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逍行纪

第四百一十九章 取而代之自在神主

    第四百一十九章取而代之自在神主

    大荒山洪浑野,无边血海之上。

    大乐不忧眺望着天青神山的方向突然冷笑道:“开始了!数亿人的气息消失了!那林逍兄弟俩,真有这么强?”

    姜自在盘坐在大乐不忧身前,他冷冷的说道:“我姜自在自忖也是个人物,却被他们兄弟俩一路追杀到如今这个地步。他们兄弟俩,你千万不要小瞧了他们。现在我不担心胤隐那个妄人,反而就是害怕那兄弟两个会作出什么事情。”

    大乐不忧思忖了一阵,他摇头道:“不管他们会作出什么来,我们却是已经不能停手了。”他指了指悬浮在血海上的数亿神人冷笑道:“神界的凡人已经被杀得七七八八,除了一些荒僻角落里的幸运逃生,别的凡人都化为了这一汪血海。你看可够用了?”

    俯瞰了一眼无边无际的血海,姜自在淡淡的笑道:“这点精血哪里够?将那数亿神人的精血全部加进去,怕是就差不多了。每个神人都能衍化一个最小十万里的小千世界,如此算来他们的精血相当于一个数十万亿里的世界所需的全部力量,足够了!”

    抖抖手腕,大乐不忧长叹道:“好罢,希望你所说的事情能成功的,否则~我们两个就惨啦!”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顶,然后又指了指姜自在的头顶。两个人的头顶都飘荡着一片红得发黑的半透明云霞,这是两人体内的业力自毛孔蒸发后凝聚的业力之云,这样浓厚的业力足够将两人投入牲畜道世世代代永不超生,他们甚至连魂飞魄散的机会都不可能有,必须受那世代畜生轮回之苦。

    整个神界的凡人被诛杀了九成九,这份业力有一大半却是反馈在了操纵禁神之阵的大乐不忧和姜自在身上,大乐不忧被这庞大的业力吓得寝食不安,可是姜自在却完全不将其当作一回事。他讥嘲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还害怕什么?有进无退而已!”

    大乐不忧咬了咬牙,他厉声喝道:“然,有进无退!”

    抬头看了看漂浮在空中的那个人头大小的灰色光球,大乐不忧拔出了他夺自弥逸尘手上的破元剑杀向了周边的数亿神人。黑漆漆的长剑化为千百亿柄,剑光寒彻天地、剑光如雨洒落,数亿神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被大乐不忧斩于剑下。那些修为高深的神人都被带去了天青神山为闭关的胤隐护法,留在这里的神人只是用来对付神界的凡人,其中甚至连明神都没有几个。

    面对已经有了圣神巅峰实力的大乐不忧,这数亿神人真的有如蝼蚁一样被他反掌覆灭。破元剑霸道的杀力撕裂了这些神人的身体,撕裂了他们的灵魂,将他们的精气神一一粉碎。满天血雨倾盆而下,原本赤红一片的血海突然变成了浓浓的金红色。神人金色的鲜血和那些凡人的精血汇合在一起,血海的面积扩张了十倍不止。浓郁的血腥味直冲天空,浓浓的血气将天空漆黑的云层都冲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满天星光月华静谧的洒下,但是随着姜自在一声咒语颂出这星光月华都变成了猩红色。

    血色光芒中姜自在的身体炸成了粉碎,无数隐约飘忽的血色幽影急速自姜自在体内喷出,这些血影纷纷融入了血海令得血海宛如沸腾的稀粥一样翻动起来。姜自在就此消散,他的声音却从血海内传来:“小家伙,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快施为完成禁神之阵?”

    “你确信你能成功?”大乐不忧身体哆嗦了一下。

    “废话!”姜自在不耐烦的咆哮着,随着他的咆哮声巨大的血海掀起了滔天的狼头,每一个浪头里面都可以看到姜自在扭曲的面孔,他愤怒的呵斥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犹豫什么?他们正在争斗,若是胤隐胜了,你我坏了禁神之阵他绝对不会放过我们;若是林逍小儿胜了,你强掳了那女人献给了胤隐,他更是要将你挫骨扬灰,莫非你以为你还有退路么?”

    得意的狞笑声自血海中滚滚传出:“大乐不忧,自从你听了我的计策行事后,你已经有进无退!要么你我联手坏了这天地四方盘,要么你和我就在这里傻等着,等着林逍和胤隐的获胜者来和我们计较吧!”

    “罢了,罢了!”大乐不忧仰天长叹了一声,他按照胤隐吩咐的印诀朝血海打出了数道灵光,头顶那团灰色光球突然放出万丈强光,天地四方盘在虚空中浮现,长宽过万里的棋盘悬浮在天空,三百六十五粒黑白棋子则宛如天空的星辰一般运转,黑白二色光芒中隐约可见山川河岳、风雨雷霆,更隐约可以看到八道强光正在这一方小小天地中急速穿行却始终不能突破。

    强光覆盖了血海,偌大的血海化为一缕细如手指的红色雾气被天地四方盘吸入。一时间只见天地四方盘上一道道灵光流转,一阵阵雷鸣声隐隐传来,天地四方盘内的那一方小小世界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无穷无尽的生灵在这小小世界中凭空出现,一时间只见平地里花草树木疯狂的蔓延,天空一蓬蓬的出现了各色飞禽,地上则是有一群群狂暴的野兽狂呼乱吼着冒了出来。

    翻滚的海水和江水中大群水族出现,一条条蛟龙之属飞上了天空兴风作浪。有了这些蛟龙的帮助,天地四方盘内的这个世界开始了季节变化开始了气候转变,原本干巴巴没有半点儿生气的世界突然凭空多了无限的生机玄妙。

    有了生气补充,这个世界的规则就彻底的补充完整,正在天地四方盘内胡乱窜行的三神五天只觉周身一震,一波波极强的力量不断袭上身体,他们的身体再也无法从外界吸取半点儿力量,他们只觉自身有如巨石下的一颗小豆子身体都要被碾压粉碎了。尤其让他们感到绝望的就是――他们的神念再也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半点儿规则,他们的神通法力已经无法调动半点儿外界力量为己所用。原本驾御云头在空中疾飞的钦沁天主、弥逸天主、大乐天主脚下云团突然消散,堂堂三神五天之属的三人狼狈的自高空坠落摔了个仰八叉。倒是化淼神主等人是凭借自身神力悬浮在空中,反而没有受到如此屈辱。

    “这是怎么回事?”幻月天主的尖叫声响彻整个世界。

    “该死的~胤隐,本宫和你没完!当年就该将你杀了!”钦沁天主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化淼神主的尖啸声盖过了钦沁天主的尖叫:“钦沁你这个贱人,要不是你那时候肚皮大了害怕丢脸,非要找一个男人来冒充那个孽障的父亲,怎会有今日的事情?我早就劝你杀了胤隐,你这个贱人,你这个贱人~你这个贱人哪~~~无非被他们知道你生下的是毒魔君的杂种,你害怕丢脸,却将胤隐这个祸害留到了今日!”

    钦沁天主恼羞成怒的跳着脚嚎叫道:“化淼你这个贱货,你当你是什么清白货色?你,你,你腹中不也有了孩儿?你腹中的孩儿去了哪里?”钦沁天主抖手朝化淼神主劈出了一道雷霆,她狞笑道:“要不要本宫今日给诸位说说看化淼肚皮中的那个孩儿去了哪里?”

    化淼神主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但是大乐天主却抢先出手。只见大乐天主一掌震碎了钦沁天主打出的雷霆,随后他祭出了自己的本命神器――那是一尊通体以七宝雕成的赤裸美女雕像,雕像高万丈通体闪烁着七彩华光,每一丝光线都好似直射入了人的魂魄中,直要将人的魂魄融为一摊儿汁水。尤其是雕像一出天地间就是幻像片片,到处都是男女的交合呻吟声,到处都是赤身裸体的男女在扭动,庞大的邪力铺天盖地般涌向四面八方,包括化淼神主在内的三神五天都是向后急退。

    只有钦沁天主咬着牙迎向了朝自己当面扑来的七宝雕像,她的头顶也浮出了一株高有万丈的天青神木,这株宛如活物的天青神木就是钦沁天主无数年来以心血祭炼的本命神器。一道道温润的令人心神宁静的青色气流自大树朝四方扩散开,凡是靠近钦沁天主的诸般赤裸男女尽皆化为粉碎。

    钦沁天主、大乐天主相隔百里对立,七宝雕像和天青神木则是紧紧的粘在了一起。两人的头顶不断冒出腾腾白烟,浓密的白色烟气在空中化为大片云彩,这是两人神力本源不断消耗而蒸发的杂气。天地四方盘中已经没有让三神五天吸收的神元力,或者说天地四方盘中的神元力已经改变了性质三神五天已经无法吸收――如果强行将这种改变了性质的神元力采入体内,后果就相当于一个凡人服食了几斤砒霜,那是必死无疑的。所以钦沁天主和大乐天主一旦交手就必须用体内神力本源相互对耗,他们只有消耗没有补充,任凭他们的修为通天如果一直这样僵持下去也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但是其他人都没有出手阻拦他们。也许两败俱伤是包括隐空神主都乐意看到的!

    化淼神主的一对桃花眼已经变成了古怪的三角眼,她狰狞的望着钦沁天主,一枚不过尺许方圆的金色珍珠母贝在她头顶若隐若现,珍珠母贝两片贝壳时不时的微微张开,内中有亿万道精光闪烁,隐约可以看到贝母中藏着无数粒细小的海蓝色明珠。

    这金色贝母就是化淼神主的本命神器,是她使用自身化形后丢弃的本来躯壳炼成,内中孕育了沧海神珠一亿三千九百八十五万粒,每一粒都蕴含了一兆年的神力修为,每一粒都有两海三江五湖重,一粒轰出则能牵引神界诸方水域之力,端的是威能绝伦。在三神五天中,化淼神主这枚金色贝母的威力也能排进本命神器威能的前三位。

    钦沁天主怪异的笑了笑,她看着跃跃欲试的化淼神主冷笑道:“大乐不忧其实是你和那人生下的孩儿是不是?可怜大乐天主为你包庇了这么多年,嘿嘿,你的口风真紧,其他人都还以为大乐不忧是大乐天主唯一的嫡子,但是他们也不想想,大乐的这一身修为是用大乐无极图换来的,就凭他手上的杀业,他还能诞下孩儿么?嘿嘿!”

    化淼神主、大乐天主的脸同时一黑,大乐天主一声尖啸那七宝雕像内突然喷出一道粉色霞光罩向了钦沁天主。化淼神主则是怒斥一声将金色贝母祭出,一亿三千九百八十五万粒沧海神珠宛如雨点一样朝钦沁天主当头砸下。满天都是沧海神珠放出的湛蓝色强光,这方小小天地中的江海湖泊同时掀起滔天大浪,几乎是金色贝母祭出的同时就见这小天地内江海湖泊内的同时涌上天空,滚滚波涛急骤压缩成了数亿只细如发丝的水针呼啸着刺向了钦沁天主周身要害。

    钦沁天主同样尖叫了一声,她的本命神器天青神木急速膨胀到数万里高下,化淼神主、大乐天主同时被这株巨木硕大无朋的青色树冠覆盖了进去。大乐天主喷出的粉色霞光所过之处一根根树干枯萎凋零,但是转瞬间就有新的树干枝叶生出,无数沧海神珠和水针横扫而过打得满天都是木屑乱飞,可是这株天青神木却蕴藏着不可思议的生机,任凭你摧毁了多少树枝树干却于他本体无损。

    一根根枝叶朝着四面八方胡乱伸展了开去,枝叶所过之处虚空为之扭曲,四周的时间流速更是被搅得一塌糊涂,也许仅仅是一片叶片的上下之隔时间流速就相差了数亿倍,这扭曲的时空之更是光、影乱闪,充满生机的强光和充满毁灭力的暗影交替扭动,乱杂杂的光暗冲突将这一块扭曲的时空搅得稀烂。

    钦沁天主悬浮在树冠正上方,她厉声喝道:“大乐天主、化淼神主~死!”

    一口本命精血喷出,一枚暗金色的神文从钦沁天主的眉心中飞出,瞬间就化为一道无形无迹的能量消散于扭曲的天青神木覆盖的空间内。钦沁天主调动了巨量神力本源创造了一条新的规则,这条规则就是――陷入天青神木内的大乐天主和化淼神主‘死’!

    很干脆、很直接的规则,只要身处这条规则控制的空间名唤大乐天主和化淼神主的人都应该死――除非他们有相等的规则进行对抗!

    大乐天主和化淼神主有相对的规则对抗!

    大乐天主一指那七宝雕像,雕像突然宛如活人一样翩翩起舞,她双手上飞出了一条条粉色飘带,这些光影组成的飘带瞬间缠绕住了钦沁天主的天青神木。大乐天主七窍中同时喷出了粉色的鲜血,他厉声尖叫道:“钦沁天主~魂灭!”一枚粉色的光亮亮的神文自大乐天主的眉心冲出,转瞬间这神文化为一道无形的规则力量朝四周扩散开。

    化淼神主也是一声尖啸,金色贝母轰然炸开,一枚长有百余万里宽有三十余万里的巨大贝母横贯虚空。化淼神主的身体化为一道水光涌入了贝母,贝母巨大的贝壳开阖,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在尖啸:“钦沁天主~世代牲畜!轮回!”一团黑色血液自贝母中喷出,一枚硕大的神文在贝母的头顶闪了闪,一缕儿黑烟飘散开,同样是一股巨大的规则力量横扫四方。

    三道规则力量对撞在一起,化淼神主、大乐天主联手攻击钦沁天主,钦沁天主无形中吃了个大亏。他们制定的规则力量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谁也无法真正利用规则的力量将对方抹杀,规则的冲撞只是让他们的身体和灵魂本源都受到了极惨重的伤害。

    浑身四万八千个毛孔同时喷出鲜血,大乐天主、化淼神主、钦沁天主三人遥遥对立相视狞笑。大乐天主剧烈的咳嗽着,七宝雕像中不断涌出巨量的粉色精元注入他体内修复他肉体和灵魂的伤势;钦沁天主的本命神器天青神木业放出大量青木生气滋养钦沁天主助她恢复;化淼神主正要依法施为以本命神器内蕴藏的无穷葵水精气修复己身,这方小小天地突然异变。

    天地间所有的生灵同时化为一蓬血水四散喷洒,平地里一汪血海急速成形,直径过万亿里不知有多深的血海只是向上一卷就将化淼神主卷了进去。灵魂受了重创神智有点迷糊的化淼神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她甚至不能驭使本命神器做最后一击就有巨量的血水化为无数血丝顺着她的毛孔钻进了她的身体。天地四方盘内沉重的压力几乎全部落在了化淼神主身上,化淼神主根本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天地四方盘已经完全成形的规则当头一击将她的灵魂轰成粉碎。

    天地四方盘衍化的禁神之阵能够同时禁锢三神五天,当这个禁神之阵被发动来对付化淼神主一人时,饶是化淼神主修为强横机巧百变却也只能饮恨而亡。她的灵魂残片被血水中无数个扭曲的姜自在身影一一吞噬,她的所有记忆所有经验所有道行都被姜自在继承,她的全部修为都被和她同源的姜自在掌控,甚至她的本命神器也没有丝毫反抗的就被姜自在收服。

    姜自在和化淼神主本来就是一人,化淼神主的肉体和本命神器根本不会排斥姜自在,他的灵魂和化淼神主的灵魂并没有半点儿区别,也许唯一的区别就是两人的主观意识不同而已。

    神界九成九以上的凡人和数亿神人的全部精气神所化的血海疯狂的涌入了化淼神主的身体,一股绝强的邪恶气息自化淼神主窈窕的躯体内疯狂扩散开。顷刻之间偌大的血海被化淼神主的身体吞得干干净净,赤身裸体的化淼神主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一丝丝诡异的血气不断的自她头顶冉冉升起。她的身体死气沉沉的宛如一具僵尸,但是其他人全部不由自主的退后了数万里。

    慢慢的,慢慢的,化淼神主很缓慢的睁开了双眼,两缕阴沉的血光从她眸子里射出,她阴恻恻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躯体很是不满的嘀咕道:“干~这女人的身子倒也是极品,可是本真人却是男人!哼哼!”冷笑了几声,化淼神主的身体突然分解为一蓬血水,随后粘稠的血浆在空中一阵扭动凝结,最终血浆幻化为了姜自在模样。

    这是何等完美的一具身躯,高大、雄伟、年轻、健壮,每一块肌肉都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乳白色的皮肤下隐隐有血光闪烁,一枚枚黑红色的神文在血光中若隐若现,这具身体的强度绝对不在专门锻体的神人之下。姜自在自得的轻轻抚弄了一下颌下长须,他朝三神五天中的其他数人轻轻拱手道:“诸位尊者,本尊降魔真人姜自在有礼了!”

    钦沁天主‘呵呵’狂笑起来:“报应啊,报应!这是报应!嘿嘿,化淼你魂飞魄散了么?”

    大乐天主尖叫道:“化淼,化淼!你,你,姜自在,你把化淼怎么样了?”

    姜自在轻轻的瞪了大乐天主一眼,他手一指就有一溜儿血炎朝大乐天主笔直射去。大乐天主本能的将七宝雕像拦在了自己面前,血炎轰然一声炸开,大乐天主的身体晃了晃,他的七窍中有更多更浓的血浆喷了出来。面色发白的大乐天主惊恐欲绝的退后了好几步,他惊骇的望着姜自在低声自语道:“你,你怎可能变得这么强?我们三神五天都已经是到了神界所能达到的最强境界,你,你的实力怎可能比我强这么多?”

    姜自在不屑的朝大乐天主摇头道:“本尊如今和天地四方盘融为一体,你如今却被天地四方盘禁锢在内,你怎可能是本尊的对手?嘿嘿,还有神界这么多生灵的全部精血都被本尊化为本身能量,加上你又受了重伤,你若还是本尊的对手,那才真叫奇怪啦!”

    摇摇头,姜自在长叹道:“你儿子大乐不忧还在外面等你,本尊耗费一点力气将你们送出去。趁着胤隐没有闲暇功夫管这边的事情,你们能逃多远逃多远吧,你们要去找胤隐的麻烦呢本尊也不反对!嘿嘿,天地四方盘哪,这可是一件好宝贝,本尊可不客气了。”

    姜自在以血道魔功将自身化为血水融入血海,他原本就是操纵血海的老祖宗,这血海虽然庞大却也被他使唤得如臂使指。天地四方盘禁神之阵将血海吸纳演化为周天生物,姜自在就操纵血海融入了禁神之阵中,他等于变成了禁神之阵的一分子,这才能借用禁神之阵的力量对化淼神主一击必杀。

    胤隐正在应付林逍等人的攻击,他根本没有功夫管禁神之阵发生的变故,姜自在顺利的融入了禁神之阵,他等同就成为了禁神之阵的阵灵,自然能够完美的借用阵势的力量。只要胤隐在短时间内不恢复对天地四方盘的掌握,姜自在甚至就能够借助现在的优势将天地四方盘掌握在手!当然了,在掌握天地四方盘的过程中姜自在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所以虽然姜自在很想将三神五天尽数吞噬,但是他实在是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仅仅那一个血海的力量就足够他吸收好一阵子的了,更何况还有神妙无比的天地四方盘在等着他?这可是能禁锢三神五天的神器!

    所以姜自在虽然不舍,却依旧按照他和大乐不忧的约定将大乐天主等人从天地四方盘中放出。

    七道强光自天地四方盘内冲出,姜自在操纵着天地四方盘化为一道灰光朝大淼潭的方向飞去。

    大乐不忧欣喜的迎向了大乐天主,但是大乐天主从大乐不忧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他气得劈脸给了大乐不忧一个大耳光!

    大乐不忧愣住了,钦沁天主则是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姜自在得意而带着几分讥嘲的笑声传入了大乐不忧的耳朵:“大乐少主,多谢你相信了老朽的话,老朽却也没想到化淼神主居然会是你的生母!唉~此中因果实在是错综复杂,老朽实在是惭愧、惭愧!”

    顿了顿,姜自在厚颜无耻的对大乐不忧笑道:“不过,老朽和化淼神主一脉相承却是几同一人,少主日后也能以母侍我,老朽却是不会嫌弃你这个便宜儿子的!日后老朽自号自在神主,少主若是愿意,大可承欢于老朽膝前!”

    大乐不忧气得仰天长啸了一声吐血到底,大乐天主惊惶的一把抱住了他,钦沁天主则是浑身哆嗦着的大笑起来。

    狂笑了好一阵后,钦沁天主咬牙切齿的朝天青神山的方向飞去。

    隐空神主等三神五天中的人物神念扫过了神界,他们骇然发现神界已经是空空荡荡除了些许凡人外居然连一个神人、仙人都没能留下。众人的面色齐变,他们相互看了看,同时气极败坏的飞向了天青神山!

    一切,都应该有一个交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