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狼性总裁晚上见

第596章 认尸

    认尸

    “您好,请问是慕太太吗?我们这边是警察局,很遗憾的告诉您,我们已经找到您先生遗体,还请麻烦您过来确认一下。”

    “慕太太,由于时隔一个月才找到您先生的,他已经被海水泡的面目全非,根本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了,我们希望您能做好准备。”

    太平间门口,顾允儿在警察的带领下,直接来到警察局的太平间内,而她耳边满是回荡着警察打来时,对她说过的话。

    一遍又一遍,一遍遍的回荡在她耳边,任凭她怎么努力也挥之不去。

    “慕太太,您这边请。”

    警察好心的带她进门。

    然而,由苏绵陪伴而来的顾允儿傻傻的杵在原地,怎么也不敢再往前一步,也压根不相信慕凉城已经去世的事实。

    因为在她心里,慕凉城怎么舍得离开她,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走了呢。

    她不信。

    所以顾允儿神色凛然的看了一眼警察,言语笃定道。

    “里面的人一定不是我先生,不用看了。”

    她拒绝前往,一双澄澈的眸子写满了坚定。

    家属有这样的表现,身为警察局的老干部他早就见怪不怪了,也能理解家属失去亲人的痛苦,和不愿意接受家人去世的事实。

    所以他并没有逼迫她进去,只是率先进门将遇难者的遗物递给顾允儿,一脸同情道。

    “慕太太,我很能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也希望您能接受现实,还有,这些东西我们是从遇难者身上找到的,您看看这些是不是属于慕先生的。”

    警察将遇难者的遗物递到她面前,事实上,他不过是说的委婉,一般能打给她定然是已经确认死亡者的身份了,要不然他们怎么能通知她呢。

    可惜的是,哪怕警察这么说顾允儿还是不敢相信,也没接过他递来的东西,只是冷眼看着这冰冷的太平间,一双眸子如同被蒙上了一层迷雾,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一旁的苏绵看到她这副样子,不觉从警察手上接过他递来的东西,又感激的朝他点点头,也希望他能明白她不接受的原因。

    试问,谁遇到这样的事情敢相信。

    所以遗物袋里的东西是苏绵替顾允儿看的,里面有一部被泡坏的手机,一个钱包,一只手表,还有一枚婚戒,那些东西不是她所熟悉的。

    她索性直接打开钱包,扉页便是慕凉城的身份证,和钱包内侧还有一张属于顾允儿的照片,清晰的画面猝然让苏绵的心咯噔一下,眉宇也皱的死死得。

    因为这些东西无一不在告诉她,他们找到的人就是慕凉城本人。

    意识到是这样,她狠狠的褶起眉心,双手发

    颤的将钱包重新收入袋子里,一脸为难和担忧的看向伫立在一旁的顾允儿。

    这一刻,她如同喉头梗塞了一般,她张了张唇,却说不出一个音符来,这样的话要让她怎么跟她说,苏绵是真的说不出口。

    实在是太残忍了。

    “允儿,你,我,你还是看看这些东西吧,嗯?”

    苏绵耸动着眉心,神色痛苦的将证物袋递给顾允儿,眼圈亦是无法遏制的红了下来,她完全不敢相信这要让她怎么去接受他去世的消息。

    这一个月,她陪着她走过大大小小的村庄,陪伴她从上游找到下游,为的就是找寻慕凉城,可哪里想到他却已经...

    她不敢想,也不敢去想。

    可苏绵的话到底还是让顾允儿有了反应,她梗着脖子机械般的扭过头来看她,如同覆了一层灰尘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她递来的袋子。

    目光触及里面的钱包,手机,腕表,还有那枚她曾经亲手为他戴上去的戒子时,她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天都跟着塌陷下来。

    耳边一片的轰鸣声,一双眸子猝然瞪得很大,黑色的瞳仁一阵紧缩,她眉心耸动的凝视着苏绵手中的东西,也缓缓的伸出她颤抖着的手,一颗心瞬间沉到了海底。

    ——小傻瓜,我这次真的只是去出差,也就两天,等忙完那边的事我会第一时间赶回来的,不会让你久等的。

    ——相信我,这一次我一定会让自己平安无事的回来的,你就别多担心了好不好。

    ——傻瓜,你安心在家等我回来,等我这一次出差回来我们就举行婚礼,我们永永远远远再也不要分开了。

    慕凉城的话猝不及防的落在顾允儿耳畔,那是他临行前几天曾经对她说的,他曾经说过这一次他去出差不会让她联系不到他,也不会再有危险的。

    他分明曾经这样告诉过她呢。

    所以,她现在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顾允儿拧紧眉心,直接将那枚戒子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戒子圈的内侧清晰的刻着顾允儿和慕凉城姓氏的第一个字母,也在不断的提醒她这些东西的确是慕凉城的。

    也在提醒她,他真的已经离开她了。

    意识到这点,顾允儿身形摇晃,差点矮身摔倒在地上,幸好一旁的苏绵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她,要不然她真就那么摔下去了。

    顾允儿捏紧手里的戒子,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平静一些,可她胸口处的位置却堵得她快要窒息,也快要无法呼吸。

    但她明白,她不能。

    “他在哪里,带我去。”

    顾允儿捏紧手里的证物袋,也将那枚戒子紧握在掌心,平静如水的脸上除了惨白看不出一点儿的不妥,可她越是平静,越是让苏绵赶到害怕。

    因为这完全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情绪。

    “请跟我来。”

    警察微微一声叹息,率先走在前面带路。

    顾允儿攥紧双手,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以及摇摇欲坠的身姿抬起脚跟着警察往里面走,苏绵生怕她会出事,赶忙抬起脚步跟了上去,眼睛却一脸担忧的看向门口,心想着南黎川怎么到现在还没到。

    这段时间南黎川一直在顾允儿身边照顾她,所以一得到消息,她立马发了个短信给他,要不然她也怕她自己一个人会应付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