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逍行纪

第一章 兄弟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

    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

    仰头看桐树桐花特可怜

    愿天无霜雪梧子解千年

    渊冰厚三尺素雪复千里

    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初春的清晨还很有几分凛冽的寒气,薄雾飘荡在大元国西北边陲最大的府城‘归化城’的上空,乳白的雾气窈窕的在晨风中轻颤,若是仔细的观量,竟彷佛能从中听到丝丝绝世红颜发出的呻吟。

    归化城宽敞的青石板道上积满了露水,光溜溜、水沥沥的街道看上去很洁净。几只鸡鸭摇摇摆摆的穿过街道。一条黑狗垂着耳朵、夹着尾巴,鬼鬼祟祟的跟在这几只鸡鸭的身后。猛不丁的,黑狗竖起了耳朵,身体微微打了个寒战,突然撒开腿就跑,有如一阵风的撕开了薄薄的雾气,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路边一扇小巧精致的清漆门户突然敞开,一个娇滴滴带着百分媚意的声音自门内传了出来:“林大公子,您下次可记得要来照看奴奴~~~”

    一个身高六尺多一点,面色苍白、头发凌乱,身上胡乱穿了一件大红色洒银竹叶大氅的青年双腿哆嗦着走出了门来,他白中泛青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反身摆手道:“记得,记得,嘿嘿,小娇儿,下次一定记得将你那妹妹带来,公子我将她也梳拢了。”

    还算俊俏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淫亵笑容,青年一只手在送他出门的少女身上掏掏摸摸,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锭银子,朝那已经没入街道尽头雾气中的黑狗狠狠的砸了过去。他大声咒骂道:“该死的狗,又是你大清早的触公子的晦气!下次,下次定然生生打杀了你!”

    用力咳嗽了几声,青年在干干净净的青石板上吐了一口粘稠的黄色痰液,又和身边的少女歪腻了一阵,这才笑吟吟的放开了少女,往街角的一辆清漆马车行去。一边走,他一边掏着耳朵,同时大声叫道:“老三,老三,醒了,醒了!送公子我回去。”

    恰这时,极远处有歌声传了过来。

    歌声娇媚入骨,内中自有无限的情意绵绵。听那此起彼伏的调门,似乎是有近百少女在同时放声歌唱。

    清漆马车里钻出了一个头发蓬乱的大汉,他歪着脑袋朝青年看了几眼,打了个呵欠问道:“大少爷,现在就回么?不去集味斋吃些点心?”

    青年从腰带上拔出了一柄尺二长的折扇,用力的将折扇一拍掌心,怒声喝道:“闭嘴!听,什么声音?”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清脆而婉转的歌声益发近了,隐约的丝竹声也随着晨风飘了过来。

    天空的雾气突然一散,东方的城墙梢头,猛的就托起了一轮红日,将那红彤彤的阳光很大方的洒得满天满地都是。

    和突兀起来充斥了天地的阳光一样,原本还空荡荡的归化城大街上,突然就塞满了人。人头簇拥,人挤人,人压人,人推人,城内南北向的主道上,就留下了正中一条窄窄的通道。一群群身穿红衣、胸前扎着红花的精悍家丁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持红彤彤的硬木棍棒,死命的将大道上的人向后推去,尽可能的将道路让开。

    青年大少爷差点被突兀起来的人流挤趴在地上。他吓得‘吱儿’一声尖叫,急忙跳上了马车,钻进了车厢里,过了好一阵才将头从车窗中探了出来。他东望望、西看看,仔细的瞥了几眼那些身穿红衣的精悍家丁,急忙用折扇朝车夫老三的脑袋上用力一敲,大声叫道:“老三,这是怎么回事?这归化城里还有什么热闹,是我林大少不知道的么?”

    蹲在车辕上傻乎乎的看着南方城门方向的老三摸了摸脑袋,傻乎乎的回头笑道:“大少爷,您这两天都窝在了‘粉云居’里,又怎么知道这昨天才传出来的消息?我们归化城王家,和东南向的归应城的张家,结亲了。”

    “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

    歌声益发近了,‘当、当、当’,沉闷的开道锣声也从南方城门处传了过来。

    林大少呆了好一阵子,折扇用力的杵了一下眉头,皱眉道:“王家?王老二娶媳妇么?他昨天还在粉云居里和我同房竞技来着,怎么今天就娶媳妇了?”他低声怒骂道:“好你个王老二,真他妈的不够义气,娶媳妇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给兄弟们知会一声,活该你肾亏不举!不过怪了,这怎么大清早的送亲呢?我们这西北边不是讲究正午送亲么?”

    老三憨憨的看着林大少笑了笑,用力的摇了摇头。

    “憨货!”林大少怒骂了一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火气,一脚将老三踢下了马车。

    老三哼都不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乖乖的蹲在了车辕下。拉车的青花马儿冷眼对老三扫了一眼,突然尾巴一抖,长尾扫过了老三的脑袋。

    “仰头看桐树桐花特可怜愿天无霜雪梧子解千年~~~”

    歌声更近了。隐约可见远处街道上人头涌动,更能听到一批闲人传来的大声喧哗。

    震天价的爆竹声中,一名浓眉大眼看上去气势不凡,两个眼窝却深深的凹下去,眼圈发黑显然是精力消耗过度的年轻人,被一群红衣家丁簇拥着,骑着一匹白净的高头大马,顺着大街朝南门口冲去。这年轻人很茫然的左看看、右看看,随后,他突然看到了从路边马车里探出了大半个身子的林大少,他急忙叫道:“林遥,林大少,我,我,我怎么突然要娶亲了?”

    林大少张了张嘴,用袖子擦了擦嘴角滴下的一滴口水,呆呆的看着那年轻人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簇拥着快速跑开。

    “我怎么知道你要娶亲了?你都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我又不是你爹!”

    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林大少又吐了一口略微带着点血丝的浓痰在地上。他皱了皱眉头,右手探出三指在自己左手腕脉上摸了摸,脸颊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坏了,冬不藏精,阳气亏损太甚,这到春天了,却是要发内痨。被那老家伙知道了,又是一场麻烦。”

    “渊冰厚三尺素雪复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歌声更近,就能看到十二名家丁用抬杠扛着一面六尺方圆的紫金大锣,一路‘当、当、当’的敲着锣,脸上满是喜气的走了过来。

    这十二名开道家丁的后面,跟着一队队手持宫灯、挑着香炉的侍女。宫灯中点着的是深海的鲛人油,香炉中烧着的是极品的龙涎香,隔开数百丈的距离,氤氲的香气就差点将林大少冲了个跟头。侍女们一边缓步行走,一边纵声欢歌,那萦绕妩媚的歌声,正是从她们的小嘴里传来。

    “乖乖,好大的气派!归化王家、归应张家,气派!”林大少用力的抖开了折扇朝脸上扇了几下,又急忙将扇子丢进了车厢里,手忙脚乱的叫老三做垫子,他踏着老三的身体爬到了车棚上站定,眼巴巴的看着南门方向。

    一对对的家丁、侍女缓步走过,一队队身穿锦衣腰佩长刀的护卫走过,送亲的队伍足足有近千人!随后,是三十几名红衣家丁满脸笑容的簇拥着面色呆滞、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的王家二少爷兴冲冲的跑过。再后面,就是一辆由三十二名彩衣少女抬起的红色大厢轿。

    厢轿长宽丈许,四根雕刻了百花飞鸟的柱子撑起了一副三层琉璃顶的大幢,无数颗拇指头大小的珍珠串成了帘儿,自大幢的四周垂下。透过珠光宝气的帘子,可以看到一名身穿粉色纱衣的少女正静静的坐在厢轿内,一副用芝麻粒大小的紫色珍珠穿成的面纱,将她的容貌牢牢的遮盖住,外人根本无法透过一层珠帘、一副面纱看清她的容貌。

    站在车棚顶上的林大少手舞足蹈的对着厢轿望了一阵,他突然打了一声呼哨,朝厢轿的方向大声叫唤道:“兀那小娘子,揭起你那帘儿来!”

    大元国西北方言,‘帘儿’却是另有含义,是指女人胸兜的意思。林大少要厢轿内的少女揭起‘帘儿’,就是要看人家胸乳!

    护卫在厢轿边的几名家丁怒气冲冲的看向了林大少,几个身穿金色长袍的家丁就要上来痛揍林大少一顿。但是另外几名红衣家丁急忙拉住了他们,在他们耳朵边低声嘀咕了几句。这些金衣家丁愣了愣,很是诧异的瞪了林大少一眼,悻悻然的回到了厢轿边。

    看到厢轿中的少女根本纹丝不动,好似根本没听到他的叫喊,林大少不由得摇了摇头,低声叹道:“好个冰山小娘子。无妨,我和王二是生死兄弟,他的娘子,和我的娘子有甚区别?自有见她容貌的份儿。”

    低着头琢磨了一阵,林大少拊掌叹道:“这事来得诡秘。大清早的送亲,王二自己都不知道他要成亲了。委实诡异得很。要不,去他家吃一顿婚宴?只是,家里的那个老厌物实在是可恨之际。两天没回家,怕是又要吃一顿数落。”

    叹息了一声,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屁股,林大少百无聊耐的盘膝坐在了车棚上,懒散的叫道:“老三,赶车回去。”

    憨厚的老三应了一声,急忙爬上了车辕,挥动马鞭轻轻的一抖,拉车的马儿就乖巧的挪动了步子,顺着大街朝北方行去。

    路上看热闹的人群渐渐的散了,无数人都在感慨,不愧是这西北地面上最富豪的两大家人联姻,这气派、这场面,谁见过?

    就这一次送亲的大场面,就足够归化城的百姓们满心欢喜的念叨大半年的了。

    大元国的西北诸郡,原本就不是什么太热闹的所在,百姓本来就闲散得很。加之如今正处乱世,百姓们各个都有朝不保夕的恐惧感,今天的喜气洋洋的大场面,足够冲淡他们心头的那一丝不安――大户人家还能这样招摇的大办亲事,也许,这太平的时日还能持续一段时间吧?

    清漆马车在大街上转了一阵,到了归化城西北角的一条大街上。

    这一条大街宽三丈,长有百丈许。西边的街面上是一溜儿店铺,各种行当都有。东边的街面,则被一家规模极大的药铺整个占据了。长百丈的街面,尽是这家名为回春堂的药铺的店面。隔着老远,就有一股子腾腾的药香气扑面而来,使得人不由得精神一振。

    回春堂的正堂高有近六丈,左右宽有二十丈许,大堂内八根粗有三尺许的黑檀木柱子牢牢的撑起了这巨大的厅堂。正堂的门楣上,一面黑漆漆的丈八方匾上,是三个金漆都掉光的大字:回春堂。这样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大匾,还有那看起来昏暗的、大得有点离谱的正堂凑在一起,却就给人一股子安心凝神的劲儿。

    林大少跳下了马车,阴沉着脸蛋走上正堂前的台阶。他站在正堂的门口,朝厅堂内一名正在开方子的大夫招了招手。那大夫愣了愣,急忙笑吟吟的放下笔,恭敬的走到了林大少面前,低声问道:“大少爷,您,回来了?”

    这有着一缕山羊胡须的大夫笑得可亲,但是他的眸子深处,却隐藏着一丝极淡的无奈,以及一点点的轻视。

    林大少小心翼翼的往深邃的正堂里看了一阵,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胡主帖,老头子呢?”

    胡主帖胡须一翘,笑吟吟的说道:“王家的家主来了,正和老爷子在后面说话呢。”

    林大少呆了呆,诧然道:“王二他今天娶亲,送亲的队伍刚刚过去,王老爷子现在来我们铺子干什么?”

    折扇轻轻一抖,很潇洒的将折扇打开扇了几下,林大少轻声吩咐道:“老爷子有事就好。嗯,帮我去取几锭‘紫梅合阳丹’。”

    “紫梅合阳丹?”胡主帖愣了一下,本能的瞥了一眼林大少的下身,又看了一眼他苍白泛青的脸色,不由得苦笑道:“大少爷,紫梅合阳丹出库,是必须要老爷子他发签筹的。我们回春堂一年,也不过能和出百八十丸紫梅合阳丹成品呢。”

    “叫你去你就去,哪里这么多罗里罗嗦的?”林大少突然勃然大怒道:“要老爷子出签筹?怎么某些人就能轻松从库房里提成药啊?啊?!”

    回春堂正堂左侧,是一排药房。此时正有两百多名学徒很认真的在药房内忙活,有照药方抓药的,有给人配成药的,也有人守在一排火炉前,帮人现场熬制某些珍贵的、需要很精准的控制火势火候的汤药。药房绕着墙的一圈长凳上,则坐满了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美丑不一、贵贱不等的人。这些人不管来历身份,都乖乖的坐在长凳上,漫无边际的和身边的人闲扯着。

    一名身高五尺不到,看似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扶着一名老态龙钟的老妇走出药房的门。他一边扶着老妇行走,一边笑吟吟的说道:“老太太放心,这三副汤药下去,您孙儿的病是定然无碍的了。”

    少年有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蛋。团团的一张娃娃脸还有点婴儿肥,细嫩白净的皮肤上,一对挺秀的眉毛很惬意的直飞鬓角。一对大眼睛就好似白水银里泡了两点黑宝石,说不出的灵气逼人。加上那挺翘的鼻梁和红润的嘴唇,以及一身的清气和满身萦绕的药香,由不得人不欢喜。

    老妇颤巍巍的朝少年连连作揖,少年手忙脚乱的扶着老妇,连声逊谢。老妇轻轻的抹了一把少年的脸蛋,哽咽的说道:“逍公子,你们一家人都是好人哪!若不是你免了我家的药钱,我家那孙儿……呜呜,呜呜!好人长命哪,好人多福!逍公子,老天保佑,你以后一定是夫妻协和,多子多孙,富贵绵延的。”

    一番感激话使得少年龇牙咧嘴的笑着,面红耳赤的不知道说什么。他送走了老妇,站在台阶上朝那老妇的背影看了一阵,这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满脸欢喜的拍了拍手,就待走进正堂。然后,他就看到了满脸不快的站在正堂门边的林大少。

    “林逍,你挺能拿我们林家的钱给自己积德嘛!”林大少的脸抽搐着,一柄折扇挥得像是风车一样。

    少年林逍面色一变,本来满是欢喜的脸瞬间变得僵硬一片,他身体哆嗦了一下,急忙抱起双拳,朝林大少行礼道:“大哥。”

    “别介!”林大少一折扇敲在了林逍的头上,冷笑道:“我林遥,可不敢有你这么个‘能干’的、能‘继承我林家祖业’的……兄弟!”

    林遥凑到了面色难看的林逍耳边,低声骂道:“小杂种,你这个野女人生的杂种!就凭你,也想继承回春堂?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冷哼了一声,林遥直起身子,得意的看了一眼比自己低了一个头的林逍,施施然走进了大堂。

    刚进大堂没几步,志得意满的林遥就回头朝胡主帖喝道:“还不快去给我拿‘紫梅合阳丹’!”

    胡主帖无奈的看向了林逍。

    林逍的嘴角抽了抽,低下头盘算了一阵,他轻轻的在身后给胡主帖比划出了三根手指。

    胡主帖的心头一阵剧痛,三锭‘紫梅合阳帖’啊!大少爷实在是太糟践东西。

    低下头,胡主帖摇摇头,快步奔向了药房后面的药库。

    林逍望了一眼摇摇摆摆走进内堂的林遥,同样叹了一口气,有点意志消沉的走回了药房。

    盘膝坐在了一个乳钵面前,林逍操起一柄药杵,‘叮叮当当’的捣起了药。

    回春堂后院深处,正有朗朗读书声传来。那是回春堂收录的孩童学徒,正在背诵各种汤药歌谣。

    听着这些汤药歌谣,原本心头窒闷的林逍脸上又渐渐的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