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三国矿业大王

第198章 神奇的牛痘

    留下数名太守从事在山中规划建县、开矿之后,袁耀与孙策乘船返回揭阳县。揭阳令陈希在招待宴会上,拿出几瓮牛奶招待客人。

    袁耀一见牛奶,问道:“陈县令,这么多牛奶从哪里来?”

    “从市场买来的。”陈希道。

    “揭阳经常有人卖牛奶吗?”

    “经常有,府里奴婢经常买到。”

    “哦。”袁耀想了想,对陈希道,“请把买牛奶的奴婢叫来,我有话问他。”

    “好,袁将军稍等。”

    陈希让身旁侍从去把买牛奶的奴婢叫来,不一会儿,来了一名壮实的女仆。

    袁耀问道:“卖你牛奶的人,你认识吗?”

    “奴婢认识。”

    “他家有几头牛?”

    “有两头。”

    “只有两头?”袁耀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想碰碰运气,说道,“走,你马上你带我去他家看看。”

    “将军,”陈希见袁耀突然要去看牛,说道,“什么事这么急?”

    “没事,我只是在找一种牛病,我想看看他家的牛有没有。”

    “牛病?”众人莫名惊讶,袁耀竟然要扔下宴会去找一种牛病。

    袁耀见众人全是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说道:“这种病叫牛痘,能救成千上万人。我在新港的奶牛场找了快一年了,没有找到,或许在这里能够发现,不妨去试一试看。”

    “既然这种牛病这么神奇,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陈希道。

    于是,袁耀等人扔下摆好的宴席,在数百卫兵保护下浩浩荡荡前往一名养有两头奶牛的奶农家中,把奶农吓得半死,以为自己卖的牛奶出现了食品安全问题。

    “雷老板,你不要害怕,袁将军来看看你的奶牛而已。”陈希的奴婢对奶农说道。

    这种架势来看奶牛,开什么玩笑!这奶牛难道有什么来头?奶农将信将疑,战战兢兢把袁耀等人请到后院奶牛棚。

    “还行,牛棚打扫得干干净净,确实是良心奶。”袁耀心中赞叹,头却弯下去瞄着母牛的。

    “公子,你干嘛?”邹玟觉得袁耀太过分了,一天到晚觊觎自己的胸也就算了,竟然连牛的胸也不放过,在这么多人面前公然骚扰奶牛。

    “看到了!看到了!”袁耀突然兴奋说道,“看到牛痘了!”

    众人听了,纷纷围上去低头观看牛的,把两头奶牛羞得连连后退。

    “雷老板,你把一头奶牛卖给我吧。”袁耀对奶农说道。

    “将军,我……我可要靠这牛吃饭啊。”奶农有些不舍之情,他不认得袁耀,听大家称呼知道袁耀是将军,担心袁耀仗势欺人,强行低价购买。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你随便开个价,多少都行。”

    “这……”奶农环顾四周,个个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连县令、县中最大豪族、商人都来了,看来袁耀身份不俗,他岂敢拒绝,便想了想,开出了自己认为合适的价格:“一万五千钱。”

    “太便宜了,”袁耀道,“这头牛将来能够拯救成千上万的人,这个价格太亏待它了,我给你五十万钱吧。”

    众人见过袁耀用一百万钱买一名奴婢,所以并不觉得奇怪。但却把奶农吓了一跳:“将……将军,你说……什么?”

    “五十万,这牛我买走了。”

    袁耀等人走了很久,奶农依然站在牛棚里发呆。等到他妻子和儿子从外面割草回来,见他着了魔一样,叫他半天,他才回过神了。

    “发财了,发财了!”奶农对妻儿说道,“我们养了一头神牛,刚刚一名年轻的将军来看一下它的,当场用五十万买了它。”

    “胡说什么啊,”奶农妻子道,“你今天发烧了,脑子坏了?”

    奶农没有回答,见儿子用一把杂草喂牛,急忙喝道:“住手!”

    “干什么啊,阿翁?”他儿子吓一跳,“你真的着魔了?”

    “那牛从今天开始,要喂最好的菽豆,最好的肥草,不能给它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奶农的妻子、儿子相视无言,今天家里这老头到底发了什么神经!

    直到袁耀回去后,派人拿来五十万钱的金币银币交给奶农,母子俩才彻底傻了。

    回到宴席上,众人问袁耀,那牛痘有什么神奇之处。

    “大家还记得去年新港那场天花疫情吗?”袁耀问道。

    “记得。”除了揭阳本地人外,所有跟随袁耀前来的人都记得。

    “天花病毒就是从身毒国传到交州,又由交州传到中原,数百年来已经夺走数十万人生命。不过,天花病毒有个克星,只要感染过牛痘的人,就不再感染天花。所以,我们只要让自己患上牛痘,就不用再怕天花了。”

    “哦,这么神奇?”陈希道,“那如何才能感染牛痘?”

    “很简单,在身上浓处伤口,涂上带有牛痘病毒的液体就可以了。这种预防天花的方法叫做种痘,牛痘也可以叫做天花疫苗。”

    “公子,这么说,所有人都要种痘?”孙策问道。

    “是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接触到天花病毒,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所有人都种痘。”袁耀道,“回去之后,我便把牛痘病毒大量培育出来,编写发行种痘指南,不用多久,我们就彻底不用担心天花病了。”

    自从去年新港发生一场天花疫情之后,袁耀就一直在找牛痘,新港的奶牛场,袁耀去了很多次了,都没有发现。他叫女工们发现奶牛长痘就立刻报告他,至今仍没有消息。

    尤其是,袁耀如今开始向海外扩张领地,如果不慎把天花病毒带到美洲、澳洲这些新大陆,很可能会给当地土著带来灭顶之灾。

    历史上,枪炮不是美洲和澳洲土著差点灭绝的原因,而是欧洲人带去的天花病毒,袁耀希望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在休整两日之后,袁耀带上一头患有牛痘的奶牛返回熊猫城。返航途中,又有一件惊喜的事情被证实,邹玟终于成功怀上了。

    当邹玟确认自己怀上孩子那一刻起,她突然像冯幂她们一样充满自信,光彩照人。可怜这个时代的女人,孩子成为她们一生最大的事业。

    袁耀也松了一口气,他的种马生活终于告一段落。

    回到熊猫城,袁耀发现集团总部办公区范罗山上热闹非凡,集团财务总监诸葛瑾已经被一群大商人、世家豪族围得水泄不通。

    原来,熊猫币发行两年来,由于质量优异,在丹阳郡及周围州郡,五铢钱逐渐贬值,原本一枚五铢钱和一枚熊猫币黄铜钱面额一样,可是在流通过程中,五铢钱只是黄铜币的一半价格。

    如此一来,很多世家豪族和大商人,原本囤积有大量的五铢钱,如今逐渐贬值,他们担心将来这些钱会变得一文不值。

    这些世家豪族和大商人当然不甘心了,辛辛苦苦赚了几辈子的钱,赚到了一两千万钱,突然间缩水了一半,他们自然要来跟滚滚集团讨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