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第1章 你脑袋撞了门

    一枚纤纤玉指,条件反射似的略微抽搐。

    许是积攒了几分的气力,缓缓的撑开,清秀的面上,两道狭长的缝隙。

    “嗯?”根本就和强烈无缘的光线,此刻,突兀的倒是,化作千万枚,锋利的针儿似的,激的卧榻之上的人儿,忍不住的提起一枚凝脂造就的手掌,手背好心的掩了上去。

    或许,是正如同长期蛰居暗处的人儿,突然的来到阳光明媚的地面,便是会一时的不适应,那份突如其来的光线。

    “暖,你醒了?喂,医生,医生,快来啊,醒了……医生,来看哪,她醒了。”兴奋的呼喊,好像是长不大的孩子看见了最中意的口味的巧克力。

    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匆匆的凑近。

    是福尔马林消毒水的味道,不安分的钻入瑶鼻,满满的充斥着某人的胸腔。谈不上厌恶,只是,那一股平日里难得的接触的到的气息,从来不会谈得上喜欢。连累,光洁如玉的额头,好看的眉宇,缠成了一团麻花。

    透着,五指之间的缝隙,依稀的可以见到,白色的天花板,内镶嵌着几朵圆形的内嵌式白炙灯。照亮,几个在身旁不住的忙活的身影。

    分不清楚,是头顶的光线,太过的刺眼,还是彼此之间,缭绕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雾气。隐隐约约的,竟是看不太清楚面前人的模样。

    “你醒啦?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陌生的声音,暖暖的,透着关怀的慈祥。似泉水叮咚,不经意,荡漾入了心扉。

    从小老师就教导,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

    然而,不知道为何,瑶唇却是不受控制的,老老实实的交代。“嗯……只是觉得,光线好刺眼。”就好似是,在脑海的深处,有那么一个声音,叫自己,要乖乖的听话。

    “这没有什么,是正常的现象。过一会儿,就会恢复。头疼吗?”

    摇了摇皓首,虽然的有些眩晕,疼,倒是谈不上。“这是哪儿?”

    “医院。”

    “啊?怎么……到了这里?”

    “亏的还好意思说呢,你不记得啦?”一抹活泼的字句,散乱着灵动的舞步,却是透着几分,挥之不去的责备。

    “什么?”

    “唉,看来是平时读书读的生了魔症。昨天晚上,在宿舍大门口,正准备偷偷溜进去的时候,你不知道咋的,脑袋撞到了大门上。然后,就给你送这儿来了。”

    “……怎么可能?”嘴角,忍不住的一阵抽搐。

    撞到了门,被送到医院。

    这,自己有挫到了这般的田地么?

    顺势瞥了过去,倒是终于看的清楚。鼓着腮帮子,愤愤的瞪着自己的主儿,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好友兼死党,苏姐。

    “是呀,以后大晚上的别出去了。墨灯瞎火的,走路也不当心一些,撞到了大门,没出什么事情,倒是不幸中的万幸。”容不得某人辩驳,又是一名欧巴桑年纪的中年,冲着她洒下一片狗血。“昨天,是我和这同学把你送来的呢。”

    “是呀,要不是辅导员帮忙,姐都不知道,该怎么把你弄过来呢。”苏姐附和。“暖,你该减肥咯,体重可是有上升滴趋势哦。”

    什么时刻,都不忘记,来狠心的损一下自己么?“滚蛋。”

    耸了耸肩头,一脸的意味深长的笑意。“姐倒是想要呢,只是哪找蛋去。要不,你下一颗让姐滚滚?”

    “呲……吵死了,闭上嘴巴,你会少块肉呀?”

    “嘿,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家伙,倒是来命令姐啦?小暖暖,你这可是有以下犯上的嫌疑哦。”

    “呵呵,有力气拌嘴了,看来,是没事了。好好歇息,再挂几瓶点滴,该是就能够出院了。”久违了的年轻的活力,就好像是两个小精灵,彼此的追逐打闹。

    裹着白大褂的老大夫,早已经过了她们那种可以没心没肺的疯狂的年纪,还是不自觉的被逗乐了。

    “哦,大夫,没事了吗?”辅导员不放心的问道。

    “嗯,没事了。我还有些事情,你们聊。如果她还有哪里不舒服,及时叫我。”

    “好的。谢谢大夫。”

    踱步离去,将空间让给了她们。“没事,应该的。”

    此刻,秦暖已经在苏姐的搀扶下,双手撑着绵软的卧榻,半坐而起。

    “慢点。”苏雪儿难得的会替人考虑,还不知从何处寻了几枚大白枕头,供秦暖倚靠。“小心,别闪了腰。”

    “呲……扯犊子,你才闪了腰呢。”好不容易的攒起了几分感动,偏偏,好死不死的,便是被她的一脸的熙月,给击的粉身碎骨。

    唉,苏姐的嘴巴,还是那么的讨人厌恶。

    “本来就是嘛,你说这走路都能够撞了门的人,唉,身体素质肯定还不如我家那老头子。”

    “……”

    辅导员走上前来,“秦暖啊,你这般,要不要打电话叫你家长来?”

    “不用了,不是说没事了吗?别打电话了,免得她爹妈担心。辅导员,你也累了一个晚上了,既然暖没事了,你也早点回去歇息吧。”不等秦暖回答,苏姐便是迫不及待的跻身上前。

    老实说,叫家长,她的性子,根本就不怕。

    只不过,嫌弃那个麻烦。尤其,若是让秦暖的爹妈,知道了自己带着她家的宝贝女儿,大晚上的出去玩耍不算,还进了医院的话。

    恐怕,某人就得被限制自由咯。

    “哦,也好。”张开双臂,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那这边……”

    “我留下,有我照顾她呢。”拍着胸脯,一脸的“包在我身上”,倒是,敢于承担呢。

    “好吧,那就拜托了你。对了,秦暖,还有苏雪儿,你们两个,下次可别那么晚还在外面瞎晃悠了。大晚上的,多危险啊。这次的事情,可要引以为戒哦。”

    聒噪,烦人。“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不会这样了。”

    “还敢有下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就要叫家长来学校啦?”某人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几乎要滚了出来。

    苏姐一惊,急忙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