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逍行纪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天罚佛轮

    第四百二十一章天罚佛轮

    一名身穿星光霞帔的中年文士手持一块白玉板朝林逍等人走了几步,他缓缓开口道:“尔等酿下滔天大劫,当受九霄神殿惩戒。天罚佛轮,发动!”不容林逍等人回过神来,直径里许的天罚佛轮已经出现在众人头顶,一道道七彩霞光洒落,每个人都恰好被一道霞光笼罩在内。这霞光一近体,就看到众人身上翻出了各色光芒。

    沈小白身上泛出的是一片明净的金光,那金光浓厚、温暖宛如一轮太阳,金光所到之处七彩霞光纷纷凝聚为一点点洁白的光雨融入沈小白的体内,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沈小白的神力修为就突飞猛进了一大截,只听得沈小白仰天一声佛号,她身上扩散开的气息已经飘忽隐晦到了极点,就连隐空神主等三神五天中的人物都难以捉摸到沈小白的法力波动――沈小白一举突破了至神境界!

    林逍身上同样有一片浓厚的金光扩散开,金光中隐约有几丝极淡的血光,但是这淡淡的血光被那金光一绞就化为乌有,七彩霞光和林逍体内扩散开的金光相互融合,光霞同样凝聚为点点白光融入林逍体内,林逍只觉自己体内金丹一阵急速旋转,这点点白光看起来黯淡但是每一点白光蕴含的能量却是匪夷所思,每一点白光几乎都增加了林逍百万年的苦修。只是短短一会儿的功夫林逍的金丹已经迸发出强烈宛如恒星爆炸的金光,他的修为也是一路飙升直接突破了至神之境!

    药儿、瑶璎、青锄体内泛出的金光没有沈小白、林逍这般浓厚,但是分量也着实不少,而且三人的体内更是半点儿血光都没有,金光和那七彩光霞一接触同样生成了大片浓密的白色光雨撒入三人体内,三人也受了极大的好处。尤其是药儿头顶一朵开天神莲突然绽放,一丝丝七彩造化之气和外界七彩霞光相互辉映,一波更比一波强大的发力波动不断从药儿体内扩散开,渐渐的药儿周身被一团氤氲之气缠绕,那气息玄而又玄、不可名状,众人的神识再也捕捉不到药儿的存在。

    敖雪的身上则是金光、血光各占一半,被那七彩光霞一激金光、血光相互对充顷刻间就抵消得干干净净。金光、血光相互抵消时散发出极强的光和热,敖雪只觉自己宛如在蒸笼中一样被烧得‘哇哇’怪叫。

    可是林遥却惨了,他身上金光只有细如发丝的一两丝儿,他体内扩散开的血光却是浓密宛如凝结的人血、广大宛如一片汪洋。这一片血光一出就见天罚佛轮好似吃了兴奋剂一样呼啸着将七彩光霞不断喷向林遥,七彩光霞和血光相互接触时发出冰水破洒在烧红的铁板上的声响,林遥只觉体内神力有如阳光下的薄冰一样灰飞烟灭,他的身体似乎都要被这七彩光霞给烧成了一缕飞灰。

    眼看林遥就要被天罚佛轮化为乌有,林逍一掌按在了林遥的身上。林逍厉声道:“若有事,我们兄弟共承担!”林逍身上的金光顿时分流了大半涌入了林遥的身体,但是这一片金光根本无法抵消林遥体内那广大宛如汪洋大海的血气,林逍体内放出的金光在那一片血海中只是打了几个卷儿就不见踪影,那血光甚至翻转着冲向了林逍就要将林逍也卷入和七彩光霞的冲突中。

    沈小白颂了一声佛号站在了林逍身边,她轻轻的将小手搭在了林逍的身上。药儿、瑶璎、青锄三人也飞身到了林逍身边,她们毫不犹豫的握住了林逍的手。大片金光透过林逍的身体涌入了林遥体内喷出的汪洋血海,渐渐的金光翻腾将血海逐渐中和。

    此时就可以看到沈小白体内的金光是何等浓厚,她一人放出的金光就抵消了林遥体内喷出的血海九成还有余!

    林遥挥动着化血神刀仰天怪啸道:“我林大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

    天罚佛轮猛地一阵抖动,连续九十九道粗如米斗的黑白二色雷光呼啸而下,正正的劈在了林遥紧握的化血神刀上。只听得一声呻吟化血神刀被劈得宛如灵蛇般扭动起来,狂暴的雷劲涌入了林遥的体内将他的身体烧的都近乎透明了。林遥只觉浑身好似都炸成了无数碎片一样,他尖锐的仰天长嘶着,嘶声中充满了无边的痛苦。眼看他的肉体就要被雷光化为乌有,他体内的血丹却是径直迎向了这可怖的雷劲!

    血丹宛如黑洞一样将黑白雷光吸得干干净净,拳头大小的血丹内再无半点儿血气,反而充盈着纯正浩大的黑白二色光芒。林遥浑身肌肉急骤颤抖着,无量数的血浆自他体内翻滚而出,一股刺鼻的臭味腾腾的自他体内冒出。这家伙也是真正的亡命,前一阵子他在蛮荒雪域得了林逍传授的无极大道重修金丹正道,但是他的金丹毕竟是以化血诀为底子,虽然重聚了金丹可是这颗血丹的力量也实在是过于阴邪不入正道法门。

    所以今日天罚佛轮降下这黑白二色包含阴阳消长绝妙的雷光轰击,林遥居然起了借助这雷光重新奠定修炼基础的心思!

    那无边无际的血海就是他这些年来积蓄的业力和阴邪之气,林逍、沈小白输送给他的金光却是他们这些年来积蓄的功德,林遥体内的阴邪之气被天罚佛轮蒸发殆尽,他要趁机将自己血丹的性质也转换一下。

    可是他实在是小看了天罚佛轮的威力,这黑白二色雷霆差点就将他的血丹绞成粉碎。

    眼看胆大包天的林遥熬不过天罚佛轮的煎熬,林逍本能的将手上捏着的阴阳镜打入了林遥的身体。

    和黑白二色雷霆一样,阴阳镜也是包容生死玄妙、是生死阴阳二气凝聚而成的先天神器。阴阳镜的威力可比这天罚佛轮来得厉害,林逍刚刚斩断了自己和阴阳镜的联系将它打入林遥体内,林遥就立刻将自身一点真灵烙印附着在了阴阳镜上。已经变成了黑白二色的血丹径直涌向了阴阳镜,只听得林遥体内一阵雷鸣声不断发出,阴阳镜射出红、白两道玄光照定了林遥的血丹,渐渐的血丹中急骤冲突的黑白二色光芒渐渐的收敛平息,一股古朴厚重、正气盎然的法力波动隐隐自林遥体内扩散开来。

    借助天罚佛轮,林遥终于彻底的抛开了化血诀,踏上了他真正的修炼之途。他的境界也真正的突破了至神之境,法力修为更是得到林逍等人相助不仅没有半点儿衰退反而还精进了一大步。

    这厢里林逍等人已经是化险为夷,可是三神五天那边却是出了大纰漏。

    神界大陆被毁,无数生灵涂炭,这等大因果造下的业力简直是罪孽滔天,虽然三神五天采用了各种手段规避其中的风险,可是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任凭他们机巧百变却依旧逃不开天罚佛轮的鉴定。七彩霞光当头罩下,三神五天连带胤隐、胤牟、瑾君、大乐不忧、姜自在等人尽是通体血光刺目,尤其是大乐不忧和姜自在两人周身的血光‘汩汩’冒出,很快就积蓄成了一个比林遥的血海还要广大千百倍的血色汪洋!

    七彩霞光和那浓密的血光急骤交手,只听得一连串的‘嗤嗤’声不绝于耳,三神五天和姜自在等人的神力本源宛如向火的雪狮子一样急速融解,很快他们就损失了海量的修为。一股灼热的力量深入众人体内,他们的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似乎都在这股灼热的力量中逐渐融化、逐渐消解,渐渐的他们的元神似乎都要被化为一缕青烟。

    胤隐嘶声尖叫起来:“尔等还不全力出手,莫非真要被天罚佛轮诛杀不成?”

    胤隐的双眼中十个瞳孔急速旋转起来,十个瞳孔放出十道五色强光,只听得‘咝咝’声不绝,胤隐射出的十道强光居然强行定住了天罚佛轮,天罚佛轮四周的时空被十道强光强行凝固,虽然仅仅是极短的一瞬间,但是天罚佛轮在那一瞬间的确是失去了效用。

    四周的一百零八具人形同时惊咦了一声,他们同时举起手来朝胤隐劈出了一道掌心雷。

    掌心雷只是修道者最常见威力最弱的法术,但是平平常常的掌心雷在这些人手中使出来却是威力吓人得很。一百零八道不过拇指粗细得雷光轰在胤隐的身上,胤隐体外缠绕着的数十重防御禁制当即粉碎,只听得震天价一声巨响胤隐的半边身体被炸成了粉碎,金色的血液宛如小溪水一样喷出,胤隐疼得一声惨叫他眸子里的五色强光顿时一暗。

    天罚佛轮再次转动起来,这一转动就是连续数百道黑白二色雷霆呼啸落下,胤隐的两只眸子‘啪啪’两声炸成粉碎,数百道雷光倒是有一半落在了他的身上,胤隐仓卒中丢出了一面方圆百丈的阵图,阵图上突然腾出了大片星光,星光中一颗颗星球循着玄妙的轨迹运转,一股庞大的力量直冲天空和那黑白雷霆狠狠的对撞在一起。

    一道火柱平地里腾起,胤隐丢出的阵图在火柱中化为乌有,浓烈的星光化为点点光雨飘散,胤隐的半截儿残躯被黑白雷霆绞成了粉碎堪堪就剩下一缕残魂和着钦沁天主残留的真灵飘了出来。胤牟和瑾君手脚麻利的将两人魂魄收入袖子,他们还来不及祭出神器抵挡呢那破天价劈下来的雷霆已经将两人的身体径直打成了无数最细小的能量微粒。

    胤牟的身上冲出了一道宛如蛟龙形的金光硬生生的冲碎了接踵而来的数道雷霆,他勉强保住了一条性命。但是瑾君却没有这种保命的神器,连续十八道黑白二色的雷霆落在瑾君的残魂上,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笑声瑾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胤牟嘶声尖叫道:“瑾君~”

    可是不容胤牟有任何动作,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姜自在已经狞笑着一抓抓开了大乐不忧的天灵盖,一道血色雷霆直接在大乐不忧的识海中爆炸,大乐不忧的身体化为粉碎,姜自在怪笑着将大乐不忧的精气神完全吞噬!大乐不忧体内扩散开的血海化为道道血光融入了姜自在体表的血色汪洋中,姜自在体内飘散开的血海猛的覆盖了三十三重天!

    大乐天主泣声嚎哭道:“吾儿~”

    姜自在却已经冲到了胤牟身边,他张开大嘴一吞一吸,胤隐、钦沁天主、胤牟三人的魂魄顿时被他吞得干干净净!一时间姜自在体内奔涌而出的神力波动膨胀了百倍不止,姜自在仰天欢呼了一声,他的身体一阵哆嗦,两团血炎莲花径直在他脚下腾了起来。姜自在的七窍中喷出了道道黑光,黑光在他头顶汇聚成了长宽数万里的太古水精,姜自在厉声喝道:“诸位尊者还不出手,莫非真要被天罚佛轮诛杀不成?”

    太古水精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化为一道黑光冲向了天罚佛轮!

    随着太古水精的行动,已经分崩离析的神界大陆上所有水域中的水尽数消失涓滴不剩,同时无穷量的水在九霄神殿的上空翻腾而下,一重重汪洋大海呼啸着冲入了太古水精的身体,一股让人窒息的可怖压力当头落下,林逍等人一个不防被那股压力冲得东倒西歪差点没被打飞了出去。

    大乐天主怪啸着冲向了姜自在,大乐无极图从大乐不忧留下的那一片血雾中飞出,大乐天主和大乐无极图融为一体化为一道粉光冲向了姜自在,他全部的精气神都压缩成了一个极其细微的小点,这一刻大乐天主想要和姜自在同归于尽!姜自在吞噬了化淼神主他大乐天主还能容忍,毕竟姜自在在某个意义上和化淼神主本为一体。但是姜自在诛杀了大乐不忧~大乐天主可就真的疯啦!

    姜自在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他尖啸一声腾空而起,他居然团身撞向了天罚佛轮!

    大乐天主所化的粉光紧跟着姜自在撞向了天罚佛轮,但是眼看姜自在带着大乐天主就要和天罚佛轮撞在一起的时候一道道血光喷洒而下,姜自在已经化为无数道血光融入了太古水精的体内。大乐天主全部的精气神都凝缩成了一点,此时的他已经无法再有效的控制自己的力量,他只能不断的咒骂着姜自在的祖宗十八代一头撞在了天罚佛轮上。

    一道粗有万兆里的火柱直冲高空,一百零八具镇守九霄神殿的巡天神卫被炸飞了出去,天罚佛轮摇动了好一阵子,正在施展洞幽神目观看这一切的林逍眼尖,他清晰的看到了天罚佛轮上居然裂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大乐天主全部精气神凝聚在一起的自爆显然已经超出了天罚佛轮所能承受的力量极限。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但是如果这魔已经有十丈高了,却是~”林逍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当神界有至神出现的时候,九霄神殿就会降下所谓的考验!原来如此,原来至神已经是神界所能容纳的力量极限!

    但是很显然,这个考验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诛杀所有的至神,否则林逍他们就不会如此轻松。天罚佛轮只是在判断众人身上的业力和功德,如果业力多过于功德,这人就要受到天罚佛轮毫不留情的抹杀,如果你功德金光盖过了业力血光,那么就会和林逍等人一样安然无恙!

    药儿也想通了这个道理,她轻声道:“小师弟,看来我们却是幸运呢!师门炼制了无数灵丹救治天下人,小师弟已经接掌了大罗丹道的掌门,这份功德却有一小半归属了你!”

    林逍轻轻的拍了拍药儿的小脸蛋,他轻笑道:“却要看这天罚佛轮到底有多大的威能!三神五天可是八个至神哪!”

    林逍一语即出,隐空神主等五人已经同时出手。

    五团令人无法正视的强光自隐空神主等人的头顶飞出,五件威力并不在翻天印等上古神器之下的本命法宝冲天而起,恰好太古水精正挥动着长有数千里的巨大触手狠狠的轰在了天罚佛轮上,五件本命神器连同太古水精狠命一击,只听得天罚佛轮上一阵碎裂声传来,数十道极细的裂缝贯穿了巨大的天罚佛轮!

    姜自在的欢呼声自太古水精中传来:“诸位尊者联手,打碎了天罚佛轮,神界就真正由我等作主!从今以后,我等再无后顾之忧!”

    幻月天主长笑道:“天罚佛轮好生厉害,但是它似乎最多只能承受四名至神的联手攻击,我等六人联手,的确能将其粉碎!”

    天罚佛轮只能承受四名至神的联手攻击,故而自神界开辟起,一旦神界有四人左右的至神出现就定然会受到九霄神殿的诏令前来接受考验。若是这些至神都是功德之人,则他们通过天罚佛轮的考验后就能被送出神界真正的逍遥于周天世界。如果他们都是不积功德的罪孽之徒,他们就将面临天罚佛轮的彻底抹杀!

    无数年来神界一代代的霸主枭雄都是在无止尽的争斗中成就了至神的修为,他们杀人盈野、两手血腥,哪一个又积累了半点功德?故而恒古以来神界就没有一个至神能够通过天罚佛轮的考验,流传下来的故事就是――所有至神都被彻底抹杀!

    但是这一代凑巧不巧的,三神五天居然达成了某种和平协议,八个人居然同时跨入了至神之境!九霄神殿的巡天神卫们按照神界开辟时立下的规则下达诏令要他们参加考验,但是没想到这八个人居然造成了神界大陆的崩解!

    罪恶滔天,真正是罪恶滔天,巡天神卫们立刻按照九霄神殿的最高戒条对众人进行了最直接的判罚!可是天罚佛轮最多能够同时承受九名至神的攻击,而这次接受判罚的人加上林逍等,却有十几位到了至神境界的存在!

    天罚佛轮碎裂就在眼前,姜自在等人眼看就要粉碎神界的规则!

    一百零八具巡天神卫厉啸着自天边冲来,他们纷纷化为一道道彩光融入了天罚佛轮!

    这些巡天神卫都是用天材地宝铸造成的傀儡,在铸造他们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天罚佛轮受到损伤的可能!

    一百零八件相当于先天神器的巡天神卫融入了天罚佛轮,巨大的天罚佛轮上一条条细密的裂缝开始急速愈合,渐渐的天罚佛轮只剩下了最后一条绵延数百丈的极细裂痕,而佛轮的直径也扩张到了千里方圆。一道道黑白二色的雷霆宛如雨点一般落下,但是天下间哪里有这种长有数万里粗有数百丈一击就能摧毁一颗行星的雨点?

    无数道雷霆对着姜自在等人一通狠劈,隐空神主等五人同时喷出了大口鲜血,姜自在附体的太古水精也被轰碎了数百根触手,大片黑色的精血宛如废水一样喷泻而下。姜自在嘶声尖叫起来:“诸位尊者,万事在此一搏!若是成功,我等将无拘无束,天下再无可以束缚我等之物!你们还等什么?以我等之力超脱神界,逍遥于周天世界,就在今日,就在此时!”

    巨大的太古水精张开大口咆哮道:“莫非你们还想在神界这个囚牢中继续煎熬?外面周天世界广大无限,哪怕我们六人均分每人都能轻松占有数万亿个不同的世界!生杀予夺,高高在上,这才是我等应有的风光和威严!超脱神界,我们才有更进一步的希望!你们还留手不成?”

    随着太古水精的咆哮声,体长数万里的太古水精急速的缩小了身体,等得它的身体缩小到尺许大小时太古水精也毫不犹豫的自爆开来!

    当年化淼神主将太古水精和神界所有水域的源头熔炼在一起,故而太古水精一旦出动神界所有水域的水之元力尽数聚集体内。如今这太古水精自爆,就等同于神界所有水域的水元力尽数爆开!这威力比起无名、比起大乐天主的自爆却又强了倍许!

    眼看就要愈合如初的天罚佛轮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数条新的裂痕在光洁的镜面上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