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三国矿业大王

第201章 远航澳洲的中转站

    船队过了吕宋岛,继续往南就是民都洛岛,继续沿着民都洛岛南下,在岛屿南端见到一个无人小岛,袁耀让船队在小岛上靠岸下锚,然后放下小船登陆。

    “公子,我们走了数日,过了两座大岛,都没有上岸。这个岛这么小,为何在此登陆?”麋竺问道。

    “这座岛虽小,但是,这里有一路过来发现的最大的煤矿,这里将来就是我们来往菲律宾群岛的燃料补给站了。”袁耀道,“我们就叫它塞米拉拉岛吧。”

    “哦!”众人高兴道,“终于见到煤矿了。”大家都知道,煤矿对于轮船来说,就相当于粮食和人的关系。

    袁耀等人在小岛北部登岸之后,袁耀命卫士在岛屿整个北部将近3平方公里范围内挖掘数十个勘探坑,很快所有勘探坑都挖到了煤矿。

    大家见到煤矿埋得这么浅,范围这么广,更加高兴,纷纷询问袁耀估计储量。

    袁耀知道塞米拉拉岛(seirara isnd)煤矿是有菲律宾最大的煤矿,因此向大家介绍道“这片煤田含煤面积超过26平方公里,整个小岛北部全是露天煤田,储量将近4亿吨。”

    “4亿吨?也算不少了,不过,跟淮南煤田还是没法比。”跟船来海外考察的许子将之子许混说道,“公子说过,淮南煤田上百亿吨,价值超过万亿。”

    “跟淮南煤田当然没法比,不过,即使将来我们移民数十万人来到菲律宾,这个煤田也足够使用数百年了。”

    找到了煤矿,袁耀留下五百名卫士在这里挖煤,自己率船队继续环菲律宾岛航行,绘制菲律宾地图,顺便一路勘探矿产。

    船队来到南部,绕过棉兰老岛,然后向北环绕群岛航行,一路勘探了几处靠近海边,容易开发的露天矿产,包括锡阿纳(siana)金银矿、诺诺克岛镍矿、迪纳加特岛铬铁矿、阿罗罗伊金银矿、拉普拉普岛(rapu-rapu)金铜银矿等,整个勘探过程花费了一个月时间。

    在袁耀探矿期间,士人们也在岛上到处考察动植物,寻找土著。但是,除了偶尔远远见到土著人之外,大家几乎找不到土著人部落。

    这也难怪,由于天气炎热,这里比夷洲岛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劣,此时菲律宾岛上土著人只大约五万左右,依然生活在石器时代。

    这么一点人分散在这么大的群岛之中,当然很难见到身影,整个群岛跟无人岛差不多。

    袁耀勘探了几处矿产后,又回到塞米拉拉岛补充燃料。大家以为袁耀打算返回大路,谁知袁耀说道“既然来了,就继续往南探索,反正这里有燃料补给点,我们随时可以返回补充燃料。”

    大家这一圈航行下来,也是意犹未尽,也想看看更加广阔的天地,于是都赞同继续航行探索。

    于是,停留数日,补充好燃料之后,袁耀沿着巴拉望岛东岸向加里曼丹岛航行。在巴拉望岛南部,袁耀勘探了里奥图巴(rio tuba)镍矿,这里是全菲律宾群岛品位最高的镍矿,袁耀作为优先开采的矿点标注。

    到了加里曼丹岛,袁耀顺着洋流,沿着岛屿东部海岸环岛航行。过了东加里曼丹岛的塔洛(talok)半岛,再南行四五十公里,便是后世的丹戎巴拉煤炭码头,印尼最大的露天煤矿和著名的13公里煤矿传送带就在这里。

    袁耀以塔洛半岛为坐标,确定了煤炭码头的大致位置,这里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根本无路可走。袁耀找到了一条宽不足二十米的小溪,放下二十艘小船,每船二十人,向岛上密林之中划去。

    大约划了十五六公里,来到一片植被不是很密的地带,袁耀上岸让人分散探矿,果然是丹戎巴拉煤矿矿床所在地,这里将来可以作为开发印尼群岛、新几内亚和澳洲的能源补给中心。

    船从塞米拉拉岛到这里,也走了两千公里,袁耀决定在这里挖煤补充燃料。

    山越斥候在数里范围之内没有发现土著部落,袁耀以为这一代没有人类生活。谁知,到了第四天晚上,袁耀和同帐睡觉的鲁肃突然从睡梦中被吵醒,到处听到山越兵的呼叫和土著人的怪叫。

    “公子,我们遭到土著人攻击了。”袁耀和鲁肃刚坐起来,袁雄掀帘子进入账内向袁耀报告。

    “知道了。”袁耀说道,“你和祖司马依照我们的应对方案应对即可。”

    袁耀说完,倒头继续睡觉,不管外边喊杀声四起。鲁肃负有保护袁耀的职责,不得不披衣出去查看情况。没过多久,呼叫声渐渐远去,袁耀也继续进入梦乡。

    次日起床,袁耀听完汇报,知道昨晚营地遭到数百名土著攻击,由于土著没有铁器,武器全是竹木石头,因此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袁雄和祖郎率部反击,抓获土著一百多人,打伤二三十人。由于袁耀不允许他们对土著使用杀伤性武器,祖郎和袁雄带领卫兵以盾牌和木棍还击,因此也没有造成任何土著人死亡。

    早饭煮好,几名伙夫端饭给土著俘虏和伤员吃,他们以为吃完了就要被杀,都不肯吃。祖郎跟他们比划半天,他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袁耀见状说道“不吃就算了,从干粮袋里拿几包大饼和十几袋粮食给他们带走,很快他们还会回来找我们的。”

    祖郎按照袁耀意思,拿来十几袋大米,几袋大饼交给他们,把他们全都放走。这些土著扛着袋子将信将疑地走了几十步,发现祖郎和袁雄没有带人追杀,便一溜烟跑进林子里去了。

    鲁肃指挥卫士们继续开采煤炭,袁耀则拿着速写本画了一天。到了下午,果然有三四百名青壮土著簇拥着他们的酋长前来交涉。

    双方语言不通,袁耀只好用刚刚画好的简易连环画,一幅一幅翻给酋长看,酋长看图知道,袁耀的船队从很远的大陆上来,在这里挖一些“黑土”装船之后就会离开,袁耀愿意用粮食、布帛等物品跟他们交换这些“黑土”。

    由于刚才救治伤兵,释放俘虏,赠送大米和大饼,酋长已经知道这群人没有恶意,因此便痛快答应交换。

    晚饭时袁耀叫人摆了盛大一桌饭菜,有酒有肉,招待了酋长,其余数百名土著也都有饭吃,酋长发现袁耀等人衣着光鲜犹如天神,士兵人数,战斗素质,武器装备等等都远远超过他们,但却没有丝毫欺压他们的意思,因此彻底信任袁耀等人。

    酋长临走前,袁耀再次赠送他大量粮食,布匹和铁器,并拿来一张熊猫旗送他,指着海上大船上高高竖起的熊猫旗,示意他以后凡是见到这面旗帜,都是朋友,不用害怕。

    袁耀知道,即使不打算把这里建设成来往印尼、新几内亚和澳洲的燃料补给站,也应该跟这里的土著搞好关系,毕竟挖矿占领了他们的地盘,破坏了他们的猎场,所以应该用粮食、布匹来跟他们交换煤炭。

    加里曼丹岛此时正在逐渐有石器时代向铁器时代过度,农业也已经出现在岛上,不过农业大多出现在西加里曼丹和北加里曼丹,南部和东部基本上还是以渔猎、采集为主。

    袁耀在这里挖了十来天矿,将煤炭装船后继续绕着加里曼丹岛航行。到西加里曼丹西部的勿里洞岛,这里有世界著名的丹戎潘丹(tanjung pandan)锡矿,就在勿里洞岛的西北海边,袁耀又在此停留十日勘探锡矿。

    勿里洞岛西边的邦加岛勿里洋锡矿更大,是世界产量第一的锡矿。不过,勿里洞岛的锡矿,已经足够开采数百年了,所以袁耀没有再去邦加岛勘探。

    即将绕完加里曼丹岛的时候,来到了文莱地区。这里有埋藏很浅的石油,最浅处仅十几二十米。袁耀只是做了矿点标注,在将来大量使用石油的时候再来开采。

    绕完加里曼丹岛,又返回菲律宾塞米拉拉岛补给燃料。这一次,袁耀决定详细横穿南海,前往交州的交趾郡,袁耀想要拜访一下大名鼎鼎的交州军阀士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