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铸世

第342章 莫隐湖

    一个壮汉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妈的,太凶残了。他们手里那到底是什么法器?看着和灵石差不多,不过这爆炸的威力实在太吓人了。以后碰到这几人还是躲远些的好。还好我英明多在这儿观望了一会儿,不然咱们现在也危险了。”

    “师兄英明!”其他几人擦了把汗,立刻围上来,拍起了马屁。一边说着,一边向着与牧戈他们相反的方向远去。

    一朵兴奋的拧着牧戈的胳膊。“好你个臭猴子。有这么好玩的东西怎么不给我?这我们每个人要带上10个8个的,那在这小世界里还不得横着走啊。”

    牧戈假装疼得五官都挤成了一堆。“行了行了,赶紧松手。疼死我了都。”一旁的南宫玉墨掩嘴轻笑。“你也别怪一朵生气。你有这么好的武器,为什么不分我们一些?”

    牧戈一脸的无可奈何,苦笑着说道:“不是我不想分你们。是这武器只有我能用……”接下来自然少不了一大通的解释。

    其实发明出这个灵石也是他突发奇想。本来是想在灵石上刻上聚灵阵,妄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灵石自然而然的升级品阶。可让牧戈失望的是效果微乎其微。

    后来一气之下,干脆尝试着将聚灵阵反过来刻画。心里想着你不是聚不进去了吗?那索性全给你泻出来。

    本是有些赌气的做法,却不曾想这样做使得灵石内部的能量瞬间解体,其结果就是剧烈的爆炸。牧戈此刻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要不是因为上次是在戒指空间内刻画,一来自己只是个灵魂体,二来那个空间的一切完全由自己把控。只怕这会儿的自己已经非死即残了。

    听到这儿南宫玉墨恨恨的揪起了牧戈的耳朵。“你这个混蛋,整日里就知道瞎折腾。还好没出事情,不然你让我怎么办?!”

    牧戈疼在耳上,却甜在心中。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南宫玉墨的娇躯。“我不是没事儿吗?其实我在刻画之前也是考虑到有可能会出现危险,才跑到戒指中实验的。放心吧,以后我会更加小心的。”

    一朵站在一旁捂着嘴轻咳了几声。“喂喂,我说你们俩注意点影响好不好?没看到还有小朋友在旁边吗?你们这样做会带坏小孩子的。”

    南宫玉墨一听,立刻羞红着脸从牧戈的怀中挣脱开来。迅速整理了一下衣衫,狠狠的瞪了牧戈一眼。

    “臭猴子。我可不会像玉墨那样被你几句话就糊弄过去了。你还没解释清楚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可你偏偏却能用呢。”

    牧戈呵呵一笑。“等我发现灵石还能这么用之后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制作灵石。我将那个……散灵阵图刻画到几乎就要完成。只留下了一个极其微小的缺口。然后再抛出后,需要爆炸的时候将它补齐。这个工作别说你们,我也做不了。只有小艾才能完成。”

    南宫玉墨和一朵一听,对着小艾就是一通夸。只怕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小艾也没有旁人了。能在快速移动的物体上用极短的时间精准的补齐灵阵图,这是人干的事吗?除了小艾,只怕也不做旁人想了。

    几人一边聊,一边走一边寻宝。小艾则抓紧时间又用这里的上品灵石刻画了几枚灵石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颗爆炸的威力相当于元婴中期的全力一击了。有了这个神器,他们可是有恃无恐。基本上在这里也是想灭谁就灭谁。所以他们不去找别人的麻烦,别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两天的时间,这几个家伙就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关于这一对奇葩组合的传闻也已经传开。所有人见到他们都躲得远远的,搞得牧戈想上前找个人搭个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日在滚滚的指引下,几人不慌不忙的来到了一个不大的湖边。却意外见到湖边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见到牧戈他们之后,众人只是不自觉的向两边退了退,却始终咬牙并没有离开。足可见这里的宝贝到了让众人铤而走险的地步。

    牧戈立时好奇心大起朝着最近的一队人抱了抱拳。“不知这里有什么宝贝,能否告知一二?”

    这一行一共7人,为首的中年人,面相看上去还算忠厚老实。看神色显然已经认出了牧戈他们的身份。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抱拳回答道:“这是莫隐湖。”

    牧戈他们听得一头雾水。“莫隐湖?”这中年人见到牧戈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显然有些差异。心说这到底是哪路神仙?手中那种神秘的暗器,原来从未听说过。来到这里试炼竟然连莫隐湖都没有听说过!不过对于这样的人,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莫隐湖是这个小世界中最神秘的地方。它像活的一样,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出现,过一段时间之后又消失无踪。而且不是每一次开放试炼的时候它都会出现。所以我们能看到它已经实属不易了。”

    牧戈听了感激的一抱拳。“多谢兄台出言相告。在下姓牧,单名一个戈字,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这人急忙还礼。“我叫戚宏图,这本也不算什么秘密。不必客气!”

    牧戈对这人的印象还算不错,既然搭上的话,自然要多打听一些。“这莫隐湖中难道有什么宝贝吗?我见大家都围在这里不肯走。”

    “当然,不过也只是传说。毕竟莫隐湖上次被人发现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按常理推论,这么多年无人涉足的地方,天材地宝能少吗?”

    牧戈笑着点点头。“戚兄分析的是。那为何大家都远远的站着,却无人上前查探呢?”

    “这湖面上有禁制。刚才就有人试图通过攻击破开禁制。却被禁制之力反噬,吐着血飞出去老远。一连几人皆是如此,此刻再无人敢上前试探了。”

    这下牧戈总算把这里的大概情况了解清楚了。其实刚来的时候,作为一名阵法师的他就已经察觉到了湖面上的不寻常。此刻看来要进入这个湖里查探并不容易。更何况这湖里情况不明,搞不好下面还有很大的凶险也说不定。

    这时一直被挡在戚宏图身后的一名女子露出大半个身子,又好奇的打量了一眼。“你到底是人还是……”话还未说完,便被戚宏图喝止了。问话被打断,这女子显然有几分憋屈,不过虽然撅着嘴却也没敢再继续问下去了。

    戚宏图狠狠瞪了这女子一眼,回过头来语带歉意的对着牧戈说道:“这是舍妹戚芸。从小被我宠坏了,言语中如有冒犯,还请牧兄海涵。”

    牧戈无所谓的摆摆手。“戚兄严重了。就我这浑身是毛的形象,任谁都会有此一问的。我也是有些奇遇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现在来说,说我是人也行,说我是猴也没错。总之我都不介意的。”

    戚芸闻言咯咯笑了起来。“你倒是看的开。若我也长成一身金毛,只怕想死的心都有了。”

    牧戈故作无奈的耸耸肩膀。“我也是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如此,就只有接受咯。”

    就在几人聊天的当口,远处又有一行人赶了过来。为首的一名大汉在打听清楚这里的情况之后,不顾同伴的劝阻,直接迈步向湖边行去。

    往双手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握住手中的一口大刀大声喝道:“妈的,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了。给我开!”随着话声落下,那柄厚重的大刀也立时砍到了湖面之上。

    此刻周围的人都瞪大了双眼,就等着看这哥们如何吐血倒飞出去了。可事情偏偏并不像大家所想的那样发展。大刀带着森寒的刀气轻而易举的就斩入了湖中,湖面上顿时溅起了数丈高的水花。一圈圈的涟漪迅速的向远处扩散着。

    由于用力过猛却又未曾碰到什么阻力,这大汉身子向前一个趔趄,好险没一头栽到湖水之中。不过这位的反应也是够快,直接一个纵身就扎入湖里消失不见。

    周围围观的这么多人可不是傻子,此刻明显的禁制已除,更何况人家已经抢先了一步。立刻便有人按耐不住,也一头扎进了湖中。

    任何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从众心理。什么事情一旦有人带着头,自然就会有人跟进,更何况摆在眼前的还是会带来巨大利益的机会。所以一时之间扑通扑通的入水声四处响起。几秒钟的功夫,便有二三百人争先恐后的跃入了水中。

    戚芸拽着戚宏图的胳膊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戚宏图生性稳重,此刻的心中正在矛盾纠结着。

    牧戈望着不远处的湖面用神识给戚宏图传音说道:“我建议戚兄稍安勿躁,我猜这湖里多半会有凶险。还是先观望一下的好。”

    戚宏图本就有些犹豫不决,再听到牧戈如此说,本已向前迈开的脚步又缩了回来,显然是打算再观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