”



    于盛打完电话,十分钟不到李警长带人来到了仓库,仓库中的坏蛋跑的差不多了,只有人肉冷藏库的十几个人跪在地上,还有那眼镜男也休克在了地上。



    李警长见到陆离,他皱着眉头说道:“陆天师,这里交给我们了,你们走吧,还有,那个酒店不能住了,我给你申请一栋别墅,今天搬过去吧!”



    李警长说完,陆离摇了摇头说道:“我想在哪里住就在哪里住,这与你们无关,还有,这个人是我云梦人,她被骗了两亿,今天必须要把被骗的钱打回去,另外送她回云梦,再告诉方家人,以后若敢动我云梦人,我定将他们全部铲除掉!哪怕毁灭了这座城市,我也让他们不得好死!”



    陆离说完,李警长忙点头说是,李警长可不相信陆离有这本事,不过好歹人家也是盛京来的,自己招惹不起,所以你说啥就是啥,权当哄小孩了。



    李警长说完,陆离又对李警长说道:“方家除恶灵都是谎言,他们是以此为借口勒索富豪,另外还涉嫌买卖人体器官,最残忍的是他们还将他们的肉当羊肉卖,你们知道该怎么处理。”



    “知道,知道,天师尽管放心!”



    李警长说完,陆离点了点头也就离开了,话说当陆离刚离开仓库后,不多会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陆离打开手机一看是方游山打来的,他本想拒接,但是一想这么多事都是方家人干出来的,他也当问问,毕竟他们伤害的可是他云梦山人。



    电话接通后,方游山急匆匆的说道:“陆哥,陆哥你在哪里?我来找你们!”



    “啥事?有事说事,没事挂了!”



    陆离说完,陆离听到了发动机发动的声音,电话里方游山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们有危险了,刚才开了家族会议,方友善那家伙说你们跟恶灵是一伙的,你就是魑派来的鬼王,所以要全城击杀你呢!”



    方游山说完,陆离大骂一句道:“妈的你们方家才是恶灵呢!你们干的那些龌龊事我都懒得提,别告诉我这事跟你没关系!”



    “见面说,见面说,陆哥,你是不是还在仓库那里?刚才我偷听到了有人向方友善打的报告,等我,五分钟!”



    方游山挂了电话后,开足马力朝着仓库而去,于此同时,仓库中,李警长让人封了仓库后对陆离说道:“天师,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要么您先走?我们给您安排的别墅一定要去住啊,真的,天师深市没你们想的那么平和。”



    几分钟后,一辆路虎车停在了仓库门前,车门拉开后,方游山一脸紧张地喊道:“陆哥,陆哥快上车!”



    眼下只能再信这个家伙一次了,几个人上了车,方游山带着他们朝着城外驶去,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陆哥,上次的事真的是个意外,我不知道他在里面的,不过,我真的是带你们好好放松下的。”



    陆离坐在车里,真皮的椅子坐着还凑合,他望着方游山,方游山脸上挂了彩还贴着绷带。



    “方家买卖人体器官的事情你知道?”



    陆离说完,方游山点了点头说道:“知道,我细细跟你们说吧,这事要说起了事情就长了。”



    方游山说着话车子拐进了一条小路中,于盛见状问他为什么走小路,方游山回怕人跟踪,车子饶出小路后又朝着城南驶去,驶出外环路,方游山回头看没有可疑的车子跟来,他点了点头说道:“安全了,前面海边有些田地,那里有地方住,是我老家。”



    方游山说完拐下小路径直的朝着山脚下的小村庄驶去,到了村庄,村庄里种满了大片大片的竹子,村里的人不多,大多是老年人,年轻人都进城了。



    一栋两层的小楼前,方游山停下了车子,他推开车门,屋子里走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婆,阿婆见方游山来了,她忙放下手中的菜问道:“是老板回来了,今天想吃点啥?”



    “抄几道院子里的菜,阿婆,我朋友要在这里住些日子,回头我多留点钱,多做点好吃的!”



    方游山说完,那阿婆忙去买菜去了,阿婆走后,方游山将陆离等人带到了二楼,楼房里打扫的干干净净,装修也挺好,看来方游山也常回来住。



    宽敞的客厅中,几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下去,陆离望着方游山说道:“说说你们方家的事吧!”



    陆离总有种预感,这方家肯定会坏了抓魑的事,所以,他有必要多了解一些,而说到方家,方游山给几个人倒了一杯茶后说道:“他们倒卖器官的事情我也是刚知道不多久,首先声明一点,我虽然是方家人,但是我绝对是反对这么做的!”



    “你反对有效吗?”



    陆离喝了口茶,这茶倒是真不错。



    “我父亲就是因为反对这个而死的,我反对当然无效。”



    “说来听听。”



    正好几人无事,陆离便让他说说方家为什么要倒卖人体器官,于是在客厅里方游山就跟大家介绍了起来。



    “说这事得从我们方家来到深市说起,我们方家虽然是五门之一,但是我们只是五门之中旁系的一支不能再旁系的了,所以虽然盛京保护五门,但是我们这种弱小的在繁华地方根本呆不下去,所以五门分裂后,我们这一派就南迁到了深市,当时这里还不是国际大都市,还是一个小鱼村,我们家住的就是这片宅子,当然我翻新过了,来的时候是草屋,听我爷爷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