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天师饶命

400 奇怪丢失的心脏

    陆离要走,方游山哪里愿意,他望着陆离说道:“陆哥,真的听兄弟一句劝,现在的方友善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弱,他杀了你就是警长也不敢说啥的,而且,方友善有一支雇佣军保镖队,这且不说,他还有一群法力高强的法师跟他卖命,真的,听兄弟的劝留在这里,我回去尝试跟他商量放过你。”



    方游山说完,几个人已经走出大门,出来看看大海,心情就是舒畅了许多了,门口看家的阿姨买来了猪肉,他招呼几个人道:“听说贵客是北方的,今天给大家炖猪肉粉条。”



    一听猪肉,老C几个人忍不住胃翻腾了起来,年轻人于盛直接就吐了出来,他一边吐一边喊道:“谁说北方人喜欢吃炖猪肉粉条,那是东北人……”



    见几个人居然吐了,阿姨也是愣了,这还没吃呢咋就吐了?



    “阿姨不用忙了,我们不在这里吃了。”



    陆离说完,几个人赶紧朝门外走去了,估计这辈子他们都不可能吃猪肉了。



    方游山见几个人不听劝,他也没办法,他想起自己在城中还有一套房子,于是便准备先把陆离他们安顿在那里。



    回到深市南城区,在最繁华的南城山脚有一片别墅群,方游山的别墅正在这里,这别墅一共有三层,有个小院,来来往往的都是些豪车。



    几个人进屋子后,方游山还不忘嘱咐道:“吃的就直接点外卖,不要出去,另外只要有消息,我给你们打电话,电话一响不要接,直接逃走!”



    “行,去吧!”



    陆离说完,方游山怕自己的叔叔知道了,只好先开车走了,方游山走后,陆离躺在沙发上望着远处满山的翠竹想了苏雅的家乡,他天天在外奔波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好好跟苏雅单独相处过了,要知道苏雅可是自己大学处的第一个对象,那感情还是有的。



    “这次回去一定陪苏雅再回一次老家吧!”



    陆离寻思着,正好苏雅也该大学毕业了,也是时候好好陪她一次了。



    “组长,难道咱们真的就在这里躲着?咱们灭八大门派,他们何等的嚣张最后不都被咱们干掉了吗?”



    杨大志说完,于盛也说道:“就是,这些丧尽天良的东西,今天要是不杀他,明天他就会杀更多人!”



    “年轻人就知道打打杀杀,你知道他们人藏在哪里吗?而且深市来了这么多的高手,要是被利用了,咱们也会被害的。”



    老C说完,那边刘老道打开了电视,别墅里的电视特别大,像个电影院似的,电视打开后,正在播放午间新闻,主持人用流利的话在播送着一条刚收到的消息。



    “今日上午十一点五十分,一位三十余岁的女富商在南湾酒店旁遇害,这是前线记者发来的消息。”



    “我是前线记者,现在是事发现场,可以看出歹徒手段十分残忍,据警方透漏,被害者乃是一名来自云梦市的富商,根据她包里的遗留物来看,她像是接到什么邀请来的深市,具体情况警方表示不便透漏。”



    镜头一闪,陆离看到了遗物中的身份证,那身份证上的照片很熟悉,他突然大喊一声道:“是她!咱们救了她,怎么她还是死了?”



    陆离喊完,老C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好,组长,她身份证上的出生日子是阴时出生,恐怕跟魑有关!”



    老C说完,刘老道也寻思了一下说道:“的确是极阴之时出生的人,这样的人不好找。”



    刘老道说完,陆离突然想起了在废旧工厂中,眼镜男说要摘她的心脏,说是有什么人要,想到这里,陆离忙掏出手机给李警长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接通后,李警长见是陆离的电话,他忙说道:“电话挂了,我现在正在忙案子呢,咱们有空再聊。”



    说着话李警长就要挂电话,那边陆离握着电话就问道:“先别挂电话,我问下被害的那个人是不是心脏被摘走了?”



    陆离说完,李警长一愣,他忙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知道是谁干的?”



    “据了解,这已是本市第八例被摘除心脏而死的人了,警方提示广大市民外出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独自出行。”



    那边刘老道关掉了电视,陆离握着电话说道:“是方家人干的,还有那个眼镜男,不要放他走,他知道幕后的真凶,这可能跟魑有关系。”



    陆离说完,李警长叹了口气说道:“眼镜男叫瘦猴,他已经被方家保出去了,现在刚出大门口。”



    李警长说完,陆离喊道:“重新把他抓回来!”



    “我们都放出去了怎么抓回来,这事我们无能为力,只能你们来。”



    李警长说完陆离想了想也是,这些家伙肯定不想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毕竟都是普通人,有家要养的。



    陆离挂了电话说道:“不要玩了,出发,咱们去把瘦猴抓来就知道魑在哪里了!”



    “谁是瘦猴?”



    “被咱们打的那个眼镜男!”



    陆离说完,几个人慌忙跟着出了门,出门陆离直奔方游山的车库,他在车库里留了辆路虎给陆离他们代步用,几个人上了车,于盛一脚油门车子朝着警局驶去,好在警局并不多远,当悍马停在警局门口时正好遇到眼镜男包扎着手站在警局门口打着电话。



    电话打通不多久,不多大会一辆丰田停在了警局门口,那眼镜男也随之上了车,丰田朝着大路驶去后,陆离让于盛跟上去,车子就这样跟在丰田后面,丰田没有去市区,反而朝着郊区驶去。



    出了城,来到海边,这是一片并没有开发的海域,所以路很差,车走不多久,海边有座小房子,车子在小房子处停了下来。



    陆离的车子也跟着停了下来,陆离刚停下来,小房子里涌出了十几个人,他们手中拿着刀枪一个个一脸笑容的望着陆离开来的路虎车。



    “组长,被发现了,怎么办?”



    于盛问完,陆离说道:“下车干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