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三国矿业大王

第1章 醒来变成大公子

    暮春三月,寿春城迎来了它不平静的岁月。

    这天晚上,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划过夜空,把八公山上夜栖的乌鸦扑棱棱惊起一群群。

    “鬼啊,鬼啊!……”

    当袁曜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古老的木屋之中。袁曜感觉床边似乎有人,侧头一看,发现两个女鬼长发遮脸,垂头跪坐在床边,袁曜吓得魂飞魄散,一骨碌缩到墙角大叫起来。

    那女鬼听到叫声,猛然抬头,把长发往后一捋,向袁曜扑了上来:“大公子,是我们啊,婢肥和婢柳。”

    袁曜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见了两名女鬼的脸面,确实是两张熟悉的面孔,一张胖乎乎的,一张长着龅牙。原来不是女鬼,而是两名坐在床边打盹的婢女。

    “大公子?大公子是谁……”袁曜满脑疑惑,嘴里喃喃说道,“大公子是谁?”

    那胖乎乎的婢女见袁曜神情恍惚,哭道:“大公子,你不要有事啊……呜呜呜……”

    另一名长着龅牙的婢女跑到门口喊道:“大公子醒了,大公子醒了。”

    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跟随婢柳走进屋子,婢肥哭道:“苏管家,大公子好像糊涂了,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呜呜……”

    “苏管家?”袁曜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人也很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跟自己是什么关系。

    苏管家跪坐到床边,焦急地问道:“大公子,你是左将军袁术长子,你还记得吗?”

    “左将军袁术?”袁曜眼里突然精光一闪,像是忽然开窍一般:自己是汉末群雄之一袁术的长子袁耀!

    可是,溺了一次水,怎么就突然变成袁耀了呢?

    袁曜记得,自己受公司委派,前往淮河北岸的一家煤矿企业参与煤田的地质评估和环境评价,乘坐的士经过淮河大桥时,旁边公交车上不知何故猛打方向盘,导致公交车和的士发生碰撞,自己乘坐的的士被挤出大桥,掉进淮河水中……(严厉谴责公交车上殴打司机、抢夺方向盘的不法行为!)

    难道因为与袁术长子袁耀重名(《三国志》写作袁耀,有的史书也写作袁曜),平常玩各类三国游戏时比较关注袁术这支势力,所以出现了幻觉,把游戏当成了记忆?

    袁曜突然用手狠狠掐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他“啊啊”怪叫,苏群和婢肥、婢柳急忙上来抓住他:“大公子,你不要这样,大公子!”

    袁曜没有理会他们的叫喊,他头脑里已经一片空白:“老子穿越了,老子真的穿越了……”

    很快,袁曜的疑问再次被证实,因为屋里涌入了一大群人,而且他全都认识。包括袁耀的姐姐袁莹,姐夫黄猗,叔父袁胤。

    “阿耀!”袁莹一进来,就扑上来抱着袁曜哭道,“阿耀,你不要有事……”

    “阿姐……我……我没事了。”

    袁曜答完袁莹的话,又吃一惊,自己明明年纪比她还大,竟然毫无障碍地叫她阿姐。这时袁曜才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二十五岁的青年,而是一名刚满十五岁的少年。

    看来,这穿越的事,已经是铁打的事实。自己从此不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初,而是二世纪末。自己不再是袁曜,而是袁耀。

    “没事就好,阿姐担心死了。”袁莹见弟弟没事,这才停止了哭泣,把袁耀按躺床上,给他盖上了丝被,又帮他整了整头发。

    苏群、婢肥和婢柳见袁耀恢复了正常,都舒了一口气。婢肥婢柳都不自觉地用颤抖的手轻轻拍着胸口压惊,要是大公子脑子被水灌坏了,她们真不知如何是好。

    袁胤、黄猗等人轮流问候了几句,一名奴婢进来对袁莹说道:“大小姐,夫人说大公子没事了就好,她不过来看了。”

    “知道了。”袁莹冷冷应道,像是早在预料之中。

    奴婢嘴里的“夫人”,就是袁术的第二任妻子张氏。袁耀和袁莹的生母杨氏已于八年前的中平二年(185年)因产后病去世,当年生下来的那个弟弟也没有活下来。

    见到袁耀没事,大家放了心,很快就相继离开,让他休息。袁耀哪里有心情休息,脑子里已是一团乱麻。

    袁耀记得,此时正是初平四年(193年)三月初。而袁耀落水的原因,要从去年说起。

    去年夏天,董卓被王允和吕布联合诛杀,不久董卓余党李傕、郭汜、樊稠、张济等人攻入长安,驱走吕布,杀害王允,重新控制东汉朝廷。

    此时讨伐董卓的诸侯联军早已解散,各路诸侯相互兼并已快两年,实力最强的一支正是袁绍和曹操集团(此时袁曹尚未分道扬镳)。

    为了制衡袁曹联盟,李傕等人攻入长安后一个多月,便拜袁术为左将军、封阳翟侯,假节,派太傅马日磾持节到南阳宣布任命。又任命金尚为兖州刺史,与马日磾同到南阳,敦促袁术发兵征讨自任兖州牧的曹操。

    袁术早有攻打兖州的打算,如今有了朝廷支持,更加师出有名。经过数月筹备,袁术联合了黑山军、南匈奴于今年年初共同发兵攻打曹操的兖州陈留郡。

    此时曹操刚刚受降三十万青州黄巾,收编数万青州兵,实力徒然大增,原本依附于袁绍的曹操,开始成为与群雄并列的势力。

    袁术原本已有数万兵马,加上数万黑山军和匈奴兵,兵力近两倍于曹军,双方在陈留匡亭一带展开激战。

    结果,已拥有荀彧、戏志才、程昱、曹仁、曹洪、夏侯惇、夏侯渊、乐进、于禁等一大批未来一流谋士和名将的曹操以少胜多,袁术联军大败。黑山军和匈奴兵退回太行山中,袁术也一再败退。幸好曹操粮草不济,无法追击,不得不驻扎休整,袁术得以退保雍丘。

    在雍丘休整数日,袁术面临艰难选择。

    一是退回老巢南阳郡,但是南阳被袁术搜刮数年,已经残破不堪。如果再退回南阳,被曹操和刘表南北夹击,自己成为瓮中之鳖,只怕难以持久。

    二是退回老家汝南郡,但是汝南是四战之地,又距曹操很近,曹操休整过后,等到粮草充足,必定乘胜追击,也难图安稳。

    袁术正在为寻找新的根据地辗转难眠的时候,一个好消息突然半夜传来:扬州刺史陈温在寿春病逝。

    “天助我也!”

    袁术连裤子都忘记穿上,光着屁股率军星夜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