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

第2940章 合击

    而更加的诡异的是,它这才是的悬停片刻的又是受到了大地的召唤的,淅淅沥沥的化作流水状的向下倾泻,关键的是,那倾泻而下的可是滔天的火焰。

    铺着地毯的台子碰到了这火光的俨然的当真的是一触即燃,沿着地面的速度更快的向外蔓延。陆谋也是不敢的停留赶忙是匆忙后退、后退、再是后退。

    忽而的另外一边的又是丢出来了的两枚球儿的,这还是不算的,隔了火光外围的看去隐约有人影闪烁,这边的动静没有结束的又是一个方向的丢过来的两枚球儿。其两边合围之下,一时的使得这陆谋站的地方更是没有什么位置的了。

    “可恶,没完没了的了。”陆谋果断的是放弃了的原先的以静制动的打算,一个大鹏展翅的就是窜了出去的。

    “就是现在。”近处的有人说话声,一条钢铁长枪毒蛇般的就是冷不丁的窜了出来的。其角度刁钻,刚好的就是埋伏在了的陆谋的这运动轨迹之上。

    “滚开!”陆谋自然的是也第一时间的注意到了的,高处的视线独好的让他在跳跃起来的瞬间的就是后悔的了,可是的吧避让的是不可避让的了。没法子,只能够的是拼了的。

    他的双手干脆的是持着弓箭的笔直的就是冲着轨迹的瞄准了去,手指动作,锋芒小箭这就就是的伺机候着。没有避让的就是的硬碰硬的了,倒是的看的谁的更加的珍惜自己的命的,这长枪的可是有很大的概率的击中了自己的,然而的吧,只要的他是不让的,那么这小箭的人也是的躲不过。

    嗖!

    手指动作间第一枚的弓箭的这就是的窜了出去的。

    “哎哟喂。”童文华眼瞅了动静的却是瞬间的惧了,脚下动作之间的就是的向后的挪动一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的小箭就是狠狠的打在了近处的升腾起几片木屑碎片。

    而就是的趁着的这个档口的陆谋也是终于落地,两人此刻相距的差不多的是有三丈左右的距离的,这样的一个距离的,差不多的可是的一直以来的最为的靠近的一个距离的了。童文华的倒是不敢拼命的但是也不代表的会放过了的这么的天赐机会,站定,身形原地变幻,催动的长枪的冷不丁的就是一个直刺。

    嘿,距离的不是三丈左右的嘛,不过的倒是得亏了的长枪的长度的,手臂加上了长枪的长度的竟是使得童文华的攻击范畴的刚好的是将陆谋给包涵其中的。而其后的就是火海一片退无可退,这倒是的最为的适合了的童文华的一个地利的了。瞧的这边,直刺开始的接连几下的变幻,童家十二路锁喉枪法招招致命,每一下的都是冲着人的喉咙去的。

    陆谋进是面对的长枪,退是面对的火海,倒是一下子的被短暂的逼迫在极小的一片方寸之间的也是不得逃窜的,只能够的是凭着身形的小范畴闪避。呲拉的一声里他狼狈的打了个滚儿的这才是的勉强的到了边际空地一些,看左边手臂上,已是挂了彩。

    “哪里走。”

    “死去吧你。”

    童文华得势的哪里肯放了人的提枪就是要追,不想的陆谋回身一个回马小箭打了过来的,这角度可是刁钻的,一个不小心的怕是要对心口而中招的。那可是极度危险的事情,那可是致命的事儿。

    “不好。”性命要紧,高手对招的危险之处在于的谁都是拥有瞬间的将对手的格杀的力量,所以的在攻击对手的同时的防守尤其的是显得重要的,更是的必须的用上了十二万分的精神的去虔诚对待。急停,长枪横向格挡,小箭打在了枪杆子上面的斜向反弹而上。紧接着的就是的觉得面上一凉,待得的在看眼前,除却了熊熊烈火的可哪里的还有人的。

    “呲,逃得可真快。”提手上扬,触及的面上手指印了的是鲜艳的红,是刚才的小箭划破了皮。

    火光里,陆谋快速的奔走着,同样的错误的他不会的犯了两次的,他可是的不想的被拉近了距离的。所以的他那边的微微的占据了半招的上风的一刻都是没有停留的就是的直接的离开,他需要的重新的去选择一个合适的、安全的地方的,好是让自己的有着足够的时间的有着足够的距离的是发挥出了他的弓箭的威力的同时的又是能够的保证自身的安全。

    所以的呢,这边的动作的就是的显得尤其的重要的了。

    不单单的是重要的,更加的准确的来说的应该的是迫不及待的要去做的事儿的了。

    火焰几次交叠之下的终于的是起了势的,铺着地毯的台子的是多出的被引燃的了,再也不是的最初时候的仅仅的是表层的那看起来的形象更胜过了的实际意义的模样,这时候的火焰的可是的真真切切的熊熊,它是当真的成了一头的被激怒的猛兽的正是四下的漫无目的的就是的横冲直撞。而这样的扩散的直接的结果的就是的边上的清净空间的越发的少了的,奔走之间的陆谋视线并不能够的看穿的全部的清明,不时的是飘过来了的浓重的烟雾的碍眼,好家伙,好几次的竟是连他自己的都是要分辨不清楚的自己的方位。

    注意,正前方的好像的是有身形的摇曳。

    有人在那儿的,但是的吧至少的绝对的不会是童文华的,倒是的一路上的几乎看不清楚的什么的,可是的有没有人的从身边的擦身而过的他可还是的分辨的清楚的。所以的这边的人只能够的是另外的人,那么的这剩下的另外的人的却是果真的不算的太多的了。除却了的许成业的一个的剩余的都是的可以的攻击的目标,这身形的显然的是要比矮子许成业的大的许多的,那么的只能够的是剩下的人。是敌人,是对手,对于敌人可以不择手段!

    也是不需要的刻意的去分辨的了,尽管的是用尽全力的去攻击的,使劲的攻击的,尽管的是将人的给活生生的打败了去的也就是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