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逍行纪

第四百一十七章 迷心

    第四百一十七章迷心

    后方烟云滚滚,林遥已经带人赶到。

    眼看林逍一步踏进了大阵,林遥不由得一连串叫起了苦。胤隐这个神界第一阵法宗师指挥下由数亿神人布下的大阵,可想而知那大阵的威力如何。林逍居然毫不犹豫的踏入了大阵,饶是林遥胆大却也只能喊天不迭。

    一条高大的身影极快的掠进了大阵,沉闷如雷的吼声震颤了整个天青神山:“胤隐老贼,还我父亲命来!”

    无名一直认为是胤隐因为陨界之主和钦沁天主的私情而算计了陨界之主,他一直将胤隐视为自己的生死大敌!

    林遥神色复杂的望着无名的背影,他摇摇头长叹了一声,随后低声骂道:“他妈的老二~你还一个孩子都没留下哩!林大少我却是不怕,怎生都有这么多子孙后代啦!”

    摇摇头,林遥一步跨进了大阵。

    敖雪、沈小白、瑶璎甚至是刚刚飞升的青锄都比林遥更快一步的踏进了阵中。

    遥远的天边,一团七彩云霞涌动,鼻青脸肿的风子正蹲在云霞上静静的眺望着这边。

    偶尔风子会狠狠的抽抽发黑的嘴角。

    “恶婆娘,疯婆娘,我不过是一时忍不住跑去了源星打了顿牙祭回去晚了点~他妈的,家庭暴力哪!”

    “臭小子,你可千万不要死!难得有我看的顺眼的人哪!可惜,可惜,限于规矩,我不能出手帮你,你自求多福吧!”

    轻叹了一声,七彩云霞轻轻的裹住了风子。手里拎着几件湿漉漉长裙的风子灰头灰脸的消失无踪。

    踏入大阵时,林逍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将近千万年的寻觅,也许是命运,也许是林逍自己的努力,药儿终于回到了他身边。但是这等甜蜜还没能持续几天药儿就被人掳走,这种打击若非林逍心智稳固、元神坚定,他早就已经发疯了。

    仅仅是药儿的打击他还能承受得住,但是离神宫灵的背叛却等于在林逍的脑袋上狠狠的劈了个闷雷。多少年,多少年孤独的行走,离神宫灵都是罗里罗嗦、唠唠叨叨的跟随在林逍身边,他尽心尽责的给林逍经营了一个稳固的可靠的大后方,他所作的一切让林逍无忧无虑的将全部心思投入了对药儿的寻访中。

    但是,他居然背叛了林逍。

    相比之下,陨界之主对林逍的算计对林逍的打击并不大,作为陨界之主那样的盖世枭雄,如果他没有这样的后手林逍反而看不起他。

    但是离神宫灵不同,离神宫灵的行径让林逍心中最后的一点柔软都化为了冰冷的石头。

    随后,是那手抄道德经布卷儿中藏身的师兄弟三人为了挽救林逍而作出的牺牲。那三人是了不起的人物,但可惜的是他们仅仅是一缕残留在周天世界关注周天世界运行的分灵而已,他们并没有太强的能量。耗尽他们辛辛苦苦积攒的一点力量,他们也仅仅拥有秒杀十八名龙族仙尊的神通,但是对于一个强大的神人,他们就无能为力,何况是陨界之主这样的巨檠辛苦无数年蓄积的庞大元神力量?为了挽救林逍,为了抵抗陨界之主的元神对林逍的吞噬,他们只能选择牺牲自己和陨界之主同归于尽。

    陨界之主成全了林逍,也算计了林逍,恩怨了了。但是这三人却是毫无保留的付出,他们没有丝毫目的的帮助了林逍,他们就天空的太阳一样,慷慨而大方的将光和热撒向了林逍这颗小小的树苗,不断的帮助他成长。对于他们而言也许这仅仅是因为他们赏识林逍,但是林逍却在心中将他们看为了如师如父的人物。

    三人的殒灭对林逍造成的心理打击还在药儿被掳走之上。

    连续三重打击,林逍的精神都处于破碎的边缘,他的心神都陷入了疯狂的境地,故而他刚刚才这样下了死手。他绝不顾惜那些神人的生命,他使用自己最强的力量对他们下了杀手。千余万神人瞬息间灰飞烟灭,这种辣手以往的林逍怎能做得出来?

    踏入大阵后,林逍已经有了大开杀戒的准备。但是他没想到的就是,他踏入大阵后看到的居然是一副阡陌相接、鸡犬相闻的农桑田园。眼前是大片碧绿的田野,嫩嫩的稻苗正随风轻轻晃动,几只大黑狗欢天喜地的在田坎上相互追逐嬉戏,两个美丽的女童身穿粗布衣在山脚下一片桑林中采摘野花,不远处隔着一块田地有一个小小的村落,几个白头老翁正坐在村口端着茶盏谈笑。

    “好一副田园风景。”林逍嘶声喝道:“胤隐,给我滚出来!少在这里做那玄虚!”手一指吴钩剑化为一道白光急扫而出,几只大黑狗逃避不及被吴钩剑撕成粉碎,数十块狗尸横七竖八的堆在地上,刺鼻的血腥味顿时飘出了老远。林逍大袖一挥,村子四周的田地‘嗡’的一声被倒翻了过来,一块块巨大的土块宛如巨人的手掌狠狠的扣在了地上,巨响声中两个女童和几个老翁都哭天喊地的跌跌撞撞的四散逃开。林逍狠狠的跺了跺地面,顿时方圆数百里内的山林一阵动摇,震天价巨响中一座座小山纷纷塌陷,以林逍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深陷地下里许的巨大盆地。

    振荡持续了一会儿就彻底平息,数百名农人乱糟糟的躺在了平坦如砥的地上。林逍缓步走到了这些农人身边,他一脚剁向了一名身材高大的黑须汉子。这汉子眼里寒光一闪身体轻飘飘的向后退了几步,两名手持菜刀好似刚刚正在做饭的农妇则是尖叫了一声:“你要杀人不成?”两柄菜刀突然喷出了神器特有的黑金色光芒,两道首尾绞缠的蛟龙仰天长嘶一声从两柄菜刀中冲出,摇头摆尾的带着数百道华丽的剑光抓向了林逍。

    以林逍的眼力他瞬间判断出了两条蛟龙的威力――两柄下品中阶神器,威力只能算是马马虎虎而已。

    不屑的伸出手对着两条蛟龙的七寸部位抓了下去,林逍的手掌宛如两柄大钳子将两条蛟龙牢牢的捏住,他的双手只是略微一用力就将两条蛟龙捏成了两段。只听得一声呻吟,两柄破碎的菜刀满天飘散宛如下了一场光雨,两个农妇的嘴里突然喷出了一道鲜血仰天就倒。‘砰砰’两声炸裂声传来,两个农妇的身体已经炸成了一团血雾被这个天地吞噬。

    附近的数百名农人的身影突然消散,四周一阵光影变幻,林逍突然来到了一个小城市的私塾中。数十名孩童正端坐在一间书房内摇头晃脑的跟着一名迂腐的老夫子背诵着启蒙的经书,林逍看着这些孩童呆了呆,那老夫子已经气极败坏的挥动戒尺朝林逍当面砸了下来:“小家伙欠打,你怎生又迟到了?”林逍一愣间那柄戒尺已经变得有数百丈长短,一团青蒙蒙的霞光带着淡淡的雨露香气缠绕在戒尺上,宛如一座山峰当头压下,戒尺带着震耳的罡风声重重的落在了林逍的头上。

    一丝丝锐利却又阴柔的水气不断的钻向林逍体内,但是林逍强悍的肉体由四相神体融合而成,这戒尺上附着的气劲哪里能渗进去?林逍的头皮都没破一点,只见火星点点喷射,戒尺硬是在林逍的额头上断成了十几截。林逍随手一掌将那老先生拍出了老远,这老先生的身体就好似被数十头疯狂的猛虎啃噬过一般碎成了无数肉块,他的元神则是被一团朱雀神火围绕着焚烧起来,过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老夫子的元神就被烧成了一缕青烟。

    数十名启蒙的孩童尖叫着一涌而散,林逍四周的光影在此有如水波一样闪烁了一阵,这一次他突然站在了一个血腥味扑鼻的屠宰房中。一头惊惶失措的大肥猪尖叫着朝林逍当面冲了过来,四五个小厮打扮的精壮汉子大呼小叫的在后面紧追,其中一个汉子对着林逍大声叫道:“兄弟,抓住他,抓住他~嘿,好一头大肥猪,这猪身上起码能出五百斤好肉!”肥猪当面撞向了林逍,林逍本能的一掌拍向了紧追在它身后的几个小厮,九龙神火罩已经在林逍掌心滴溜溜的旋转,几个小厮眼看就要被罩入其中。

    就这时候,这头大肥猪突然张开大嘴咬向了林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头肥猪就变成了一头金眸银齿通体红毛的巨型猪精,它一口的银色大牙上闪烁着一粒粒细如芝麻的神文,两排大牙齿朝林逍的脖子咬下来的时候,林逍甚至感应到了一丝空间裂痕特有的气息。这大肥猪的本体林逍还没看清到底是什么神器,但是它的威能绝对不在普通神器之下!

    只听得‘咔嚓’一声巨响,大肥猪死死的啃在了林逍的脖子上,大片火星喷射而出,这头猪的两排大牙居然将虚空都撕裂了,空间裂痕毫不留情的将林逍的脖子撕出了两道血印子。不过大肥猪的杀伤力也仅此而已,林逍的身体一抖,他体内就有一蓬青蒙蒙的光芒渗了出来,两道血印急速愈合,林逍轻轻的呵斥了一声,大股朱雀神火从他的脑袋上喷出,这肥猪顿时仰天尖叫了一声调头就跑。不跑不行了,试试将一块烧红的秤砣吞进肚子里就是这头肥猪如今的感受。它坚硬锋利的两排大牙已经被朱雀神火融成了点点汁液,它的口腔被烧成了一个大窟窿,金色的脓血正不断从伤口喷出来。

    林逍哪里容得它逃走?虽然这肥猪没有什么口臭,但是被人用嘴巴含住脑袋的滋味可不好受。九龙神火罩滴溜溜的一转,九道红光裹住了整个屠宰房,不容那些小厮反抗九条火龙上下绕着一转,屠宰房内的一切都被炼成了粉碎。

    再次出现的时候,林逍出现在了一座战场上,他被人称呼为将军,有一队士卒正等待着他冲锋陷阵。林逍这一次耗费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那队士卒连同对方的军队想要包围他之前林逍祭出了翻天印将数百士卒砸成肉泥。

    随后是一座城市,这一次林逍身上的衣物都变幻了款式,他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衙役,正在跟随同伴们一起缉捕犯人。所有人都和他如此的熟悉却又如此的陌生,林逍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是一个衙役,但是似乎又不是这样。在那个逃犯丢出了大包金银要求别的衙役将林逍杀死的时候林逍突然醒悟,他愤怒的祭出了阴阳镜将这些人的生魂尽数摧毁。

    场景再次变幻~

    如此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当场景变幻到一百万次的时候,死在林逍手下的神人和仙人已经有千万之多,但是他也渐渐的朦胧了自己的身份。他开始被动的在这个如梦如幻的世界中生存,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来历,忘记了自己想要做什么。他只是凭借着本能在这里挣扎求存!他强横的身体、能够随时随地快速恢复伤势的身体给不断袭来的敌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没有人能够杀死林逍,反而是过千万人被林逍杀死。强横的身体,庞大的神力,十几件威能巨大的先天神器,这一切都让林逍成了无法杀死的怪物。

    某一次青神借助阵法的威力和林逍对撼了一记,林逍的翻天印将满怀信心而来的青神打得七窍喷血而逃,若非有大阵积蓄的庞大能量支持,青神也定然殒命。有了这个深刻的教训后再也没人敢和林逍正面冲突,数亿神人只是死死的守住了阵法牢牢的困住了林逍。无数幻像迭生,林逍已经忘却了自身的存在。

    最终,林逍在一个和平的小村子里住了下来,他成了这个小村子里一个不起眼的杂货铺老板,他懵懵懂懂的做着生意,还和左邻右舍那些似乎永远不会衰老不会死亡的邻居成了极好的朋友。隔三差五的林逍就会从杂货铺内打上几壶酒和这些邻舍好好的喝上一顿,这种日子很悠闲,似乎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大把的光阴却已经飞一样从林逍身边滑了过去。

    就在林逍安居乐业的时候,林遥已经给这座大阵造成了令人难以忍受的麻烦!

    大阵内的杀局对林逍无用,自然也对林遥没有什么效果,任凭你多少神人用尽无数手段来进攻,林遥以落魂钟和化血神刀护住了周身,来多少神人都只是白白被林遥吸掉了全身精血。慢慢的死伤的神人多了,眼看林遥也有了一点神智糊涂的迹象,也就再也没有神人愿意来送死啦!这个幻界杀阵的威力不在于一个杀,而在于其中的幻,迷人心智才是它最大的杀手锏,既然林遥也开始稀里糊涂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那么为什么一定要和他拼命?青神他们对胤隐的忠诚度还没高到这一步!

    所以,林遥也在一座大城市中安营扎寨了!但是迷糊了神智的林遥将他性格中最恶劣的一部分发挥得淋漓尽致,或者说失去了最后一点人性的克制,如今的林遥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由欲望主宰的恶魔。他在这个有着数千万人居住的大城市中安生了没有三天就挥动着化血神刀干掉了城主和一应大小官吏,他取而代之获取了这座城市的城主大权!

    噩梦降临,那些装扮成这座城市中普通居民的神人噩梦降临!

    林遥恶劣的本性让他欺男霸女、横征暴敛、无恶不作,他早晨起床要强抢十个女神人进城主府快活,午餐后要强抢一百个女神人进城主府采阴补阳,晚餐后还要强抢一千个女神人进城主府开无遮大会!荒淫无道都无法形容如今的林遥,他将血域修罗门中最恶毒、最下流、最不人道的邪恶魔功一一施展出来,除了在这些女神人身上寻找快感和提升修为,他还时不时的在城内挑选修为精湛的男性神人斩杀后以化血神刀吞噬他们的精血增加自身的神力修为。

    祸害,林遥尽情的祸害着这一座城池里的男女神人。每天都有受辱、受害的神人去向青神等圣神哭诉,但是林遥毕竟是安安稳稳的驻扎在了这座城市中,他起码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来历,忘记了自己冲入大阵的本来目的了嘛,这就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嘛!故而任凭这些神人如何哭诉,青神他们依旧是维持着这个局面宁死不愿再变幻阵法。

    就让林遥这个招惹不起的太爷在这里肆虐吧,几千万神人遭殃总比青神他们被胤隐惩罚来得好。总之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诛杀林逍和林遥等人,只要将他们陷在阵内就是胜利。等得胤隐祭炼了开天神莲,什么事情自然有胤隐亲自解决了。

    跟随林逍冲进大阵的人渐渐的都被消磨掉了自身的神智,他们都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和来历。

    瑶璎化为一株高有千里的巨大青木矗立在这个幻世的核心,她不断的吞吐天地间浓密的青木神元力增强自身的修为,她浑浑噩噩的仅仅以本能维持自己的修炼,这样的境界却正好符合了无为的心境,她的修炼进度一日千里,她已经渐渐的要将木神君和上古青木的精魄彻底的融合。她的身形越来越大,她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广,渐渐的她的体形增长到百万里高下,一道道粗有数百里的青色雷霆在她身周翻滚,如此威势让大阵内的神人根本不敢沾上她的边儿。

    实力最弱的青锄就躺在瑶璎的树杈正中,一如当年在元宗后山一样,两人静静的依偎着。瑶璎本能的将自己积蓄的一半神力注入了青锄的体内,慢慢的改善着青锄的身体。

    敖雪则成了一座城池内的黑帮头领,她威风凛凛的指挥着无数属下在城内横行,每日里高声呼喊着要将皇帝拉下马来让自己做女皇帝。只可惜她找不到通往都城的道路,故而只能在城内的肆虐。每日里她带着人在城内走狗飞鹰,看到路上有不顺眼的神人就轻则毒打一顿打得他浑身骨头稀烂的才放手,要么就按照她的本能将这神人一口吞下去做了食材,依靠这种粗暴没有半点人性的行径,敖雪的修为居然也在短期内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被她吞进肚子里化为食料的神人起码也有百万之多,以她血龙之体强大的消化力若是还不能提升几个境界,她也应该一头撞死了。

    青神等人也不是没动过将敖雪诛杀的念头,但是他们转念一想自己何必冒这个风险呢?敖雪的境界可是实打实的到了圣神之境,她只是因为修炼的时日尚短神力积蓄略微不够而已。但是敖雪的本体可是放在那里的,她的原形是一条血龙,这可是龙族中最残暴最暴力的货色,一般血龙修成的神人要比同境界的神人强悍三成到五成,故而青神他们谁也不愿意和敖雪拼命。

    反正受罪的是下面的那些小喽罗,就让他们倒霉吧,和青神他们何干?

    无名则被困在了一个水潭中。他幻化为一只方圆数十里的大乌龟尽情的在水潭中休养生息,却是好生自在逍遥。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神人的身份,他只记得自己是一头修炼了玄武宝簶的大玄武神龟而已。玄武的本能控制了无名的一切,他自由自在的按照玄武的方式修炼,他庞大的身体近乎掠夺性的抽取着大阵内的土性神元力,他的实力有如天河倒卷般突飞猛进,渐渐的他身上释放出来的神力波动让青神等人都本能的觉得心悸。

    无名是胤隐点名索要的人。所以青神他们也没有对无名出手,一切都留给胤隐做决断吧!无名和胤隐的恩怨青神他们却是明了的,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当事人来解决最好。当年胤隐能计算死了无名的父亲,却也因为这个被钦沁天主幽禁在天青神山的后山,可想而知当胤隐功成出关后无名受到的款待会是如何。

    凌霸天等人则不用说了,他们也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完全依照本能在大阵内苦苦的熬着日子。

    对于林逍的这些属下青神他们却是根本不屑于出手。任何一个圣神都能举手之间摧毁凌霸天率领的数百万霸王卒,就由得他们在大阵中自生自灭的好,现在就对他们下手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只是凌霸天的作为还是让青神等人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些人都已经迷失了自我,却在大阵中挑选了一块广大的平原每日里有如军人一样操练,真不知道这样是否有任何意义。

    不管怎么说,除了沈小白似乎还苦苦保留了灵台上一丝灵光,其他人都彻底的迷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