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蝶谷修士

第九十六章 黄土石林的月狼族

    四王子姬淮面对未知的敌人也感到难以处理,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敌人。

    他问林越道“你有生擒对方的把握吗?”

    林越摇头“我也不知道,对方潜伏的本领很高强,一路上跟着咱们的马队,速度也没落下,只怕冲过去人少不能生擒,人多打草惊蛇。”

    姬淮点头道“我也不想多生事端,况且还是未知敌友的情况下,但让对方一直这么跟着也不是办法。”

    林越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我先和师兄弟们商量好,然后我用御剑之术一瞬间向那边飞过去,先行缠住对方,然后大家一并冲过来,我想不管是再厉害的对手,我也能拖延一会儿。”

    姬淮想了想“好吧,一定要多加小心,还有就是情况不明之前不要伤了对方。”林越点了点头。

    随即林越跟几个蝶谷弟子都传了话,正好看见漆雕翎还在注意后方,林越上前道“漆雕队长。”

    漆雕翎回头皱眉道“何事?”她曾在三年前见过林越一面,对于过目不忘的她来说,林越就算成长不少,也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林越将刚才和姬淮的谈话告诉了她,林越又说道“想必漆雕队长也已经注意到了吧,一会儿只待我动手,你也可以一道杀出,尽量留下对方。”

    漆雕翎点点头“我明白了。”有机会给同伴报仇再好不过了,漆雕翎虽不明白林越为何要跟自己讲,但也做好了突袭的准备。

    布置好一切之后,林越漫不经心的走到一边,就在一瞬间林越的佩剑飞出,他踏上飞剑直冲后边,这个过程不过短短一瞬。

    林越突然飞走着实让营地众人一惊,大家连忙做好了迎敌的准备,已经知道事情的部分蝶谷弟子也纷纷向后边冲过去,但是一个身影却跑在了他们的前面,正是幻影千机漆雕翎,只看她几下起落,身子在半空中留下几道残影,一众蝶谷弟子十分惊讶,想他们个个修为不俗,又精通仙术道法,世俗之中竟有凡人能快他们一步,怎能不惊异。

    却说林越御剑飞来,那监视的人一惊,真身便要逃离,只见天上直冲冲落下一把宝剑,挡在了那人身前,晃动的剑尾显示出了惊人的力道。

    林越将腰间的双枪合二为一,双脚刚一落地,长枪一挺抖了几个枪花,便向那人刺来。

    再看那人蓬头垢面,身上穿的是一件西北地区常见的羊皮袄子,手里拿着一把砍刀,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整个脸庞被披散的头发挡着,看不出模样,那人一挥刀,抵住了林越的一击,林越出言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跟着我们?”

    那人并不回答,转身还欲逃离,只见不远处飞来两道金光,直扑那个人,这人不见闪躲,只是挥起两刀,只听得叮叮~两声金属碰撞之后,两柄飞刀掉落在地上。

    一个人影忽然钻出,正是漆雕翎,林越没想到最先赶到的是这个斥候少女,紧接着永夜孤明、李志、夜灵空、易风翔等蝶谷弟子纷纷赶到。

    易风翔叫得很夸张“哇哦,荒原野人!!”大家没理这二货,纷纷拿出自己的兵刃,警惕着看着那羊皮袄怪人。

    只见那羊皮袄怪人看自己无法逃脱,随即大吼一声,原本不显粗壮的胳膊逐渐变粗,甚至可以看见充血暴起的血管经络,那人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瞬间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

    永夜孤明马上叫道“大家小心!”话还没说完,羊皮袄怪人的砍刀便已经逼近,永夜孤明横剑抵挡,但是兵器相接所产生的力道似乎只在永夜孤明一人身上体现了,他被足足打出两丈多远。

    对手是个硬茬,当下大家不再留手,纷纷使出绝技,易风翔一如既往的放出疾风狮子迫,强大的气弹打向羊皮袄怪人。但是被对方轻易闪躲,而最擅长血色幻术的夜灵空竟然发现自己的幻术对对方竟然不起作用,林越的劈浪枪倒是能和他过招,可是对手的力气实在太大,林越抵挡的很辛苦。

    这时候漆雕翎向羊皮袄怪人抓来,漆雕家族最擅使用暗器,漆雕翎手上戴着名为‘猫爪’的假指甲,其锋利程度绝不亚于任何猛兽的利爪。

    羊皮袄怪人自然知道有人偷袭,回身便是一刀,漆雕翎则是伸手攥住了刀锋,原来是她手中有硬物格挡,这种依照掌心纹路设计的精钢手里盾,正是漆雕家为了在徒手时面对有兵刃的敌人准备的。

    见对方刀锋被自己抓住,漆雕翎另一只手抓向羊皮袄怪人,结果就在对方面前被一股未知力量生生截住,空气中荡出了层层涟漪。

    李志大为惊讶,这个是无懈光华!对方是月狼族!

    只见羊皮袄怪人一发力道,竟将漆雕翎生生震开,尽管漆雕翎的速度很快,又有不少防不胜防的装备,但是在这绝对力量的面前,还是显得太渺小了,她口喷鲜血向后飞去。

    林越眼疾手快瞬间挡在她身后,以免她撞上岩壁造成二次伤害,但是强大的冲力连带着他也向后飞去,他运起功力枪杆戳地方才止住力道,而漆雕翎昏倒在他的怀中。

    幻术施展不成的夜灵空改用无形气剑,随着他手中瑶琴的拨弄,一刀刀气刃打向羊皮袄怪人。李志大叫“不行的,他是月狼族!”

    果然所有攻击都被无懈光华抵挡,听到有人叫破自己的身份,羊皮袄怪人瞬间变了气势,从刚才的战意变为浓烈的杀气,李志暗叫不好。

    没想到他先冲李志下手,李志避无可避面对对方的攻势,李志也施展了无懈光华,挡住了羊皮袄怪人的砍刀,对方明显一愣,李志趁机施展凤眼拳打在对方身上。

    羊皮袄怪人中招后才想起施展无懈光华抵挡,这时候林越、永夜孤明、和夜灵空合力攻来,李志也挥拳攻击。

    羊皮袄怪人的挥刀不见章法,却有无穷之力,几下挥舞竟叫大家近不得身,羊皮袄怪人似乎不像刚才那样杀气重重的了,只见他只是抵挡其他人的攻击,而对李志却是穷追猛打。

    易风翔再次挥拳袭来之时,羊皮袄怪人已经抓住了李志,他一拳打开了易风翔,又转手一指,将李志点晕。

    他一边扛起李志,一边挥刀和其他蝶谷弟子拼斗,大家害怕误伤李志,不敢施展全力,本来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只是靠着人多早晚也能拿下,但是对方手中有了人质就不好办了。

    羊皮袄怪人打退几人正欲离开,面前却多出数道符纸墙壁,原来是窦恒趁方才众人打作一团在周围布下阵势。

    羊皮袄怪人此时重重的喘息着,尽管功力不弱,但是一个人打一群人,尤其是打一群高手,肯定是相当的不容易,刚才好像是自己占了上风,但是他心里清楚,那个使剑的(永夜孤明)和那个使枪的(林越)都是高手,甚至伤到了自己,伤口现在还在流血,若不是月狼族的绝技无懈光华抵挡,自己恐怕早就命丧在此了。

    面对此时的境况,羊皮袄怪人仰天长啸,巨大的吼声震动着大地,也叫一众蝶谷弟子气血翻腾,他们各自压制住了反噬,但是窦恒的符阵却被震得四分五裂,窦恒皱起眉头,只靠咆哮就击溃了自己的铁符阵?

    咆哮之后羊皮袄怪人咳出一大口血,显然这是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当下他也不犹豫,扛起李志飞快窜入黄土石林之中,几下起落便没了踪影。

    一众人本想追上去,但是刚才的攻击着实让他们气血一阻,平复了一下,晃了晃脑袋,才稍觉恢复,林越对于这个羊皮袄怪人则甚是疑惑,平心而论就整体实力而言,一对一的话,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刚才大家合力把他打成重伤,但是逃命还不忘带着李志,难道只是为了抓个人质?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刚才李志好像说他是月狼族?那他们不就是同族?这之间难道有什么误会?林越决定追上去一探究竟。