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三国矿业大王

第196章 鳄鱼出没

    袁耀和孙策乘船来到交州南海郡揭阳县,准备换小船沿员水(今韩江)向北溯流而上,深入会稽南部山区。

    揭阳县是南海郡东部仅有的两个县之一,也是南海郡东部大县,是交州和中原交往的重要中转站。这里人口鼎盛,水陆便利,商业发达。

    揭阳令陈希设宴招待袁耀和孙策等人,并且邀请了揭阳县主要世家、大商人陪席。

    听说袁耀准备深入会稽深山探矿,一名经常往来新港做生意的大商人赵金对袁耀说道:“袁董事长,在下有一名奴婢叫奴石,家住员水上游山越部落,在下经常命他进山与各部落做交易,熟悉多个部落语言,在下命他跟随董事长和孙使君一同进山,如何?”

    “哦,太好了!”袁耀高兴道,“我等正愁进山之后无人充当翻译。虽然祖司马和他的部曲都出身山越,但是丹阳和两地山越语言根本不通。既然赵先生有人,散席之后你便叫他来见我。”

    散席之后不久,赵金果然带一名年约二十二三岁的青年山越奴婢来见袁耀。袁耀问他身世来历,他告诉袁耀,他原名叫区石,家住员水上游山越部落,家中还有两个弟弟。

    十年前,他母亲生下第二个弟弟时,因养不起,打算将新生儿溺死。区石不忍心溺死弟弟,求父母把自己卖掉养弟弟。

    区石父母于是以五千钱的价格把他卖给山越商人,山越商人带他出山来到揭阳,又以八千钱的价格卖给赵金为奴。赵金见他年纪虽小,但聪明伶俐,便买了下来。

    区石越长大越能干,这些年赵金经常派他进山与山越部落做交易,用钱、米、布帛等物品跟山越换来野兽、兽皮、山果、坚木、玉石等物,因此区石对员水流域的山越部落非常熟悉。

    两年前,赵金将一名婢女嫁给他,如今有了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

    “区石。”袁耀问道,“你识字吗?”

    区石听到袁耀不叫他奴石,改叫区石,不知何意,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侧头看了看他的主人赵金。赵金说道:“别害怕,照实回答袁董事长。”

    区石道:“奴婢为了帮主人记录货物和计数,稍稍学了一点。”

    袁耀点了点头,对赵金道:“赵先生,你把他卖给我吧?”

    “这……”赵金见袁耀突然要买区石,不知如何作答。

    袁耀见他迟疑,知道这个奴婢聪明能干,他不忍卖掉,又不好拒绝,便道:“我不会让赵先生吃亏的,我用一百万买他,你看如何?”

    “一百万!”

    所有人都傻了。孙策等人傻了。赵金也傻了。区石更傻了。

    这个时代,一个未成年奴婢才几千钱到一万,成年女奴婢一般一万五到两万,青壮男奴婢最多也不过三万钱。区石两口子加一个婴儿,因为婴儿需要照顾,一家人市价不会超过五万钱,没见过谁出一百万买两个奴婢的。

    一百万,那是世家豪族娶媳妇的彩礼标准。袁耀妻妾满屋,肯定不会买去那个那个,这一百万太让人意外了。

    “袁董事长,这……”赵金知道袁耀已经非买不可了,干脆做个人情,“既然袁董事长喜欢他,那我就送给董事长吧。我这几年来往新港,靠董事长发明的东西赚了不少钱,怎好意思再要董事长的钱。”

    “这怎么行?”袁耀拒绝道,“这么勤劳能干的奴婢,我夺你所爱便罢了,你一分钱不要,天下人岂不骂我仗势掠夺。你卖我的产品赚钱,那是你自己做生意赚的,功劳不归我,这一百万你一定要收下。”

    “既然董事长这么说,那我恭敬不如从命。”赵金谢完袁耀,对区石道,“奴……区石,董事长这么看重你,你以后跟随董事长,一定要比跟我更加忠心,知道吗?”

    区石拜倒在地哭道:“先生的话,奴石一定永世铭记。”

    “这就对了。”赵金道,“你这些年也给我赚了不少钱,董事长给的这一百万,是你自己的价值,不是我该拿的,我现在全部把它送给你,你拿回去好好安置家人,从此专心追随袁董事长。”

    区石原本早已震惊于自己价值一百万的天价,成为奴婢界的传奇大哥,没想到如今这一百万又砸回自己头上,成为自己的钱。

    一连串的幸福打击,让他彻底把持不住,伏地大哭,泣不成声。

    赵金作为大商人,当然不傻。他见袁耀砸巨资买区石,连称呼“奴石”都改叫名字,实际是想给他赎身。

    赵金明白袁耀的意思,这人聪明能干,通晓会稽南部诸多部落语言,又会说汉语读汉字,袁耀收买他的忠心,肯定想要在会稽南部委以重任。

    人人都知道,袁耀用人从来不拘一格,山越人甚至可以在他滚滚集团里担任董事。他砸巨资买一名山越奴婢,肯定不是钱多好玩。

    如今赵金趁区石没有任何职务,先把这一百万送给他,等于给了区石一份巨大的人情,将来如果袁耀在山中探出矿产,并且区石有机会参与管理的话,自己与矿山的合作就不会有任何障碍。

    袁耀留下所有海船,命人在揭阳一带征募数十艘河船,带上一千名卫士一起进山。袁耀知道自己这次进山,没有一个月出不来,因此把邹玟也带上。

    船队从员水(今韩江)入海口溯流而上,前面数十里都是冲积平原,到处是农田和乡邑。过了今日的潮州市一带,便进入山中。

    这个时代的闽南山区,仍是一片未开发蛮荒之地。尽管有不少山越部落生活在里面,但是这么广阔的山区,数十万山越人散落于山中,就好比一把黄豆撒在池塘里一样。

    这里虽然蛮荒,然而因为人迹罕至,原始生态保持完整,因此美如世外桃源。袁耀一路溯流而上,耳边不停地听到猿猴的叫声,这才真正体味到“两岸猿声啼不住”的真实意境。

    傍晚停船吃饭,邹玟坐在船舷上边吃大饼边欣赏岸边美景,垂着两只脚丫放进河里踢着清凉的河水。

    区石和祖郎同船在前面导航,区石吃饭快,吃完了站起来四周看看,隔着几船见到邹玟正在把腿放在河里踢水,突然脸色大变,大声叫道:“夫人!快起来!不要把脚放到水里!”

    邹玟听到区石叫声,扭头望着他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袁耀正在吃饭,听到区石叫喊,向邹玟前面一看。“卧槽!”袁耀大喊一声,将手中大饼和水壶一扔,跑上去抱住邹玟往上用力一拉。

    正好,一头鳄鱼从水里钻出来,擦着邹玟的脚底凌空咬了一口,差一点把邹玟的脚咬进嘴里。

    众卫士扑上来刀枪齐下,把它刺死在水里。

    邹玟被袁耀拖进船舱,仍然惊魂不定。区石和祖郎从前面跨船跑过来问道:“夫人没事吗?”

    袁耀道:“没事,多谢区石提醒,再晚一点就出大事了。”

    区石扑通一声跪下,接着咚咚咚磕几个响头。袁耀急忙把他拉起来道:“区石,不关你的事。”

    “都怪我,”区石说道,“这条河偶尔会出现水怪,我事先没记得提醒,让夫人受惊了。”

    “哦,原来如此。”袁耀道,“你马上通知所有人,就说河里有鳄鱼伤人,叫大家不要下水,也不要戏水。”

    区石走后,袁耀见邹玟依然惊魂未定,脸色煞白,两名婢女不知如何是好,袁耀只好抱着她不停安抚。

    原来,这条河在历史上有鳄鱼是出了名的,只是袁耀不知道而已。

    隋唐时候,因为鳄鱼大量繁殖,以至于人们把这条河叫做“鳄溪”。大文豪韩愈因为谏迎佛骨被贬到潮州(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见到鳄鱼为害甚烈,有感于贪官污吏横行的社会现实,写一篇《鳄鱼文》,告诫鳄鱼不要害人。

    尽管这篇文章写得很精彩,然并卵,鳄鱼之害并不减少,直到明清时代人口剧增,鳄鱼逃不过任何野生动物“凡有中国人处皆灭绝”的命运,鳄鱼之害才彻底消失。

    但是,淳朴的老百姓无视鳄鱼仍然存在的事实,为了怀念文豪韩愈,争相传说鳄鱼读了他的文章之后,幡然悔悟,搬家到别处去了,不再出来害人,从此把这条江改名“韩江”。这条江名就一直沿用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