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逍行纪

第四百二十章 九霄神殿

    第四百二十章九霄神殿

    从没人知道胤牟的本命神器居然是一支看起来很是寻常的短笛,淡绿色的短笛看起来就是一根普通白桦树枝上取下的树皮制成,黯淡无光不见半点儿神奇。但是胤牟举起这不过尺许长的短笛吹奏起来的时候,天地一起震动起来。

    悠扬的笛声传遍了神界,淅淅沥沥的笛声立刻引动了半个神界。天空的云彩发出了低沉的‘嗡嗡’声,吹过身边的长风响起了绵绵密密的脆鸣声,脚下的树林掀起了阵阵海涛声,大地深处传来了沉闷如雷密集宛如雨打芭蕉的轰鸣声。随着胤牟神君的笛声益发的嘹亮天地间万般物事的声响也越发的高亢激昂,渐渐的各色天籁填充了天地,林逍身后的数百万霸王卒简直有如巨浪中的树叶一样站不稳脚,原本稳固的阵形被冲得一塌糊涂,大半霸王卒都晕头转向的摔下了地面。

    林逍厉喝道:“凌霸天,率领所有霸王卒退!”

    凌霸天尖啸了一声带着所有手下向后急退,但是半个神界都在发出可怕的轰鸣声,任凭他们退得再快却也无法逃出这可怕的声浪冲击。

    沈小白狠狠的瞪了凌霸天一眼,她犹豫了片刻终于幽幽长叹了一声,二十四诸天七宝舍利佛塔自她头顶冲出,一道佛光洒下将凌霸天连同所有霸王卒都送入了佛塔内的二十四诸天世界中。沈小白的双手更朝四方遥遥一按,一圈佛光朝四方扫出,她身边千余里内变得风平浪静万籁俱寂,任凭胤牟神君如何努力也无法在沈小白掌控的这一方空间中响起半点声音。

    林逍等人也纷纷施展神通将自身周边的空间稳固住,林逍更是掐了一个诛仙剑诀朝胤牟神君一放。

    一道紫色雷光在胤牟神君的头顶成形,这道雷光隐隐然呈现出一柄长剑模样,一道道扭曲的神苻在剑体内一闪即逝,四方神元力汹涌冲进了雷光中将这一道雷光填充得饱满圆润宛如水晶雕成。胤牟神君一愣神间,这道雷光凝聚而成的长剑已经带着一股令他灵魂都几乎冻僵的杀意自天空无声无息的落下。

    胤牟神君正到了紧要关头,他正要用本命神器发动他威力最强的攻击,他没想到林逍居然能发出威力这么大速度这么快的攻击,他甚至看到林逍只是简简单单的掐了一个印诀就放出了威力如此至大的一道剑光。胤牟神君不甘心的看着林逍,他的手指微颤正要将手上的短笛迎向那道剑光,一旁的瑾君却已经厉声喝道:“夫君继续,切不要让他们打扰父亲!”

    瑾君的身体突然燃烧开来,一片红光中两条头尾相接的烈火凤凰缠绕着一具通体透明的红色人影自瑾君的头顶冲出。这红色的人影双手不断变幻印诀,一道道灵光不断射向胤牟神君头顶的那一方虚空,随着印诀的发动,林逍敏锐的察觉到胤牟神君头顶那一小块空间内的时间流速被极大的放缓了,而且那一方空间的距离似乎也被拉长了数亿倍!若是有人被困入了这一方虚空就会发现原本短短的尺许距离却变成了数亿里之遥,而且行动之时简直有如蜗牛爬行一样身体根本难以动弹。

    瑾君对于时空的操纵也到了巅峰境界,就算是一般的圣神被她这般拦住了这一波攻击也就做了废。

    但是林逍放出的乃是天地间杀力最强的诛仙剑诀,时间和空间在诛仙剑诀前就有如一张薄纸不堪一击。只听得‘哧啦’一声脆响,被瑾君操控的时空被紫色雷光一击化为粉碎,紫色雷光快速绝伦的擦过胤牟神君的右臂将他右臂齐着肩膀斩了下来。

    手臂飞落的时候,胤牟神君正好吹响了最后一声音符。

    神界的天空和地面同时爆发出天地宏音,巨大的声浪令人的五官都失去了功效。一道道声浪充盈虚空,无数波纹将神界的空间撕成了粉碎。林逍等人同时陷入了乱糟糟的时空乱流中,一个个漆黑的黑洞在林逍等人身边浮现,可怕的吸力自这些黑洞中传来,这些黑洞宛如一张张怪兽的大嘴就要将林逍等人吞入不见底的腹中。

    林逍和无名同时大吼出声,他们奋起神力伸出双手朝四周虚空遥遥的一抓,庞大的神力覆盖了整个混乱的时空,巨大的压力将滚粥一样的破碎时空牢牢的压成了一整块。几乎是胤牟神君将时空搅乱的同时林逍和无名就以纯粹的肉体力量将这方时空重新凝聚,随后两人同时长啸一声,林逍已经激闪身扑到了胤牟神君的身前。

    林逍一拳轰在了胤牟神君的胸口上,隐约可见林逍拳头上一头通体银白的猛虎头颅一闪即逝,胤牟神君惨嚎了一声,他身上的衣甲伴随着悦耳的炸鸣声变得支离破碎,他的胸口被林逍一拳轰出了一个直径尺许的透明窟窿。林逍一把抓住了胤牟神君的短笛向后急退,随后天空一暗无名庞大的身躯当头落下简直就有如泰山压顶一样将胤牟神君重重的轰落在地。

    原地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升起有数十里高,周身骨骼碎裂的胤牟神君被无名庞大的身体压得陷入了地面足足有百多里深,他的神力本源都快被震碎了,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胤牟神君绝望的朝瑾君嘶声吼道:“瑾君!逃~天哪,他们怎么有这么深的修为?”

    瑾君没有逃,看到胤牟神君在林逍和无名的手下重伤瑾君的两只眼珠都发红了。只听得瑾君一声厉啸她团身扑向了无名,也不知道她哪里来得如此大的力气,她的双手只是按着无名的身体轻轻一掀,无名巨大的身躯‘嗖’的一声被掀飞了数百里高,无名气得骂骂咧咧的好容易才稳住了身体,他双手一合就待对紧搂在一起的瑾君和胤牟神君放出‘戊土神雷’将其轰杀。

    一道极强的青光突兀的横在了瑾君和胤牟神君头顶,一株高有万丈的天青神木护住了两人,偌大的神木上一片片叶片闪烁着逼人的绿光,亿万枚神苻在叶片上流转,只听得一声沙哑的呵斥声响起,一道道极锐利的青色剑气自叶片上冲天而起,饶是无名的肉体强到了变态的程度却也被那青色剑气打得坑坑洼洼到处都是一条条极深、极细的口子。

    金色的鲜血自无名庞大的身体上喷射而出,无名疼得‘嗷嗷’直叫,他愤怒的咆哮道:“钦沁老妖婆~你给我滚出来!”

    一条人影突然在无名的面前出现,一记耳光狠狠的抽在了无名的脸上,钦沁天主指着无名厉声喝道:“不管怎样,我也是你母亲!”

    无名的眼珠都红了,他声嘶力竭的吼道:“不~你是我的生死仇人!”

    还不等林逍他们明白过来,无名已经回复了人形,随后他一把抱住了钦沁天主。

    苦修无数年得来的玄武神力在无名体内急骤压缩成了一个极细小的点,随后无名全部的精气神瞬息间爆发出来。在这猛烈至极的爆发中林逍隐隐约约的感应到了一丝陨界之主特有的精神波动!

    林逍后心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他骇然吼道:“毒魔君~你,你,你连自己的儿子都算计?”

    无名已经隐隐突破到了至神境界,他的自爆威力是何等惊人?

    钦沁天主的本命神器护住了胤牟神君和瑾君,但是她自己的身体却是全然没有防范,她做梦都想不到无名居然能够搂着自己自爆!不仅仅是肉体和神力修为的自爆,甚至他将自己的元神和真灵烙印都彻底的毫无保留的爆炸了开来!

    钦沁天主的肉体崩解,她的元神原本就受了重创,此刻更是光芒黯淡宛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无名的自爆不仅仅重创了钦沁天主,更将整个钦沁天崩上了天。天青神山消失得无影无踪,钦沁宫也在狂暴的自爆中化为乌有。

    七窍喷血的胤隐哆嗦着身体自一片烟尘中爬了出来,他祭炼开天神莲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随时都可能攻破开天神莲的防御将药儿的真灵斩杀,到了那时候他就能占有开天神莲占有开天神莲内蕴的无穷神力成就神界前所未有的无上神通。就是在这紧要关头他根本无心理会幻界杀阵的变故,无心理会禁神之阵的变故,他甚至都来不及救援差点身陨的胤牟和瑾君。

    全部心神都投入了对开天神莲的祭炼,胤隐在这一刻实在是脆弱到了极点,就在这时候无名毅然自爆了己身,胤隐布置在身边的防御神阵土崩瓦解,胤隐虽然侥幸在自爆中幸存,但是他对开天神莲的祭炼工作却付诸流水,他自身也受到了极其惨重的伤害。

    半个神界大陆被无名的自爆化为一缕青烟,另外半个神界大陆也是支离破碎化为一块块较小的陆块乱糟糟的朝四面八方飞去。

    大乐天主等人惊惶失措的赶来这里,他们感应着虚空中留下的可怖能量震波一个个半晌说不出话来。

    以翻天印护住了自身的林逍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疾飞到了大口大口吐着血的胤隐身边一脚将他踢飞了老远。药儿被柔和的七彩霞光包裹着静静的悬浮在一旁,林逍无比温柔的搂住了药儿,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林遥狞笑着挥出了改头换面的化血神刀,他不怀好意的一会儿看看重伤的胤隐,一会儿看看只留下了元神的钦沁天主,一会儿又看看同样是身上有伤的三神五天的另外几人。过了好一阵子林遥才狞笑道:“你们现在应该明白该怎么做了吧?要么给林大少我跪下唱征服~要么~林大少我不介意多吸一点精血!”

    大乐天主勃然大怒正待开口喝斥林遥,天空突然洒下了一片明净的清光。

    十八道人、十八佛子脚踏白云缓缓自清光中落下,这三十六人呆板的眸子朝众人扫了一扫,他们齐声喝道:“九霄神殿诏令,着尔等速速前往九霄天接受考验!”

    林逍、林遥一愣,敖雪突然幸灾乐祸的笑起来:“哈哈哈,你们死定啦!招惹了这么大的祸事,你们死定啦!”

    一名道人呆板的看了敖雪一眼,他用那宛如僵尸的语气冷冰冰的说道:“尔等,所有人,速速随我等来!”

    所有人?

    林逍、林遥全僵在了那里,正放声狂笑的敖雪差点没将自己的舌头一口咬下。

    不容反抗,顷刻直上九霄。

    三十六名道人、佛子将林逍等人团团绕在正中,他们驾御一团青色云团飞速离开了正在分崩离析的神界大陆,众人低头时还能看到一块块巨大的陆块带着浓烟和烈火在无边无际的神界虚空中缓缓飘散开,一座座城池、富丽堂皇的宫殿、精巧精美的屋舍和普通平凡的村庄在裂开的陆块边缘飞坠而下,慢慢的沉向了无底的黑色深渊。

    胤隐等人的脸色都有点古怪,他们对九霄神殿的突然相招充满了抵触,但是他们现在却找不到半点儿应变的法子。三十六名道人、佛子也就罢了,他们身上的气息虽然古怪强大,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傀儡一类的存在,应付这些仅仅依靠事先输入的程序行事的傀儡并不是什么难事,难以对付的是悬浮在他们头顶的那一轮七彩光圈――光圈中,天罚佛轮正若隐若现,一股势不可挡的威压沉甸甸的压在了众人身上,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的。

    林逍等人也只能聚在一起以元神传音商量对策。九霄神殿的考验可不是什么好事,否则三神五天也不会为了自家的性命作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如今自己被卷进了这个大漩涡,天知道会遭遇到什么事情。如果事先不做好应变的准备,等会万一发生了什么突然变故就不好啦。几个人凑在一起一阵嘀咕,很快就作出了沈小白全力主防,瑶璎、青锄救治可能出现的伤者,药儿居中策应并且提供消耗的神力,林逍、林遥做主战力量,敖雪游击的措施。

    林逍他们能够齐聚一心应付九霄神殿的考验,相比之下三神五天和胤隐等人却是一个个心怀鬼胎,他们分成了三三两两的小团体站在一起,不仅仅是相互之间不吭一声,就是小团体内部也是气氛诡谲满是勾心斗角。每个人都想顺利的摆脱考验,每个人都想别人最好被打得魂飞魄散,只要自己能够脱离大难,他们不惜使出各种不堪的手段。

    渐渐的青云越飞越高,脚下何止万兆里方圆的神界大陆已经变成了芝麻粒大小,可想而知他们飞离神界大陆已经有多远。

    一团小小的青云突然自下方急追了上来,三名青衣道人押送着姜自在径直追上了林逍他们,两团青云合并为一,三十九名道人和佛子在云团的边缘站成了一圈,他们面无表情的看着林逍等人,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材料铸造的眸子里闪烁着令人心寒的精光――没有感情、没有热量、比爬行生物的眸子还要冰冷无情一百倍。

    身穿道装的姜自在狼狈的朝众人保拳行了一礼,他‘呵呵’笑道:“诸位尊者,姜自在有礼了!”

    没人向姜自在还礼,大乐天主和大乐不忧阴狠的瞪了姜自在一眼,大乐天主冷冷的哼了一声,大乐不忧的眼角突然喷出了两道细细的血线――他已经从大乐天主那里得知其实化淼神主才是他的亲生母亲,他居然帮助姜自在算计了自己的亲母,饶是大乐不忧天性凉薄却也承受不了这个事实。他狠狠的朝姜自在指了指,他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要骂点什么却实在是骂不出口。

    林逍手一翻吴钩剑已经化为一道白光劈向了姜自在的脖子,他狞笑道:“姜自在,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众人头顶悬浮着的天罚佛轮突然射下一道黑白纠缠的雷光,细细的雷光恰好落在了吴钩剑上,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剑鸣雷光被震成了粉碎,但是吴钩剑也斜斜的擦过了姜自在的脖子。林逍身体微微一震,一丝丝极细的电光在他身上纠缠了好一阵才慢慢消散,他愤然抬头看了一眼天罚佛轮,这才冷笑道:“好,好,好,让你多活一段时间!”

    姜自在浑身寒毛直竖,他方才清楚的感应到了吴钩剑中那股凛冽肃杀的剑气,他绝不怀疑这道白光有将他的肉体和元神一并斩杀的威力。若非天罚佛轮制止了林逍,姜自在此时早就已经人头落地。他愤愤的瞪了林逍一眼,随后扭头看向了大乐天主。

    大乐天主神情复杂的看着姜自在,过了许久他才拉着大乐不忧的手走到了姜自在身边站定。三个人凑在一起低声嘀咕了一阵,可以看到姜自在的脸色一阵为难,但是最后他却是毅然的点了点头。众人就看到大乐不忧很古怪的笑了起来,笑容极其复杂,充满了各种难以捉摸的古怪意味。

    林遥的眼睛一转,他突然怪笑道:“姜自在,你不会答允了大乐天主做他的乖宝宝吧?听说你谋夺了化淼神主的肉身,但是怎么说你的元神却是男人,难不成以后你要和大乐天主合籍双修?啧啧,你还是赶快变幻成女人的模样的好,否则林大少我看着恶心!”

    姜自在抿嘴一笑低头不语。大乐天主和大乐不忧同时阴狠的瞪了林遥一眼。

    林逍慢慢的掏出了阴阳镜握在手中,他只是轻轻的将阴阳镜晃了晃,然后输入了一缕神力刺激了一下阴阳镜,顿时一团红光、白光纠缠着冲天而起,一股由生气、死气相互纠缠而成的古怪气息弥漫四周,强大而森严,刺激得周边的人浑身一阵哆嗦,望向林逍的目光中满是戒意。林逍淡淡的说道:“我要杀姜自在,然后还要捎上一个胤隐!谁敢阻我行事,就是我的生死仇人!”

    青云上没人吭声,隐空神主等人事不关己根本不往这边看,姜自在的脸都抽成了一团,至于胤隐么~他没吭声,被他袖在袖子里的钦沁天主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她已经变成了一缕残魂,胤隐用禁法制住了她,她哪里能说出一个字来?

    九霄神殿距离神界大陆实在是过于遥远,以青云近乎瞬移的速度还是朝上疾飞了九天九夜这才看到了一片蒙蒙胧胧半透明的白云横在上空。但是到了这里任凭青云如何高飞都始终无法靠近这片白云,只听得那三十九名傀儡同时清喝了一声,他们抓起一块青色令牌朝天空一举,三十九道螺旋状清光直冲而上,众人头顶的虚空突然一阵扭曲一股大力当头落下,众人身形飘飘荡荡的被吸入了那凭空出现的半透明漩涡中,一阵天翻地覆的滚动后众人眼前一亮,一片气势恢宏的大殿出现在众人面前。

    自下而上,这一片大殿共分三十三重,每一重都由数十万座大大小小的宫殿楼阁组成,每一重宫殿群之间都有一道白云组成的甬道通向上一重,三十三重宫殿群被一道七彩华光笼罩,端的是威严肃穆让人都不敢大口呼吸。

    这些道人、佛子领着林逍等人踏着云团一路直上三十三重天,一路上宫殿中却是鸦鹊无声更不见半条人影。但是林逍始终觉得眼前的宫殿似真似幻却不似实物,但是当他偷偷摸摸的伸手去碰一根白玉雕成的盘龙柱时手感却是确确实实的。摇摇头,林逍只觉这一片宫殿实在是神妙莫测以他的实力完全窥不透这里的玄虚,他干脆懒得再耗费这个脑筋。

    最高的那一重宫殿群门前矗立着数十条打扮各异的人形,这些人身上也是死气沉沉宛如雕像,但是他们体内却翻滚着一股股极强的神力波动,仅仅以神力的强弱来看他们都不在胤隐、无名这样的圣神巅峰境界的神人之下。而且以林逍的目光看来,这些人形的坚固程度都可比所谓的先天神器,他们的身体近乎到了不可摧毁的地步。加上带领林逍他们前来的三十九名人形,这里一共有一百零八具傀儡,每一具的神力修为都堪比圣神巅峰,每一具的肉体强度都可比先天神器,这股力量实在是令人惊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